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魔鬼尖兵之血刀出鞘 不公平的礼遇3

飞永 收藏 0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照理说,他在侦察连的表现已经无可挑剔,然而,上级却突然要把他从侦察连调到步兵连去冲锋陷阵,这种荒唐可笑,昏庸无道的人事调动岂能不让他骇然震惊,肝胆欲碎。

此际,邓迪一张英俊秀气的脸蛋罩满了怆痛和悱恻的云翳,王师长目光坚毅的望着他,殷勤地道:"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更知道这个混帐决定对你的打击很大,也明白这样做无疑是在向你的一腔热血泼冷水,从而使你满怀热忱的干劲遭致空前的打击,但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说完便是一声喟然长叹,神色黯淡极了。

邓迪额头上青筋在股股浮涨,脸上凄然变色,两眼无神,目光呆滞,脑海里浑浑噩噩,一股怨怒之火正像泼了一桶油似的升冒起八丈之高,他牙齿磨得咯嘣直响,歇尽全力压制住怒火,尽量镇静一点。五年前所遭遇到的残酷打击如今再一次阴魂不散的缠上了身,如此不公平的礼遇怎能不让他焦头烂额,痛心疾首。

王师长望着精神颓唐,几近万念俱灰的邓迪,用一种慈父般祥和的口吻继续慰勉道:"孩子,别太灰心,更不要丧气,我知道你是最优秀的特种作战奇才,你是我们A师的骄傲,也是我们A师山岳丛林特种作战的希望,你一定要经得起考验,一定要振作起来。" 看得出来,王师长也有难以溢于言表的苦衷,也更担心手里这把锋锐的利剑就此而心灰意冷,自暴自弃。

邓迪神情愁苦,耷拉着脑袋,片言不语,思想在进行激烈的交锋,王师长稍许怔愣后,郑重其事地道:"孩子,有我姓王的在,A师就有你的用武之地,任何妒贤忌能,心怀鬼胎,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卑鄙小人也休想把你赶出A师。"

此际,满脸愠怒之色,悲愤填膺的杨锐咬了咬牙,悻然地道:"师长,我想冒昧的问一下,这个决定是不是岳干事下的?"

怔忡一下,王师长严肃地道:"是,但不是他单方面作出的决定,我和李辉参谋长也点了头。"

"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搬弄是非,岳干事怎能作出这么轻率和糊涂的定。"邓迪心头猛然一凛,那一团乱麻似的心绪迅速收拢起来,暗自揣度:这个岳干事究竟是何方神圣?自己此前与他素昧平生,何以开罪过他,再说了,自己不过是一个位卑职低副连长,赴汤蹈火,出生入死,浴血沙场不过是出于极端强烈的民族主义精神鼓动,只求驱除鞑掳,捍卫家国,不求加官晋爵,衣锦还乡,这一点儿也不威胁到他的官位和权威,没有理由要这样排挤和打压我的一腔热血啊?

杨锐的预感果不其然的变成了活生生的事实,这个大有来头的岳干事仿佛跟邓迪前世有怨,今生有仇,三番两次的想置邓迪于万劫不复之地。

"为什么?小邓工作这样卖力,打仗这般拼命,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追名逐利,邀功请赏,岳干事这样对待他是什么意思?"

杨锐气得发指眦裂,脸色铁青,额角上浮露出青筋,可见他有一副为老搭档打抱不平,索讨公道的任侠心肠。

从王师长脸上那焦虑,忧愤而愧恨的复杂神情来看,他也为这事焦头烂额,煞费苦心。

端起桌上的茶杯猛灌一口,使劲吞下肚去,他冲情绪激愤的杨锐扬了扬手,示意他保持冷静,然后叹惋地道:"我们从来不缺英勇顽强的战士,但是缺乏像小邓这样大智大勇的战争天才,可是我们内部那些别有用心的小人竟然把小邓这样优秀的新锐视为洪水猛兽,以各种理由进行排挤和打压,生怕小邓将来身居高位抢了他们的乌纱帽似的。"

怫然的,杨锐道:"叫我看,岳干事分明是听信了某些奸佞小人的谗言。"

额头上冒起了汗珠,王师长沉痛地道:"你说得对,确实有人在背地里向岳干事诬告小邓。"

邓迪心窝子一凉,冷汗珠子抢着从汗毛孔里往外冒,他万万没料到有蝇营狗苟之辈在暗地里向岳干事煽风点火。

王师长怔愣一下,悻然道:"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很有一手,他们吃准了小邓是我的宠将,到我这里来搬弄是非等于是自讨没趣,而岳干事刚到师里,不了解小邓,所以他们就见缝插针,诬告小邓在敌国境内孤军奋战半个多月有通敌之嫌。"

"什么?"邓迪的屁股就如同被钢针猛扎了几不,差点儿没从凳子上跳起来。

"叛国投敌"这四个字眼,顿时就像四声惊雷猛地轰在他头顶一样,脑袋里嗡嗡作响,眼前天旋地转,脸皮子痛得火辣辣的,如同烙铁烫炙了一下,背脊一阵发凉,心口在急骤地跳动着。

为了祖国和人民赤胆忠心,殚精竭虑,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为了惩戒凶顽而嚣张的敌人,他孤身只影在敌国境内苦战半个多月,以一己之力对抗数百穷凶极恶,刁悍精干

的特工人员和正规军,这等英雄壮举却被人诬指为有叛国通敌的嫌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眼球充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变得难看死了,心口在急剧跳颤中隐隐发痛,这等荒唐可笑的诬陷气得他哭笑不得,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呆坐在那里,片言不语。

杨锐气得瞋目切齿,脸红脖子粗地嗔怒道:"荒谬,无耻,一定是小邓在侦察连和上次营救行动中的杰出表现让那些卑鄙龌龇之人红了眼,他们自己无德无能却要妒忌小邓的军事才能,想把他赶出军队,想毁了我A师侦察连。"

不错,如果让他这些奸佞之徒这么胡搞下去,把有能力和才干的人统统赶出军队的话,那我们这支军队还有什么希望,如果我们依然自我陶醉到过去的历史经验中无法自拔的话,还能指望将来多打胜仗吗?面对自己的优势已经丧失殆尽还浑然不觉,又怎么能去保卫国家和老百姓的安全?

面对邓迪这颗军事新星有陨落的危险,王师长那饱经风霜和岁月沧桑的脸庞上荡漾着极为焦灼和忧虑的神蕴,他叹惋地道:"别激动,杨连长,我比你更恼恨内部那些迂腐无能,打仗没啥本事,整人倒很有一套的卑鄙小人。小邓劳苦功高,淡薄名利,这些人竟然百般刁难,恨不得把小邓置于死地。我一直想不明白,这些人究竟是什么目的?。"

略加思忖,杨锐接口道:"师长的意思是这些人诬害小邓的目的不只是妒贤忌能这么简单。"

颔首,王师长凝重地道:"上次参谋长被敌人绑架的事很有蹊跷,我怀疑是有内奸向敌人泄密,那些特工怎么会知道李辉要到牢山战地去检查防务,而且是去A师?"

努力压制住满肚子的愤怒火焰,杨锐镇定下来,沉重地道:"是的,小邓和我一直在怀疑我们内部潜藏着奸细在向敌人通风报信,否则敌人也不会把李参谋长的行踪知道得一清二楚。"

点点头,王师长道:"可军区政治部已经派调查小组到我师来仔细调查过了,忙活了好几天,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师里所有知情的干部军官都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如果真有内奸的话,那这个奸细隐藏得确实太深了,太可怕了,简直不露行迹。"

"所以有人就将计就计,把矛头指向了小邓,真是恶人先告状。" 杨锐不想去扯这离奇怪异的事了,便就事论事,话归正题,道:"师长,岳干事有没有向你透露究竟是谁在诬告小邓?"

摇了摇头,王师长恼恨地道:"岳干事这个人老练深成,为人十分拘谨,他根本不愿向我透露这个人究竟是谁,更何况他是上级专门调派到我师来调查李参谋长被敌人绑架一事的钦差大臣。他现在对谁都不放心,小邓更是他重点怀疑的对象,可以说,在李参谋长被绑架的事情况没查清楚之前,我们谁都有叛国投敌之嫌。"

脖子气得鼓胀起老粗,邓迪费力地把一口冤枉气咽下肚子,将快要烧窜到脑门的怨愤火焰按压下去,声色沉冷地道:"师长,岳干事是在怀疑我在Y国境内长达半月的报复行动是窜通敌人唱假戏吗?"

王师长点了点头,苦涩道:"是有这个意思。"

气得眉毛往额头上翻,邓迪强压着极度怨愤的情绪,激烈地道:"那他为何干脆不把我抓起来?调我到步兵连去又是什么意思?"

"别激动,他没有确凿证据,当然不能抓你。"王师长见邓迪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便放了心,接着道:"你知道吗?你在Y国北部以一敌众,孤军奋战长达半个多月,虽然打出军威国威,但也落下了个人主义,违犯军纪的口实,那些人正好抓住了这个把柄来奔走呼号,歪曲事实,从而以充分的理由来把你送进监狱或赶出军队。"

脸色灰白得跟死鱼肚子差不多,邓迪差点儿没气得窒息过去,心里痛得比刀绞针刺还要难受,面对这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之事,他简直是无语。

不错,虽然邓迪一身特战本领让人称道,但他这种独行其是,剑走偏锋,兵行险招的行事作风很遭内部那些顽固派的诟病。神秘莫测的诬告者拿不出真凭实据证明他在敌国境内长达半个多月的报复行动是在同Y国人唱假戏,便揪住了他擅自对Y国实施军事报复行动的事实来大作文章,竟然颠覆黑白,指鹿为马,诬称邓迪再闯虎山,只身在Y国北部山岳丛林浴血苦战长达半个多月是我国建军以来最为严重的破坏军纪事件。

尤为使人感到荒谬的是,这个诬告者添油加醋,精心杜撰出了一个精彩的故事。这个故事足以让邓迪成为狼心狗肺,人神共愤,暴殄天物的衣冠禽兽。他堂而皇之把邓迪再闯虎山,痛惩月寇的英雄壮举说成是邓迪不顾随同的上级李辉参谋长和杨锐的劝阻,擅作主张,妄自逞强,为公报私仇,悍然在Y国境内大开杀戎,肆意屠戮无辜,妇孺老幼难逃其毒手,一手制造了震惊Y国朝野的安然村惨案。如此丧心病狂的涂炭生灵,草菅人命,是十足的野兽行径,不但让我军仁义之师的美誉毁于一旦,更让我国政府在国际社会的形象和声誉谋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如此肆无忌禅的无视军纪,气焰嚣张的个人主义和山头主义祸害了A师的尖刀部队,是我军的奇耻大辱,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也是炎黄子孙的败类,如不严肃处罚和严加惩戒的话,那我军将会堕落为虎狼之师,Z国就要国将不国了。

诬告者很会歪曲事实,移花接木,巧妙的把这些千夫所指的恶劣行径牵强附会栽加邓迪头上,从而顺理成章的把邓迪开除军籍,解送军事法庭审判。

邓迪是岳干事重点怀疑和调查的对象,可缺乏切实有力的证据,仅靠凭空推断和妄加臆测是无法断定邓迪有通敌嫌疑的,诬告者的这个无视和破怀军纪,个人英雄主义损害我军荣誉和国家形象的理由很成立,也正好让岳干事逮到了邓迪的马尾辫子。

于是,岳干事就向师党委和军区政治部提议撤销邓迪侦察连副连长的职务,押送军区政治部接受调查。

邓迪冒险在敌国拼命,不予立功授奖还要请去喝茶,好一个现代版的风波亭悲剧。岳干事没有经过仔细调查,仅凭诬告者的一面之词就把为国为民赴汤蹈火,忠心赤诚的魔鬼尖兵一棍子打死,这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王师长差点儿没被气得五内俱裂,七窍冒烟,参谋长李辉更是心火直冒,肺腑欲炸,真恨不得把岳干事和那些因循守旧,妒贤忌能的官僚主义者骂个狗血淋头,把那些躲在背地里搬弄是非,挑拨离间,诬害忠良的龌龇小人通通枪毙了。

是的,奸佞小人的诬告很苍白,很无力,岳干事竟然信以为真,仅凭一面之词就将邓迪的光辉战绩一笔封杀,还要撤职查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真让人怀疑岳干事倒底是什么用心?邓迪为国为民忠心耿耿,殚精竭虑,从不愿邀功请赏,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他却视而不见,偏要听信谗言,真是昏庸无道。

据内线可靠情报显示,邓迪这个Z国侦察兵已经上了Y国中央军委誉发的格杀令。严令Y国边境驻军和特工部队要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都要将这个狼心狗肺,暴殄天物,十恶不赦,千夫所指的Z国禽兽诛杀,挫骨扬灰。Y国北部第二军区更开出诱人的悬赏价码,不论是军人也好,民兵也好,平民百姓也罢,谁要是能斩下这个Z国畜牲的首级军官不但官升一级,还有相当于人民币五万的奖赏。士兵直接提干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民兵优先提拔为乡村干部。平民百姓则获相当于人民币五万的奖金。

毫不遮拦的说,邓迪不过是个看上去卑不足道的基层副连长,为了铲除一个七品芝麻官大小的Z国兵,Y国方面居然能出手如此阔绰,开出这般诱人的高价码,简直匪夷所思。

原因其实很简单,邓迪在Y国的半个多月里以寡敌众,艰苦鏖战,奋勇杀敌,累累战果为自己赢得了Y国高层的高度重视,也让自己身价倍增。他不但残暴将Y军王牌F师特工团少校副团长黎大尉开膛破肚,把新官上任连一把火都还没有烧得起来的精英特工胡志贤打得半身不遂,还在Y国人的眼皮底下成功击毙了Y军王牌C师五团团长,更令Y国人发指眦裂,切齿痛恨的事情是深入基层检查战备工作的Y国北部第二军区少将副司令范文涛险些遇刺身亡,至今还躺在医院里,一条胳膊算是彻底残废掉了。

这个范文涛何许人也呢?他的来头不讲不知道,一讲吓一跳,他不但曾经是Y军引以为傲的王牌31FA师副师长,还是Y国大魁首黎森的最宠信,最器重的爱将,也是在Y军中最德高望重,倍受士兵追捧和顶礼膜拜的将领。

然而,这样一位曾在抗美救国战争中鞠躬尽瘁,威风八面,为Y国的统一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居然被一个毁誉参半,韬光隐晦,置身世外长达五年之久的Z国侦察兵副连长打成残废。

不敢想象,这将会给Y军王牌F师、C师及闻名遐耳的31FA师的士气和军心造成什么样的恶劣影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