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共抗战时策反汪伪政权警卫第三师全过程

枭龙FC-1 收藏 1 1142
导读: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0年7月15日B02版,作者:叶慕安,原题:《徐楚光策反汪伪政权警卫第三师》 汪精卫卖国投敌后,企图借助日军力量,在5年内成立15个师及特种部队,在南方真正立住脚。日方只允许暂时成立3个师,定名为警卫师。按照协议规定,3个师的全部装备,以“军械借款”的形式由日本供给,在兵力来源方面,军官由伪中央军校的军官及1943年和1944年的中央军校毕业生充任,士兵由从安徽、河南、山东等地的壮丁和从伪军及别的部队中挑送的士兵组成。 警卫第三师于1944年正式成立,师部驻南京通济门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0年7月15日B02版,作者:叶慕安,原题:《徐楚光策反汪伪政权警卫第三师》


汪精卫卖国投敌后,企图借助日军力量,在5年内成立15个师及特种部队,在南方真正立住脚。日方只允许暂时成立3个师,定名为警卫师。按照协议规定,3个师的全部装备,以“军械借款”的形式由日本供给,在兵力来源方面,军官由伪中央军校的军官及1943年和1944年的中央军校毕业生充任,士兵由从安徽、河南、山东等地的壮丁和从伪军及别的部队中挑送的士兵组成。


警卫第三师于1944年正式成立,师部驻南京通济门外,辖七、八、九步兵团,分别驻防南京郊外的句容、江宁、六合三个县。该师是当时伪军中装备最好,战斗力比较强的一支部队。


徐楚光根据中国共产党关于策反伪军的指示,主动接近有爱国心和正义感的南京伪政治训练班总队附赵鸿学。经过几个月的工作,1944年3月,徐楚光向赵鸿学表明自己是中共党员,动员他参加中共的秘密工作,建议他打入警卫师,俟机策反。赵鸿学高兴地接受了这一任务。他们商定,由赵鸿学去找原汪伪中央政治训练班教育长富双英,以师生之谊拉关系。随后,赵鸿学被委派到警卫第三师当政训处主任。


赵鸿学到警卫第三师后,为了转移日伪的注意力和了解更多的敌情,与徐楚光分头联系了8个人,结拜成10兄弟。这10个人分别是:伪宪兵三团团长卢森、伪储备银行副秘书主任汪思波、伪政治训练班总队长陈铁群、伪政治训练班教育长何坚白、伪海军政训处处长刘蕴章、伪三十七师政训主任彭中义、伪军校中队长杨本芬、伪军校中队长姜庠璧以及徐楚光和赵鸿学。


徐楚光和赵鸿学巧妙地利用这些兄弟关系,秘密进行党的工作。为了不引起日伪方面的怀疑,“十兄弟”每星期在夫子庙伪宪兵三团团部驻地聚会一次,届时由卢森派兵站岗,只叙友情,不谈工作。如有工作要商量,徐楚光就邀赵鸿学到中山陵或玄武湖去秘密商议。他们决定在第三师建立“地下军”,策反工作由赵鸿学负责。徐楚光还特别要他做好伪师长钟建魂的工作。


钟建魂曾毕业云南讲武堂,虽为中将师长,但本人作风正派,不赌不嫖,这在伪军高级军官中是罕见的。赵鸿学多次同钟交往和谈话后,钟对赵的意图有所察觉,曾主动向赵说起他在苏北李长江部时因说过新四军的好话而被送进感化院的情况,并问赵鸿学认识新四军里哪些人。


赵也如实把新四军的情况告诉钟,并说认识不少人,也见过陈毅,还答应把钟提出与新四军互不侵犯的意见转告新四军。徐楚光认为这是争取钟建魂的好机会,决定亲自同他商谈。


为了试探钟的态度是否真诚,徐楚光要赵鸿学通知钟建魂:某月某日有新四军20余人路经句容县,双方要互不攻击。钟答应了,随后他命令所属部队执行了这一决定。不久,在钟建魂的安排下,赵鸿学调任第三师第九团团长,直接掌握了部分武装。


1945年7月,伪陆军部部长鲍文健准备任命其弟、伪中央军校的总队长鲍文沛为警卫第三师师长,免去钟建魂的师长职务,并调换大部分军官,这引起全师的不安和不满。徐楚光和赵鸿学认为这是进行策反的有利时机,遂将此情况及策反计划报告给新四军军部,得到了军部的批准。正当策反工作加紧进行时,赵鸿学于8月9日接到钟建魂的急电,要他立即赴南京相商要事。徐楚光即与赵当天赶到南京。钟建魂见到赵鸿学时,即告诉赵说自己快要被撤职,想去找同乡周佛海,特请赵来商量是否可行。赵即明确提出要钟建魂率部反正。钟认为部队行动有困难。一是伪军的调动要有伪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二是三师师部和第七、第八两个团都驻江南,起义后要过江,容易被人发觉,那时部队带不走,反而会遭到攻击;三是在第九团驻地的六合城里,也驻有一个日军警备大队,城门由日本兵站岗,九团团部还有日军顾问,要行动也有困难。赵鸿学要钟用快刀斩乱麻的方法来对付这一局势,不能有任何犹豫,不要贻误时机。他还向钟表示:“如果师部不行动,我就带第九团单独行动。”


钟要求新四军的代表来正式商量。于是,徐楚光由赵鸿学陪同,来到三师师部同钟建魂见面。徐楚光代表新四军对钟表示,第一,部队过去后,保证不改编;第二,就是被人发觉,部队带不过去,你一个人过去,我党我军也同样欢迎。在徐楚光的劝导下,钟建魂终于下了决心,当即表示同意率部反正。


接着,徐楚光同钟、赵两人商定了如下行动方案:一、命令第七、第八两个团限日渡江到六合竹镇附近集结待命;二、徐楚光和赵鸿学率第九团在六合反正;三、13日全师各团都开到竹镇集中;四、师部只带走师直炮连、特务连,由钟建魂亲自率领,其余师直机关一律不带;五、要尽量设法将弹药全部带走。


方案决定后,钟建魂先让妻子以回娘家为名离开南京(后由中共秘密交通送往根据地),而母亲暂不离家(部队反正后,其母被关进监狱,经多方营救,未能保出,后死在狱中)。为迷惑敌人,徐楚光要赵鸿学于8月10日到当时南京最大的中央饭店,设宴招待各界朋友。席间,赵又发出请帖,约定13日晚在南京大华春饭店再次举办宴会。晚宴结束后,赵鸿学连夜赶回六合做起义的准备工作。


钟建魂借口“扫荡”抗日根据地,以伪中央军委会的名义命令第七、第八团于13日前秘密赶到江北六合竹镇。随后,他即率师直炮连和特务连先行渡江。


行动开始后,徐楚光与赵鸿学率领第九团用“剿匪”部署骗过日军警备大队队长丹泽,将部队带出六合城外。而第七、第八团开始行动时,只有七团一个营过了江,其余部队被日伪发现受阻于江南。过江的部队和江北第九团会合后共3000余人,由钟建魂和徐楚光率领于1945年8月13日开进江北六合县境的解放区。


中共华中局和新四军军委会得知警卫第三师抵达抗日根据地,立即派中共华中局情报部部长刘长胜到钟家集来接收这支部队,并召开欢迎大会,对钟建魂师长和全体官兵表示欢迎和慰问。按照新四军军部决定,将该部编为华中独立第一军,由钟建魂任军长,刘贯一任政治委员,徐楚光任副政治委员、参谋长兼第二师政治委员,赵鸿学任第二师师长。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