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十二章 浴血突围(二)

龙之传奇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size][/URL] 突然间夜空划过几道弧形的亮光,空中一片雪亮,眼前仿佛出现了白昼。 身后传来了急促吼叫:“隐蔽,这是照明弹!” 话音刚落,耳畔陡然传来了恐怖的“突突突”声音,连续不断,身旁的灌木枝和黄茅草如同遇到剪草机一般,齐刷刷拦腰折断,草碎像飞絮般漫天飞舞。 杨少平目瞪口呆,第一次刻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突然间夜空划过几道弧形的亮光,空中一片雪亮,眼前仿佛出现了白昼。

身后传来了急促吼叫:“隐蔽,这是照明弹!”

话音刚落,耳畔陡然传来了恐怖的“突突突”声音,连续不断,身旁的灌木枝和黄茅草如同遇到剪草机一般,齐刷刷拦腰折断,草碎像飞絮般漫天飞舞。

杨少平目瞪口呆,第一次刻骨铭心地领略到机关枪骇人的威力,令人闻声色变。在压制性火力面前,任何个人的轻武器都失去了反制能力。

身后一个身影扑来,把杨少平死死压倒在地下,须臾,头顶上的“咻咻”响声划过。回神一看,原来是张国富,他匍匐在杨少平身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多亏了这位兄弟,好险!

子弹和空气摩擦的嘶啸声尖锐恐怖,如同旋转地钻头折磨着耳膜神经。随即周遭传来砂砾飞溅的“噼啪”声,粉碎的砂石爆速打在身上,刀割般疼痛难忍。

杨少平和张国富死死地趴在地面上,尽可能地降低身上的每一寸高度。

我们完了。张国富喃喃道,有点绝望。

说句老实话,撇开高谈阔论的政治语言,杨少平觉得张国富还是说出了当前严酷的处境。

在头上,是两座海拔百来米高的山头,占尽地理优势,只要一开火,山垭口的通道便完全被封锁。如今尚未通过山垭口就被发现,水泼一样的弹雨追击而来,如果按照原计划由火力组掩护突围的话,恐怕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生天。

杨少平不知道侦察班有谁中弹牺牲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只要反应稍微迟钝些,穿插在旷野里的战友就会像蒿草一样被拦腰切断。

一股悲愤和怒火霎时间填满了心田,杨少平恨不得立马跃起,向高地上的越兵猛烈扫射,以牙还牙。但理性告诉他,现在抬头就等同于死亡。

雪亮的夜空很快暗淡下来,本来还算明朗的夜空,在刚才耀眼的照明过后,竟然变得如此黑暗,不约而同地,疯狂嚎叫的机枪也沉寂下来。

一个念头在杨少平脑海掠过:机会来了!

身后传来了王海峰急切地催促:“快,跟我来,冲过去!”

听到班副的声音,杨少平心稍宽,和张国富几乎同时跃起,抓起步枪猫腰往前冲,一起追赶已经跑在前面的捕俘组成员。

但还没跨出几步,头顶的天空划过两颗白色照明弹,白炽的光芒悬挂在头顶,紧接着,“突突突”的机关枪扫射又开始了。

这次火力比前次更猛,落点更准,原来漫射其他方位的机枪火力也全部集中过来了,压得前面突围的捕俘组成员头也抬不起来。

杨少平瞅个空档,两个侧身翻躲到一块黑色大岩背后,避开迎面呼啸而至的子弹。

大黑岩湮没在荒草丛中,凸出地面有半腰高,脊形状呈东西月牙型走向,长约两米,东高西低,是处难得的天然掩蔽体。

杨少平敢肯定,迄今为止,火力组连一枪都没发,不是他们不开枪,是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这样,“虎口拔牙”行动组成员就被敌人山头猛烈的火力分隔成几段,彼此近在咫尺,却进退两难,无法联系。看来,已经无法按预定方案撤退了,如果强行撤退,在目标已经暴露的情况下,敌强我弱,势必全军覆没。

喘息间,一个人影滚到杨少平身边,弓着腰,两手捂着腹部,痛苦地呻吟着。

“班副,”杨少平惊叫道,忙腾出手托住他,“你怎么样了?”陡然一个不祥的预兆涌上了心头。王海峰只是沉重地喘着气,没有说话。

杨少平颤抖着扒开他的手。

班副中弹了,腹部血肉模糊,血液从杯口大的伤口汹涌而出,浸湿了布军装,紧扣的手掌刚松开,一坨红紫色的肠子就滑了出来。

“班长,”杨少平忍住哭腔喊道,“班副中弹了。”

一个身影在枪林弹雨中滚了过来,动作麻利,训练有素,完全利用了交叉火力偏离的一瞬间空隙。另一个身影刚滚到一半,就被密集的子弹拦截在了一道土坎边。

过来的是唐国伟,他一见到班副脸色就变了,迅速掏出急救包,撕开三角巾捂住,用止血带紧紧扎在班副的腰间。

冷不丁,东面和西面也响起了爆炒豆般“嗒嗒”的突击步枪声,几颗流弹从东面呼啸而来,打在弓着腰的班长头顶寸许处,劈里啪啦,打得岩石火星四溅。

一个急促的声音在外围外传来:“注意,右前方100米,有敌人!”

接着是“啪啪”半主动步枪的点射反击。隐约间,看到东西两侧百米开外不时有持枪猫着腰穿行在茅草丛中的越兵,时隐时现,逐步逼近,飞碟形的盔帽在冷冷的月光下一闪一闪。

前后腹背受袭,危若累卵。

唐国伟虎眼环睁,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暴喝道:“杨少平,立刻将班副转移到左后方雨沟里,我来掩护!”

杨少平往左后方瞄瞄,立刻呼应道:“是!”

遽背上抢,扶起班副。班副似乎听清楚了唐国伟的话,左手捂住腹部右手攀着杨少平的臂膀以惊人的毅力爬了起来。

唐国伟吼道:“弟兄们,向左后方雨沟里紧急转移!”

话音刚落,手里的冲锋枪便怒吼起来,倚靠岩体向左前方运动接近的敌人猛烈长点射。眼前的拦阻火力陡然减弱,杨少平抓准时机,抱着班副连滚带爬,掉入了十米开外的雨沟里。

这是一条长约二十米,宽一到五米不等的无规则大地缝,深及胸口,估计是雨水冲刷之后塌方形成。应该承认,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雨裂沟无疑是一道天然的堑壕,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缓解燃眉之急的作用。

一个身影跳跃下来,是罗玉刚,接着,又一个,再一个……最后一点数,差了张国富。唐国伟脸色一变,抄起56式冲锋枪,喝道:“火力掩护……”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滚了下来,是张国富,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他的腿好像摔伤了,一拐一瘸。

李向阳探出半个头,朝外瞄了一眼,咬牙切齿破口大骂:“操你个王八蛋,这帮狗娘养的还真来的瞎鸡巴快……”端起冲锋枪,“哒哒哒”地扫射起来。

一道道火焰从雨沟里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去,将呈合围之势的外围攻势压制了下去。

就这样,侦察班全部成员就被压缩到这条狭长的大雨沟里。情况仍然危急,班副已经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所有人都只携带了一个基数的弹药,很快就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

王海峰喘息道:“班长……”

唐国伟弯腰低头,看着班副鲜血淋漓的模样,急迫得有点走调的嗓音颤抖起来:“副班长,你要挺住,要挺住……“

班副挣扎着撑起上身:“班长,现在情况非常危急,南面还有越军的弄压兵营,很快就会增援的,要突围,尽快突围!”

唐国伟浓黑的眉头拧成一块,望着火光一闪一闪的夜空,脸色铁青,苦苦思索。

突围?怎么突围?归途甭提雷区,光探照灯、照明弹和轻重机枪的火力配合,早就封锁了回国的路。东边是下山搜索逐步逼近的越南人民军,西去不远处是一条湍急的河流,正值春汛,河宽水深,没有舟桥根本无法通过,赤手泅渡在追击之下无疑成了练习的活靶子,更别提夹持俘虏返回祖国。

唯一的突破口就是朝南走,但会与赶来的弄压兵营的越军遭遇,一旦撞上,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咻咻”的跳弹飞入土坑,尘土飞溅,险象环生。

唐国伟的牙齿再度磨得“咯吱咯吱”响。

班副喘气道:“班长,南面,南面还有机会,可以争取这点时间……”

唐国伟的目光陡然一亮,死死盯住东南方向夜幕下黑魆魆的崇山峻岭。

在激烈的混战中,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一个事实,弄压军营距离米西山口有一公里多的山路,即便是摩托化步兵,增援也是需要时间的,如果此刻乘虚向南突围,在与弄压边防军遭遇之前冒险掉头向东,不能说一点机会都没有,但如此一来,侦察班势必深入越南腹地,在这个全民皆兵的国度里不啻汪洋孤舟。

但此时处境险恶,刻不容缓,非兵行险着不能出奇制胜。

几串AK47突击步枪的交叉长点射压得李向阳头也抬不起来,李向阳狠狠吐了口唾沫道:“溜吧兄弟,这仗没法打了!”

唐班长掉头问道:“阿昆,东南方向情况怎么样?”

阿昆扁平的大鼻子翕动着,紧张地结结巴巴:“往东走扣……靠山,再过去是扣挡山和巴……巴外山方向,往南是同……同谅公路……”

唐国伟斩钉截铁道:“好,全班人员脱离战斗,向南突围。他娘的,小越南以为我们不敢南下突围,老子偏偏来个出其不意!罗玉刚背上王海峰先走,其他同志掩护……”

话未说完,有人猛地扑出壕沟,完全是抓住了火力空隙的一瞬间,紧接着几个滚翻,躲回到大岩石背后,其动作之快出乎意料。

是班副,他要干嘛?大家面面相觑,都惊呆了。

一个虚弱的喊声从外面传来:“快走,快,我来掩护。”随即,56式冲锋枪“哒哒哒”地咆哮起来。

唐国伟颤声喊道:“副班长……”

“快撤!”枪林弹雨中传来班副一声虚弱的怒吼,似乎极尽全力,“同志们,一定要完成任务!”

实施拯救已经来不及了,班副和侦察班其他成员被越来越凶猛的火力所阻隔,一旦再拖延几分钟,最后一线突围的希望将在越南弄压边防军的接应下变得无比渺茫。

“突围!!”班长大吼道,泪光闪闪。

就在班副猛烈扫射,敌方攻势稍稍减弱的片刻间,侦察班夹带着俘虏,跃出雨裂沟,且战且退,迅速向南撤退。不一会,便消失在迷蒙的夜幕中。

战斗声越来越稀拉,战场渐渐远去,南部隐隐传来了隆隆的引擎声。九死一生的勇士们掉头向东,开始闯入像巨兽般在夜幕下浮现轮廓的大山森林。

突然,一声手雷的爆炸声从北边响起,惊天动地。尔后,沉寂了下去。

天地间响起了一群悲怆的长啸:“兄弟,等我回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