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四章 潜水楼 5、给刘艳写情书

老海豹 收藏 3 3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一次重加压训练,潜水员要休息三天。

胡鑫提着挎包来到文书室,问红生,为什么刘艳总不给我回信?

红生正在擦枪。潜水中队是特种勤务兵种,只配置了一些轻武器,没有专职的军械员。根据责职,军械员由文书兼任,利用这几个休息日,红生准备把全部枪技擦试一遍。

他问,你给她写了几封信?

十一封,其中有一封写了整整八页纸。

可能她在认真考虑吧,毕竟,爱情这东西不能随便。

我们是有爱情基础的,那天晚上站岗,我们亲切申(畅)谈了十三分钟,一分不多,一秒不少,我看了钟的。

红生哑然,只好报之一笑。

胡鑫从地上拣过一支冲锋枪,对着窗外的一棵树瞄准,扣动板机,撞针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之中。看到这把枪冲锋枪,他就会想到新兵连当副班长时的光景,也想到了刘艳,那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红生揶揄道,你干吗总喜欢打空枪?

这次,胡鑫明白过来了,放下枪,从挎包内拿出一盒精装饼干,还有几听奶粉罐头,一齐摆放在写字台上,可怜巴巴地说,兄弟,这事你非得帮我忙不可。

红生正在擦一支五四式手枪,突然掉转枪口对准他,说,快把东西拿走,不然老子毙了你!

胡鑫嘻皮笑脸的,你不是说,我们喝如海河水长大的嘛,现在本兄弟有难了,你不帮谁帮?

这种谈情说爱的忙,让我怎么帮?你知道的,我又没有谈过恋爱。

我也没有急着想和刘艳谈恋爱,只想向要她一张照片。好兄弟,你就帮帮我吧。

红生的嘴都撑大了,一口回绝,绝对不行,这事种事我干不了。你找陈平帮忙吧,他和刘艳也很熟悉。

算了吧,他不捣我的蛋就已经烧高香了,什么时候他会帮我的忙,天上的老龙都会叫。

要不然,我去帮你跟他说说?

胡鑫转身把门关了,扑嗵一声跪倒红生面前,苦苦央求,兄弟,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红生吓了一跳,赶忙抓住他的胳膊拉他起来。胡鑫死活不肯,昂着头说,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一直跪在这儿。

看来,这家伙不仅无耻,还是个无赖。红生动了恻隐之心,决定成全他一回,尽管还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他指着写字台上摆着的那堆罐头说,这是中队发给潜水员滋补身体的,你先给我拿走,然后再说帮忙的事。

胡鑫厚颜无耻地说,以你的名义给她写封信,让她寄一张照片过来,她肯定会照办的。

我又没跟她谈恋爱,她怎么会听我的呢?

在新兵连,我们都知道刘艳喜欢你。

红生的心在隐隐作痛,苦着脸问他,你们都说她对我好,我怎么不知道?

胡鑫讪讪一笑,你傻呗。他又诡秘道,你在信上一定要写得温情永(脉)永(脉),热情似火,这事百分之百大功告成。

你真他妈恬不知耻。

胡鑫把罐头收入挎包,朝他做了个鬼脸说,你不要算了,我留下来给刘艳吃。相信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的。

胡鑫一走,红生犯了难。给刘艳写情书,还向她索要照片,这事听起来不但离谱,还很荒谬。他和刘艳总共见了几回面,其中两次还在晚上站岗,前后加起来,俩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三小时。现在突兀地写一封火辣辣的情书寄过去,她真的会上当?如果让她误会了,后果岂不更糟?

红生将手枪插入皮套,眉头紧锁,坐在写字台前吞云吐雾。自探望叶方文回来,他发现香烟确实是个好东西,当燃烧的烟云在胸膛内荡漾,带给你的是腾云驾雾的感觉,可以把那些不快乐的事情抛到了九宵云外。叶班长说过,香烟是男人的老朋友,这话一点也不假。

叮铃铃……窗台上电话铃响了。

潜水楼只有这一部内线电话,长方形盒状,草绿色的翻盖掀开一边,露着黑色的话筒,搁置在文书室的窗台上。

喂,林红生吗?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语调平淡,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很熟悉,又有些陌生。电话里说,我是罗小月。

红生一怔,恍若梦寐。

你在干吗呀?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措手不及,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了。

讲话呀,喂,干吗不讲话?

红生满头大汗,气都喘不匀称了,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那一刻,他真像个傻瓜,真正的傻瓜。

星期天上午9:30,我在海滨公园门口等你。

时间隔久了,罗连长的声音陌生而遥远。他讷讷地说,好吧……

对方挂断了电话,红生呆头呆脑,傻愣愣地抓着话机不肯放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