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南山 浴火重生 第五章 对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李承楠随小四川走出一程便看见了马易军,正欲对马易军问长问短,蓦地听小四川来这句,便疑惑不解地看着。马易军却知道小四川意思,劝道:“你平时是不爱较真的,怎么这回比我还楞呢?”

小四川道:“我还就要楞一回。”

李承楠不解,问道:“你们说什么呢?”

马易军替小四川解围道:“他说要把新兵们训练出个样儿来。”

小四川没心思应付,胡乱与李承楠应付过了,便问道:“李承楠同志,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李承楠道:“我正是来问你们今天我该干什么的,大家都忙得热火朝天得,总不能我一个人闲着吧。”

小四川道:“这样啊,你去找咱们李金武排长吧,我这里实在没有你能帮得上忙的事情。”

李承楠又哪里不知道,听小四川说完便客套几句走了。

新兵们趴了一个上午,到快午饭时,杨涵、武进宝等手脚都冻木了,都蜷作了一团,生怕活动一下招来冷空气。

马易军跑去将新兵们叫起,早已牢骚满腹的新兵生了抵触,集合时松松垮垮,只等着小四川来骂。

小四川倒没兴致骂,权当作没看见,几句口令后便将队伍带回。吃饭时,杨涵等才知道苦处,眼睁睁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手指却不听使唤,连拿筷子也拿不稳。

下午小四川详细讲解了各种要领诀窍,边教边让新兵们照做。新兵们虽然有些抵抗情绪,但毕竟怕再吃苦头,学的是加倍认真。待又到分散隐蔽时,也没人再有闲心胡乱动了,竟做得出奇得好。就连素来不怕人的武进宝,在雪地面前也生出了畏惧,虽然心里依旧不屑这些台面下的东西,但也一老一实认真学了,省得又招来整治。

马易军见这新兵们进步喜出望外,跑去对小四川道:“这回不是孬兵了吧,你看看,这隔得稍远点还真看不出地上有人,照这样下去,再有一日便无需单独训练这个了,穿插在其它训练中就行,时间一久就跟咱们差别不大了。”

小四川道:“狗屁,这帮孬兵和咱们的差别不在训练上,训练差了可以努力赶上,但赶上了却不是一定就能打仗。”

马易军不解道:“为什么?”

小四川不耐烦道:“为什么,你以前不是做土匪的么,你们土匪中多有些乡里的厉害人物吧?那你说,土匪到这样的战场上能赢么?”

马易军道:“也是,这中间好像是差着点什么,可能是土匪太散漫吧。”

小四川道:“散漫个屁,土匪的王法比咱们的纪律如何?”

马易军道:“若以打仗来讲,各有各得厉害,老鹞杀人可不讲那许多章程的,不听话的杀了也就杀了。”

小四川道:“那他们打仗逃跑时怎么不怕老鹞杀人了?”

马易军道:“横竖是个死,以为逃跑活命希望大些,自然要逃跑了。”

小四川道:“这不得了,纪律在平时管用,到了战场上却未见得灵验。就拿咱们来说,不管敌人如何厉害,咱们可有想过要逃跑?”

马易军想了想道:“这倒从来没有,却是为什么?”

小四川道:“你自己的事儿,不问自己却跑来问我。走,该去让他们起来了,孬兵也是咱们的战友,冻坏了还不是要你问照顾,我他妈倒了八辈子霉了,为这帮孬兵费神。”

杨涵与李营生臭味相投,倒是一见如故,隐蔽时也伏到了一块,见小四川走不多时便折了回来,叹道:“又不知哪里不合那厮的意了,今后这日子可咋过哟。”

李营生道:“不然,你看他走得慢悠悠的,心里一定没火气。”

杨涵道:“那你说他回来干啥。”

李营生下意识摇头道:“不知道,等片刻不就知道了。”

小四川这会子已经走得较近了,正见李营生动头,三两步赶到路中间道:“本来是回来让你们起来歇一下的,不巧,刚才有人摇脑袋,只好委屈大家再多趴一会儿了。”

马易军到底有些不忍,劝道:“谁动了就罚谁嘛,何必都趴着。”

小四川道:“说的也是,这样吧,本来是要趴两小时的,既然只有一个人动,那就十个人分摊吧。”

什么时间最难熬?最后的时间最难熬。虽然分摊下来只十余分钟,但现场没谁带有时间,说到底还是小四川说了算。一干新兵们寒气袭体,只觉得时间都过了一整天才听到小四川喊起来,都憋了一肚子怨气。

小四川心里明镜似的,倒也知道这会儿和新兵们是说不到一块的,下达解散命令后便独自走开了。

方才朱润生、刘定国、龚小七在李营生对面,将他举动都看在眼里,待小四川一走,朱润生便忍不住骂:“明明看见人来了,偏偏有人要动两下,害人又害己。”

刘定国、龚小七虽然心里也不满,但也觉得没必要过多去追究,便没有接话。赵麦仔细回忆了自己当时没动,开口道:“不是我。”

朱润生道:“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些害人却不敢承认的。”

李营生被他说出了火气,正要反唇相讥,杨涵却抢先道:“大家不要中了那厮的诡计,以后日子还长,他正巴不得咱们自个乱呢,这样他才好分开来一个个收拾咱们。”

武进宝道:“别他妈一口一个咱们,谁稀罕和你这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一伙。”

李营生火气没处出,气急败坏道:“你说谁是东西?你倒把话说清楚了。”

武进宝却受不得激,跨出一步道:“说的就是你,咋的,想教训我就试试呀。”

李营生真恨不得过去扇他几个耳巴子,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反倒给挤兑的下不来台,便假意作势要冲过去打。手上拉出老大动静,脚下却并不急着往前跨。

杨涵哪里是不晓得事的,拦腰抱住李营生喋喋不休劝道:“咱们都是当兵的,何苦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有力气冲那折腾咱们的人使去。”

李营生听这话却好似吃了灵丹妙药一般,立刻就不往前冲了。旁边赵麦将杨涵的话听了个真切,不解道:“咱们不是来打鬼子的么,有力气该冲鬼子使阿,你们说的折腾咱们的人是说班长么?”

杨涵道:“遇见鬼子了,自然冲鬼子使,这不现在还没遇上,自然要先收拾折腾我们的人。”

赵麦觉得他说得不对,又不知哪里不对,便低头不说了。武进宝见李营生作势要打自己,怕折了面子,却不想服软,将手往怀里一抱骂道:“不是要打么,怎么不来了,爷爷随时奉陪你。”

李营生哪里还想再这么来一次,眼珠子一转便出言道:“你有能耐,上午有人打你时你怎不使去?现在来逞威风!”

武进宝斗口哪里斗得过李营生,想要冲上去着打,又给他事先用言语挤兑住了,只一个来回便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相较于上午,整个下午的训练就轻松了许多,但这丝毫没有使新兵们对小四川多出一星半点儿好感。恶劣印象既然已经留下了,从对立面出发的思维只会将好认作是理所当然,将不好牢记心头。

到了晚间,杨涵趁小四川二人不再时便鼓动大家报复。朱润生不反对就是好了,自然指望不上。武进宝虽然见不得,但知道斗口斗不过,加上心里也巴望小四川吃点苦头,便只闷头作没听见。龚小七冷眼旁观。李营生自然与杨涵一路,二人一唱一和,间或有薛兵、李二狗这种想看热闹得掺和两句,一时间就成了一边倒之势。刘定国难违众意,只得依约和杨涵出门。李营生又催促赵麦、鲁春生去外间准备着打水来,就只差小四川二人回来。

李金武白日也留意着各班训练,虽不知备细,但结果还是看得出的。到晚间带回时,一班的训练水平胜过其他班许多,饭后几个班排长一碰头,表扬自然是少不了。

小四川在意的不是这些,听过也就算了,草草应付了几句便借口有事拉着马易军回去。

李金武本想留住小四川商量日后排里的训练,见他心事重重,便压下了,反正只要排长未牺牲,这副排长也是可有可无。

杨涵躲角落里见小四川入屋,便冲赵麦、鲁春生比划开来,赵麦犹豫不敢去,鲁春生只跟在他后面不肯走,只差点没把杨涵急得跳脚。好在赵麦到底熬不过催促,端着盆嘟嘟囔囔去了。

小四川入屋后见少了四人,问道:“其他几个人去哪里了?”

李营生怕武进宝和朱润生坏事,抢先道:“赵麦、鲁春生打水去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小四川听说鲁春生与赵麦去打水,吩咐道:“以后我会排个顺序出来,打水轮流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