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正文 二(3)

殇蠡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URL] 走进刑警队办公室,大多数人员己经下班,雷小光还在整理文件。 陈军望着掩饰不住疲惫的雷小光:"小光,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都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些我来就行了."雷小光情绪有些低落:“陈队,枪案我们真不查了?”陈军拍了拍雷小光肩头:“高局己经下达命令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走进刑警队办公室,大多数人员己经下班,雷小光还在整理文件。

陈军望着掩饰不住疲惫的雷小光:"小光,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都好几天没合眼了,这些我来就行了."雷小光情绪有些低落:“陈队,枪案我们真不查了?”陈军拍了拍雷小光肩头:“高局己经下达命令了。”

雷小光点点头:“我知道,但我就是有点不甘心。”

陈军笑了起来:“怎么,看007看多了。得了,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我请客,放松放松。”雷小光勉强地笑了起来:“得,我先走了。”他又回头对陈军异样地笑了笑:“陈队,可可还在视频分析室呢。”他挑了挑眉,拍了拍陈军的肩头:“陈哥,好好把握机会啊。。。。。。”陈军瞪了他一眼,随即给了他一脚:“你要死就死那里去,那来那么多机会。”


幽蓝色的显示器于暗色中越发醒目,楚可就侧靠在椅子上,双目微闭,陈军怜惜地凝视着楚可,他知道,她太疲倦了,连续近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过,实在顶不住了就像现在这样轻轻靠在椅子上打一小会盹,像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对于经常熬更守夜的男刑警来说也是受不了,别说一个女孩子了。

陈军拾起沙发上的长衣,轻轻给楚可披上。

然后他就轻轻坐了下来,点起了一支香烟,握起了鼠标,重复地做着快进,慢放,定格的机械动作。

"停”。楚可轻柔的声音自耳边传来,陈军回头,无奈地看了她一下:“叫你多休息下呢。”楚可淡淡地一笑:“没事。”她指着显示器:“再快进一格。”陈军轻移鼠标,轻轻点了一下。

“停”楚可凝目看了一下:“再退回。”陈军再轻轻点了一下。

楚可睁大了双眼,带着一丝迷惑,指向屏幕右下角:“你看到没有,现在是两点45分。”陈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再快进一格,楚可轻声叫了起来:“一下变成2点50了。”

陈军猛然一惊:“有五分钟不见了!”楚可轻轻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我就说嘛,我反复看了好几遍,为什么看不出异常,原来是那五分钟不见了。”

陈军慢慢掏出烟盒,微微抖动动的两指轻轻抽出一支含上,却没有点燃,细长的烟身连着嘴唇一起略略跳动。

他与楚可对望了一眼,自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彼此的那分惊疑与不安,一名夜贼进了公安局的尸检室,然后又把这记录他动作的五分钟视频删掉,如果他把这作为报告上交上去,高局一定会叫他上医院去长休一下。


“滴答。”陈军双指微动,火机升起一小截迷离的火焰,他凝视半响慢慢地说:“可可,把枪击案与鑫都大酒店无名尸体的记录做份备份,这事必须只限于你我两人知道。”

楚可凝视着他,良久,她慢慢地说:“枪击案高局己经下达停止调查的命令了,档案一律封存。”陈军点点头:“我知道。。。。。”他一咬牙:“可是,可可,你想过没有,我们必须保持这份最初的原始记录,不然,将来万一出什么意外,我们都无法承担这份责任。”

楚可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幽幽地说:“你我还不了解么,你想独自调查下去。”她轻轻地握住陈军带着一丝颤动的大手:“我怕你惹祸。”她的眼眶己有些湿润,越发显得她的双眸更加明亮。

陈军知道瞒不过她,将烟点燃,长长地吸了一口:“我是名警察,我不能面对两具尸体而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不然,我就不配头上的警微。”

楚可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花:“从案发的当天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放过这件案子。”她再一次凝视着陈军:“因为,两年来,我就没见过你放弃过任何一桩案子,没有任何人比你更配得上这警微,如果这起案子你放弃了,我反而会瞧不起你。”

陈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慢慢地,笑容爬上了他的眉头。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四个字的含义:“红颜知己”


推开冰冷的铁门.吱的一声.感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一股寒流,陈军也禁不住心中抖了一下,这个地方,便是这个世界的终结,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开始.谁也逃脱不了这一生下来便注定的结局.

太平间.人生的最后一个驿站.

陆平摘下眼镜.露出一丝疲倦,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

陈军默默地望着他:"你应该好好休息下了"陆平摇头:"无所谓.我还能行,但没有丝毫进展,浪费时间."

陈军慢慢地掀开白布.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医院己经出具了死亡证明,是自然死亡,你照做一份,没有任何人能提出异议,."说到这里,他不仅叹了一声"老死的"

陆平一呆,随即带着一丝怒气:"陈队,如果是正常死亡的,你就不会把他从医院拖来这里。“

陈军凝视着陆平:“还有什么办法没有试过?”陆平低头细细地想了一起,慢慢地摇头:“没有,我能用的检测办法全用过了。”

陈军拍了拍他的肩头:“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也许睡了一觉过后就想到办法了。”陆平点了点头:“那陈队我先回了,你。。。。。。”

“我还想再看会。”陈军若有所思的说。

死者的面容有些变形,可能是极度的痛苦造成的,但令人不解的是,竟然查不出一丝伤痕,陈军踱步走到陈尸间,双手用力,拉出枪案死者,慢慢拉开白布,与金都大酒店死者截然不同的时,他头上有个没有穿透的枪洞,但脸上竟感觉不到一丝的痛苦,仿佛,他不是死去,只是静静休息一下。

两位死者的差别是如此的巨大,几乎根本感觉不到它们之间有任何形式的联系,陈军轻轻抬起死者的手臂,那个不大的伤口在无影灯下越发的醒目。

为什么会有人冒险潜入公安局停尸间?为什么又会在死者身上留下这么一个伤口?

陈军细细地看着,猛然间他想起了看的一部美国科幻片。

莫非,他是要在死者身上取走莫种东西?


夜色垂暮,如同谁也无法阻挡黑夜来临一样,谁也无法预料未来或许发生的事情.尽管谁也不有愿灾难从天而降,但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一定会走.

谁也无法预测,谁也无法改变.


.陈军闭上双眼,默默地感受着这人生最后一个驿站,也许.这里通向的便是一个彻底解脱完全自由的世界.

"吱的一声,身后再次传来铁门沉重的响声,却是陆平又回来了:"队长.我想起了一件事。"陆平带着一丝兴奋地说

"你说说看"

"你应该知道城外郊区的三棵树村吧?”陆平问,陈军点了点头:“知道,去年我还去那办过案。”

“那你知不知道我祖爷爷?三棵树村活得最长的那个,据说现在己经是全国最长寿的老人。”

陈军猛然一怔:“你是说陆老爷子?”

“对,他是我叔辈的爷爷,今年已经近一百一十岁了.他以前曾做过忤作.生平验过无数的尸体.有很多独到的绝技,我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我叔爷爷年轻时候曾见过这种怪事,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想把他请来看一下.你看是否可以."

陈军只觉眼前一亮:"你真得听他们说过"

"真的,那时我还小,也没太注意,但绝对有印象."

陈军犹豫了一下,慢慢开口:“他老人家现在己经一百多岁了,还能不能走动,要是伤了筋骨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没事,我爷爷说来也怪,身体一直健朗着呢,虽然己经一百多岁了,但身手敏捷,腿脚麻利,听老人们说过,他年轻是曾在武当山出过家,一身的好功夫。”

陈军露出一脸的怀疑:“这么神?”陆平笑了笑:“要不这种样,明天你和我去三棵树看一下,如果你觉得行就把他老人家请来。”

陈军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笑容:"你再辛苦一下,立即动身,明天你过去看一下,如果陆老爷子身体没有问题,请他老人家来这里一下,记住,绝对不可以有一丝的勉强."陆平连连点头:"我知道.那我这就去了."

"回来,要注意,不要向谁提这件事"


第二天一早,一个消息传来.高长平调走了.一名主管刑案的副局长的调动,对于一个一百万人口大都市的公安局来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大家也只是说说.没有谁会感到过分意外,但在陈军心中.无疑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他知道高长平自从当警察起就在这里工作,如今己30年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里就是他的根,是他的家。

是什么原因让他离开这里?

陈军习惯性地叨起一支香烟,他知道这其中的份量。

陈军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紧张与不安,现在大家仿佛都感到了一丝不对头,,如果刑警队长再有什么不当言行,非出大乱子不可.

"大家不要乱猜,正常的工作调动,不要私下议论."陈军笑了笑:“高局也真是,要走也不事先通知我们一下,也好开一个欢送会。”

楚可仔细地打量着陈军,但她看到冷静沉着的脸上,竟找不到一丝的惊惶不定.


香烟点然.一缕轻烟袅袅升起,令人眼前一阵迷茫.挥手想把它试去.却更加迷乱.陈军感到迷乱和无助,他需要个温暧的怀抱.好好地睡上一觉,他突然想起了一双温柔的眼睛.那双明亮如星眸的眼睛.

那双明亮的眼睛正注视着他.

楚可慢慢地走进他,慢慢地握住他疲惫的手.

她知道,她什么也不用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