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想要不简单 收藏 4 715
导读:提起旧上海,往往会让很多人都想到十里洋场的一片繁荣,想到杜月笙、黄金荣等名噪一时的上海大佬。作为中国沿海最早一批被西化的城市,实在是令其他的地方有些艳羡旧伤害的繁荣,尽管那是一种畸形的繁荣。 上海是宝地,这话倒也不假,可是自古便打出“惟楚有才”的湖南,就人的牛逼程度来说,在全国几乎是首屈一指的,民国时期就有几位响当当的人物,硬是在这个内陆的中型城市(当时的长沙,也就算一个中型城市吧,还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的发达。),在今天的黄兴路一代构建起了电影院一条街,颇有几分现代城市的气息,在当时战乱尚未完全

提起旧上海,往往会让很多人都想到十里洋场的一片繁荣,想到杜月笙黄金荣等名噪一时的上海大佬。作为中国沿海最早一批被西化的城市,实在是令其他的地方有些艳羡旧伤害的繁荣,尽管那是一种畸形的繁荣。


上海是宝地,这话倒也不假,可是自古便打出“惟楚有才”的湖南,就人的牛逼程度来说,在全国几乎是首屈一指的,民国时期就有几位响当当的人物,硬是在这个内陆的中型城市(当时的长沙,也就算一个中型城市吧,还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的发达。),在今天的黄兴路一代构建起了电影院一条街,颇有几分现代城市的气息,在当时战乱尚未完全结束的情况下,那是相当的牛B了。


民国初年,外国无声黑白故事片传入长沙,汉口百昌电影公司在今黄兴路育英街的新剧园放映《火车上成亲》,轰动一时。至1914年长沙始有正式的影院,即今黄兴北路燎原电影院的前身———青年会电影院。该院利用教堂作放映厅,银幕规格,坐椅舒适,以放映宗教影片为主,间或也放故事片,如《珠宝案》等。以后较为正规的影院当推1925年建在八角亭西侧的西牌楼百合电影院。该院由长沙***青年会会员魏乔年等人创办,可容观众800名,设施完备,院容整齐,满场之日居多。初期主要放映欧美无声片,如《情海狂澜》、《牧师奇遇》等,为吸引观众,特地请英语教师易怀曾等把剧情翻译成中文向观众讲解。1931年6、8月,该院先后首映美国有声片《花团锦簇》和国产有声故事片《虞美人》,从此有声片落户长沙。这一时期位于今黄兴路(今北延线)一线的著名影院还有织机街的平平(平平电影院,一说在白马巷劝业场)、万国,鱼塘街的东方、中央、世界,青石井的海天,新街口的民乐,吉祥巷的吉祥,又一村的民众,中山路的银宫和清泰街(今北正街)的美西司等。1938年日寇迫近长沙,这些电影院大多数停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长沙电影业有了蓬勃的发展,黄兴路上就多了一家名气很大的影院。这就是1947年由蒋寿世等人创建的银星电影院。该院有座位1034个,从上海购回美国放映机,注重放映质量,高薪聘请技师担任放映员,服务员彬彬有礼。放映《一江春水向东流》、《天亮前后》等影片,引起极大反响。银星电影院1956年公私合营,1958年转为国营,1996年兴建平和堂商厦时拆除。又抗战后,今万代广场处有国泰电影院(即大众游艺场),中山公园(今青少年宫)内有和平电影院、原刘胡兰塑像处的民众俱乐部曾有南华电影院。至于学院街的文化电影院、北正街边的工人文化宫电影院等想必是解放后新建的影院了。


说起这个当时颇负盛名的银星电影院,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小故事。一是建立这个影院的老板蒋寿世建立银星电影院的目的,坊间流传着一个版本是这样的:抗战结束后,蒋寿世因为有事到上海,结识了一位当时在国内很有名的女演员,颇有一见倾心的感觉,就想将这个女演员带回长沙,可是当时长沙作为一个内陆城市,又刚刚经过长期的抗战,各种市民的娱乐活动被破坏殆尽,于是蒋寿世决心在长沙重新开一个当时条件最好的电影院,也算是给这个做演员的女人的一点心意。当然,或许事情仅仅是相互之间的欣赏而已,也不一定非得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可以想象一下,自古才子爱佳人,相对于同在民国的周璇,这个女演员无疑是很幸运的,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才子多情,佳人有意,一座跨越世纪的电影院也由此矗立在湘江边,见证沧桑变幻,播放人间离合,人生如戏也大抵如此。


当然,坊间传言如是,真正史料记载,银星电影院的老板蒋寿世,乃是大作词家,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作者田汉的表舅,当时还经营者皇仓街的“远东电影院”,后来在远东电影院的三楼,田汉担任社长兼主编,廖沫沙为副主编,王鲁彦和张曙、罗全平任编辑,熊岳兰是女记者,而蒋寿世负责发行,成立了轰动全国的《抗战日报》,在风云际会的长沙,银星的大老板,在艰苦的条件下,为抗日战争孜孜不倦,是中国电影人一个感人的写照。


老银星电影院



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1947年底,《一江春水向东流》在银星电影院上映。当时报刊发表影评说:“无论你是知识分子,还是贩夫走卒,看了这部电影都不会不感动。”这部电影:“让向来重视伦理,重视道德,又饱尝战争之苦的中国观众,无不将自己融入电影,融入情节,幻化成的人物,与他们一起历经坎坷,饱受苦难”。


据说《一江春水向东流》上映后,银星电影院因这部片子,至少一个月,一票难求。这部片子,也使银星电影院董事会对于电影业的信心大增,借着“一江春水”的热潮,为了做好这个电影院,蒋寿世还亲自再度跑到上海,费劲千辛万苦搞到了当时在世界上来说都非常先进的美国辛普莱斯放映机,花了整整80两黄金!放到今天来看,绝对是百万巨资,在当时一度传为美谈,中国的电影人,为了中国的电影事业一腔热血,绝非现代人可比的。当然,这放映机的钱倒也没白花,相对于后来三个月一票难求的无上风光,这个钱也算是九牛一毛了。


这80两黄金,是老长沙电影院,是一代长沙电影人身上的一个时代标记,在中国电影史上是浓重的一笔,银星电影院,也成了整整一代长沙人心中电影院,属于那个时代的地标,也是那个精神匮乏年代的精神地标,如今“银星影城,长沙人自己的影城!”的确可谓是实至名归。



多年以后,一位老人回忆往事,也许很多“老长沙”,一经她扳着手指的点拨,曾经的回忆又会忽然温情脉脉且带着感伤地涌上心头——据说,当年有很多人的“甜蜜的事业”就是从银星电影院里,看着黑白片,牵着某位异性,开始了人生,开始了爱情。


当时的宣传单



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当时的电影票



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除电影院外,黄兴南路一线还有几家剧院也兼放电影。一是1942年陈伯甫建在中正路(今解放路)的国民戏院,即后来的兰陵剧院、解放剧院。二是1947年王麟昆等建在登隆街的长沙大剧院,即后来的长沙剧院。三是1952年由私人合股创办于南门口的劳动剧院。三院均于1956年公私合营,演戏兼放电影,曾大红一时。上世纪90年代后,长沙传统影剧市场日渐冷落,影剧院纷纷改做游戏厅、录相厅、或移作他用。老银星电影院也在几十年的风雨之后,于1996年被拆除,至此,长沙的老影院几乎就没剩下多少了。


在十几年后的今天,这个似乎注定要和长沙绑定在一起的名字又再度出现了,继承了老银星电影院的历史和精神,2010年5月28日,新的银星电影院在黄兴路步行街中心广场拔地而起,这次是长沙广电集团旗下长沙广播电视发展总公司、长沙市电影公司联合打造,声势更加庞大,也算是了却了一桩老长沙们的内心遗憾吧。毕竟半个多世纪的物是人非之后,还能在新的世纪找到一点自己过去的慰籍,对老长沙而言,是十分珍贵的。


今天的银星影院



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湘江静静流淌了千百年,经过战火洗礼的新的长沙城默默运转着,既有新城的繁华,也有旧城区的颓败,堕落街拆了,旧货市场拆了,花卉市场拆了,最牛钉子户都拆了,湘江边依旧有唱花鼓戏的老头老太太,那嗓音从未变化,有的东西轻易就会抹去痕迹,但是有的东西怎样都会留传在人的心里,一代又一代的湖南人意气风发,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唯有饮者留其名,唯有贤者留其名,也唯有文化可以无限制的传承下去,好比星城长沙的电影事业,会传承下去,传承下80两黄金的精神,传承下电影人前仆后继的精神—。



那些七里八里的长沙老旧影院——长沙人自己的影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