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中卷 复仇 第七十五章 猎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在一片宽敞的空地上,有一头身高近两米、浑身漆黑的大家伙,凌啸天在东北的原始森林里呆的年头也不少了,对这个大家伙当然很熟悉,这是东北山林里有名的大力士——黑瞎子!

凌啸天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黑瞎子,看它那体格,怕是得有七、八百斤,此刻它正在发了疯一般,用它那巨大的熊掌在地上划拉着什么。

何元彪从来没有见过黑瞎子,但是他对黑瞎子却早有耳闻,知道这家伙凶猛异常,尤其是它那一对巨大的熊掌,能一掌打折一棵海碗那么粗的小树,同时它的那对熊掌还是上等的美味,可惜却从来没有尝过是什么味道,尤其是黑瞎子的胆,那可是名贵的药材,能值不少钱呢。

凌啸天四下看了看,在一棵松树下看见了悠然自得的张铁鸥,只见他双手抱着膀子,靠在树干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那头狂暴的黑瞎子。

凌啸天轻轻地走了过去,低声问道:“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鸥扭头看了看凌啸天和何元彪,轻轻地笑了笑,道:“你们怎么才来啊?再晚来一会儿,这精彩的好戏你们就错过了!”

何元彪低声道:“这是黑瞎子吧?它在那干什么呢?”

张铁鸥笑了笑,道:“它在给自己治伤,可惜啊,它很快就要撑不住了!”

凌啸天这才注意到,原来那头黑瞎子的脖子上有一道伤口,鲜血流满了它整个前胸,伤口上被它从地上抓起的土糊上了,虽然暂时止住了血,可那根本不管用,仍然有鲜血渗了出来,在它的胯间,也是一片血肉模糊,此刻它正在抓起地上的黑土往伤口上糊,可是那个伤口太大,鲜血象喷泉一样涌出来。

这头黑瞎子也知道这样于事无补,可它还是继续地往伤口上糊着那些掺杂了枯枝败叶的土沫子。

在黑瞎子的前面十来米的地方,威风凛凛地蹲坐着浑身灰白的神犬烈风,它的双眼炯炯有神,紧盯着黑瞎子的一举一动,微张的大嘴里吐出了猩红的舌头,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迹;在黑瞎子的身后十多米的地方,趴着那头毛色青黑的野狼,它的眼睛里闪动着慑人的寒光,在野狼的身后,趴着一大四小五头毛色灰白的野狼,正瞪着寒光闪闪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张铁鸥等三人。

看样子,这几头毛色灰白的野狼是那头青黑野狼的“老婆”和“孩子”。

凌啸天纳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铁鸥低声说道:“刚才咱们说什么来着?告诉你们,那头狼果然是另有企图,它是在引烈风来帮它的忙!”

何元彪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地说道:“什么?让烈风来帮忙对付那头黑瞎子吗?我是不是听错了?”

凌啸天点了点头,道:“你没听错,那头狼之所以时快时慢地往前跑,就是为了引烈风去对付那头黑瞎子!我跟你说啊,这狼的智慧是咱们人无法想象的,它们遇到猎物的时候,它们要是单个对付不了的话,就会一拥而上,但却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群起而攻之,而是讲究分工合作,在狼王的带领下有步骤地猎杀它们的目标。这么说吧,只要让狼盯上,那么这个猎物它们就吃定了!它们死死地缠住你直到你撑不住了,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获得了解脱。”

凌啸天的一番话,说得何元彪后背直冒冷气,他还从来没听说过关于狼捕食猎物的经过,竟然也象人类一样,很有讲究。

张铁鸥说道:“元彪,凌队长说得没错,狼的身上的确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你们看啊,那边树底下的一大四小,它们是和这头青狼是一个狼群的,可是它们的力量太弱了,不足以和这个黑瞎子放手一搏,所以那个家伙就把烈风引到这儿来了,看见黑瞎子脖子上的伤口了吧?那就是烈风咬的,刚才那个场景你们是没看见,烈风差点伤在黑瞎子的那对熊掌上,简直太精彩了!那头野狼趁黑瞎子的注意力在烈风的身上,突然偷袭,把黑瞎子胯间的卵蛋掏了,这头黑瞎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经暴怒了,可是它也不敢乱动,你们没看见烈风和那头野狼都在盯着它么?它们在等黑瞎子撑不住的那一刻。”

何元彪听得都呆住了,狼和狗居然也能一起合作对付自己的猎物,怎么象是在听故事一般,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可这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事,他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头黑瞎子的一举一动。

那头黑瞎子的体力好象恢复了一些,只见它发出一阵狂吼,步履蹒跚地向烈风扑了过来。

烈风四只硕大的爪子牢牢抓地,全身的肌肉紧绷,双眼闪动着慑人的寒光,见黑瞎子向它扑来,烈风“汪汪”狂吠两声,似乎在给那头野狼发号施令。

那头野狼从地上一跃而起,跟在黑瞎子的身后,迈着细碎的步子,随时都能扑上来撕咬这头身躯庞大的黑瞎子。

眼看那头黑瞎子来到了面前,它再一次狂吼一声,扬起一只巨大的熊掌,劈面向烈风扇了下来。

烈风早就防着它有这一手,所以它向旁边一闪,黑瞎子的那一掌就打空了,烈风瞅准机会,飞身扑向了黑瞎子。

不料那黑瞎子的反应也很快,回手一掌,抽向了烈风的肚子,熊掌上那一寸多长的利爪虽然因为抓取食物而磨损,变得不是那么锋利了,可是也不容小觑,如果被它扫中也得肠开肚裂。

哪知道烈风这一扑并不是真的,它的经验告诉它,这头黑瞎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刚才它咬在黑瞎子脖子上的那一口,不过是侥幸,现在那头黑瞎子已经处于狂怒的状态,它的力气也变得比平时大了许多,如果和这头黑瞎子硬碰硬地死磕,再有两个烈风也不一定是这头狂怒的黑瞎子的对手。

它只是想让这头黑瞎子手忙脚乱,只有这样,它才有机会重创这个大家伙,进而置它于死地。

但是这头黑瞎子可比烈风想象的狡猾得多,它根本不给烈风这个机会。

此刻烈风的身体正在半空中,根本无法闪避,看样子烈风也是豁出去了,只好拼着挨这一掌也要给黑瞎子来一口,说时迟那时快,它张开大嘴在黑瞎子的臂弯上猛地咬了一口,借着黑瞎子的一挥之力,烈风把自己的身体团成了一个球,向外飞了出去。

黑瞎子的巨掌扫中了烈风,烈风“飞”出去一丈多远,重重地落在地上。

烈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沾着的泥土和败叶,狂吠一声,再度扑了上去。

这个时候,那头青黑色的野狼已经扑向了黑瞎子,这头狼非常狡猾,它见黑瞎子扑向了烈风,它不声不响地凑了上来,猛地一下蹿到了黑瞎子的后背上,两只粗壮的前爪扒住了黑瞎子的脑袋,它两只那尖利的爪子准确无误地抓在了黑瞎子的眼睛上,黑瞎子的视力不太好,要不怎么叫它黑瞎子呢,可是眼睛却也是它重要的一个感觉器官,这一下被青狼一爪子抓个正着,疼得它嗷地一声狂叫,猛地一抖,那头黑狼本想趁它疼得手忙脚乱的时候跳下来,可是却晚了一步,被黑瞎子一下从后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响,伴着那头狼的一声惨叫,张铁鸥低声道:“坏了!这头狼的腰被黑瞎子摔折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那狂暴异常的黑瞎子已经一屁股坐到了青黑色野狼的身上,那头狼惨叫一声,鲜血从它的口鼻中窜了出来。

黑瞎子那沉重的身体任谁也承受不了,更别说那条腰骨已经被摔断的青毛狼了。

烈风这个时候已经再一次扑了上来,这时的黑瞎子已经筋疲力尽了,它的眼睛被青毛狼抓瞎了,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黑瞎子”。

重伤的黑瞎子已经没有力气再和烈风较劲了,它挣扎着站起来,想逃走了,可是却被烈风扑上去,在它的脖子上狠狠地掏了一口,张铁鸥和凌啸天、何元彪只看见一道血箭激射而出,溅了烈风一身。

烈风一击得手,却不恋战,它也知道,这头黑瞎子还没有完全死掉,只要它还残存着一丝力气,就会给攻击者造成伤害,它可不想步青毛狼的后尘,所以烈风一口掏开了黑瞎子脖子上的气管随即抽身后撤。

那头黑瞎子这回彻底崩溃了,再也无法支撑它那沉重的躯体,“扑通”一声,仰面倒了下去,激起了漫天的尘土。

黑瞎子挣扎几下,终于一动也不动了。

张铁鸥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这场生死搏杀太精彩了,凌啸天和何元彪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凌啸天曾经亲眼看见烈风撕开了白文举的脖子,那只是一眨眼的事,他还以为那不过是烈风侥幸,刚才看了烈风的表现,绝对配得上它的名字:“性如烈火,行动如风”。

何元彪则从来没有见过烈风是怎样扑杀猎物的,这下可算是开了眼界,那可是一头好几百斤的黑瞎子,一般的猎狗看见它,别说和它交手了,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再看烈风,它警惕地站在那里看了半天身体庞大的黑瞎子,然后小心翼翼向前试探着走了两步,当它确定黑瞎子已经断了气,转头来到那头青毛狼的身边,低头用鼻子碰了碰青毛狼的鼻子。

这时青毛狼还没死,却也是奄奄一息了,它睁开已经无神的眼睛,那条粗壮的青色尾巴无力地摇了两下,烈风抬起头来冲着不远处急得直转圈的白毛狼叫了两声。

那白毛狼从青毛狼悄悄向黑瞎子扑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看样子它也想上来帮忙,可它看了看身边那四条还幼小的狼崽,又停下了脚步,当它看到青毛狼被黑瞎子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的时候,它猛地一下冲了上来,可是烈风的眼睛只是看了它一眼,吓得它马上停了下来,急得直转圈,想必是关心青毛狼的安危,可是对烈风的畏惧却让它一步也不敢往前走了。

现在听到烈风的吠叫,它连忙带着那四条小狼崽奔了过来,围在了那头青毛狼的身边,“吱吱”地低声叫着。

张铁鸥往前走了两步,想去看看那头狼的伤势,却被烈风拦住了。

张铁鸥明白了,烈风是怕他伤害那几头狼崽和它们的母亲。

何元彪从腰里抽出手枪,道:“不就是几头狼吗?打死它们算了!”说着,抬起手来就要扣动扳机,张铁鸥连忙拦住了他,道:“且慢!”说着,冲烈风努了努嘴,何元彪再看烈风,吓得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烈风的眼睛放射出一道道慑人的寒光,微张的大嘴里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威胁的呼噜声。

何元彪连忙把枪收了起来,道:“队长,烈风这是怎么了?它怎么冲我发威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