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超级电脑“深蓝”一举战胜国际象棋冠军卡斯帕罗夫,标志着人工智能水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006年,在一场中国象棋人机大战中,电脑横扫数位象棋大师,其棋力令专业棋手汗颜。然而,当人们惊异于电脑象棋棋力之深厚时,电脑围棋棋力水平却一直徘徊不前,让世人大失所望;即使是多次取得世界电脑围棋大赛冠军的“手谈”,仍然不是业余段级以上棋手的对手。同样是棋类,为何电脑象棋与电脑围棋的棋力差距竟然如此悬殊呢?


众所周知,电脑的优势在于运算速度。据脑生理学家测定,大多数人脑平均每秒钟大约只能处理20~30比特的信息,而当前即使是普通的个人电脑,其CPU运算速度也达到了每秒2G赫兹以上,运算速度快过人脑数千万倍。但是,人脑除逻辑思维外,还具有形象思维、经验思维、灵感思维、直觉思维等多种思维方式,在思考复杂问题时,会取长补短,融合使用。相比象棋,围棋显然要复杂得多,其每步棋的下法是象棋的近10倍。据人工智能专家估算,“深蓝”计算国际象棋和围棋同样数量的棋步,前者只需要3秒钟,而后者却需要3万年。因而,在对弈相对简单的象棋时,电脑运算速度的优势尚能抵消其思维方式单一的缺陷,但面对复杂的围棋,这种缺陷就会暴露无遗。


让我们将视线转移到战争领域,棋理与兵法其实有诸多相通之处。汉代马融在《围棋赋》中说到,“略观围棋兮,法于用兵。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也以围棋对局来形容战争形势,“由是敌我各有加于对方的两种包围,大体上好似下围棋一样,敌对于我我对于敌之战役战斗的作战好似吃子,敌之据点和我之游击根据地则好似做眼。”当然,战争是敌对双方的殊死博弈,比下围棋要复杂得多,尤其是未来的信息化战争。


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以及对精确作战、精确管理、精确后勤的不懈追求,人们往往突出和强调逻辑思维尤其是数理逻辑思维的地位和作用,认为只有逻辑思维才是科学的思维,基于严密推理和准确计算做出的决策才是科学的决策,而对于传统的经验思维、形象思维、直觉思维、灵感思维等具有跳跃性、模糊性、随机性的思维方式,往往被认为是非科学的思维,基于这些非逻辑思维方式做出的决策,往往视为不科学的决策。这是对非逻辑思维方式的一种偏见。


事实上,不管战争形态如何变化,人们仍然不能过于依赖某种思维方式来处理战争问题。例如,对战争形势的判断,与围棋中“势”的概念非常类似。势是一个非常难以被直接量化的概念,但易于被形象思维所把握。人们在编写电脑围棋程序时,就很难为电脑建立势的数学模型,也就是说,电脑基本不具备大局观。“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专业棋手依靠形象思维对势的深刻理解和把握,在与电脑的对弈中占据了优势。由此看来,仅靠单一的逻辑思维,即使是相对简单的围棋中的势,尚不能很好地处理和把握,更莫论对战争中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大局和形势进行分析和判断了。


现代思维科学研究认为,经验思维、形象思维、直觉思维、灵感思维等思维方式,虽然内在机制尚不清楚,状态过程难以描述,但它们并非就不科学,而恰恰是涌现创新思维的肥沃土壤。在战争领域,它们就是生发指挥艺术的不竭源泉。在战争中,指挥员着眼全局,不计一城一地得失的大局观,需要形象思维来把握;破解战争迷雾或应对突发事件,需要经验思维和直觉思维来处理;面对错综复杂的战场情况,陷入决策困境而无法决断时,需要灵感思维来帮助。因此,我们在强调逻辑思维重要性的同时,也应重视经验思维、形象思维、直觉思维、灵感思维等其他思维方式的作用,只有融合各种思维方式,发挥其综合优势,才能适应打赢未来信息化战争的需要。这也许是剖析电脑围棋棋力低下的原因给我们的重要启示。(袁艺 郝凯亭 李宇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