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事乱弹_笑看这迟到的报到

上校新兵 收藏 14 2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是阴历的六月六,周六,一大早爬起来就送小孩去上衔接班,把小孩送到目的地之后,一个驾车回家,在路上百无聊赖时打开收音机,正好就听了自己比较欣赏的成都某位电台主持人的广播,也正好听到其提起在西安发生的一起有关公务员招考的事。由于中间下车买了早餐,回到车上继续收听时,关于这事吧,电台主持人的评论都进入了尾声,不过,听主持人说这事影响还不小的,在网上都传遍了,于是乎,基于一是想了解这事情的真实情况,一是想知道这事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力,回到家之后,通过凤凰网的新闻,对这事也大概有了个了解,于是乎,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又来这里乍乍呼呼的了。

在乍乍呼呼之前,在下首先要声明一下:第一,在下生活在四川的川西地区,距离陕西西安还有七百多公里,与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木有任何关系,仅就事论事;第二,在各路大虾(包括各位大虾的马甲)发表不同高论的时候,请注意用词文明礼貌,别让你那高贵的头颅让驴给踢了,或者是让公交车的门给夹了。

在凤凰网新闻里,只要在搜索栏目里一输入“西安公务员”或者“公务员”进行查询,就可以看到好几条有关这事的新闻联接,估计牛的新闻当数这一条_ 西安“公务员考试第2名告公务员局要求弃录第1名”

报考公务员,这可以说是很多人追逐的梦,毕竟这公务员是吃皇粮的,不仅收入高、有保障,而且说起来也特别有脸面,只要自己不炒这公职的“鱿鱼”,只要不犯事,可以一直干到退休,退休后还有退休金可以拿,一点不用去操心明天会不会被老板给炒了“鱿鱼”的。报考公务员的火爆,不说大家也知道,君不见今年有位立志报考公务员的大学毕业生一口气报名参加八省的公务员考试吗?作为高校里的工作人员,对于大学生就业难,可以说是深有感触,因此,对于在公务员招聘过程中的事,也是相当关注的,可再关注,也没有关注到到这里来说三道四的地步。

从网上的所有在关这事的媒体报道来看,在下并不认为这是什么新闻,因为这事发生的起始时间是在去年(2009年)三月,现在都已经是2010年的七月了,这新闻还能算是新闻吗?根本就不能算是新闻了,只能算是“旧”闻。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新闻变成了“旧”闻之后,又变成新闻出现的呢?而且此事件的当事人张竞,手持西安市人事局出具的“西安市公务员录取通知书”与“干部行政介绍信”,却在西安市城中村(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不能入职达八个月时间之久,谁又在不作为了呢?

在下也不过是一小民,用小民的眼光来看这件事,觉得有这么一部分人在这事上存在不作为,也觉得很有些搞笑。

这第一个搞笑的,就是一个国家机关单位,竟然因某个人“要跳楼寻死”,就让另外一个人被“暂缓接收”。

张竞,通过正规的国家公务员笔试以及面试考核后,手持西安市人事局出具的“西安市公务员录取通知书”与“干部行政介绍信”,到报到的单位却没有办法入职,原因就是因为有人不服气,确切说就是张竞报考该职位的竞争对手张文洋及其家人不服,认为张竞所学专业与报考的职位不符,于是打闹到了提供公务员职位的单位,以死相逼,本着“职既然我不能得到这个职位,你也别想得到”的拼命三郎精神,终于闹出了一个至少相对满意的结果:张竞是手持合法手续却不能入职。而该用人单位给出的理由是“考生某某的家长到单位反映情况,并且情绪激动,出于稳定的考虑,建议缓一缓,将张竞的报到时间推迟”。于是就出现了持有合法正规手续的张竞八个月不能入职的怪现象。

现在全国各地的公务员招考,都是由省市一级人事单位主持,用人单位仅仅是向人事单位提交需要招聘人员的职位,不过多介入人事是否录用,为的就是要保证公务员招聘的“三公”原则,且在新招聘人员入职前,还有一个公示期,如果有异议,可以通过合法的途径向主持招考的人事部门进行反映,对于用人单位来讲,只要是持有合法手续的,就可以放开手使用。

那为何通过国家公务员招考的张竞八个月时间不能入职,而且是在手续齐备的情况下?难道真是因为该用人单位发言人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和谐”, 置该市人事局所签发的录取通知书不顾所致吗?说句老实话,这样的事,在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也许是在下太孤陋寡闻了,但在下至少知道一点,对于不负责招考的用人单位来讲,对付这种“上访”之人,从来都是用很简单也不失章法的办法,先让其安静,然后让其去向主持招考的人事部门反映问题,实在不行就喊警察来处理,自己这边是该用何人就用何人,反正人家所持的手续是合法的,也是完备的。然而,张竞报到的这个单位却没有按此常规办事,而是对应该入职的人员来了个“暂缓入职”,为什么?因为这“上访”之人有来头_报考同一职位、总成绩第二名考生张洋的父亲张文祥,西安市新城区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正处级)。于是,西安市城中村(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在其一番闹腾之后,就作了那个决定,换了一个小民百姓这样去闹腾,会有这样的结局吗?这难道不是不作为,还能是什么呀?

第二个搞笑的吧,应该是那位决心以死维护自己法律权益的特殊“上访”之人张文祥先生。

作为一名身居正处级领导位置的政府官员,不可能不知道这人事录用程序的,为何他不在该职位拟聘人员公示期间,通过正常的途径去反映问题,而是要去用人单位直接“反映”问题呢?据凤凰网教育栏目于7月12日转载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发布的新闻报道“女子总分第一考上西安公务员 被“缓接”难入职”一文的介绍,“2009年10月26日,张竞到西安市城改办上班时,该单位秘书处负责人却告知她,张洋的父亲今天来单位闹了,说要是安排你上班他就从楼上跳下去,单位的意思是出于稳定考虑,暂缓你到单位上班”,“2010年7月9日,西安市城改办秘书处一位张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当天来反映此情况的家长‵情绪激动,说要跳楼,还在领导房间里拍了桌子'”,而当事人张文祥却说是那个时候“可能声音有些大”,真是这样吗?如果他就一个声音大,就能让该单位把一个手续齐备的人就给“暂缓接收”了,他那声音的能量可不是不小的,看看人家农民工为了拿回自己那一点点微薄的工资上演的什么“跳楼秀”,秀也秀了,可还是有人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他却因为“声音大”,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确实是厉害呀!

对于别人所说的张文祥以“死”对该单位进行威逼一事,说句老实话,在下是真的不相信这位张副书记、张副局长真会去跳什么子楼的,现在人家不是已经去报到上班了吗,也没有见其去跳什么楼的呀,呵呵,说这些都是说来吓唬人的,再说了,他舍得他的官位去跳楼吗?说起跳楼,寻常人家是从楼上往楼下跳,在下估摸着张大人所说的“跳楼”,可能也就是从一楼跳二楼,就算是真跳,也不过是反过来,从二楼跳到一楼吧了。再说了,当事人没有说要去“跳楼”,他当老子的却要去“跳楼”,笑话呀,哈哈哈。

更搞笑的是,本来说的是就业的事,可张副书记、张副局长的觉悟突然一下子“提高”了,把张竞父母二十年前超生的事给翻了出来,并声称“从法律上、纪律上,超生本身是错的,他只是给别人提供了这个信息”而已,并且说出了一番似乎非常官面堂皇的话_“从道德上,有人可能觉得我在说别人的坏话,但从计生委的文件上,是号召我们举报的,怎么说我说错了”。如果他张文祥能够在人家张竞父母超生的时候,去举报,在下觉得他说这番话,还真没有人能反驳他的,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去举报,而且是在自己小孩与别人存在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去提那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他还有脸宣称他“有道德”,在下还真没有看出来他的道德在哪里。

目前吧,这事现在已经从行政信访维权上升到了司法诉讼的高度。

当事人张洋于2009年11月23日, “以‘陕西省公务员局知错不改’为由,将陕西省公务员局列为被告,向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一、依法判令被告撤销2009年录取张竞为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科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二、依法判令被告作出录取张洋为2009年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科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今年四月开庭审理的时候,又多了两被告,一个是西安市城改办,另外一个就是被录用之人张竞。从所有的相关新闻报道来看,张家不服的理由是张竞的专业“能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与该岗位“城市规划”的要求不符合,而“陕西省、西安市两级公务员局对此进行专门研究,并请示国家公务员局后得出‘考生张竞不存在所学专业不符合报考职位条件’的结论”,既然张家不服这个“请示国家公务员局”之后得出的结论,那是不是该把“国家公务员局”也列为该案的被告呢?

张洋状告陕西省公务员局,此举不可谓不牛,这秦始皇皇城根儿下的人就是不一样哈,呵呵,这可是开了“在公务员考试中,以报考资格为由,第二名起诉招考单位要求撤销第一名而录用自己和省级公务员局被考生告上法庭”之先例哟,普天之下,可能还真没有几人能有胆量去做这事的,看来张家已经是破釜沉舟了。

小民百姓的,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拭目以待看这事如何了结了,看法律的天平又是如何来维持这平衡的。


本文内容于 2010-7-17 18:10:05 被上校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