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辨析吴三挂“冲冠一怒为红颜”

三桂得父书,欣然受命矣,而一侦者至,询之曰:“吾家无恙耶?”曰:

“为闯籍矣。”曰:“吾至当自还也。”又一侦者至,曰:“吾父无恙耶?”

曰:“为闯拘絷矣。”曰:“吾至当即释也。”又一侦者至,曰:“陈夫人

无恙耶?”曰:“为闯得之矣!”三桂拔剑砍案曰:“果有是,吾从若耶!”

因作书答父,略曰:“儿以父荫,待罪戎行,以为李贼猖狂,不久即当扑灭。

不意我国无人,望风而靡。侧闻圣主晏驾,不胜眦裂。犹意吾父奋椎一击,

誓不俱生,不则刎颈以殉国难。何乃隐忍偷生,训以非义,既无孝宽御寇之

才,复愧平原骂贼之勇。父既不能为忠臣,儿安能为孝子乎?儿与父决,不

早图贼,虽置父鼎俎旁以诱三桂,不顾也!”随效秦庭之泣,乞王师以剿巨

寇。先败之於一片石。

这是清人陆次云写的《圆圆传》中吴三桂的冲冠一怒,以前常见的说法是,吴三桂是为了陈圆圆才降清的,说陈圆圆是祸水,后来有人说一个女人影响不了吴三桂的最终决定,不过吴三桂不因为父亲发怒,却因为陈圆圆冲冠,就没见有人说什么了。这就是标准的儒生见识,一沾上女人,就把过错推到女人身上,即使有所辩解,也不会说女人的好话,最多说与女人无关就算很不错了,反正女人按照儒教纲常来说是需要从属于男人的,对女人怎么做,都不会被反驳。


如果真对中国文化和历史有所了解,分析态度也客观些,就会知道,中国自古以来成大事的人,从来不顾及妻子儿女,即使有些人感情丰富些,也不会因为妻子儿女而妨碍自己的功业,更何况是一个侍妾!而且从吴三桂后来对待陈圆圆的态度看,他更多的是看重她的女色,年老色衰之后就会失宠,所以当时的怒,应该也不是为了陈圆圆。那么该怎么看吴三桂的“冲冠一怒”呢?


我认为吴三桂当时问的,不是家人和陈圆圆,而是自己在李自成政权眼里的分量,父亲被抓,家被抄,还有李闯政权用来威胁他投降的可能,连妻妾也被夺,就证明他在李闯政权眼里根本没分量,投靠过去也不会得到重用,甚至可能安危难测,所以他才下决心与李闯政权为敌。吴三桂这样做,也不是说他对家人就完全没感情,而是根据情况看出,根本保不住家人了,当然,相对家人来说,他更重视自己的安危得失。腐儒和烂文人说什么吴三桂不忠不孝,不忠是肯定的,不孝却未必。


中国的文人都被儒教变异成全球独一无二的怪胎了,整个儒教社会后的历史,都是儒生群体的笑话,这样的怪胎,根本理解不了正常的事理判断,更何况是成大事——无论好坏——之人的行止,也所以,儒教社会真正能做成事的人,在儒生们眼里都是异类,包括毛泽东

本文内容于 2010-7-18 19:20:09 被lisonn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