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间能达成战略妥协吗?

未来的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伴随着中美黄海军演问题的对峙,这个问题沉重地压在中国人的心头。曾几何时,主流的“专家”、“学者”们给中国设计了一条并肩携手、比翼齐飞的美好前景。他们竭尽全力地鼓噪宣传说,国际化为世界潮流,与西方接轨乃中国必由之路,只要坚定不移地向美国靠拢,中美关系必将越来越密切,以至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殊途同归”,达到理想的G2或者“中美国”的美好彼岸。


但是,美国对中国明显的战略遏制与打压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坚决反对上述立场,它们坚信,中美之间斗争不可避免。随着中国的发展壮大,这种斗争还将要愈演愈烈,能不能在这个斗争中取得胜利,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键之所在,只有在这个斗争中取得胜利,中国的崛起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上述两种立场都有众多的拥趸和反对派,也都有各自被攻讦的软肋。第一种立场被骂成汉奸,一个明显的例证是美元国债,中国持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美元国债,这被说成是中美关系越来越密切标志,但实际是以惨痛地牺牲中国人民的利益为代价,“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结果必然是美国人制造危机,中国人承担灾祸,让中国人民成为美利坚的祭品和包身工;第二种立场被贬成“愤青”,因为这样做要冒着与世界头号霸主决生死、定高低这一巨大的战略风险,代价自然非轻。网上还流传过一个传说,说什么某将军拍案而起,称:“谁让国家陷入与西方对抗的危险,谁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大概就是对这种观点的反讦。


看来,上述两种取向都是既有其利又有其弊,取亦难,舍亦难,都面临着激烈反对与可能失利的风险。


那么,有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呢,在上述两种立场之外走出一条中间道路?就是说,中美在战略上达成妥协,中国承认美国的领导地位,不挑战美国的霸权,而美国则允许并承认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崛起。这样互利双赢、两全其美,岂不乐哉?!


可以说,这种观点是当下极具市场、极有魅力的一种渴望。这在这场黄海军演危机中表现得非常充分。代表性的表述见诸环球时报7月12日社评文章《警惕中美海上碰撞危机》,该文认为,中美海上碰撞带来了巨大的危机,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毁掉两国关系”,并列举了相应的历史经验,因而呼吁中美当局务必“警惕”(笔者以为,文中所谓的“警惕”,如果换成“躲避”一词可能会更贴切),该文最后得出结论说:“当前,‘崛起国与霸权国的冲突’魔咒正在围绕着中国与美国。别让魔咒成真,中美两国就将给人类历史带来惊喜。”


这就是介于左、右之间的一种中间的立场。相对于上述两种立场,主张中美达成妥协的立场似乎是两头兼顾:没有上述两种立场之害,却可尽取上述两种立场之利,可谓鱼与熊掌得兼而有之了。难怪《警惕中美海上碰撞危机》一文称这将“给人类历史带来惊喜”。其实,中美两国的关系果真能实现这般发展,不但天下幸甚、世界幸甚,而且照此逻辑推而广之,岂仅只是中美关系和谐,连世界各国也无不因此而和谐,人类大同庶几指日可待,岂止“惊喜”而已哉?


许多人为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所鼓舞、所激动,并为实现这个目标而殚精竭虑、宵衣旰食,以期成就于指日。更多的人以为这不温不火,总比左右两个极端要好,折两端而取其中,和谐可期。在传出美国可能因为中国的反对而改变黄海军演的初衷与企图后,这种观点更是得到了有力的佐证,间接的,也为第一种立场提供了支持。


不能不说这实在是描绘了一个化干戈为玉帛的美好前景。但是,现实条件下,这果真有实现的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