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我们卖给中国有毒的两房债券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0 374
导读:克鲁格曼:我们卖给中国有毒的两房债券 2010年07月15日 08:14 南方周末   从账面上看,说中国在“两房”(房利美,房地美两大贷款机构)债券的投资被套牢,甚至血本无归,的确是言过其实。但投资“两房”的风险,现在也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在加大。 [B]  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曼(PaulKrugman)在大学课堂上有一句口头禅:“中国卖给我们有毒的灰板、含铅的玩具和含三聚氰胺的奶制品,我们则卖给他们有毒的‘两房’债券。”[/B]   近日,由于美国的

克鲁格曼:我们卖给中国有毒的两房债券


2010年07月15日 08:14 南方周末


从账面上看,说中国在“两房”(房利美,房地美两大贷款机构)债券的投资被套牢,甚至血本无归,的确是言过其实。但投资“两房”的风险,现在也随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在加大。


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经济学家、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曼(PaulKrugman)在大学课堂上有一句口头禅:“中国卖给我们有毒的灰板、含铅的玩具和含三聚氰胺的奶制品,我们则卖给他们有毒的‘两房’债券。”

近日,由于美国的“两房”(房利美、房地美)股票被勒令退市,中国民众担心中国所持有的巨额“两房”债券可能血本无归,以致国家外汇管理局必须出来释疑解惑。


国家外管局近日发布声明说,中国外汇储备没有投资“两房”股票。“两房”的债券目前还本付息正常,价格稳定。言下之意,人们为中国持有的“两房”债券而担忧,实在是杞人忧天了。


但让人没法不忧心的是,7月4日美国国庆节前,关于美国经济的坏消息却一再传出,美国许多经济学家甚至相信,美国已进入二次衰退。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 《纽约时报》撰文更直言美国现正处于大萧条的开始阶段,情况有如日本于1990年代初开始陷入10年衰退时相同。


“两房”的前景,不仅中国民众担心,美国舆论更是忧心忡忡。6月19日的 《纽约时报》还以“纳税人为政府接管‘两房’付出的沉重代价”为题,刊登特别报道说,今年头三个月,每隔90秒,美国就有一幢房屋因屋主倒账无法还贷而被“房利美”和“房地美”收管。至3月底,“两房”名下共有16.3828万幢倒账屋。如果把这些房屋放在一起,比美国西雅图市还要大。


报道说,这两家原本由美国国会设立,旨在帮助民众购屋置产的房屋贷款机构,如今却李代桃僵,变成美国两个最大的屋主。


房市一向被看作美国经济的晴雨表。持有或担保美国多达11万亿美元的房贷的“两房”的下市,给美国纳税人和外国投资人带来的心理冲击非同小可。


美国政府拥有 “两房”约80%的股份,是最大股东。次贷危机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已累计为 “两房”出资1450亿美元,比美国政府为救助美国国际集团 (AIG)、通用汽车(GM)和花旗银行(Citigroup)所耗资金的总和还要多。但让政府失望的是,上述三家公司已经开始按部就班,偿还美国政府救助款,而“两房”却似乎陷在泥淖中越来越深。


分析人士指出,未来“两房”这一无底洞到底有多大,将取决于美国就业情况是否获得改善,利率的升降及房价是否继续下挫等诸多因素。


一旦美国经济真如经济学家所言陷入二次衰退,房价继续下探,则“两房”的钱坑必会愈来愈大,势必严重威胁美国整体经济,美国政府再想扛也是力不能逮,让它们破产并非不可能。


中国目前还持有多少“两房”债券?由于中、美两国政府都讳莫如深,外界难以知晓。美国标准普尔(S&P)在一份报告中估计,中国金融机构持有“两房”债券总额达3400亿美元,实际握有的“两房”债可能更多。


而根据《京华时报》去年3月6日的报道,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3月5日在参加全国人大山东团小组讨论时透露,中国是美国“两房”(房利美、房地美)债券最大的海外投资人,最多时曾持有3976亿美元。


美国媒体则透露,外国政府持有的“两房”债券总额为9080亿美元。而美国政府去年9月7日宣布正式接管“两房”,等于把过去的“默认”担保,变成公开担保,显然是为了积极回应国内外债权人对“两房”的忧虑。在美国政府承诺偿还的前提下,债券本身兑付风险已不大,目前“两房”债券价格还在不断创新高。所以从账面上看,说中国在“两房”债券的投资被套牢,甚至血本无归,的确是言过其实。


不过美国犹他州立大学教授陈荣安指出,这种账面盈利实不足为凭,因为石油价格在猛涨,黄金(1188.20,-20.10,-1.66%)价格在飙升,美元汇价则每时每刻都在下挫。自2005年7月人民币汇改以来,美元兑人民币已贬值近25%。目前美国国债的平均收益率仅在2.5%左右,即使“两房”债券收益率略高,如果计入美元贬值的因素,都远低于中国国内的资本投资的平均收益率。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Paulson)在今年初出版的回忆录 《崩溃边缘》(OnTheBrink)中曾透露,他2008年8月在随美国总统布什出席北京奥运会时得知,俄罗斯曾试图说动中国一起行动,抛售“两房”债券,以此迫使美国实行紧急授权,接管这两大企业,但遭到中国拒绝。这一信息让他认识到,如果美国政府听任“两房”垮台,外国政府的投资将血本无归,美国国债也会失去信用,后果将是毁灭性的。因此才有9月7日美国政府断然接管“两房”的政策出台。


保尔森的爆料,虽然中、俄两国政府都立即出面否认,但数字能说话。俄罗斯在2008年持有美国“两房”债券656亿美元,但到年底这些债券全都卖光。而据美国对外关系协会发表的报告,2008年俄罗斯卖出的美国政府扶持企业的债券总额更多达1700亿美元,中国则卖出500亿美元。但中国在卖出企业长期债券的同时,又转而买入了短期的美国国债,等于只是从一个账户转到另一个账户而已。


既然美国国债危机四伏,“两房”债券甚至有崩盘的危险,为什么中国情有独钟,“痴心不改”呢?


按照外汇管理局的说法,“安全”是中国外汇储备经营管理的首要原则,具体可分解为三个关键词,“多元化”、“长期性”和“战略性”。“多元化”、“长期性”都不难理解,“战略性”虽最深奥,却最重要。


本月初,当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中国不会抛售美国国债时,英国《金融时报》的一段报道可以说是对中国外汇储备“战略性”的有趣的诠释。报道引述美国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经济学家布拉德·赛斯特(BradSetser)指出,中国多达2.4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多数都是美元资产,“美国从未如此依赖别国政府提供资金”,使中国已经显示出其可以影响美国的决定,“中国开始像一个正常的债权人那样行事了。”


美国“两房”深深植根于美国的金融体系,如何让“两房”止血疗伤,把它变成两个可永续经营的企业,将是下个月美国国会将讨论通过、送交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的“金融改革法案”的重要内容。


主观上讲,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希望“两房”垮台,以致伤害整个美国房贷市场。客观上讲,美国也不能让“两房”倒闭这一灾难性事件发生。


目前奥巴马政府正在认真考虑的一个方案是把房利美和房地美重组,剥离出一个“好银行”,专从事房屋贷款;一个“坏银行”,吸收所有的有毒资产。据估计,要消化所有房贷呆账,大约需要2900亿美元。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艾列克斯·鲍劳克(AlexPolock)说,无论用何种方法解决,美国政府投进去的资金都将是覆水难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