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第十九章

beifanggulang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萧建光在烟灰缸里揿灭了烟头,接着说道:“这也是乔老虎玩的手段,他通过正规渠道取得营业许可,然后就以那个做幌子,从事这种见不得阳光的勾当!”

罗威听到这里,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几乎不敢相信萧建光说的都是真的。

萧建光见罗威那副吃惊的样子,他笑了笑,拍着罗威的肩膀道:“现在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只要背后有人撑腰,这帮胆大包天的不法分子就什么都敢干!当然了,那个乔老虎也有后台,不然的话我早就把他拿下了!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所长,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刚才你一说昨天在‘发廊一条街’发生的事,我就全明白了。”

罗威苦笑不语,现在的社会风气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这就是经济繁荣的代价吗?

萧建光见罗威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道:“我知道你现在想的是什么,没办法啊!那个乔老虎的后台硬得很,至于是谁,我现在先不跟你说,有一天你就会知道了!他们不仅容留妇女干那皮肉生意,而且还偷拍下那些嫖客的丑态,从中挑出一些有价值的或是敲诈金钱,或是让那些人给他们做事。有的人不肯就范,他们就用尽各种手段来对付那些嫖客,这回你知道那些打手的用处了吧?”

罗威叹了一口气,道:“太可恶了!”

萧建光道:“两个多月以前,我就接到了一些嫖客的报案,也去查了几次,却没有什么收获,反而被上头训了一顿,说我们警察总去检查,扰乱了他们的正常生意,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罗威点了点头,他知道,萧建光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肯定自己已经有了安排,便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呢?”

萧建光神秘地一笑,说道:“我在等待一个时机,现在还不行,时机还不到,如果我贸然行动的话,就会打草惊蛇,那么我先前的工作就会付诸东流。”说着,萧建光递给罗威一支烟,接着说道:“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只要那边一有动静,我就会让他们自食其果!再一个,我已经和城北分局的刑警队刘队长约好了,他随时都可以行动!”

罗威吐了一口烟,说道:“还有一点,对那个发廓女,也就是我昨天晚上找到的那个女人,一定要保护好她,这是我的一个重要线索。”

萧建光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放心吧!我会让他们注意的!对了,这么晚了,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呢?走!咱哥俩出去喝两盅!”

罗威道:“我可没带钱啊!”

萧建光笑了笑,道:“走吧!我请客!”


电信局外面停着一辆白色的轿车,高本江戴着一副墨镜坐在车里。

此时,电信局的员工们已经准备下班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电信局里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电话清单。

他走到轿车那里,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高本江道:“搞到了?”

那个人咧开嘴,露出了一嘴的黄牙,道:“搞到了!给!您自己看吧!”

高本江接过那张清单,说了句:“开车!”

小轿车一阵轰鸣,象箭一般蹿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在滚滚的车流中。

高本江看了看清单上的那些电话号码,若有所思。

坐在他旁边的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外号叫大嘴鲨,是个混混,后来跟了高本江,高本江看他忠心耿耿地为自己办事,这一次,他从外地刚回来,陶凯旋准备让他担任新开的那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高本江就提拔大嘴鲨做了这家公司的保安部经理。

可是今天下午陶凯旋找他谈的那件事,让高本江对陶凯旋的怀疑又加了几分。

高本江觉得,他的姐姐高姝玲的失踪很蹊跷,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找出这个答案,所以当他听陶凯旋说起那个自由撰稿人田文彬刚刚给陶凯旋打了一个电话时,他有了一个想法,陶凯旋不一定找得到的,他高本江未必也找不到。

这个田文彬是个重要人物,因为姐姐高姝玲失踪前一天和这个田文彬在一起吃的饭,第二天高姝玲就失踪了,这难道是巧合吗?

直觉告诉他,田文彬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今天他又把电话打到了陶凯旋的办公室,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田文彬。

大嘴鲨见高本江一言不发,他不知道高本江在想什么,也不敢乱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车窗外的街景。

回到高本江的住处,大嘴鲨殷勤地跑前跑后地张罗着,又是茶水,又是香烟,又是啤酒的,忙个不亦乐乎。

高本江看着大嘴鲨忙活,他很满意,本来这套房子是大嘴鲨从别人手里巧取豪夺来的,高本江刚回到元州的时候,大嘴鲨和其他几个从前高本江的手下去接他,这个高本江到了大嘴鲨家里,也就是这个大院里,高本江一眼就看上了,大嘴鲨很了解高本江的为人,所以只好顺水推舟地送给了高本江。

大嘴鲨忙活完了,坐在高本江的身边,道:“大哥,你饿了吧?咱们出去吃点饭?我请客!”

高本江摆了摆手,道:“你就长个吃的脑子吗?你看不见我现在正烦着吗?”

大嘴鲨被高本江训了一顿,他也不敢反驳,他太了解这个高本江了,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他可惹不起这个说一不二的老大,只好陪着笑脸道:“大哥,你有什么烦恼吗?兄弟能帮上什么忙吗?”

高本江冷眼看了看大嘴鲨,缓和一下语气,道:“兄弟,你别在意啊,哥哥我这两天心情不好,烦心事儿太多了。”

大嘴鲨连忙说道:“大哥,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咱们不是哥们吗?你有什么烦恼说出来弟兄们也能帮你分担一下嘛!是不是弟兄们?”

另外几个汉子也随声附和道:“就是,大哥,有什么事您吩咐就是了!”

“大哥,我们兄弟跟着您干了这么年了,你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外人,有啥事你吩咐就是了,我们出不上力,不是还能出出主意吗?”

高本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这帮手下的表现,他很满意,看来他以前给这帮人定下的规矩他们还没忘,这也是他的“派儿”。

高本江想了想,道:“现在有两件事儿,你们听好了,看看谁能出个好主意,绝妙的主意,按照老规矩,我重重有赏!”

大嘴鲨一咧嘴,笑道:“大哥,您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吗?咱们哥们还说什么赏不赏的,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高本江深深知道,对他手下这帮兄弟们,要想管好他们,就得恩威并施,这是他多年来总结出来的经验,所以大嘴鲨刚说完,高本江的脸就沉了下来,狠狠地瞪了大嘴鲨一眼,吓得大嘴鲨连忙低下头去。

其余的人见状,也都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高本江环视了一下这几个人,道:“那个‘乔老虎’的事你们打听得怎么样了?”

一个手下说道:“大哥,‘乔老虎’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销声匿迹了,他的那些场子也交给了一个叫‘九哥’的人打理,据我们打听,这个‘乔老虎’好象去美国了,在您回到元州那天他就走了!”

高本江一愣,这么巧,他刚回到元州,“乔老虎”就离开了元州,难道他的离开和高本江回元州有什么关系吗?

大嘴鲨道:“要我说啊,这个‘乔老虎’是听说大哥回来了,吓得他不敢在元州呆了,所以就赶紧夹着铺盖卷滚蛋了!元州有咱们大哥,他哪里还敢在元州混?”

另一个人道:“没错,大哥不在家的时候,你们看见了吧?给他狂啥样了?他现在走了算他识相,否则的话,哼哼!总之一句话,元州就没他站脚的地儿了!”

高本江摇了摇头,道:“你们说得不对!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乔老虎’也不是善茬子,他肯定有他的打算,‘刀疤’!你从明天开始,就给我盯住‘乔老虎’的手下,最好能通过他的手下打听到‘乔老虎’的动向,记住,千万不要让他们觉察到我们在关注他,只要他在元州现身,就赶快告诉我!”

那个叫“刀疤”连忙说道:“大哥,你放心,这事儿就交给我了,只要他在元州现身,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高本江点了点头,对大嘴鲨道:“最近你们做什么事都要小心一点儿,听陶总说,这几天从省里下来了一个什么考察团,是一个美国来的富商公子,他是来咱们元州考察投资环境的,陶总特地嘱咐我,让我转告你们,这一段时间咱们就消停消停,有什么事等考察团走了以后再说,你们记住了吗?”

大嘴鲨等人连忙说道:“大哥,您就放心吧,从现在开始,就是有人骑在咱脖子上屙屎,咱都忍着,等考察团走了以后再和他算帐!”

高本江笑了笑,道:“兄弟!你说得太对了!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在元州还没听说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骑到咱们哥们头上作威作福!我只是提醒你们遇事多考虑一下,小心没大错嘛!”

众手下都点头称是。

高本江又说道:“大嘴鲨,明天你去给我办一件事,你带一个兄弟,按照这个地址去找这个田文彬,找到他以后,别为难他,把他偷偷地带回来见我,我有许多的事情要问他。”

大嘴鲨道:“大哥,找到他不难,问题是如果他不跟我们走怎么办?或者他要逃跑怎么办?是不是可以采取点什么措施?”

高本江冷冷一笑,道:“你跟着我混了这么多年了,这点事儿还用我教你吗?”

大嘴鲨眨了眨眼睛,马上明白了,点头道:“那好,大哥,我知道怎么办了!”

高本江笑笑,拍了拍大嘴鲨的肩膀,赞许地点了点头,道:“这就好!我相信这点小事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你一定能办好!行了,天也不早了,咱们去吃饭,今天晚上我请客!然后咱们‘一条龙’,走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