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管所副所长被举报一个月“仍在调查”

botian_08 收藏 0 160
导读: 舒兰有关部门称“仍在调查” 交通公司副经理赵凯称,公交燃油补贴款可能是王荣凯领取的 新闻回放:国家行政执法人员的家属承包公交线路数年,因为新的法规出台及线路重合等利益争执引发举报上访。举报人国洪印称,自己的车辆老化,向各级部门申请更新车辆,行政许可却迟迟办不下来。国洪印说,只因为运输管理所副所长王荣凯的公交线路和自己客运车行驶线路有3公里重合。   国洪印实名举报已经过去一个月,媒体报道已经10余天,相关部门给的结果是,仍在调查。   ■本报报道回顾   ■7月2日,本

舒兰有关部门称

交通公司副经理赵凯称,公交燃油补贴款可能是王荣凯领取的

新闻回放:国家行政执法人员的家属承包公交线路数年,因为新的法规出台及线路重合等利益争执引发举报上访。举报人国洪印称,自己的车辆老化,向各级部门申请更新车辆,行政许可却迟迟办不下来。国洪印说,只因为运输管理所副所长王荣凯的公交线路和自己客运车行驶线路有3公里重合。


国洪印实名举报已经过去一个月,媒体报道已经10余天,相关部门给的结果是,仍在调查。


■本报报道回顾


■7月2日,本报5版都市新闻刊登了题为《舒兰运管所副所长被举报承包三条公交线路》


举报人称王荣凯作为公职人员,以家人名义经营公交线路存在违法嫌疑。


起因是举报人国洪印和当地运管所副所长经营线路重合利益争执及新的法规出台引发上访。


双方本无纠葛,因为国洪印营运车辆老化,向相关部门提出更新车辆,可是行政许可办不下来。原因就是因为运输管理所副所长王荣凯不同意,因为双方的营运线路有3公里重合。


因此,国洪印向吉林市纪委、舒兰市纪委和舒兰市交通局实名举报。记者调查发现,王荣凯的家人确实存在承包公交线路一事,而其女儿在承包时尚未成年。并且曾经在2006年承包线路的张星滨证实,他曾与王荣凯合伙经营。


■7月3日本报继续推出报道《行政执法者违反两项条例 家人为何仍经营公交线?》,报道了交通局纪委在接到举报时就已展开调查,而相关部门对合同原件已进行复印,将进行调查分析。


■7月4日本报再次推出追踪报道《干部家属承包公交线三问》,舒兰市交通局对称相关情况调查清楚之后,最终会有一个说法。


■7月5日本报推出评论:《运管干部被指承包公交线路 期待查清真相 还市场以公平》,呼吁舒兰市纪委及交通局迅速查明真相,作出处理。


■7月6日,本报再次推出追踪报道《舒兰运管所副所长王荣凯被停止工作》,报道了舒兰交通局纪委赶往长春取证,原合伙人称有充分证据证明王荣凯参与经营公交线路。


在当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运管所内部早有严禁运政执法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从事或参与客(货)运输业的禁令悬挂在楼内。


交通公司副经理


燃油补贴可能是王荣凯签字领取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舒兰。16时40分许,获悉交通局领导正在开会,但会后未接受采访。但交通局纪检书记程元国表示,调查仍未结束。其间,记者采访了交通公司副经理赵凯。赵凯表示,各部门都在着手过问此事,调查仍在进行中。


“任何部门来调查,只要我们有的,能够提供的已经都提供了。”赵凯说。


对于舒兰运管所副所长王荣凯家人承包公交车的燃油补贴款由谁领取,相关部门已经进行调查。“据我们财务反映,领取燃油补助款的,好像是王荣凯代签的,但票据我没有看到。”赵凯说,公司一共对外发了两次,具体的钱数他并不清楚。


“相关的所有材料全部都被舒兰纪检部门带走。”赵凯说,公安局经侦部门和地税局都来进行过调查,但处理的结果他并不知情,只能等待。


随后记者采访了交通公司的财务人员付晓梅(音),据其表示,2009年的燃油补贴费有票据存在,相关部门已经复印了票据。


记者问道:“是不是王荣凯名字(签字领取)?”得到的答复是:“嗯,是,你可以看一下复印件。”


2009年


王荣凯替父亲王仲林交的承包款


据赵凯介绍,舒兰公交线路是2006年开始对外发包的。目前和王荣凯有关的公交线路,是由张星滨正式签的合同,张是第一责任人。2006年、2007年交款收据上都是张星滨,到2008年是王仲林(王荣凯的父亲)交的款,2009年是王荣凯替王仲林交的款,因为合同名字变了。


“转包给谁和我们公司无关,你认为自己干不了,找亲戚找朋友发出去,那是你的事,至于你在底下转包,但我们当年是冲张星滨说话。”赵凯说,张星滨把线路自愿兑让或转让了,所以到了王仲林名下。“但我们也没见过王仲林。”赵凯说。


但张星滨称,他连王仲林的面都没见过,整个协议上签的字都是王荣凯的笔迹,签的王仲林的名字。“我和王仲林没有交集点。”张星滨说,纪检委有这个相关的文件笔迹。


交通公司


如果执法人员自己养车得退出


对于线路是否应予清退的问题,赵凯表示,从合同上看体现不出是王荣凯,王仲林之后,是依××和王××,后期知道是王荣凯的岳母和女儿,在合同上名字是并列的。


“你的意思是家人经营不算参与?”记者追问。


赵凯解释说,以前不知道有这层关系,是后期才知道是亲属关系的。


记者:王荣凯的家人在承包,怎么保证自己管理范围内保持公正?


赵凯:我们的车呢,各路线的车都在承包之中,但没有发现有什么矛盾。另外,王荣凯(运政执法人员)的家人允不允许养车,这个政策我没见到过。


记者:如果是王荣凯本人养车,线路上如何处理?


赵凯:我相信他不能养车,这个比方不成立,他懂这个怎么会养车?


记者:如果执法人员自己养车如何处理?


赵凯:那得退出。


记者:如果是亲属养车呢?


赵凯:那个条文我还没有看到。


运管所


六条禁令运管所内人人都有


7月6日下午,记者就是否有内部制度禁止运管人员介入公交线路经营一事,采访了舒兰市运输管理所杨建强所长。


记者:在运管所内部是否有约束运管人员的规定和制度?


杨建强:有,这个当然有,就是六条禁令,人手一个,一个一个的薄册子。


记者:如果本身是行政执法人员,怎么能保证公正性?


杨建强:你说他承包车辆,他不承认啊,这得深入调查。合同上不是他的名字。


记者:如果说可以确定是其家属经营怎么处理?


杨建强:家属也不允许,禁令上也有啊,不允许。但人家参没参与呢?是不是人家参与的,我没法去定性。


确认是王荣凯参与其中,肯定有党规和国法进行制裁


杨建强称没权力开除王荣凯公职,那得由主管局或上一级机关作决定,他们所里的职权只能任免科长。


记者:如果存在运管人员承包的情况,线路是否要清退?


杨建强:运管所是审批机构,清退线路这个肯定有权力,如果真是运政执法人员经营的,就能取消他的线路,但还不能确定是他经营的。另外,吊销经营许可,并没有文件规定因为是运政执法人员就吊销许可,除非造成重大交通事故,才可以吊销,这个有文件规定。


而在此前,在记者采访交通局纪检书记程元国时,他表示:“如果党纪和法律有相关的规定,就按相关法规和规定对此事进行处理。我们会认真地根据姓国的车主反映的情况认真地调查,对于合同的内容我们也会调查。”


为什么有关规定出台数月后,还没有处理参与经营公交线路经营的有关公职人员?程元国称,接到举报后才知道王荣凯家人参与经营公交线路一事。


程元国表示:“无论公交条例是否出台,确认是王荣凯参与其中,肯定有党规和国法进行制裁。”


记者踏查


1路公交车是当地最火线路之一


7月6日11时许,记者到达舒兰,乘坐1路公交车,想了解一下和王荣凯有关的这条公交线路究竟赢利能力如何。


“在当地,1路公交车是最好的。”司机说,他一天工作10个小时,没有倒班。到了一处新站点时,已经没有地方坐了,女售票员劝还没有上车的乘客乘坐下一辆车。


司机说,1路车客源经过市区,沿途商业网点较多,有剧场、邮局、客运站、火车站,所以客源不断。


这位司机的收入一个月将近1300元,女售票员月薪1000元左右。记者站了两三个站点后,终于有了座位。司机说:“1路车有10来台车,(一台)平均一天挣500元钱吧,除去一些费用咋的也得剩个300多块,多刨除一些也能挣300块。”


“一年挣个一百来个(100万元)轻松的。”司机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