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74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虽然日军已经控制了缅甸,但是后续作战并没有结束,他们还要沿着滇缅公路去追击正在撤退的中国军队,必要时还可以顺便将云南西部给一起拿下。 中国军委会的领导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在远征军大规模的撤退行动结束以后,何应钦的军政部便命令负责殿后的第66军与赶来接应第71军在滇西的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虽然日军已经控制了缅甸,但是后续作战并没有结束,他们还要沿着滇缅公路去追击正在撤退的中国军队,必要时还可以顺便将云南西部给一起拿下。

中国军委会的领导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在远征军大规模的撤退行动结束以后,何应钦的军政部便命令负责殿后的第66军与赶来接应第71军在滇西的公路北部和怒江附近设防阻击日军,全力守卫中缅边境的畹町、芒市、瑞丽、腾冲、松山和龙陵等地。另外对于查精武指挥的独立战斗群,也要求其留下少量部队配合驻防怒江的交通要道惠通桥,以掩护远征军最后的部队和难民回到云南。

地精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既简单但又有些风险的任务,5月11日早上,他命令手下的装甲营、宪兵第21团及特种部队进入惠通桥一带,配合原本留守在桥上的第66军后卫部队一块疏散过桥撤退的远征军官兵和老百姓。

此时这座横跨怒江的惠通桥已经变得拥挤不堪,大批运兵运货的卡车和装甲车;老百姓自己的马匹、牛车、自行车;以及很多没有车坐的士兵和难民全都混在一起。在现场指挥的查精武上校见此情景,心里觉得很不是个滋味。

穿着深蓝色斯沃特制服的宪兵和丛林迷彩服的特种兵很快就出面维持秩序“桥上的人和车辆注意不要抢道,要有秩序地分成两路纵队。车子优先,人群紧随其后。大家不要着急,你们有的是时间可以回去。”

由于依山而建的缘故,惠通桥的桥面并不很宽,采用的是标准的双向车道,如果人来和车辆得很多的话自然就会造成拥挤。现在经过宪兵和特警的不断耐心地疏导,国军与老百姓很快就各自排好队,然后井然有序地向桥的另一端行进,原本看上去十分混乱的桥面顿时变得畅通起来。

身穿07式丛林迷彩服、手持带有刺刀的M63K卡宾枪站在桥头的地精看着眼前的秩序已经恢复正常,也就暂时松了口气。

到了下午6点左右,太阳已经接近落山,远征军最后的第66军30师和负责在桥上后卫的一个团已经通过惠通桥全部撤退,他们将这里的守备任务完全交给了查精武的部队。此时还有少数骑马拉车的难民还留在桥上,地精命令他手下的人必须坚持到晚上10点,到情况紧急的时候,特种兵就会引爆他们预先埋设在桥下的地雷和炸药包,将惠通桥炸毁。

这就像几年前中国在钱塘江将茅以升设计的大桥给修起来,但是通车不到3个月就被迫将其摧毁,以防被日军所利用的案例。到了今天,修建在怒江上面的惠通桥也是如此,中国军队为了阻挡在缅甸的日军向云南大后方进逼,也只能做出一些必要的牺牲了。

地精将几辆装甲部队的M41D-A轻型坦克和云豹战车秘密部署在惠通桥北部桥头堡的树林之中,随时准备接应剩下的部队撤退,并对其予以火力掩护。

就在这时,桥面上突然出现了一辆比较奇怪的牛车,在外面操纵这辆车的车夫的脸被一层深灰色的破布蒙着,只露出眼睛和鼻子,头顶上还戴着个斗笠,而且身材比较矮小。牛车后面的车厢也被一层很厚的土黄色棉布给围了个严实,但里面似乎隐约有些动静。

地精曾经在缅甸见过一些当地的土著人,没有哪个是像这种遮遮掩掩的打扮,这很快就引起了他的怀疑。地精启动了护目镜的红外透视模式,一看就知道了他的预感肯定有八九分会被应验出来。

不过这小子并没有立即惊动那辆牛车,他一步步地走到那个车夫的跟前,故意说“现在明明是夏天,你干嘛还要把布给蒙在脸上啊。”车夫对他的话并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坐在牛背上,一动不动。

地精见车夫没啥反应,知道这种法子对他不管用,于是他便直接采取了“第二种语言”。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车篷里的十几个人突然呐喊着冲出来现身,那个车夫也拿出了藏在衣服里的14式王八盒子手枪。地精眼疾手快,一拳就打掉了他的手枪,紧接着又是一脚,将那个“车夫”给一下子踢翻在地。

与此同时,跟在地精后面的国军士兵和特警开始朝着那些刚从车厢里跑出来的家伙猛烈射击,很快就将他们全部击毙。经过一番检查,牛车的后车厢上装有冲锋枪、轻机枪、手榴弹、散装TNT炸药、信号枪等武器装备。

地精拉住那个“车夫”的脖领大吼道“你别以为我小祖宗不知道你们要做的那点破事是什么!快说,你们的松村长官现在在啥地方,不然我就毙了你!”说着他取下这个家伙戴着的面罩,此人正是一直跟随在松村左右的日军狙击手新庄。

新庄没想到他的特务竟然这么快就被眼前的这个小矮子给识破了,现在为了活命他只得将日军的计划给如实交代出来,原来松村部队在5月10日就已经开始趁着主力与国军在中缅边境正面激战的机会,从没有人的深山老林里迂回了过来。

同时松村还派出他们这伙特务准备抢占惠通桥,以切断怒江以西地区国军与昆明的联系。一旦得手便用信号弹通知隐蔽在丛林里的松村部队主力,另外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这些人甚至还可以直接到昆明去搞破坏。

地精听了这话,气得那是脸色铁青,他揪住新庄的脖领,然后恶狠狠地对这家伙说“我小祖宗原本还想饶你一条老命,可没想到你们这一小群混蛋竟然有如此大的野心,我相信这次你肯定是回不去了!”

新庄这时已经没有话说了,他正在等待对手的处置。地精给这家伙递了一个没好气的斜眼,并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他妈的给我见狗日的天皇去吧!”说着这小子使出了他最大的气力,将体积比他大得多的新庄从桥上给扔了下去,那个狙击手很快就被下面同样凶猛湍急的怒江所无情地吞没。

地精看着惠通桥下一望无际的白腾腾的怒江,自己也慢慢地消除了已经上升的怒气,咬紧的牙关也随之慢慢松开,他从来没有这样发过火,不过在他旁边看热闹的手下士兵则显得非常高兴。

再说那个将自己的日军隐蔽在怒江西岸丛林里的松村,他忽然在望远镜里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惠通桥上掉进了怒江,就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按理说新庄的特务也应该把桥给控制下来了,并且那边还得打出信号弹进行联络,但现在却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松村正感到纳闷的时候,惠通桥上突然升起了3发声音响亮的绿色信号弹,这家伙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精神,随即给日军下达了命令“现在坦克开道,步兵跑步跟进,给我冲上惠通桥!”

大批日军就这样从密林里钻了出来,他们冲在前面的人都披上了用碎树叶做成的伪装衣,就连坦克的炮塔和履带旁边都挂满了粗树干,这也就难怪前线的国军没有发现这支部队的踪迹,松村在隐蔽这方面应该说做得还不错。

对于地精来说,敌人的这点功夫并不算是什么麻烦的事,关键要看他会不会利用得好。这会儿已经到了晚上的7点,距离预定的炸桥时间还有3个小时,所以他就给手下的坦克和步兵下令道“现在不要急着炸桥,如果鬼子要来,我们就陪他干上一阵,等到了时间我们再撤退。”

日军的97-3坦克这次加挂了树木和铁栅栏式的条形装甲,专门用来对付国军的啤酒瓶和凝固汽油等燃烧性武器的攻击,但国军火箭筒使用的是钢芯穿甲弹,结果鬼子的这笔成本账就又给算错了。日军步兵见坦克被火箭弹所击毁,知道肯定是又被整了,不过他们毕竟经验丰富,迅速以被毁的坦克作为掩护进行射击。

国军这边则凭借坚固的多面体桥头堡来阻击敌人,其狙击手和精确射手将鬼子死死地压制在惠通桥的桥面上,给日军步兵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

地精躲在桥头堡内,不时地用M63K卡宾枪和ZB26捷克式机枪对桥上的敌人进行点射,配合守军作战。日军也动用了火炮和飞机对国军进行轰炸,但并没有让日军能够占领东岸的桥头堡。

松村对此十分着急,他可不想让自己的部队在迂回之后就费力不讨好。不过他也由此发现守军的人数并不多,至少也就是两个连的兵力,于是便命令士兵们加速冲击。此时天色已经完全变黑,而此时的攻势对于日军来说有着相当的危险,万一中国军队在这时发起反攻,那么问题就有可能会严重起来。

地精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到了9点半,距离预定的炸桥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他打电话询问中缅边境战场的情况,国军第71军的长官告诉他说“从缅甸进犯的日军已经被我们的防御所阻止,你们随时可以撤退,不过惠通桥也就不用炸了。”

这小子认为现在是时候反击了,便命令直升机空骑兵迅速出动,对在桥上抵抗的日军进行扫射,很快就将松村他们给赶回怒江西岸。与此同时在正面阻击的第71军也回头进逼日军松村部队的侧后,那家伙见情况不利,只好让他的部队朝着西南方向撤退。

地精看着眼前的这座大桥,高兴地说“看来在内地作战的部队和远征军差不多,他们的抵抗意识已经明显增强,昆明现在安全了。”接着他对身边留下来守卫惠通桥的士兵们说“虽然滇西那边没问题了,但这桥下的炸药还是得预留下来,以防将来可能会有不测。好了弟兄们,现在收拾一下装备,我们撤。”

独立战斗群负责保护惠通桥的最后一个团和特种部队很快就搭上了他们的坦克、装甲车和直升机,只留下一个加强宪兵营继续负责看守。在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怒江和铁桥后,地精也坐上了一架OH-58直升机,指挥部队就近回到昆明休整。

再说那个日军的松村部队,由于过分孤军深入到了云南境内,造成其侧后方暴露在国军第71军的眼下。宋希濂随即命令精锐的第36师对其分路突击,结果接连吃掉了那家伙的两个联队主力,松村被迫丢下部属独自逃跑,后来因侥幸偷越中缅边境线而得以脱身。

查精武上校在昆明休息的几天时间里,见到了几个云南当地的军政官员,他们要求地精帮助加强滇军的战斗力。地精在心里其实也很清楚,如果要想制约一下那些靠着校长起家膨胀的中央军嫡系部队,光靠共产党和桂系这两个实力较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他很快就答应了这个要求。

地精通过对国军部队官兵在缅甸作战时所得到的经验进行分析,认为在坦克和装甲车上加装诸如滚轮和锯齿等附件可以有效地通过障碍比较多的热带丛林,并减少在破障时可能会造成的损失。

至于其它的大部分东西则没有提出什么可以改进的建议,他们觉得上校研制出来的武器装备向来都是非常管用的,即使有的武器偶尔会出现那么点瑕疵倒也并无伤其基本的性能。然而也正是因为查精武上校等人在兵工生产与部队建设上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和不懈的努力,中国军队才会扭转了他们原本的被动局面,开始在抗日的各个战场上大显神威。

军队长官和士兵们对他的高度信任让地精感到有些不太适应,毕竟他这个人向来都很低调,就算是在亲自参加战斗的时候也是如此。因而当缅甸战役和滇西阻击战已经全面结束几天以后,地精知道近期中国军队并无大仗可打,于是便悄然离开云南。然后飞赴香港九龙进行暂时的休养,期间他还将继续负责对其独立战斗群进行经验总结和训练工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