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之帝国再起 正文第二部 第一百三十六章 鏖战越北(一)

烈焰红星 收藏 4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帝国陆军第三方面军是一支老资格的部队,长期驻扎在帝国的西南边疆,其中尤以第13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最为突出。这两个集团军的前身就是帝国于十九世纪末期设置的四川军镇和云南军镇,可以说两支部队长期在云贵川地区执行作战任务。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这两个集团军番号分别是帝国西南方面军第五纵队和第六纵队。在战争中表现优秀,在战后帝国大规模的部队精简中,这两支部队非但没有被裁减,反而调入了许多优秀部队加以充实。20年代中后期,陆军进行大改编,组建新型的集团军和方面军部队。于是西南战区便以这两个集团军为母体先后组建了四个集团军(即在原来野战军的基础上进行扩充),然后将这六个集团军整编为第三方面军。

第三方面军的代理司令员郝东征此时心中是既紧张又兴奋,毕竟能有机会指挥数十万部队作战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不是刘仁俊的一手提拔,他现在可能还在某个师当副师长吧。

作为此次东南亚作战的中路军,郝东征又将部队分为了三路。东路以方面军主力部队13集团军为核心,再加上18集团军,首先攻击谅山,要敲掉法国军队在边境线上的第一座碉堡;与此同时,第14集团军和第15集团军组成中路部队攻击高平,而后两路部队汇合进攻河内;第16集团军和第17集团军则要快速占领老街,尔后攻占奠边府,为进入老挝中部地区做好准备。

可见,根据这一安排,第三方面军要打整个南线作战的第一枪,而整个南线作战的第一阶段能否成功达到战略目的,其关键就是越北地区的几个歼灭战能否成功。

无论是郝东征还是杜宇衡,抑或是黄耀学,都毫无疑问地将第一盘棋的第一颗子落在了谅山这个越北边境地区的堡垒重镇。

谅山,位于直面唐帝国广西的越南北部,北距唐越边境18公里,南距越南首都河内130公里。谅山以北,是层峦起伏、丛林密布的越北山地;谅山以南,是稻田纵横、水网密布的北部平原。有公路、铁路纵贯谅山,北可达唐越边境,南则直通河内。因此,谅山不仅是越北的交通枢纽,更是首都河内的屏障门户。

谅山市周围被扣马山、巴外山等山岭及一系列高地所环抱,地形十分险峻;市区则分为南北两部,以横穿而过的奇穷河分界。如果要在越北用兵,谅山正是锁钥之地。守住它,可将来敌挡在越北山地;拿下它,便一马平川,直取河内。交通枢纽,铁路可通唐帝国,河内—谅山铁路和1号、4号公路在此交会。

1940年,6月5日,唐帝国对英法殖民者反击的第一枪就在这里打响了,也是这个地方瞬间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防守谅山的法军部队有三个师,其中,第9步兵师在谅山以北山区设置边境防线;第17步兵师在谅山市区进行防御;第33步兵师在谅山奇穷河以南地区集结。守卫谅山的法军司令官菲利普斯中将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帝国居然敢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突然对越南动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手上的部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就在6月5日当天,13军的部队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突破边境地区,一举合围了法国陆军步兵第9师大部分部队。

到6月7日清晨,谅山以北地区的外围已基本扫清。扣马山、凉山以北的536高地、417高地等诸要点均已被第13集团军第38师控制。特别是13军39师有两个先遣营的部队,已推进到了距谅山北市区不足一公里的郊区公路沿线地域,根据这一情况,39师师长艾时舜大校命令39师快速向谅山北郊集中,并且不失时机地制定了攻打谅山的作战方案。战场形势瞬息万变,13军军长梁鹤鸣少将果断批准了39师的作战方案,并且派出集团军重炮团前往支援。6月7日上午,得到了集团军重炮团支援的39是炮兵部队集中了200多门加农炮、榴弹炮、火箭炮,在半个小时内,向谅山北市区倾泻了数万发炮弹。39师三个步兵团在装甲团的支持下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向谅山中心所在地所在地——北市区发起了总攻击!

到了这天深夜,39师的部队已经占领北市区全部,“军长,我是时舜,对,我已经占领了北市区,”艾时舜捂着耳朵大声吼道,“对,对,部队准备渡河,呵呵,舟桥连正在准备渡船,先让突击队过去。我再准备一个攻坚营,一定把大桥占领,您放心。”

“参谋长!”艾时舜挂上电话叫来自己的参谋长,“今天晚上在全市去搜索残敌,明天清晨,强渡奇穷河!”

“是,我马上传达下去。”参谋长立即转身抓起电话。

这天深夜,39师1团作为师先遣队,已推进到了536高地主要任务是搜索、肃清残敌,并做好第二天渡河的准备。1团的部队在高地上,可以俯瞰谅山全貌:奇穷河由西往东将谅山分为北市区和南市区,长118米、宽4米的铁路、公路两用大桥,又将南北联为一体。北市区楼房鳞次栉比,是法国殖民机关所在地;南市区主要是居民聚集地。为了有效支援渡河部队,是炮兵团的两个榴弹炮营趁夜隐蔽部署到了536高地南侧。

与此同时,13军37师的部队已经赶到了谅山北市区,18军54师装甲团也快速赶到了。这天夜里,帝国军一共集中了3个师的部队,准备第二天一鼓作气拿下南市区。6月8日晨,在炮火的掩护下,54师两个团开始向谅山城西高地发起进攻,39师1团向谅山大桥发起了攻击,37师的部队尾随其后。

“什么,你大点声?”1团团长刘忠海拿着步话机大声吼,“一个连打残了,妈的,再组织一个连上,快去。”

就在刚才,2营1连的进攻第二次被压了下来,全连伤亡过半。刘忠海自开战以来,法国人都是不堪一击的,怎么到了这个地方,敌人突然变得顽强了。

“警卫员,我们走……”刘忠海带着警卫班就上去了,“老许,你坐镇团指挥所。”副团长许震山没有去阻挡这个团长,因为他知道,只要这个“刘疯子”发起疯来,没谁拦得住。

上午8时,师、团炮兵群对大桥南面的法军阵地进行了5分钟的火力急袭。1团1营从东侧投入战斗,直接支援2营的作战。

奇穷河大桥上的法军火力点早就被报销了,主要是南岸有一个坚固的碉堡还在火力封锁,由于这个碉堡里大桥太近,39师的炮兵一直不敢对它动手,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把大桥给炸了。

2营3连战士郭兴才扛着一支40火箭筒,慢慢的爬了过去,一路上都是帝国军战士们的尸体,有的已经死了很久,但还是被机枪反复地射击。郭兴才所在的班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但是他毫不畏惧,仍然沉着的向前移动。

突然,他听到法军的火力减弱了,最左面的一挺机枪似乎子弹打完了,正在换弹夹。他趁此机会半跪在地上,抬起火箭筒对敌人的堡垒发射火箭弹。火箭弹“嗖”的一下就射了过去,“轰”,法军的堡垒被炸塌了半边。

“冲啊!”2营剩余的几百名战士马上站了起来,一鼓作气冲了过去。与此同时,团侦察排组成的突击队也划船到了南岸,他们占领了大桥附近的一栋三层楼房,以此作为火力点,阻击前来增援的敌人,这就使得1团的主力部队从容的通过了奇穷河大桥。

就在39师1团的部队抢占大桥的同时,18军54师2团的部队开始攻打大、小石山。上午,在攻占了小石山表面阵地后,2团不顾疲劳,在54师侦查中队和师属炮兵团迫击炮营的支援下攻下了三星洞和大石山表面阵地。

三星洞,位于城西北角,本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法国殖民当局把这里修成一座坚固碉堡群。里面山洞相连,有粮库、水库、弹药库,上下左右20多个暗火力点,都可以扼守通往谅山的铁、公路,可容纳上千人。

在这种情况下,2团没有采取硬攻的办法,而是派出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三个人为一组,两个人掩护,另一个人持火焰喷射器,进行逐洞清剿。通过逐个工事、逐个溶洞进行的地毯式搜索,战士们硬是把里面的一个营的法军全部消灭还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

6月8日傍晚时分,39师和37师的炮兵群对南市区实行10分钟火力急袭后,39师1团、2团和37师2团以及两个水陆坦克营分多路从大桥和水面抢渡奇穷河,向南市区发起了总攻。

这场战斗同样十分激烈,高地上的敌人拚命抵抗,奇穷河里,炮弹掀起高高的水柱,高射机枪子弹激起层层浪花,弹片发出刺耳的啸音。为了有效地压制敌人,掩护步兵进攻,配合我作战的坦克、炮兵推进到距敌高地400米至600米的距离,对敌火力实行直瞄射击。

当晚8时许,37师的部队相继攻下了南市区西侧的法军军营、428高地、391高地诸要点,南市区的防御体系已彻底瘫涣。

当晚深夜,偌大的谅山市,除了偶尔听到帝国军搜索残敌、追歼逃敌的零星枪炮声外,已听不到法军有组织的密集的枪炮声。

到6月9日清晨,在谅山的法军只剩下防御城南高地的第33步兵师。13军指挥部根据主攻部队战斗进展顺利的态势,命令主攻的37师、39师迅速向市南郊的465高地、伯蒙一线推进。

中午时份,37师1团2营攻占了465高地左侧的无名高地,随即,37师2团主力部队在师属炮兵的支援下攻占了465高地。当日下午,39师3团胜利攻占了413高地,18军装甲师主力部队两个轻型坦克营又勇猛地攻占了弄昆、伯蒙周围的高地。至此,13军和18军的部队在攻克谅山城市区后,又以势如破竹的战斗态势,向奇穷河南岸乘胜追击了10公里,胜利地完成了攻占谅山并且歼灭法军三个师的战斗任务。

6月10日,13军军长梁鹤鸣少将和18军军长张国瑞少将在谅山北市区见面了。随军记者赶紧抓拍了一张帝国军高级将领占地会面的照片,这张照片的背景是奇穷河大桥。而大桥上,帝国军的坦克轰隆隆地往南驶去;一队的帝国军战士,正押送着一群耷拉着脑袋的法军俘虏向奇穷河北岸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