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二章 临阵磨枪 第十一节 咽喉要道D

tycwez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size][/URL] “这仅仅是第一攻击波而已,不要麻痹大意。”赵纯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正在清理战场的士兵。“他们见天不会再发动进攻了吧。”鱼刚望了望天空,“天快要黑了,人家也要休息了。”赵纯:“如果敌人都能像你所想象的那样就好了,可是他们会这样吗?”鱼刚看着阵地前坦克装甲车的残骸:“他们吃了很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这仅仅是第一攻击波而已,不要麻痹大意。”赵纯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正在清理战场的士兵。“他们见天不会再发动进攻了吧。”鱼刚望了望天空,“天快要黑了,人家也要休息了。”赵纯:“如果敌人都能像你所想象的那样就好了,可是他们会这样吗?”鱼刚看着阵地前坦克装甲车的残骸:“他们吃了很大的亏啊,似乎是因为轻视我们的缘故,没想到我们也是不好惹的。”

阵地后面传来坦克发动机的轰鸣,这次鱼刚没有神经质的四处找反坦克武器,因为他已经听出来这是国产59式坦克12V水冷式柴油机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果然不错,伍修正坐在一辆58—D坦克的炮塔上,右手扶着炮塔上面的高射机枪以保持自己的稳定,左手向着他们挥舞。

“老伍,带着装甲部队来支援我们来罗?”看见伍修来了,鱼刚上去迎接。“不是我带,我只是顺路。”伍修从59-D的炮塔上面跳下,拍了拍衣服上面的雪花,“赫赫,不但有装甲部队,还有炮兵,122毫米口径榴弹炮啊。”伍修显得非常高兴。赵纯做出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伍营长,你不会觉得我们不清楚54式榴弹炮和D30之间的差距吧。”伍修:“上面怎么可能会用那些老掉牙的东西来给你们提供火力支援呢?这次是86式,好像还有66式152毫米加农炮吧。”赵纯:“呀,这次上级给我们的火力配置大大的升级了。”伍修:“顺便问一下,你们有没有抓到俘虏?”

鱼刚:“抓啥俘虏啊,都是打败仗,那又打败仗的抓俘虏的道理。”打了败仗抓俘虏的的确是有,比如诺曼底登陆虽然以盟军的胜利而告终,但是还是有不少盟军伞兵进了德军战俘营,甚至连登陆部队都有不少人在海滩上被德军拉到战俘营里面去了。打了胜仗还是会有俘虏,比如跑错路的,走错道的,看不懂地图直接一脚踏进敌军司令部的。因该来说,被败军之将抓俘虏可真是一种耻辱——战友们都在欢庆胜利,你却成了敌人发泄失败的痛苦的对象。

赵纯:“怎么没有抓到俘虏?这不是有好几个吗,装甲车的驾驶员,我们在步兵战车里面抓到的。”

前来支援的坦克部队开始进入阵地上面为它们挖好的掩体,再盖上伪装网,而伍修则和几名士兵押送着被俘虏的十几名敌军乘卡车赶往指挥部。在上车前,伍修问过赵纯,他们又没有懂俄语的人,这时候老金赶了上来,说他懂一些,所以老金赶上了前往指挥部的卡车。

------------------

指挥部内,一个空闲的房间被腾出来作为审讯室,室内的陈设只有一盏电灯(还是那种老式的,一根电线吊着一个灯泡的那种,就只是加了个罩子),一张桌子,两把给审讯员坐的椅子,一个供审讯对象坐的大箱子而已——这个大箱里跟地面牢牢的钉在了一起,这是为了防止审讯对象突然发彪把坐具扔向审讯员。

事实上,老金这趟指挥部是白去了,因为那里自有俄语翻译,水平远远的高过了他。所以,他需要做的就只是坐在卡车旁边抽烟。

审讯室内

似乎是故意为了营造某种气氛,审讯室内显得特别安静,只有那盏老式电灯旁边,几只趋光的飞虫在那里飞舞。钟林和伍修坐在审讯室内,翻译员坐在桌子的另一侧,另有一名警卫员站在一旁警戒,被审讯的俄军驾驶员坐在箱子上,脑袋下垂,眼睛一会儿望着审讯员的桌子,一会儿看看地面,一会儿又看看那盏老式电灯。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来了多少人?你的部队番号?”即使是这样简单的问题,那名坐在箱子上面的俄军驾驶员也没有做出任何回答,真个审讯室除了时不时地有人问出这样几个没有回应的问答外,一直处于沉默状态。

“那个,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沉默状态被审讯对象给打破了,“我知道这与你们的问题无关,但是我必须要说,”他接着说道。

“你们知道今天早上的第一场冲锋是什么人发起的吗?是你们的人。”翻译员将他的话尽可能保留原义的翻译给钟林和伍修。

“我们的人?你再开什么玩笑?”钟林感到很奇怪。

“你们不会动动脑子想一想吗?第一次冲锋跟第二次有什么差别?”

钟林想了想:“第一次冲锋简直就是《兵临城下》,第二次冲锋才像真正的战斗。”

“这跟那部美国佬的电影没有关系,我是说,发起第一次进攻的人,其实是你们的人。”


伍修和警卫员两人将钟林从审讯室里面拖了出来,然后关上审讯室的门。

钟林朝着审讯室挥动拳脚,“你个mlgb的老毛子!我x你老娘,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即使是门被关上,他还在用脚用力的踹着门。

一百多名俘虏,从敌人的枪口下幸存,却没有躲过自己人的子弹,钟林意识到,正是他精心布置的防线,将一百余名被俘的战友送上了绝路!


-----------

“你们把我们打败了,可是你们以为你们胜利了吗?”即使双手已经被捆绑在椅子后面,那名被他们俘虏的匪帮头目依然在向他们挑衅,马卡罗夫手里拿着一个刚刚从一把椅子上面拆下来的扶手,随时准备打人。

“就像你吧,”匪帮头目转向了同样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望着他的沃金,“你现在可以对我凶,可是将来你会怎么样?你会在地铁站里面捡烟头!想想吧,从军队里面退伍后,哪里需要你们?你们会像狗一样的死掉,死在街头!”

一声肉体和肉体剧烈碰撞产生的巨响,沃金那砂锅大的拳头又在匪帮头目的脸上留下一个印记,“嘿,我说马卡罗夫,是不是要用胶带把这家伙的嘴巴堵起来?”沃金拿起一卷胶带。

“你们就那么逃避现实吗?你们就不肯看看外面的社会吗?你们在这个穷乡僻壤里面跟我们战斗,可是在莫斯科,圣彼得堡,那里的人们还是在按照自己的日程安排生活,好像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发生,好像你们根本就不存在一样!你看看你们的士兵,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而战,退伍之后穷的揭不开锅,搞不好他们甚至会跑到我这里来……”

马卡罗夫:“用胶带太仁慈了,用强力胶水!”

“你们就是逃避现实!别的国家在快步超越你们,你们还把脑袋埋在那可笑的民族自豪里面,我告诉你们,我预言:你们的远东早晚是中国人的!”

马卡罗夫:“把钉枪给我!”

……

马卡罗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几年前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做那样的事。

汗?这可真是奇怪,当地的平均气温还没有到摄氏零度以上呢,他居然会出汗,也许是被自己的梦给吓醒了吧。

“头儿,你醒了。”迪米特里站在行军床边看着他,“你好象作了一个怪梦。”马卡罗夫:“是啊,一个怪梦。”马卡罗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汗水还没有干。

“你在梦里面要干什么?做木工活吗?”迪米特里好奇的问到,“你要强力胶水和钉枪干什么?”马卡罗夫当然不能说自己要用这些很黄很暴力的玩艺去封上一个讨厌鬼的嘴,他说:“是的,我梦到了自己的童年,在做一张桌子——我用锤子把自己的手给砸到了。”

“好吧,头儿,说正经事儿,沃金和柯斯佳来了。”“他们来干什么?”马卡罗夫感到很奇怪,“他们不是喜欢空降团吗?他们不是说我是个来自MVD的窝里凶的只会对付自己人的大马哈吗?怎么现在要到我这里来了?”马卡罗夫起床穿好衣服,本来这些可以让迪米特里代劳的,不过马卡罗夫觉得在这里摆官架子实在是一种愚蠢的官僚主义的行为,让别人帮你穿衣服有时候还不如自己穿舒服些。

沃金和柯斯佳已经在摆好地图的大木桌子前站好了,马卡罗夫走进了摆着大桌子的帐篷。柯斯佳向马卡罗夫伸出了手,马卡罗夫摆了摆手,说:“自我介绍这些就免了吧,这是没有必要的,我们要赶时间。”沃金:“好了,那我们整体正题。”四个人围在大木桌子前,在地图上面指指点点。

“大家看好了,这里就是中国人的第一条防线,今天早上——”沃金插嘴道:“没多久就是昨天早上了。”“——我们在这里吃了大亏,老实说,我们对他们的确有些估计不足,不然也不会在他们的防线面前吃瘪。现在,他们的防线得到了增强,有一些装备了105毫米口径线膛炮的坦克出现在了阵地上,他们还在后面布置了防空武器——上防空,下放步兵——更倒霉的是最近这几天天上大雾,我们的空军无法出动,所以想要突破防线,只有靠我们了。”

沃金:“你不是说‘直奔主题’吗?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带领我们奔向主题,结果你却在这里说了半天客套话,嘿,如果不是托卡列夫不想搞空降作战的话我们才不会跟你这个只知道窝里凶的小子在一起。”本来古巴希望托卡列夫的空降部队能够实施几次空降作战,但是托卡列夫以担心人员损失以及缺乏空降器材为由拒绝。

马卡罗夫:“那好,现在我来给大家解释一下……这里,是一条灌溉水渠,干的,是敌军阵地前面那片一望无际的农田里面唯一的隐蔽处,从其它地方过去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活靶子。这里是我们唯一的安全通道,据我们观察,这里是敌人的防线结合部,显然这里的责任没有划清,我们发现这里的布防非常的不科学。”柯斯佳指着地图上的某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代表这里有一个122榴弹炮阵地,你在这里画了个X,意思是它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威胁,必须予以铲除。”马卡罗夫转过头对沃金说:“你对他的评价没错。”然后对柯斯佳说:“我的确在这里画了个X的意思是要干掉它,但是‘它’不是122榴弹炮阵地,是指挥阵地——兼122榴弹炮阵地。”迪米特里:“你真狡猾,算你赢了。”

马卡罗夫:“我们对付指挥阵地,而你们,则绕过这里,在这个十字路口,没错,控制公路。”沃金:“你们没有搞错吧,让我们一支小分队面对至少一个营的敌人。”马卡罗夫:“我是让你控制这条公路,保证它不被敌人破坏,让我们的装甲部队经过,然后我们拿下高地,我侦察过这个高地的布防情况,不是很专业啊,有一个火力盲区。”柯斯佳:“天哪,那里四处都是敌人你是怎么上去的?”马卡罗夫:“我一个只会窝里凶的臭小子都能干的事,你们光荣的VDV怎么连比这简单百倍的事都不敢干?”沃金:“服了你了,好了,我们准备行动吧。”

迪米特里戴上头盔准备离开帐篷,这时候马卡罗夫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问他:“这两个家伙之间配合默契吗?”迪米特里带着奇怪的眼光看着马卡罗夫:“配合得好,那是相当的好。”马卡罗夫:“有多好?”迪米特里:“沃金砸我的车的时候柯斯佳就在一边拉手风琴掩盖汽车报警器的声音。”马卡罗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天作美,当晚的风很大,可以掩盖枪声和脚步声,那些停放在雪原上面的装甲车辆残骸和被炮弹炸出来的弹坑可以当作掩体。迪米特里在水渠中弯着腰,背着一把VSS微声狙击步枪,紧跟着前进的突击小队。这真是该死,要是知道路上会刮这么大的风的话,还带着这玩艺来干什么。

作为一种使用9×39毫米特种亚音速步枪弹的狙击步枪,VSS“绞丝机”消音狙击步枪那300—400米的射程显得似乎有些太短,不过这玩艺短小精悍,近距离狙击还是不错的。问题是那该死的9×39毫米特种亚音速步枪弹,好难找啊,几乎是打一发少一发,必须要一击致命。

队伍行进到一辆BTR60的残骸后面,马卡罗夫示意所有队员分为两队,一队跟着他前去破坏指挥阵地,一队跟着沃金去十字路口。沃金和柯斯佳分开了,不过不见他们之间对此有什么不满,马卡罗夫对迪米特里的话还是有些不相信——一个喜欢暴力的乌克兰大汉跟一个来自莫斯科的文质彬彬的青年之间会配合默契?这还不算他们二人之间性格差异。所以他让柯斯佳跟着他一队。

穿过防线结合部的漏洞,马卡罗夫带领着他的小队慢慢地接近炮兵阵地,就在他们离炮兵阵地还差一百多米远的时候,新情况出现了——一个机枪堡挡在了他们前进的路上。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上次侦查的时候这里没有机枪堡的啊?”马卡罗夫从背包里面抽出一件雨衣,打开,将地图和手电放进去,然后一头扎进了雨衣。在雨衣里面打开手电,铺开地图,以防止光线外泄使得敌人发现。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马卡罗夫。”柯斯佳在一边唏嘘道,“别说风凉话了,快想办法。”马卡罗夫把脑袋从雨衣里面抽了出来。“那怎么办?绕路吗?”迪米特里问,马卡罗夫想了想,说:“安静迅速的干掉他们,就是这样。”

“我讨厌VSS。”迪米特里在抱怨完之后,背负着马卡罗夫交给他的“重任”,慢慢的靠近机枪堡。如果不是他倒霉的选择了这把VSS的话,他恐怕不会摊上这么个高难度任务。所谓的机枪堡其实只是一挺有沙袋环绕保护的89式重机枪而已,不过这玩艺要是一开枪那么它发出的声响恐怕可以把整个红旗岭的人都给吵醒了。

“不能用手榴弹,不能用有声音的武器,这是什么该死的任务。”迪米特里在心里面暗骂道,只能怪中国人为什么在这里修筑了这样的一个工事了。现在迪米特里已经可以看见机枪堡里面两名哨兵的脸了,就是现在。

VSS狙击步枪的9毫米特种亚音速步枪弹准确的击倒了正在放哨的第一名机枪手,正在睡觉的第二名机枪手被惊醒,但他刚刚醒来,迪米特里就用VSS在他的脑袋上再开了一个通气孔。

在解决了机枪后,马卡罗夫示意让队伍分成三组,直取敌指挥部,一组负责火力支援,一组负责正面突击,另一组负责侧翼包抄。


实在是不好意思,前几天发烧住院了,导致更新没有跟上,接下来又有些麻烦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