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父辈的战争 第四百三十章 威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弗兰茨,你快去看看是谁在敲门?”齐楚雄急忙抬起头。

“好的,我这就去。”路德维希扭头跑下楼梯。没过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带着一脸紧张的神情回到了齐楚雄面前,“齐,罗蒙来了。”

“罗蒙?他来干什么?”齐楚雄心知只要罗蒙一出现准没有好事。于是他急忙把路易斯放在床上,便向楼下赶去。但是当他走过阿金霍夫身边时,却突然发现对方的脸色有些苍白,而且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您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他急忙问道。

“不,我没事。”阿金霍夫慌忙把脸扭向一边。

“也许他是在担心罗蒙会把他抓走吧。”齐楚雄心里刚一冒出这个念头,就立刻对阿金霍夫安慰道:“您别担心,在我家里您的安全将得到绝对的保证,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可能把您带走。”

阿金霍夫的嘴动了动,但是却没有说话。

“看来他还真是为了这个而担心。”齐楚雄冲阿金霍夫报以会心一笑,便转身跑下了楼梯。

“尊敬的旅队长阁下,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到我这里来了,来,快请坐。”齐楚雄满面春风的把罗蒙迎进客厅,还亲自为他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与齐楚雄的热情相比,罗蒙显得非常平静,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而已。

“亲爱的齐,自从我听说您搬进这座官邸之后,就一直想来对您表示祝贺,但是我手头的公务实在是太多了,所以直到今天才有机会登门拜访,您不会因此认为我是一个没有礼貌的人吧?”

“您太客气了。”齐楚雄笑着回应道:“您还是第一个亲自上门对我表示祝贺的人,单凭这一点,我就有必要对您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是老朋友了,您如今生活的很幸福,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罗蒙微微一笑,接着突然改变了话题,“不过,我听说您的官邸里最近来了几位重要的客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很想和他们见上一面。”

“他果然是没安好心。”齐楚雄心中略作思考,便满面堆笑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我们正好在享受一顿丰盛的晚宴,如果您愿意的话,就请和我们一同分享好吗?”

“您的邀请总是令人难以拒绝。”罗蒙嘴边浮起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正在慢慢靠近猎物的狐狸。

“弗兰茨,汉娜,罗蒙旅队长要和我们一道共进晚餐,请你们为他准备一套餐具好吗,哦,对了,别忘了把大家都叫上。”

就在齐楚雄喊出这番话后不久,住在这座官邸里的人们又一次进入了餐厅。但是很显然,他们并不欢迎罗蒙的到来,一张张沉默的表情中写满了对刽子手的仇恨,而这其中尤其以弗兰克和约翰最具代表性,他们的双手已经不约而同的握紧成拳头,牙关咬得咔咔作响,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巨大的火药桶,只要来上一点小火星就会立刻爆发。

“诸位,即使我不给你们做介绍,想必你们也认识坐在我身边的这位贵客。”齐楚雄右手端着酒杯,左手摆出一个很优雅的手势,将坐在自己身边的罗蒙介绍给众人,“他就是帝国保安总局局长,党卫队旅队长亚历山大·罗蒙先生,他是一个精明睿智,总是善于在极为不利的局面下赢得胜利的人,今天他的到来令我的官邸内充满了光芒,为此我建议诸位一起为罗蒙旅队长的到来干一杯!”

齐楚雄手中的酒杯举得很高,但是却只有路德维希和汉娜响应了他的号召,而且这对夫妇脸上还带着明显应付差事的表情。至于另外的那些人吗,他们一个个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甚至连眼皮都懒得眨一下。

“您瞧,他们一定是没有想到您会亲临寒舍,所以都被吓坏了。”齐楚雄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偷偷给爱伯斯塔克使了个眼色。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爱伯斯塔克还是配合了齐楚雄的动作,他拿起面前的酒杯,对着罗蒙微笑颔首,而怀特兄弟也跟在他后面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看到你们脸上的笑容,我为此感到由衷的高兴,这说明我们的统帅阁下所制定的种族和解计划非常成功,来,让我们为新生活干一杯。”罗蒙似乎并不介意这种暗藏在笑容背后的仇恨,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爱伯斯塔克和怀特兄弟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浅尝一口,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这酒可真够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刺激,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罗蒙脸上这时出现了一个泛着红色的微笑漩涡。但是他的笑容却并不令人愉快,与之正好相反,人们甚至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正在脚下蔓延。

“弗兰克上尉,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罗蒙在自己的酒杯中斟满了酒,然后带着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笑容来到了弗兰克面前。“您能够同意与我们合作,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很期待看到您接下来的表现。”

“你大概搞错了吧,因为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过要与你们合作。”弗兰克冷冰冰的回应道。

“怎么?难道我们的齐医生还没有和您提起过这件事情吗?”狡猾的罗蒙立刻追问道。

弗兰克和约翰立即对齐楚雄投去一道愤怒的目光,在他们看来,自己似乎已经落入了某个精心设计的阴谋中。

“真是个讨厌的恶棍!”齐楚雄在心里骂了罗蒙一句,但是脸上却迅速摆出一副平静的笑容,“很抱歉,弗兰克上尉和约翰上士由于之前曾经遭受了非常残酷的虐待,导致他们的身体非常虚弱,所以我想等他们养好身体之后再和他们谈谈这件事情。”

“您凡事考虑的都很清楚,这一点确实令人钦佩。”罗蒙冲齐楚雄微微一笑,便绕过弗兰克和约翰,径直朝着阿金霍夫走去。

“真没有想到您居然能活着走出阿尔海姆监狱。”罗蒙在阿金霍夫面前停下脚步,飞快的抛出了一连串讽刺的话语。“怎么样,重新获得自由的感觉好吗?这间官邸里的一切可比阿尔海姆强太多了,我想你现在一定在庆幸自己能够遇到一位好心的医生,当然,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臭架子,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客气一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总好过被送上绞刑架,你说对吗?”

齐楚雄心中暗自叫苦,以他这些天和阿金霍夫相处的经历来看,罗蒙接下来肯定要遭一顿臭骂,甚至是疯狂的攻击,而这种事情一旦发生,这个盖世太保头子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样一来,阿金霍夫就性命堪忧了。

“不行!我要想办法拦住他。”齐楚雄急忙走过去拦在罗蒙面前,“旅队长阁下,阿金霍夫少尉在监狱里受了不少刺激,所以他的神智直到现在还有些不太清醒,我正在想办法帮助他恢复健康,所以请您暂时不要和他多说话。”

“他受的刺激再多,难道能抵消他给布劳恩上尉和古斯塔夫少尉带来的痛苦吗?”罗蒙冷冰冰的反问了一句。

“痛苦是仇恨的结晶,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用爱心来融化掉仇恨,那么痛苦就会变成和解的笑容,这难道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吗?”齐楚雄说。

“您的愿望是美好的,只可惜……”罗蒙顿了一下,望着身边那一双双仇视的眼神,“我担心这些人根本不会理解您的好意,所以我不得不提醒您,如果这些人在一个星期之后仍然拒绝与我们合作的话,我就会派人把他们带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