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得意学生的悲壮人生:毛泽东亲为他写挽联

枭龙FC-1 收藏 0 1776
导读:1930年的中原大战是在北伐之后,以蒋介石在北平汤山召开编遣会议,裁撤各地军阀部队为契机,以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人为一方,挑战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央政府而进行的一次内战。在大战之前,蒋介石进行了许多阴谋、收买甚至是暗杀行动。蒋介石派何应钦到山西太原准备向冯玉祥动手,就是这些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1929年9月15日,何应钦之父何明伦在兴义逝世。消息传到南京,何应钦“立即向最高当局呈辞本兼各职,准备回籍奔丧。”但当时蒋介石正在调动力量,准备与阎锡山、冯玉祥公开进行武力较量,不可能让何借故抽身。于是蒋介石

1930年的中原大战是在北伐之后,以蒋介石在北平汤山召开编遣会议,裁撤各地军阀部队为契机,以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等人为一方,挑战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央政府而进行的一次内战。在大战之前,蒋介石进行了许多阴谋、收买甚至是暗杀行动。蒋介石派何应钦到山西太原准备向冯玉祥动手,就是这些活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1929年9月15日,何应钦之父何明伦在兴义逝世。消息传到南京,何应钦“立即向最高当局呈辞本兼各职,准备回籍奔丧。”但当时蒋介石正在调动力量,准备与阎锡山、冯玉祥公开进行武力较量,不可能让何借故抽身。于是蒋介石亲自到何的住处慰问,并退还何的辞呈。“勖以移孝作忠”,给假守制,在南京设奠。“以尽孝思即可,不必拘丁忧旧制,使党国蒙受影响”。何应钦没有办法离开,只好打消回原籍奔丧的念头。何应钦唯恐因此而人子孝亲之理而被讥于时,特派专人往访戴季陶、胡汉民。此时戴不在南京,只找到了胡汉民。胡以元老加长辈的身份建议何应钦,中华民国的正式礼制尚未颁布,因此守制之丧服亦无规定,不若斟酌情势,择一简朴而能表示哀悼之形式进行。何应钦颇重视“忠孝两全”,不愿大操大办丧事引起非议,因而依古训,在南京守制行礼,既合传统,也符礼制,更随蒋意。


蒋介石一方面利用唐生智与冯玉祥的矛盾,要唐部进攻冯部。另一方面,又不顾何应钦已经请假守制,令其往开封前线指挥作战。何应钦只能戴孝图功,亲赴开封行营,指挥整编为13个师的原第一集团军及收编的桂系和地方武装,约12个步兵师抵抗阎冯联军的进攻。10月26日、27日是预定在南京设奠公祭何明伦的日子,何应钦于事前赶回南京。他此番夺情是为了蒋,蒋也大受感动。蒋介石亲率谭延闿、胡汉民、戴季陶、林森、古应芬、于右任等人组织治丧委员会,“开吊之日,素车白马,哀荣一时称最。”各军政要人的挽联和像赞布满灵堂。蒋介石为何明伦题写的像赞有“兴学造士,团练卫州。革命军起,命子相投,曰勿内顾,党国是忧。子唯而出,十葛十裘,功垂竹帛,伊吕与侔。遗像清高,光动牛斗”等赞词,既赞死者,也赞了何应钦。


于是在1929年冬,年仅40岁的何应钦,奉蒋之命带领一个营的中央军来到了山西太原,在傅公祠住了一月有余。当时冯玉祥被阎锡山软禁在山西。据阎锡山部负责接待重要人物的炮兵司令周玳所撰写的文史资料称,1929年“冯玉祥入晋后,蒋介石怕阎、冯结盟倒蒋,于是今天派张群、吴铁城等要员携带巨资入晋拉阎,明天封阎当什么‘海陆空军副司令’,想让阎把冯驱出山西,使互有猜忌的阎冯彻底决裂,但阎总是不为所动。一天蒋忽派何应钦带一营官兵和两台无线电来到太原,何在阎的高级宾馆傅公祠住定,早去介休青龙山打猎,晚请阎的炮兵司令周玳共品野味,绝口不谈正事。偶忽会阎,亦为扯淡,缄口不谈正事,阎对何的言行举止十分纳闷,六七天后,已忍无可忍,不由得问周玳:‘敬之究竟此来做甚?’周如实禀报不知,阎遂嘱咐道:‘今晚吃饭时顺便问问他的来意!’”


当晚周玳奉命行事,何应钦毫不掩饰道:“委员长让我和你们老总商量,把冯玉祥就地解决……”次日,何应钦亲自见了阎锡山,阎锡山对何的态度不置可否,问他:“你打算怎么办?”何回答:“让我带来的官兵换上便衣,冒充土匪,把他毙掉。”阎锡山连连摇头说:“不行!谁都知道山西没有土匪,这已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假借土匪,我交待不了天人的耳目。”这次谈话没有结果。两天后,何又找到阎锡山说:“假借土匪你不同意,那我就带队伍穿着军衣公开把他干掉。你就宣布是中央的队伍干的好了。”阎锡山仍然摇头说:“这也是不行的,你们在中央这样干倒使得,在山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我勾来你们干的。”


这样的相持大约持续了十多天,何应钦一直拿不出让阎锡山满意的方案,在独自沉闷了约半个月后,何带着两名随从回了南京一趟,返回太原后,又对阎说:“我已把这里的情况向委员长报告了,委员长叫你执行,不用我办了。这是委座口令,非办不可!”阎锡山说:“你口说无凭,我不能接受,叫委员长给我来个命令,好对人有个表示。”蒋介石的目的是一石两鸟,既除了冯玉祥,又让阎锡山失掉了在反蒋势力中的威信,为日后除阎创造条件,当然不会给阎锡山下什么命令,授人以柄的。结果是阎终不肯灭冯,何也终不能灭冯,只好悻悻离去。阎深知与蒋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他私下里对为其奔走于冯、阎之间的李书城、周玳等心腹说:“老实说,我和焕章(冯玉祥的字)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我怎么能看着他被蒋消灭?”


老奸巨猾的阎锡山思前想后,决定给南京的赵戴文发一封电报。1929年11月26日,阎在“致赵戴文宥午电——请中央暂缓处分焕章”电文中说,“南京赵院长鉴,希密。中央将下令处置焕章,希速谒介公千万缓办,俟我筹定办法再说,至要。山宥午印。”


事实上,阎锡山此时正在与冯玉祥商量倒蒋的中原大战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