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摩萨德——“没有最狠,只有更狠”的中东幽灵

swing403 收藏 17 5822

《斩首》摩萨德——“没有最狠,只有更狠”的中东幽灵

文/李黎


《斩首》摩萨德——“没有最狠,只有更狠”的中东幽灵

2010年,在迪拜的酒店发生了一起现实版“007”事件,巴勒斯坦圣战组织“哈马斯”高级领导人马巴胡赫在一个没有窗户没有阳台的密闭酒店房中被毒杀。神不知鬼不觉,而行动的整个暗杀团队高达26人,全部是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的特工,本来这次暗杀堪称完美,从最初的策划到最终的执行,每一个环节都经过精心推敲,甚至实地模拟,可惜现代社会无孔不入的监视摄像头(让我想起了电影《鹰眼》和《夺命手机》中的超级计算机“矩阵”)却拍下了一切,迪拜警察局没多久就破获了这起暗杀。

这起暗杀震惊了各个世界情报组织,他们担心摩萨德的行动会导致“哈马斯”这样的圣战组织再次往以色列地区发射火箭弹,而类似的阿拉伯圣战组织还有很多,比如真主党,法塔赫。如果这些组织再次鼓动巴勒斯坦人民开始对以色列的自杀式袭击,会让中东局势再次恶化(虽然个人觉得中东的局势一向都没怎么好过)。

摩萨德是全球四大情报机构(我们中国的国家安全局貌似很低调),也是最年轻的情报机构。在组建之初还有很多的乌龙情报事件发生,因为年轻,摩萨德的特工们都有着“哈姆雷特”式的“复仇王子”情节,他们喜欢用传统的暗杀来解决问题,用最少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例如伊朗的顶级核物理学家的意外身亡就是摩萨德所为。

以色列是个年轻的国家,犹太民族在历经千年的磨难后,终于有了自己的国家。来自世界各国的犹太移民让摩萨德的成员有了各行各业的精英,会多种语言多种技能,对这些移民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

“摩萨德”成立之初并不是为“复仇”而生,可是最后他们不可避免的滑向了“复仇”的道路。英雄般的荣耀,无敌的功勋,让摩萨德的特工们越来越喜欢“暗杀”这种能够带来震撼效果的极端手段,他们让阿拉伯世界的特工们无比恐惧摩萨德,也害怕了以色列。这种魔鬼般的名气让敌人胆寒的同时,也带来友好国家的微词。

纳粹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特别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惨案是犹太民族心中永远的痛。二战结束后,纳粹残余逃脱法律制裁的不少,他们躲在亚洲,非洲,一个个不见阳光的黑暗角落里,意图苟且偷生。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摩萨德的特工们会永久性的按照“名单”来追杀他们,哪怕你躲在亚马逊的丛林中,摩萨德也会千里追寻,无论死活。只要你的名字没有被划去,你的安全就无法保证。这种明目张胆的“国家级暗杀”恐怕也只有以色列的摩萨德才会做。特工们的行动得到以色列人民的拥护,很多国家的情报机构也因为同情犹太人的遭遇,或明或暗的帮助他们,追杀行动算的上是如鱼得水,当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负责人在逃脱10多年后被摩萨德特工从阿根廷带回以色列进行审判,摩萨德的荣誉达到顶峰,哪怕在六次中东战争中摩萨德立下的汗马功劳也没有这次的意义深远。

这次行动对摩萨德的影响不言而喻,从此更多的摩萨德特工们开始了英雄式的行动并以此换取荣誉。以色列的人民从建国起就活在“危险并没有明天”的日子,频繁的战争和时不时的人体炸弹,让以色列人民开始了负债生活。摩萨德的特工们心态大抵如此,情愿像流星一样划过星空,追求那刹那的光华。

1972年9月,德国慕尼黑奥运会期间,恐怖组织“黑九月”在奥运村绑架并杀害了参与奥运会的以色列运动员。梅厄总理也在议会发布讲话:“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狠狠打击恐怖主义组织,不管它们在什么地方。随后“摩萨德”发动了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秘密反恐怖战役——“上帝之怒行动”。

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摩萨德”在全球发起一件件刺杀,直到“黑九月”的领导人彻底在“摩萨德”的名单上被抹去,行动才结束。我们不得不佩服“摩萨德”特工的毅力。名单的最后一个人还是被摩萨德特工无意发现的,在波兰的一家餐馆,一名摩萨德特工在执行其它任务时发现了“黑九月”的成员,随即上前在大庭广众之下枪杀了他,而事后无人记得摩萨德特工是怎么离开的。究竟是什么仇恨可以让人牢牢记得仇人的脸孔呢。至此,长达9年的“上帝之怒”暗杀行动才告结束。电影《慕尼黑惨案》就是讲述这起事件的。

看到纳粹份子的惶惶不可终日,我想起同样犯下“反人类罪行”的日本军国主义份子,和纳粹一样,他们不少人都获得无罪释放,并安全回到日本。在多年之后,他们的灵牌堂而皇之的在“靖国神社”受到日本民众的顶礼膜拜。而我们的宽容和仁慈让这些军国份子认为是软弱和傻帽,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可没有对敌人仁慈的原则。多么希望中国也有如摩萨德的“复仇王子”一样的勇士存在,让我们的敌人胆寒。


(此文为《斩首:摩萨德之怒》一书书评,原载自学而优书店网站)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