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民警笑了笑说:“罢免书算什么财物啊。”

必不怪 收藏 0 394
导读:山东淄博一村民向镇政府交罢免书 遭村主任抢夺 中国新闻网 2010年07月17日09:03   罢免村委会主任,本是法律赋予村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但是在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房镇镇范家村,行使这项权利却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6月21日,村民代表在房镇镇政府民政办公室提交罢免书的时候,村委会主任带人“从天而降”,众目睽睽之下抢走了罢免书。据在场的目击村民介绍,他们立刻报警,但是派出所以“被抢走的资料无价值”为由不予受理。   两次罢免报告均被认为“格式不对”   7月16

山东淄博一村民向镇政府交罢免书 遭村主任抢夺


中国新闻网 2010年07月17日09:03


罢免村委会主任,本是法律赋予村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但是在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房镇镇范家村,行使这项权利却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6月21日,村民代表在房镇镇政府民政办公室提交罢免书的时候,村委会主任带人“从天而降”,众目睽睽之下抢走了罢免书。据在场的目击村民介绍,他们立刻报警,但是派出所以“被抢走的资料无价值”为由不予受理。


两次罢免报告均被认为“格式不对”


7月1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淄博市见到了五名参与此事的村民代表。一提起此事,代表们依然有些愤愤不平:“如此合法并且严肃的罢免过程,没想到变得如此"不正经",真让人哭笑不得。”


王强是范家村现任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但是村里很多人认为他不适合继续担当村委会主任一职。于是,今年4月29日,他们第一次上交了《范家村村民罢免报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规定,本村五分之一以上有选举权的村民联名,可以要求罢免村民委员会成员。范家村有投票权的村民共有1500人,在罢免报告上签名的有920人,远远超过了法定要求。


在罢免报告中,村民们认为:王强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专横跋扈,独断专行,压制民主,村民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报告提出了三个罢免理由:第一、经济账目混乱。2008年各项支出共计930万元;第二、重大事情,不召开村民大会,2009年,王强将全村集体组织的预留地擅自出让引起全体村民的强烈反对;第三、不顾村民的承受能力,把村庄搬迁搞成旧村改造,擅自实施高层楼计划。


当村民信心满满地把罢免报告交到房镇民政办的时候,主任张军给出的答复是:格式不对!


据村民回忆,主任一句“格式不对”就把他们打发出来了,至于怎么修改,他没有告知。


经过多方打探,村民自行询问了报告格式,并撰写第二份罢免报告。今年5月21日,他们将第二版罢免报告递交到镇民政办。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第二份罢免报告,名字改成了《罢免要求书》。格式规规整整。罢免的理由改成了两条:一、村务不公开,财务账目混乱,不透明。二、关系到村民切身利益的事情,不召开村民大会表决通过,独断专行,自作主张,没有尽到村委会主任及委员应尽的职责,致使村民利益蒙受重大经济损失。在这份报告的后面,500多名村民签字画押。


但是,第二次交报告的命运,与第一次几乎一样。民政办主任张军依然拒收,理由同样是“格式不对”。


罢免村主任的信被村主任抢走


范家村的村民没有气馁,他们找到了区民政局,在专家的指导下,写了“天衣无缝”的第三份《罢免要求书》。


但是,村民与张军相约多次,准备递交报告,都被张军以各种理由推托。“我们一共约了张主任5次,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往往是定好了时间,他不是开会就是不在,总之就是不收我们的材料。”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


6月21日,村民终于等到了第三次正式上交罢免信的机会。


据村民代表回忆,那天他们去了16个人,进到镇民政办公室的是4个人。见到张军后,后者以向镇纪委书记请示一下为由,离开了两个小时


等张军回来的时候,没想到村委会主任王强也跟了进来,还带来了三个随行。


最有戏剧性的一幕终于上演了:三个人直奔手握第三版《罢免要求书》的代表而去,开始公开“抢夺”,“有拉胳膊的,有掰手指头的,有抢信的。民政办主任就坐在办公室桌前,眼睁睁看着信被他们抢走。”村民代表回忆说。


闹剧到此还没有结束。没有了罢免信,村民只好拨打了110报警。某村民代表气愤地说:“警察来了之后,晃了一圈,说被抢走的"资料无价值",不予受理,然后就走了。”


“在法治社会的今天,身为党员的村主任王强使用强盗的方式,公然在镇政府抢夺村民罢免申请书,在他们眼里还有没有党纪国法?像这样的人怎么还有资格做党支部书记呢?”村民代表愤怒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递交罢免报告为什么这么难


在范家村,为什么行使法定权利递交罢免报告成了大难题?


7月1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在房镇镇采访时,相关责任人开始与记者打起了太极。


一位姓刘的副镇长表示,现在镇里只有他一人值班,书记和其他领导带着各村支书、村委会主任去威海开会了,“我们镇每隔半年都要开工作总结会。现在负责人都不在。我负责城建,没法回答你的问题。”


记者拨通了该镇党委书记国峰的电话,谈及“抢夺罢免书”一事,国书记的回答模棱两可:“我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但是我大概知道有这个事,这是村内部的事,具体细节我不清楚,这是他们老百姓上访村民之间的事情吧。”


当记者问到王强抢夺罢免书是不是事实时,国书记又马上予以否认,连说了三个不可能,并让记者“到民政办与负责人聊聊”,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在房镇镇政府,记者也未能看见民政办主任张军。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张主任到区里开会去了。


当记者问到他们是否知道王强抢夺罢免书的事情时,一位工作人员支支吾吾地表示:“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具体还是要问问镇领导。”记者多次拨打张军和王强的电话,但是他们均没有接听。


记者在房镇镇派出所,遇到了当时处理此事的民警,对于村民所说的“资料无价值不予受理”一事,这位民警笑了笑说:“罢免书算什么财物啊。”说完话锋一转,“你要想采访我们,首先要到区公安分局宣传科申请,领导批准了我们才能接受采访。”


但是在区公安分局宣传科,邢科长说记者采访要走程序,“你的采访要求我们清楚了,我需要向领导汇报,要向区委宣传部门汇报。等他们都同意了,我再打电话通知你。”


刘副镇长也多次告诉记者,要想继续采访,必须走正规程序,“你周一先与镇党委宣传委员联系,然后再去区委宣传部报到,等领导都同意了,你再来采访吧。”


当村民代表们得知记者遭遇之后,纷纷无奈地摇起了头。直到今天,他们还在苦苦等待,希望能有一个部门还他们一个公道。本报记者 辛明


本报淄博7月16日电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