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中若干鲜为人知的细节

fei919 收藏 2 566
导读:“西安事变”中若干鲜为人知的细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历史事件中,有时,常常是由细节穿透了很多轰轰烈烈的表象,而凸露了真理。

六十多年前发生的“西安事变”,之中所有的主要当事人,包括寿高百年的事件主角张学良将军,均已离世,其过程的梗概,也已大致清楚。但是,对这一事件,及其过程中各重要情节的深层次动因,是否也已全弄清了呢?


近日,陆续新读到一些有关“西安事变”的资料。之中,对某些细节的真相,深为震憾。由此,加深了对“西安事变”这一历史画页的理解,也加强了对“历史”之丰富的认识。

在此,稍稍转述此事件中的若干细节,供有兴趣者参阅。


(一)张学良曾要求参加中共


东北军少帅张学良,的确,是一个行事常有独到处的热血东北汉子。

他除了在生活上曾是极为随心所欲任意放纵——在年少时,吃喝嫖赌毒,无所不为,也无所顾忌,而且,也从不遮遮掩掩伪充君子;但为戒毒,他却又能以常人难有的意志,度过地狱般的治疗期。

在处理军务政务时,也更常是天马行空我行我素,不理旁人如何评说——逆父意始终赞颂郭松龄,为固帅权断然诛杀杨宇庭,求统一毅然将东北易帜,还有“西安事变”的贸然发动与果断结束,无不体现了他敢作敢为、勇担责任的做事风格。


在“西安事变”发生的前半年,即1936年6月,仅万余人马的中央红军,还尚未完全摆脱长征险境,而在陕北刚刚立足之际,统率有二十多万东北军的张学良,便在与中共方面接触数次,并读了一点唯物辩证法之类的书后,竟然以堂堂原国民政府海陆空军副总司令与东北军统帅之身份,向尚处危难境地之中的中共,提出了申请加入中共的要求。


此事,再一次体现了张少帅独往独来的性格。


对于张学良主动要求加入中共的举动,中共领导高层自然非常高兴。

1936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接到了派驻东北军的中共代表刘鼎的密电,报告说张学良已提出申请,要加入中共,请中央定夺。

仅隔一天,即7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便在发给共产国际的电报中,“通知”说,“拟允许其(张学良)入党”,因为,这对于中共来说,是“有益无损的”。

可见,在收到刘鼎的报告后,中共中央便立即讨论并决定了允许张学良加入中共。


但是,在此电发出后一个半月的8月15日,共产国际却在一封给中共中央的来电中,批评了中共吸收张学良入党的做法。

这一来,张学良加入中共一事,究竟是否成为了事实,或已为共产国际所阻止而未兑现?便成了个历史谜团。


六十多年来,“西安事变”的各方参与者,已谈了很多事变的经过。可是,对张学良是否加入中共一事的秘密,却从来无人论及。


当时与张学良事有关的中共领袖们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以及叶剑英,还有刘鼎等,生前都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张学良入党的公开说法,现在他们均已去世,张学良本人也不在了,而中共与国民党两方面,至今也均未完全公布“西安事变”及其前后的官方档案材料,因而,张学良是否加入中共一事,确成了一件悬案。


张学良最终是否成为了中**员的历史事实,目前,虽暂无法弄清楚,但,从现在已知的某些侧面,却还是能看出这件事真相之若干蛛丝。


首先,可从有关时间上推断一、二。


刘鼎向中共中央报告张学良要求入党的电报,是6月30日到达陕北中央的。

张闻天向共产国际报告,通知“拟许其(张学良)入党”的电报,则是7月2日。

两封电报的间隔时间,只有一天。

看来,在这间隔的7月1日中,中共中央无疑已讨论决定了张入党的事。


而到共产国际回电,批评允许张学良加入中共之时的8月15日,离中共中央作了决定之日,则已过去一个半月。

在这一个半月中,张学良与中共中央联系密切,商量了许多大事。因此,对于张要求入党之事,中共显然是不可能回避的。婉拒,还是批准?都得须给张一个答复。


当时的境况,是既不可能拖到一个半月后,再根据共产国际的意见,才去答复张学良的。

也不可能在作决定让张学良入了党之后,又劝其退党。

因为,做出这两个“不可能”之一,都有可能让张学良丢失对中共行事的信任。


同时,也不符合当时尚弱小的中共,极力图谋扩大力量的迫切愿望之现实。实际上,毛泽东在7月1日那天,给在西征前线的彭德怀的电报中,便告知了:在东北军上层长官中“建立党的基础,此间正在加力,并且大有希望。”

这个东北军“上层”,是指张学良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因为,另一名东北军主要上层人士王以哲的入党,还在张学良申请之后的二个月之时,并非在7月初。


因此,可能有的一种历史情况是:让张学良做了一名中共“特别党员”。


这种只与中共高层联系,而不公开中**员身份,以利于在国统区与国民党军中继续潜伏工作的“特别党员”,其实,在中共为数不少。甚至,连鼎鼎大名的郭沫若,他那中共特别党员的身份,就从大革命失败后,一直隐蔽到他辞世前不久。虽然,在1958年时,他曾以民主人士身份,公开举行过一次积极申请加入中共的活动。


还有一位历史大名人杨度,那位极力鼓窜袁世凯做皇帝,以实现其君主立宪理想的“筹安会”首脑,后来,竟也戏剧性地成了中**员——当然,是不公开身份的中共特别党员。


杨度大约是在1929年秋,中共地下首脑机关还在上海时,加入中共的。而直接领导杨的,则是兼着中共中央特科主任的周恩来及其助手潘汉年。当时中共的处境还是比较危险,力量也很弱,象杨度这种名人及通硕大儒能加入中共,对中共在国统区联系争取各类社会贤达、上流社会人士的支持与同情,以及为中共搜集特别情报,是有着不小的影响与作用的。杨度加入中共后不久,于1931年病逝,当时,周恩来还派人去杨家进行了吊唁。


但杨度的中共特别党员的身份,只到八十年代时,才由文化界政要夏衍在临终前披露(夏衍曾接手潘汉年与杨度保持秘密联系),并说了是周恩来在生前曾交待过他的:杨度是中**员以及杨为党做过一些工作的情况,适时要公布于众。

这样,今天的人们,才知道曾鼓吹君主立宪的杨度,居然还有过改为信奉共产主义的传奇经历。


至于国民党军队那些高级将领中,平日根本不与中共组织接触、而只在关键时机显身手的中共特别党员,那就更是大有人在了。如在淮海战役中,率部起义的国军战区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以及100师师长廖运周等,原本就是中**员。他们其实不是什么起义不起义,而是属归队性质。


其实,当时,在东北军高级将领中,张学良的亲信部属、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在张学良提出加入中共的要求后,他也秘密参加了中共,成为了中共的特别党员。对于王以哲的这个身份,甚至连当时在东北军工作的中**员们都不知道。所以,在八十年代初,当有关部门认定王以哲的中**员身份时,那些已成为中共高级干部的原东北军人士,都纷纷表示不相信。幸亏,当年代表中共派驻东北军高层,并直接秘密领导王以哲的叶剑英健在,出面讲话证实此事,中共的党员烈士名单中,才有了王以哲的地位。


另外,张学良可能确加入中共的事情,还可从张学良自7月3日后,即中共中央7月1日讨论并决定了张要求入党之事后二天,至“西安事变”爆发后的电报信件往来中,看出些眉目。

在这些电文与信件中,双方不是互称“同志”,即称“兄”了。亲密热情之情,跃然信件电文中。


7月3日,也即中共中央发电报向共产国际通知拟允许张加入中共的当天,刘鼎奉周恩来电令召,从西安动身前往中共中央驻地陕北安塞汇报时,张学良便写了一封给周恩来的信(当时张学良与中共的领导人中,只与周恩来会过面),交刘鼎送周。


张学良信的全文如下:


恩来同志:

弟此间必须准备整理,须六个月功夫,如时机迫切,那就例外了。“贵我双方,屡生误会,必须互谅互信而调整之。”外间情况等等,嘱刘同志面达。特此敬祝

努力

并乞代问侯诸同志为盼

弟 张学良 启

尔后用 李毅


以后,中共中央与张学良的联系,便称用“李毅同志”了。


照理,此事中的刘鼎(解放后曾任国家重型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是完全知道张学良加入中共一事的。但直至他于1986年去世,他也没有公开向人说过这件事。

为什么呢?


因为,张学良还在台湾被软禁着,老蒋虽已死,小蒋却仍持父命,没有给张以自由。若说出张学良有参加中共一事的细节,那显然只会害了张的。因此,只要张学良没有获得彻底自由,只要张学良还身在台湾,这件事的确是仍不能透一点风的。


早二年,即2003年间,前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发表了一篇回忆文章《忆宋叔》,之中,也说到了张学良加入中共的事,并且,明确说清楚了为什么没有公开这事的原因。

阎明复在《忆宋叔》(宋叔即西安事变时曾在张学良身边工作的中共秘密党员宋黎同志,2002年11月22日故去)一文中称:“我记得,在宋叔离开北京回东北的时候,他特地邀我去,对我说,关于张学良将军是不是中**员的问题,一直为我们所关心,当时我们党的主要领导人中,知道这件事的,如毛泽东、周恩来、李克农都已去世,尚健在的只有叶剑英同志。宋叔接着说,我最近专门写信给叶帅,请他接见我。最近我见到了叶帅,提出这个问题。叶帅给予了肯定的答复。我把叶帅谈的内容都记录下来了,记录装在一个信封里,放在保险箱里,等我死以后再拿出来给中央。我问他,为什么现在不报告中央?他说,现在张汉公还健在,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保护他,他是中**员的事绝对不能传出去。”


阎还在文中说:“关于张学良将军是中**员的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宋叔告诉我后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过。1995年夏天,……因为得到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先生的协助,我得以访问了莫斯科所有的档案馆。在位于前苏共中央办公大楼的苏共档案馆里,我偶然发现了1936年12月初共产国际给中共中央的一份电报。当时我一边小声地读这份电文,一边用录音机记录下来。电报是共产国际关于不同意中共吸收张学良入党的问题给中共中央的答复。电文说,中国***应该扩大自己的队伍,但是应该从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中的先进分子去发展,而不应该靠吸收军阀入党来发展。这就是说共产国际,实际上是斯大林,不同意中共中央吸收张学良将军加入中国***。当时,中国***是共产国际的支部,重大的事情都要向共产国际请示。以后的事态表明,尽管共产国际明确表示反对张学良入党,中共中央仍决定发展他入党。”

由此可见,苏共中央的档案已证实了张要求加入中共、而且中共中央也同意吸收他入党的事;现在不清楚的是,中共中央吸收张学良入党的决定,有没有通知张学良本人?也许,日后某一天公布的叶剑英同宋黎的谈话记录,将会揭开这个‘谜’。


此外,也不知国民党方面、老蒋那一方,是否了解到张学良有没有***员身份的问题?

张学良在摆脱了蒋氏父子对他半个世纪的禁锢后,用“口述历史”的机会,于1992年同历史学家张之宇教授谈话时说:“一般人都不知道我的心理,我简单地说,我可以说我就是***。”“我是同情***,假如我自己,我就是***”。

他还说:“我跟***有来往,早就有来往。政府是一点儿不知道。一点儿不知道?那就是他们作特务的工作!”

看来,晚年(1992年)的张学良,对自己加入中共,而又始终却不为蒋介石、国民党方面所知晓的这事,似乎很为得意。

是不是真的如此,即:对张学良加入***的事,蒋介石直到去见“上帝”时,都还被蒙在鼓里?


现在,不仅曾参与知道张学良要求加入中共一事的中共要人们,都不在世了,连张学良本人也于一年多前离开了这个世界。因此,张学良究竟最后是不是确参加了中共?这件悬案,便永远不能由活人来解答,而只能在今后的某时,靠中共与国民党两方公开原有的机密档案,靠张学良生前是否还遗留下什么尚未公布的资料,来予以破解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