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6、妈妈的心思

老海豹 收藏 0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在办公室给红生挂完电话,罗小月骑小凤凰单车匆匆往家里赶。这些日子,妈妈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症状。心电图显示,妈妈的心脏轻度缺血,出现室颤现象。室颤是心脏功能丧失的象征,像一台掉了皮带轮的发动机,处于无功能的空转状态,让人体更新丧失正常的血液供应。 边境战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在办公室给红生挂完电话,罗小月骑小凤凰单车匆匆往家里赶。这些日子,妈妈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症状。心电图显示,妈妈的心脏轻度缺血,出现室颤现象。室颤是心脏功能丧失的象征,像一台掉了皮带轮的发动机,处于无功能的空转状态,让人体更新丧失正常的血液供应。

边境战争结束后,大批陆军伤病员滞留在422医院。这次,妈妈坚决不同意住院治疗,舰队卫生处抽调精兵强将,向家里派出了抢救小组,每天对她实行二十四小时轮流救护。经过抢救,妈妈病情有所缓解,今天她一边打吊针,一边给她打来了电话。

丫头啊,昨晚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有意思的梦。

妈妈身体渐现恢复,罗小月特别高兴,饶有兴趣地说,是不是想起咱老家的枣泥?这样吧,明天我托人给你买一大箱,非让你吃个够不行。

什么枣泥不枣泥的,才不是呢,我梦到红晶晶了,林红生的母亲啊。

梦境神奇,往往带有象征性意味。处于病重状态的妈妈,梦见去世多年的故人,让她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也平添了一种不祥预兆。

丫头,晶晶在梦里跟我说,要把他的儿子给我当女婿,有意思吧?哈哈哈。

要是林红生这种坏蛋,真成了咱家的女婿,会让妈妈一辈子不得安宁的。

哈哈哈……妈妈再次开怀大笑。心脏病人总爱情绪激动。

妈妈,你不能大笑的。

林红生来湛江,有些日子了吧?

有大半年了。妈妈,怎么了?

我有个想法,很奇怪的,就是想看看这孩子,哪怕看一眼都行。

为什么要看他呢?莫名其妙。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看看他。几天来,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转来转去,赶都赶不走,耐人寻味。

罗小月想,妈妈身体稍有恢复,还不能承受风吹草动。林红生是个惹事生非的角色,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的破事儿来,后果不堪设想。加上他刚刚入伍,过早捅破这层利害关系的窗户纸,对他今后的成长并不利。

等你病情好转了,我让他来看你,行不行?

妈妈不同意,一锤定音说,这样吧,中午我要到二楼台阳台晒太阳,你让林红生站在大门口,不要进院子,我就看他一眼,看他长得像林高友,还是像红晶晶,也让妈妈了却一门心事。

答应吧,罗小月心有不甘。一提到林红生,心头那股子无名之火,就会蹭蹭往上蹿。不答应吧,妈妈病得这么重,又于心不忍。她烦死了,恍恍惚惚的,单车头一个忽闪,差点儿撞上了对面的行人。

第二天一大早,她比往常起得晚了些,不是疲倦,也不是慵懒,而是出于一种习惯。海滨的早晨闷热,气压也低,离开舒适的床榻是需要勇气的。平躺在床上,她喜欢这时候思考一天的生活。

昨晚,妈妈的病情再次拉响危险警报,血压骤然升高,心律失常,后来经过专家小组急救,到了下半夜才得到了恢复。她寸步不离,守护在妈妈身边,陈阿姨几次劝她休息,她都不肯离开。凌晨三点多钟,在特护人员的陪伴下,妈妈平静地睡了,她才依依不舍上楼休息。

起床后,她先到楼下看妈妈。大厅内临时加了一张带辘轳的病床,妈妈睡眼惺忪,躺在几层被子上已经醒了,正在接受输液。她伏在床边,下巴贴在妈妈脸颊上,轻轻握住她的手,感觉她的手冰凉而僵硬。正要开口和她说话,值班护士朝她尖嘴轻嘘,阻止了她。

妈妈问,林红生几点来?

她附着妈妈耳边说,十点钟,他会准时来。

很好,我就想看看这孩子。

她无奈地望了妈妈一眼,不知道如何回答。

妈妈沉浸在喜悦中,自言自语道,林高友的儿子可能很调皮,但一定很优秀,很可爱。

是的,他卓尔不群,很有个性。

妈妈笑得更欢了,攥紧她的手说,要是没有章大海,我就把你嫁给他。

她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嗔怪道,妈妈,你真逗。

回到二楼,她开始梳理。她睁大眼睛,端详着面前的大衣镜,里面反映出来的是一张皎好的面孔,那么匀称,悦目和美丽,头发瀑布一样从耳际垂下来,隐藏在衬衣后面的胸部异常丰满。她将目光停滞在自己的脸上,咀嚼着妈妈刚才说过的话。倘若镜子中的这个人,真的嫁给了林红生,将会出现怎么样的生活情景?一个秀雅端庄,美丽可人;一个高大英俊,身上洋溢着男性的阳刚。与这样的男人牵手,女人的虚荣心肯定会得到满足!

记得,第一次见到红生时,他神色木然,眼角流露着淡淡的忧郁。穿的是那件呢短袄,简约而实用的流行型小翻领,胸前缀钉着黑亮的树脂扣,轮廓宽松,和修身剪裁的一样得体。伫足在里下河体育场的阳光下,他既精神又利索,她几乎在第一眼就喜欢上他,并决定把他带走。但嫁给他怎么行呢?他们一个是干部,一个是刚入伍的新兵,年龄上也相差了一大截,部队肯定会出面干预的。假如抛开世俗,她不管不顾地嫁给他,万一这家伙哪天牛脾气上来了,会不会向她动拳头?她不敢往下想了,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

拉开窗帘,上午的第一缕阳光洒入房间,光线汇聚着,舔舐她的脸面和脖颈。其实,她钟情淅沥的雨天,撑一把小花伞,行走在潮湿的小路上,滴滴答答的,听那清晰的雨点声。像这样阳光灿烂的早晨,金色的射线像温柔无私的朋友,让她无比欣悦地拥抱。如果不是妈妈病了,这个早晨的心情一定会比现在更美好。

这时,她远远看到了马路对面的红生,这个刚才还设想着如何嫁给他的家伙。他东张西望,摇摇晃晃的,像在寻觅避雨屋檐的浪人,如果不是上白下蓝水兵服的掩盖,他几乎和我们遇见过的坏人没什么两样。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红生在她眼里,已经是另外一种样子了。

这个混蛋,哪像个战士?简直在胡闹,给共和国军人丢脸!罗小月愤怒了,决定马上阻止他。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