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外传 第一章 天将不予,生人何堪?

冷眼望天 收藏 2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赍古鉴今,非仁彼义,正伦缺遗,物欲横伤,天道惶惶,地阙荡荡。世匿一宝,名曰‘孔方’,无足万里,无翼翱翔,生可驱死,死可还阳。人心匪测,腥蝇贪猖,皆唯镒来,皆唯铢往……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赍古鉴今,非仁彼义,正伦缺遗,物欲横伤,天道惶惶,地阙荡荡。世匿一宝,名曰‘孔方’,无足万里,无翼翱翔,生可驱死,死可还阳。人心匪测,腥蝇贪猖,皆唯镒来,皆唯铢往……

——————————————

本人姓逸,名吟,此逸非彼“意”,此吟亦非彼“淫”,人多听闻我名,笑问:“你叫‘意淫’?”生碜龊之心,实令人无奈!

姓,乃先祖所立;名,乃祖父所取;非我力所能逆。为此,吟时常兀自嘘叹,尤怨先坟。

回眷祖上少时,曾祖家大业茂、财帛丰盈。六岁,曾祖送祖父就私塾、习古书,拜读圣贤。

祖父习读三年之秋,恰逢民国二十六,卢沟事变,日倭岛奴狼子野心,宄慝昭彰悍然相侵。顷刻,我华夏大地,戈戟沸腾、烈焰蒸蒸!诸多仁人志士,慷而且慨,义愤填膺。国共罢恶,豆萁相亲,同仇敌忾、携手从一。正义之兵、驱狼之战,竟延绵了八年之久。

时值,我曾祖抛妻弃子,愤然离家,汇入抗战。不料,竟命丧日奴之手,中一十八刀。凄凄身无完骨、体无完肤、腹剖肠穿,惨不忍睹。哀哀壮志未酬、圣战未休、身葬异地、魂泯他州。遂,我逸氏家道急剧败落,钱财殆尽,祖父辍学……

数十年后,日狗已跪地求降,战火已湮灭偃息,中国已巍然耸立,俨然浩世太平、寰宇廓清。

祖父碌碌,虽无甚大成,却习得一手妙字、满腹好诗。其一生清平安逸、坦淡中庸。春耕夏种,友善乡邻,养妻育子,与世无争……

——————————————

公元一九八五年,我呱呱堕世。一九八八年,三岁时,因迫于祖父威慑,遂悬梁刺股、戒尺亲肤,强习《四书五经》、《大学》《中庸》,我四岁便能吟哦作赋,五岁便能提笔书文……

后,六年小学,崭露头角;三年初中,才华渐溢;高中时节,赫然鹤立鸡群、才冠乡里!

公元二零零三年,暑中考场之上,群子逐鹿,驰骋纵横,笔戈伐谋、战意滔天。我更乃乡人众心所仰,众望所归,在此晋级战场之上,岂敢不大刀阔斧斯歇底里?岂敢不奋极余力罄腹而笃?谁料想,我忽来疾,疑为中暑,一连数日,头痛欲裂,阵脚大乱,是有其心,却失其力,考场之上,一塌糊涂……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由天,”人算岂如天算?我高考未中,名落孙山,才遗荒蛮,折戟饮恨,裹愧而还。我不甘,何颜再见乡邻父老?遂四处告求,请愿复试,不料,被人讥我天真,辱我幼稚:“何来复试一说乎?”……

沧桑浩浩,环宇朗朗,秉烛十余载,一朝定成败。怎奈!人谋不右天道。天,不遂人愿,摒弃我之才;地,不与人途,塞绝我之陆。人,不识禾莠,鄙夷我之璆……

犹至今日,每每忆起,亦还不免痛断肝肠、仰天号泣:“呜呼哀哉、哀哉恸哉!天将不予,生人何堪?时也,运也,命也,宿也;悲也,痛也,亢也,怨也——苍穹失聪,乾坤目瞽!”

落第之后,浑浑噩噩,宿梦惶惶、辰醒亦茫茫,如丧家之昏鸦,绕树三匝,难觅依栖,不知所往。后,经友人介绍,孑身混入一所师范大学,非去求学,乃为打工。世间有我落魄学子,亦有末落校园。

其师范学院,杏墙残破,门庭冷淡,生源寥寥,寂可罗雀。但,不时亦有貌美女生由院中惊鸿一现,婀娜身姿,姣艳脸庞,《诗》有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夺人双眼,撩人心怯。

学院生少业大,巨耗难支,无奈只得对外出租教室,收取租金勉强操持。我便匿身于出租教室内打工度日,对外宣称在此就读。上,欺瞒双亲,下,糊弄于己……

打工三载,院中虽有美女养眼,却也遍尝篱下辛酸。

三年后,我返回家乡,并非衣锦还乡、荣归故里之貌,而是偷偷摸摸深夜唤门。父母疑为贼盗,惊为鬼魈,致使我心忑难安,内责油然。

掸去仆仆风尘,打开羞涩背包,从中取出花重金由造假商贩手里买来的虚假文凭,心神俱颤,双手暗抖,戚戚面呈双亲。

“某某师范大学中文系……”寥寥几行赝迹,竟使父母欣喜若狂。父母垂泪,我亦相陪,两老因喜极而泣,而我却因悲极而伤,大伤特伤,枉我自幼饱读圣贤诗书,却做出这等欺瞒卑劣之事,是谓,大不孝!想我幼年,如翱翔龙凤,反观迄今,似鼠洞蛩虫。“天!不遂人愿,弃我之才;地!不与人途,绝我之陆;人,不识禾莠,夷我之璆……天将不予,生人何堪?苍穹失聪,乾坤目瞽!呜呼哀哉哀哉恸哉……”

归家之后,为补缺内心对父母愧疚,便马不停蹄,四处求职。此时才知,中文系文凭最为无用,处处遭人奚落遗弃,遂懊悔当初,为何不买一张“经济管理”文凭?

父母年事已高,我却一事无成,身心煎熬,彻夜难寐。万般无奈之余,只能委身于我家附近一水泥厂中卖苦力、做小工。

一年后,我再次大祸临头。我一发小莫逆竟得不治之症,卧病于床,奄奄一息。我心如刀绞、痛断肝肠,倾尽私囊与其就医。

不想,天,再一次不遂人愿,地,又一次不与人途,挚友竟撒手人寰,弃我而去,其年未近而立,却身亡归土,魂殇飞天,如朝阳之昃落,似初萌之逢霜。哀伤之余,泪如雨注,泣不成声,仰天大呼:“天道不公,人世不平!”遂吐血昏厥。醒后,遂于网络之上取名“冷眼望天”,以书我怒、泄我怨、鸣我之不平。

挚友故去之后,我整日沉浸于追忆与伤痛之中,运交华盖,事事不顺,步履为艰。《转》曰:“无忧而戚,忧必及之,无庆而乐,乐必还之,此心有先动而神有先知,则色有先见。”不料,果应其验。一日,我于上班时间铸就大错,让一小小弹丸之破厂,损失数余万,痛煞血本。董事长当即爆发雷霆之怒,欲对我严加惩治。我总经理却知我丧友不久,心神恍惚,于我心生怜悯,犯颜进谏,力挽狂澜,给予我网开一面,大事化小,既往不咎。

至此,我对总经理心生万分感切,常与经理私谈。不想,经理竟亦对古文学深有研究,我俩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久而久之,两人竟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结为忘年之交。

我经理姓谷,名太文,整整大我二十春秋。其虽家资千万,却为人和善,待人谦恭,贵而无骄,富而好礼,十足一儒家仁义学子之风。我与其如伯牙子期,高山流水,泣遇知音。

失一贫朋,却得一贵友,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数月之后,谷经理竟向董事长递上辞呈,拂袖而去,人皆不解其意、不知其所谓何故。而我,却心知肚明、暗自叹息。

谷经理修习儒学,一心只想以儒家思想来教化职员,岂奈,董事长军旅出身,听闻,曾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乃匹夫草莽之流,不识儒家真谛,竭力排斥。谷经理与其相谋,譬如弱秀才遇上强兵,无理可讲矣,胸怀大志,却不得施,故忿忿而去。

唉——!可叹,董事长鼠蚁之乐,安有鸿鹄之志?殊不知治厂如治国,治国之道有三途:其一,王者之政化之;其二,霸王之政威之;其三,强者之政胁之。王者之政者,如三国刘备,纯朴敦厚,待人以宽,人则不忍相欺之。霸者之政者,如始皇嬴政,残忍暴虐,咎人以刑,人则不敢悖逆之。强者之政者,如贞观太宗,内明于心,洞人以微,人则不能愚惑之。

纵观此破厂眼下之形式,三者相较,应以王者为上,强者居中,霸者末下。

可惜!先前说过,董事长军旅出身,谷经理走后,其只知对下属给予霸者之虐,见过必罚,有功不赏,致使怨声载道,辞职离去者十之七八接二连三。

后,我眼见此破厂迟早必树倒猢狲散。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亦赶忙拟定辞呈递出。不料,董事长记恨我先前之大过,待我递出辞呈之后,竟扣发我一个月半月薪水。我数次追讨,其却总是故意迤拖。无奈之余,只有强压怒意,忍气吞声。有道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斗,恶人自有恶人磨,我不信如此贱人,能有何等好下场。

辞职归家后,我并未因那一个半月薪水呕心闹气。试想,我自小熟读圣贤之书,《史记》、《资治通鉴》、《二十五史》之中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早就熟读于脑海,坦然于胸心,又岂能与一破厂的小小董事怄气闹心?

归家待业数日,无聊之际,偶尔登上QQ消耗些许精力、打发些许光阴。我从不玩游戏,因为那同等于吸毒。玩物丧志、近毒伤身,倘若连这些小道理我都不懂的话,真就枉我自幼习读圣贤之书。即便QQ我也很少上线,上网时间大多都用在查找学习资料,或看看新闻了解些国家大事、国际风云。

此次,我刚把QQ上线,便见谷经理亦在线上,故友相见,分外热络。最后,我们约好一处,定下时间,欲把酒言欢。我却不知,此次的会晤,却是我人生大好际遇的开端。

————————————————

如今的我,时常仰天呆望,口中喃喃自语:“天欲将降大任于斯人乎?”

“不知也,亦不可测也……”我微笑,兀自摇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