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31章 州府魅影(4)

3岁就很尜 收藏 4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看看双方口气似乎有点不对劲,甚至可能又要碰出火花,闹成僵局,坐在一旁的石有道急忙出面调和劝解道:“知府大人,你们都是自家人,又何必如此叫真呢?既然大师已经把事情了了,你就不要再责怪他了,大师以后注意点就是了。大师一路风尘,也够辛苦的了,还是请大师先坐下来再说吧!” 看到石有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看看双方口气似乎有点不对劲,甚至可能又要碰出火花,闹成僵局,坐在一旁的石有道急忙出面调和劝解道:“知府大人,你们都是自家人,又何必如此叫真呢?既然大师已经把事情了了,你就不要再责怪他了,大师以后注意点就是了。大师一路风尘,也够辛苦的了,还是请大师先坐下来再说吧!”

看到石有道出面为自己解围,恶陀头十分感激。他点点头,感激地说:“谢谢师爷解围!谢谢石师爷为老衲解围!今儿个这事,全怪老衲好酒贪杯误事,知府大人责怪得是。老衲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既然恶陀头已经认错,慕容堂也不好意思再训斥下去了,就顺势把说话的口气缓了过来。

他看看恶陀头,冷冷地说:“好吧!既然有石先生为你说情,本官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石先生可是于咱们锦衣卫有大恩之人,要不是有石先生帮忙,咱们锦衣卫这次在银州,又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收拾了上官清风这个混帐东西和武当派那几个狠角色?要知道,上官清风乃先帝眼里的红人,又是万民景仰的大清官,尤其身边还有两个要命的武当剑客保护他,要不是石先生巧施妙计,把人调到前场,咱们怎么能一击成功?本官又怎么能来银州取而代之?所以,石先生为大师说情,乃是好大的面子,本官也不能不开情面。”

石有道连忙摆摆手,假装客气地说:“哪里哪里?知府大人太客气了!此次银州事变,老朽也只是顺势而为,老朽哪有这等功劳?知府大人,你实在是谬奖了。依老朽看,此次大师迟归,也未必是故意所为,可能是路途耽搁了吧?”

顺着石有道的话,恶陀头借坡下驴,连忙说道:“对对对!还是师爷深知老衲,老衲是在路途中给耽搁了,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双方缓和得差不多了,石有道看了看慕容堂,然后转向恶陀头,微微一笑,有所指地说:“大师还饿着肚子吧?”

恶陀头一听这话,顿时抓住由头,借题发挥,开始有气无力地说:“可不是吗?老衲一路赶来,连晚饭都没有吃,现在还空着肚子呢!不知知府大人可否让老衲先打点一下肚子再说行不行?,等老衲填饱了肚皮,知府大人怎么说都成。”

慕容堂看了看恶陀头,又看了看石有道,急忙起身,走到窗前,向窗外看了看,伸手把窗户关好。

然后,马上转过身来,仍然冷冷地说:“好吧!既然大师业已认错知过,本官也就不再说道了,何况还有石先生这一层情谊!大师你也别怪本官多嘴,督公大人交代的事,本官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咱们都是锦衣卫的人,都是在督公大人的关顾下,才得以安稳和得到提拔的。俗话说得好,‘端了人家的碗,就得服人家管,’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没有督公大人,就没有我们锦衣卫的天下,就没有我们这些人今天的好日子。督公大人就是我们锦衣卫的天,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再造父母,我们可不能不听他老人家的话。”

石有道趁机在中间掺合道:“好了好了!你们都是自家人,就不要再外道了!要不,可就让老朽这个局外人看笑话了。大家伙儿肚子都饿了,也该喂喂脑袋了。知府大人,咱们是不是该……”

说到这里,石有道急忙刹住话头,转脸看着慕容堂。

“好吧!本官也有些饿了,‘灰衣客’还没到,咱们就边吃边等吧!”慕容堂说完,急忙转向外堂,大声招呼:“上酒宴!”

话音未落,侧门已经被推开。随后,从门外走进来三个扎着围裙、托着木盘的男仆,前一个男仆的木盘里装着酒杯、小碟、筷子和一只铜酒壶;后两个男仆的木盘里,均是放着盛满了美味佳尧的瓷器盘子。

前一个男仆来到八仙桌前,麻利地将酒杯、菜碟和筷子摆在桌上,接着提起酒壶,将四个酒杯斟满酒,然后,退到一边肃立。

后两个男仆一左一右同时上前,各自将托盘放置桌子一角,一盘一盘地将菜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三个人拿着空托盘,一起离开了房间。

八仙桌上摆的是八道菜:两道冷盘,六道热菜,最明显的是童子鸡、酱肘子、清蒸泸鱼三道菜,摆在餐桌中间,非常打眼。

可能是馋得慌,也可能是饿得慌,恶陀头也不管别人,伸手端起酒杯就一饮而进。

然后,伸手掰下一只鸡腿,就往嘴里送。

这个酒肉和尚一边品味着美味,一边不住地称赞道:“好酒!好酒!!真是喝得过瘾!没想到,知府大人府里,居然还藏有这么好的‘竹叶青’,确实让老衲开怀解馋!这德州扒鸡,更是香气得很,实在是好吃极了!这种美味,老衲一个月也难得遇上几次,今天晚上真是大饱口福了!”

看着恶陀头狼吞虎咽的丑态相,石有道禁不住哈哈大笑,似乎有点不客气地讽刺道:“大师真是‘入乡随俗’,老朽今儿个可是见识了!”

原本就老大不高兴的慕容堂,此时更是一脸阴沉。他看了看恶陀头那种贪杯贪吃的恶鬼样子,心里就生气,马上接着石有道的话茬,开始损人:“你这个酒肉和尚,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要不,怎么能让人家少林寺给扫地出门了?酒戒、色戒、杀戒样样都犯,哪还象个出家人?”

你说你的,我吃我的,恶陀头才不管那些呢!

只见他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进,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厚着脸皮说道:“知府大人尽揭老衲短处,也不给老衲留点面子,真正的不够意思!你们可不知道,老衲当和尚近二十年,天天青菜萝卜,没有一点油水,遭了多少罪?你们这些个天天喝酒吃肉的人,根本体会不到那种遭罪的滋味!这几年,老衲离开少林寺,四海为家,放开肚皮吃喝,放开手脚玩乐,还真是其乐无穷,其乐无穷啊!”

慕容堂看都不看恶陀头一眼,端起酒杯,笑着向石有道敬酒:“石先生,本官敬你一杯,以谢先生相助之情!”

石有道连忙摆摆手,卑谦地说:“哪里那里?知府大人太抬爱老朽了,知府大人要是再这样说,老朽真就无地自容了。”

慕容堂再次一笑:“客气客气!来,咱们都干了这一杯!”

三人碰杯,然后一饮而进。

石有道提起酒壶,给三只酒杯斟满酒,然后放下壶,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轻轻送进嘴里,细细品味起来。

恶陀头仍然不管别人,自个儿端起酒杯,又是一饮而进!

慕容堂再次端起酒杯,楞楞地看着酒桌。

一会儿,突然又把酒杯放下,然后起身,走过去打开刚才关上的那扇窗户,两眼不住地往外看。

他心里一直想着心事,好象放不下来似的。

“灰衣客”程永到现在还未出现,究竟怎么回事?他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他反复地问自己:这个家伙该不会出事吧?


屋顶上,黑衣蒙面的胡欣,正在用耳朵贴着瓦片细心倾听。

里面的一点点微弱之声,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即使是铜壶斟酒的细微声音,也逃不过他的神耳,更何况是三个人的对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