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国军的战术

深圳川军 收藏 7 1716
导读:追述起来,中国陆军战术的落后应该始于清朝鸦片战争时期。以热兵器为主的现代战争彻底颠覆了中国人几千年的战争模式。尽管一些有实力的洋务派对清朝的武装力量进行过各种的改造,但我们还是从军事战术的登峰造极者变成了一无所知。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当时的军阀混战是一种低水平战术的对抗。很多时候双方比的不是战略战术,而是人多势众和匹夫之勇。直到1924年国民党开始拥有自己的武装,而其标志就是黄浦军校(国民革命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建立。从这时起,国民党军有了系统的战术理论。表面上看,黄浦军校师从苏俄,但实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追述起来,中国陆军战术的落后应该始于清朝鸦片战争时期。以热兵器为主的现代战争彻底颠覆了中国人几千年的战争模式。尽管一些有实力的洋务派对清朝的武装力量进行过各种的改造,但我们还是从军事战术的登峰造极者变成了一无所知。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当时的军阀混战是一种低水平战术的对抗。很多时候双方比的不是战略战术,而是人多势众和匹夫之勇。直到1924年国民党开始拥有自己的武装,而其标志就是黄浦军校(国民革命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建立。从这时起,国民党军有了系统的战术理论。表面上看,黄浦军校师从苏俄,但实际上的军事理论和教材都是学习日本的。师法其中得其下,虽然日本的战术思想独步亚洲,但在列强中只不过是中游水平,何况我们又并非尽得其精髓,于是国民党军的战术思想从一开始就是先天不足的。最重要的是因为中国当时没有兵役制度,当兵只为吃粮,所以中国军队极度缺乏对下层军官和士兵的单兵战术和技能的训练,这一缺陷在军阀混战时没有什么,因为大家但半斤八两,但在抗战时便彻底的显现出来了,这是后话。


尽管如此,国民革命军还是在军事战术素养方面远远强于各路军阀,因此,南征和北伐以及后来的新军阀混战,蒋军都能所向披篥。完成了形式上统一以后,在30年代中后期,国军开始引入德国的战术思想和理论,标志是以法肯豪森为首的德国军事顾问团的来华和中央军德械师的改造。兵役制度建立和各军校的纷纷成立意味着中国军事开始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了。遗憾的是没有多久,抗战爆发了。


中日开战之初,双方军事战术的差距是惊人的。中方派系林立,高层将领多是称霸一方的草头王,极少精通战略战术者,中下级军官稍好但也战术思想混乱,有中央黄浦系的,保定陆军学校等地方系的,还有一部分留日,留美,留法的海归派,根本无法做到系统和一致,普通士兵就不用说了,没有单兵战术可言,会打枪就行。而日军的中高级将领受过系统的教育和培训,很大一部分在英美学习过最先进的战术,一个普通少尉能轻易在战场实地绘出作战地图,合理分配进攻或防御兵力,设置火力点,最厉害的日军士兵的单兵战术素养,无论是隐蔽,射击,刺杀,防护,协同作战的战术都极为优秀。这就是中国军队往往在大部队失利后官兵就一轰而散,而日军极小的单位甚至单兵都有独立作战能力的原因。正确的战略要有正确的战术来完成,而正确的战术的实施者(下级军官和普通士兵)的战术素养又是完成战术的的关键。由此可见,比起武器装备中国军队战术落后的缺陷更加致命。结果刚一交手,中国军队装备和战术的落后就让我军付出惨痛的代价。


松沪会战和南京失守使国军的战术思想发生了一个转折,德国军事顾问团的战术理论被抛弃了。原因很简单,德国二战时的战术应该是最先进的,但当时欧战还没有爆发。德国军事顾问团带来的几乎就是以堑壕战,碉堡战为主的一战时期的战术思维,这一套东西在“围剿”红军苏区时起过作用,但面对火力和机动力强大的日军时毫无用处。最典型的是吴凇国防工事这一精心构筑多年的防线的彻底失效。从一刻起,中国军队没有明确的战术体系了,军官和士兵们都是在战斗中学习战术,但大量中下级军官和有经验的老兵的阵亡和流失使得国军战术的提高非常困难。


在很多的会战中和局部战斗中,我们处处发现国军战术的教条和呆板。我们很难发现国军有迂回和穿插的等战术行动,几乎都是僵硬的死守和进攻。而几次成功的迂回和穿插的战例都取得了很好的战果,如台儿庄大捷和万家岭大捷。细分析原因,我们不能一味指责国军将领的无能。刚才已经讲过士兵的素质决定战术应用的成功。参加外线迂回和穿插作战的大部队应该有很强的机动力和战斗力,即便是局部战斗中迂回和穿插的小单位部队至少也应该有独立作战的能力。而国军士兵素质无法达到这一要求。毕竟象台儿庄汤恩伯部那样颇具战斗力的机动兵团是不多的。于是,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失败和惨胜。



当然, 高级指挥员的战术水平同样是很重要的。具体到战役中,如薛岳在三次长沙会战中使用的“天炉战法”的战术,充分利用地形,以灵活的方式守中有攻,攻中带守,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可以说,在这次胜利中,薛岳制定的战术至关重要。反面例子则比比皆是,同样的一个战役,如滇西大反攻的松山之战,在卫立惶的重压之下,71军钟彬用简单的强攻战术在险要的地形和坚固的日军工事前累累受挫,伤亡惨重,不会变通到了死板的地步。换上了第8军李弥,善动脑筋,采用灵活而机智的战术,以小的多的代价一举拿下松山。可见国军高级指挥员的战术水平也是差别很大的。一般来说,国军高级指挥员往往是资历老的旧军人,战术水平一般,受过国外系统教育又有很多实战经验的,如孙立人,廖耀湘,邱清泉,胡链等人都是军师级的将领,所取到的作用有限。


情况在1943年后逐步在改变,其时,美国现代战术理论开始进入僵化的国军,特别是在印度蓝迦姆训练的驻印军,军官和士兵都仿佛进人了一个全新的战术世界,加上严格残酷的训练,这批士兵有了新型军队的特征,军官们的战术水平也完全有别于国内黄浦系军官,加上先进美式准备,这几支部队很快成为对日作战和以后国共内战的主力。虽然局部的改造还是没有改变庞大的国军落后的战术体系,但可以肯定的说,到了抗战末期,国军的整体战术水平和日军已经缩小了差距,部分新军还略微胜出,从缅北大反攻和雪峰山战役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战术水平提升的效果。遗憾的是,国军缺乏以点带面的做法,使得各部队之间差距明显



纵观整个抗日战争,国军实行是以黄浦系为主,吸收加入德美等国为辅的战术体系,总的来说是落后和僵化的,虽然努力的进行了改造和提升,效果并非达到理想。其直接的影响是使我们的抗战更加艰苦,付出了更大的牺牲,一些将士的鲜血白白流淌,抵消了部分我军官兵的努力。但抛离当时客观的历史环境和条件一味的指责他们也是不公正的。抗日硝烟已经远去,回眸历史,教训应该在我们每个人心中!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