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30章 州府魅影(3)

3岁就很尜 收藏 6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size][/URL] (十七) 深夜,天空暗淡无光,连个星星都没有。 夜风徐徐吹来,树梢微微晃动。 密林中,猫头鹰的叫声不断传来,不禁使人感到襂得慌。 一个身材修长、全身黑色劲装的夜行人,突然从半空中穿梭飞来,掠过树梢,掠过屋顶,掠过银州街道,凌空向前飞去…… 前面就是银州知府府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十七)


深夜,天空暗淡无光,连个星星都没有。

夜风徐徐吹来,树梢微微晃动。

密林中,猫头鹰的叫声不断传来,不禁使人感到襂得慌。

一个身材修长、全身黑色劲装的夜行人,突然从半空中穿梭飞来,掠过树梢,掠过屋顶,掠过银州街道,凌空向前飞去……


前面就是银州知府府衙,门楣上的“知府府”金字匾牌隐约可见。

夜行人飞临府衙屋顶,轻轻落在瓦面边,悄然无声。

他就是深夜化妆密探银州知府府衙的“刀剑无影”胡欣。

府衙后院,是一间宽大明亮、布置考究的木质结构内房,房门紧闭,只有一扇窗户向外开着。

这里就是历任知府歇息的地方。

以前,上官清风在任时,天天晚上总要在这里处理公务,为民分忧。

现在,屋内烛光明亮,桌上立着两支高高的红蜡烛,上面飘着长长的火苗,烛光照在坐在桌前的两个男人脸上,反射出一层亮亮的油光。

细看这两个男人,均为五十多岁,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勇猛;一个身材单薄,骨瘦如柴,但二人均是一脸阴森相。

那个高大威猛者,就是刚刚接任银州知府不久的朝廷四品命官慕容堂;而骨瘦如柴者,就是那个卖主求荣的原银州知府府衙师爷石有道。

此时,两个人的眼光正不停地往开着的那扇窗户上望去。

今天晚上,他们似乎正在商量着重要事情,或者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看情形,慕容堂好像已经有点等得不耐烦了,不安地说:“都已经深夜了,‘恶陀头’和‘灰衣客’这两个家伙,怎么到现在还不来?明明说好了,今夜子时在这里见面,现在都过了快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他们两个人的踪影?”

石有道微微一笑,劝慰道:“知府大人稍安勿躁!在下猜想,他们两位一定会来的,只是可能来得晚一点罢了。他们两位均为武功高强之人,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能是有什么其他事情,耽误了脚程,他们回来得晚了些,大人就再耐心等等吧!”

慕容堂无可奈何地点点头:“本官也是这么想。他们两位都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一般的场面,应该都是能够对付得了,不会轻易吃亏的。再者,我们早就已经探查清楚,银州境内有名有姓的武林人士,也没几个象样的,凭武功而论,基本无人能与他们匹敌。”

石有道点头赞同:“是啊是啊!我们原来掌握的情况,也大致是如此!”

慕容堂接着说:“尤其是‘恶陀头’,出身少林,更是武功高超。而且他们几个均为锦衣卫的在籍人员,身上都带着六品、七品的朝廷命官的腰牌,都有一个很大的护身符,按说应该是很安全的。况且,这次让他们出手对付的,只是几个手无束鸡之力的老幼妇弱,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也许是本官多虑了。”

这时,屋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体胖大、手提铁杖的灰衣蒙面人,快速奔驰在府衙院外的小巷间。

一会儿,胖大灰衣蒙面人便飞身而起,越过府衙后院围墙,轻盈地落入府衙院内。


屋檐下,毫无动静,寂然无声。

此时,倒挂在房梁上的胡欣,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正在窥视着知府府衙院内的一切动静。

大胖蒙面人的到来,丝毫没有逃过他的眼帘。

他倒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谁?此人深夜匆匆赶到知府衙门来,想要做什么?究竟有何阴谋和企图?

胖大灰衣蒙面人提着铁杖,轻盈地掠过内院,奔着亮着灯光的知府后堂内室,飞快跑去。

然后,铁杖贴身,一个鱼跃,腾身而起,飞身越过开着的窗户,稳稳地落在亮着烛光的屋内,马上一把扯下了缠在头上的蒙布,露出了一个硕大的光头,原来是一个出家和尚。

这个和尚不是别人,正是近两年来在江湖上为非作歹、恶名远扬的恶陀头。

恶陀头原来是长白山打家劫舍的土匪。后来进入少林,指望学成绝世武功,马上回到长白山,专门找曾经惩治过他们的“雪老人”算总帐,报仇雪恨!

哪知道,投身少林的恶陀头,浑身反骨,贼性难改。

五年前,他又背叛了少林,毅然决然的投靠了恶贯满盈的锦衣卫,成为锦衣卫为恶江湖的的一只凶残鹰犬。

慕容堂和石有道同时起身上前,迎接恶陀头。

石有道急忙说道:“大师,你总算回来了,知府大人都要着急上火了。”

恶陀头好像满不在乎,皮笑肉不笑地说:“让知府大人费心了,老衲实在是罪过!”

慕容堂脸色阴森,一副严肃的表情,冷冷地说:“事情可否办好?”

恶陀头马上回答:“事情早就办利索了。前天晚上,老衲赶到那里,趁着黑夜,潜入那家农户,一掌一个,三下五除二,就把上官清风老家那几个残渣余孽,都送到西天去了!”

慕容堂再次问道:“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这一天多时间,你都上哪去了?”

恶陀头仍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嬉皮笑脸地说:“嘿嘿!事情办得顺利,老衲寻思着时日有余,就去赶着去消遣消遣了。因而,也就回来得慢了点。”

这个恶陀头其实是个花和尚,酒色全好,这是他的老毛病。

他原本就是长白山一带打家劫舍的土匪,什么坏事没干过?何况是贪杯沾色?

慕容堂一脸鄙视的神情,低声训斥道:“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又玩女人去了?咱们锦衣卫可是家规很严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本官记得,几年前,你离开少林、秘入锦衣卫时,督公大人就特意交代过,让你千万戒酒戒色,多多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你怎么又忘记了?”

恶陀头仍在一幅无赖相,继续打着哈哈:“嘿嘿!督公大人的教诲,老衲怎么能够忘记呢?老衲自从离开少林,加入锦衣卫之后,就是一心要为朝廷效力,为锦衣卫效犬马之劳。督公大人乃锦衣卫的总统领,老衲的再造之人,督公大人的教诲,老衲是万万不会忘记的。这一点,还请知府大人你尽管放一百个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