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战朝鲜 第一卷 惊变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951.html

第二章

其实我们被通知学习朝鲜语之时我们都意识到我们会到朝鲜“公费旅游”了。晚饭前林大给我们宣布了命令,今晚23时登机。我马上问是不是到朝鲜公干,林大瞪我一眼,“第二条,500次。”我很不情愿的跑到一边做俯卧撑。

林大说完就走。没心没肺的战友们还在一旁起我的哄,我心里非常郁闷。更可恶的是“野狗”竟然说:“老虎,你总是和条例作对,咋上面竟然还让你继续当分队长?快退位让贤吧你!”我一跃而起,抓住野狗照头一个爆栗。“大家赶快吃饭!”

……

我们大队全副武装集合点名时,外面进来3辆集装箱式货车。我们马上明白又是一个秘密任务了。肯定就是去朝鲜“公费旅游”。

……

听声音就知道3辆大卡车似乎分散了。何况军刀柄上的指北针不时的乱指向,我心里越来越清楚了,本来这个时间就是几颗美国卫星在我们头顶飞过的时段,这都是老办法了。像《DA师》里那种愚蠢的钻山洞隧道躲避卫星实际是找死。要知道侦察卫星在天上并不是只有一颗。所以我肯定我们并不是去军用机场而是去民用机场。

我们在一个工厂的仓库里下车,随后转上了等候多时的大巴。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肯定是去民用机场。

长话短说,我们直飞到了沈阳,然后又秘密转机到了一个很陌生的地方,我们下飞机后吃惊的发现我们竟然是在俄罗斯境内,通过望远镜的帮助估计这里是海参葳,我们短暂的休息进餐后发现送我们来的飞机竟然加油后飞走后,才被通知分别转乘俄罗斯的An-2运输机,我很怀疑这个老古董会不会一头载进大海。

在我提心吊胆中,这架上了年纪、儿孙满堂的老掉牙An-2竟然平安的降落了,我终于将快从嗓子眼里掉出来的心吞进了肚子里。我站起来正准备招呼大家整理装备时,An-2老大爷的屁股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瘦高个子的朝鲜军官,通过几个月的学习,何况本来中、俄、朝的军衔都是苏式军衔,简章基本一样。所以我知道这家伙的军衔是个人民军上校。上校一声“立正”,我们纷纷起立敬礼,毕竟我们有思想准备,会汉语的朝鲜人多得是,何况是来接我们的人。上校利索的还礼后自我介绍:“中国同志们,欢迎你们来到伟大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我代表我们伟大的领袖——金正日同志欢迎你们,我是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朴昌柱上校。从现在起我负责你们的各方面事宜。”

其实朴上校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早就想到了,只是最后这句话出户了我的意料。什么是各方面事宜。难道是指我们部队的指挥权?

正在我想这句话并产生联想的时候,朴上校接下来的话更加出乎了我的意料。“为了保密起见,请你们将你们的武器交给我们保管,你们从现在开始要穿着我们的军装并且使用我们的武器。”

我差点发火,我靠,我们部队从组建到现在还没对任何人缴过枪,我虽然是心里不满,我也不敢造次,我冷冷的对“嫖娼”上校说道:“对不起,朴上校,我们没有得到这方面的命令。”“嫖娼”上校向外面一招手,立即进来了抬着箱子的4个朝鲜士兵和一个朝鲜军官。

刚进来的朝鲜军官命令到:“换装!这是朝鲜方面的要求!”嗯?怎么声音这么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林大,我委屈的说:“林大,这交枪恐怕……”

林大无奈的说:“执行命令,一会给你们解释。”

我们只好解下自己的爱枪和装备,心里很不是滋味,林大把我拉到一边,悄悄的对我说:“朝鲜方面提防我们!”我心里更是愤怒,嘴上不好说,心里直接问候金正日全家的女性。

我不满归不满,眼见林大都穿了朝鲜军装,我们也只好从抬进来的大箱子里拿出朝鲜军装换上,我心里又明白了一点,这缴枪是怕我们“斩首”,这换衣服也是怕我们带什么违禁物品吧。我记起朝鲜不允许外国人带照相机和手机的规矩。只怕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