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黄海联合军演,基本上可以说是尘埃落定。在这复杂纷纭的形势面前,各家之言,各派学说让人眼花缭乱。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说,在人类的战争历史上,无外乎2个派别:主战派(俗称“鹰派”)与主和派(俗称“鸽派”)。其实鹰派与鸽派的力量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至始至终贯穿战争与和平。重来没有第三条路的选择。

新中国的建立,中国加入了社会主义的阵营,得到过苏联无私的援助。新中国在没有北方巨大威胁情况下,通过各种形式的战争,如抗美援朝,抗法抗美援越,中印自卫反击战等,逐步消除了国家来自东、南、西等方面的威胁。随着中苏意识形态分歧的不断扩大,中苏关系破裂,终于走到战争的边缘。毛泽东等第一代领导人在万般无耐之下,不得不抛开意识形态的巨大差异,抛开历史上的“深仇大恨”,与美国建立了友好关系。毛泽东熟读史书,知道中苏决裂,一旦珍宝岛的战争扩大与升级,中国很有可能亡党亡国。中国历朝历代,最难处理的就是国家面临来自北方的威胁。

中国人的特点是民族自尊心强、独立自主意识浓,特别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之秋,民族精神暴涨。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很有可能抛弃过去30年向以美国为首西方世界一边倒的现状,积极寻求与俄国建立准军事同盟关系。理由如下:

美国在经济危机的时刻(就是平常也一样),联合西方国家及其盟国从经济、军事等各方面对中国进行打压,这一切矛盾的焦点都体现在黄海军演上,中美关系到了战争的边缘。俄国自苏联解体后,也曾经一度向西方靠拢,连国家颜色都变了,不能不说下了必死的决心,却被西方拒之门外,换来的是国家的分裂与国力的严重衰退,沦为二流国家。

黄海军演威胁中国国家的根本利益,日本海军演同样威胁俄国的远东利益,在美国全球独霸的年头,两国都面临被西方势力进一步肢解的威胁。只有中俄重新携起手来,不断加强双方的交流与合作,方能抵消来自以美国为首西方世界的威胁。

中俄一但重拾中苏时期美好时光,可共同缓解美国的双重压力,抵御美国在阿富汗、吉尔吉斯坦、中东、伊拉克、中国南海、东海与黄海等国家与地区制造的一系列矛盾冲突与消除战争!

(以上为南疆匹夫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