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处理”叫“高升”

taomi01 收藏 0 55
导读: 抗洪期间,江西省丰城市卫生局官员分批外出旅游,卫生局局长等人受到处分。7月14日,丰城市市长涂水泉表示,卫生局干部外出旅游已被处理。其中甘志华于7月2日被宣布不再担任丰城市卫生局长一职,三天后,其出任卫生局党委书记,该局原党委书记罗绳芒被调任丰城市党校常务副校长。面对网友质疑,丰城市纪委书记陈学军说,“从局长变成书记,当然是属于处理。”对于受处理官员成该市抗洪先进个人,涂水泉表示“没有这种事情”。(《新京报》7月15日) 原来,局长改任书记就是“处理”?如果这是“处理”,估计每一个官员都乐

抗洪期间,江西省丰城市卫生局官员分批外出旅游,卫生局局长等人受到处分。7月14日,丰城市市长涂水泉表示,卫生局干部外出旅游已被处理。其中甘志华于7月2日被宣布不再担任丰城市卫生局长一职,三天后,其出任卫生局党委书记,该局原党委书记罗绳芒被调任丰城市党校常务副校长。面对网友质疑,丰城市纪委书记陈学军说,“从局长变成书记,当然是属于处理。”对于受处理官员成该市抗洪先进个人,涂水泉表示“没有这种事情”。(《新京报》7月15日)

原来,局长改任书记就是“处理”?如果这是“处理”,估计每一个官员都乐享这样的处分待遇。笔者甚至在猜度,丰城市市长涂水泉同志会否也在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如果哪天我也被愉快地“处理”一下该多好,这样我就能从市长变成市委书记了。”但是,这算哪门子“处理”?

也难怪人们为何总在质疑好端端的官员问责制或是复出制,会被某些地方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比如有些官员今天刚被免职,明天又被重新任命:因黑砖窑事件被撤职的临汾市洪洞县原副县长早已复出并长期担任该县县长助理一职;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后被问责的众官员也已经复出;因在西丰警察进京拘传记者事件中负直接领导责任被责令引咎辞职的主要人员也悄然复出;最新的一则相关消息是“湖北石首事件被免市委书记问责不满一年复出”,虽然引发舆论的关注,但地方官员左支右绌,似乎也把问题圆过场了。

于是,也就更难怪人们会感觉到官员复出或是被问责,一切都跟我们无关,我们只不过是“围观者”,要说再不好听点,就是“不明真相的围观者”。即使“围观者”中有被处理过官员伤害过心灵的人,抑或就是直接受害者,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跟我们无关,官员江湖只是官员的江湖,不是草民的江湖。

那么,既然官员只是官员的官员,问题官员怎么“处理”自然就是官员说了算,他们在人民赋予其权力之后,便把“人民”踢在角落里。人民自然也就无法监督这些官员的上上下下,复复出出了。从局长愉快地升到书记,从第二把交椅愉快地坐到第一把交椅,这似乎真是官员的游戏,官员的江湖。

面对这一尴尬的现实,“民主”这一字眼又是何等沉重!正如专家指出,之所以出现这一滑天下之大稽的“处理”,根在问责复出程序主持人和裁定者缺乏独立性。正是“同体问责”使得程序中立带有先天性的制度缺陷。与此同时,在官员复出程序上,我们却没有为公权力的真正所有者和实质的利益受损者—-民众,提供能够决定官员是否复出的程序保证,人民主权原则在这里更像是一种政治宣示。这说明要杜绝“丰城事件”,最重要的是,必须要确保处理问责官员的程序正义。一言以蔽之,只有确保程序的正义,才能确保结果正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