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中卷 复仇 第七十四章 路遇野狼

beifanggulang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995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张铁鸥纳闷地抬起头看了看祈云,此时的祈云满面通红,见张铁鸥抬头看她,她猛地一把抱住了张铁鸥,道:“张铁鸥!你个冤家!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啊!?”

张铁鸥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惊呆了,他没想到祈云竟然这么直接,吓得他连忙推开祈云,道:“二当家的!你这是干什么?其实三当家的……”

祈云猛地抬起头来,道:“三当家的怎么了?你是想说三当家的对我早就有意思是吗?可是从一开始我就告诉他了,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是他非要纠缠我,如果我当初答应他,我就不会跑下山了,更不会遇到你这个冤家!”

张铁鸥连忙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三当家的对你是一片真心,也许他更适合你。那天在棒槌沟山下,他一听说白文举想逼迫你跟他成亲,三当家的当时就要带着人往上冲!他这份情意你难道感受不到吗?”

祈云一听,甩开张铁鸥的胳膊,道:“三哥对我的情意我怎么感受不到?只不过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三哥,从来没有别的想法,你别以为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祈云虽是个女流,但是我向来说一不二,今天,我只要你一句话,如果我要嫁给你,你娶不娶我?!”

张铁鸥一下子被弄愣了,说实话,他也从心里喜欢祈云,可是他怎么说得出口?姑且不说三当家的“笑阎王”霍正霄对她已经意往情深,为了她甚至可以和白文举去拼命,就说现在大事未定,就是他想娶祈云,眼下的情况能允许吗?

祈云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咬了咬牙,道:“我不为难你,我去找个能跟你说上话的人来说!”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铁鸥苦笑着坐在椅子上,他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真让他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张铁鸥抬头一看,凌啸天一身戎装走了进来。

凌啸天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张铁鸥,摸着刚刚刮完胡子、有些发青的下巴,笑呵呵地说道:“老弟,在想什么呢?”

张铁鸥尴尬地笑了笑道:“我在想,明天去山里转转,哦,您来得正好,我也正想去找您来商量一下呢!”

凌啸天哈哈笑道:“老弟,我知道你要找我说什么,这样吧,老哥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就给老哥这个面子,这事就这么办了吧!”

张铁鸥一下子明白过来凌啸天说的是什么事了,顿时窘得满脸通红,道:“老哥,兄弟我真的还没考虑这个事,您看是不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啊!再一个,三当家的那里……”

凌啸天大手一挥,道:“老弟,你听我说,咱们这个二当家的,你别看她是个女人,但是她却比男人还要烈性,你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阎王岭’上来的吗?她也是一个苦命人,她的父亲是清朝的一个官员,在日俄战争期间死于老毛子兵之手,所以她对老毛子恨之入骨,她爹死了之后,她和她的寡母被一个卖艺的武师救了,那一年她才八岁,那个武师带着她和她的寡母从黑龙江来到了吉林,可那时候吉林也不太平,可是她们总得活下去啊,就这样,那个武师成了她的后爹,并且教了她一身好功夫,那个武师经常带着她到一些大一点的镇子上去卖艺,换几文钱糊口,可惜的是,他们的好日子也没过几天,那年日本人占了朝鲜,并在咱中国四处抓丁去修南满铁路,她那个当武师的后爹被日本人抓去了,死在了修建南满铁路的工地上,她的老娘急得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要说这丫头也真够厉害的,她把老娘葬了以后,单枪匹马冲进了日本人的兵营,杀死了十几个日本兵,可是她毕竟是个女人,再说她面对的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畜牲,被那些日本兵追得走投无路了,正好我和老三遇到了,我们两个打死了那些日本兵,救了她一命,老三就是那个时候看上了她,可是这个丫头就是不吐口,反而要和我们结为异姓兄妹,按岁数,她应该排在老三,是老三让着她,她才排在了第二,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吧,可老三一直不死心,那不是吗,终于把她逼急了才跑下山去了,后来的事我都跟你说过了,就是这么个过程,刚才祈云找到了我,要我给她做主,我一想,这丫头的岁数也不小了,该成个家了,所以我就到这来了,怎么样,张老弟,老哥我只要你一句话,你喜欢她吗?”

张铁鸥的脸臊得象一块红布,低下头去用他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道:“二当家的不但有一身好本事,而且长得也好,任谁见了都会喜欢,我当然也不例外,只是……”

凌啸天把手一挥,道:“那好!老弟,有你这句话,这个事就这么办了!咱们也不是什么官宦人家,也不用讲那个排场了,再说现在国难当头,也别讲究那么多了,今天就是个好日子,山上的弟兄们都找到了一个出路,又赶上这么个大喜事,真称得上是双喜临门啊!好,我这就吩咐下面的弟兄们准备去,今晚你们就入洞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说完,也不等张铁鸥说话,抬腿就往外跑。

当天晚上,张铁鸥和“俏阎王”祈云就入了洞房,成了夫妻。

一夜的温存甜蜜自然不用多说了。

第二天早上,张铁鸥刚从新房里出来,“铁狼”和金成相就守在外面了,他们在于家窝棚找好了开店的地点,所以连夜赶回来和张铁鸥商量。

张铁鸥连忙把朱文胜、何元彪、凌啸天、霍正霄等人叫到一起研究了一下,他们都认为于家窝棚的位置挺好,四通八达,交通便利,于是张铁鸥最后拍板,让“铁狼”和金成相尽快把联络点建起来。

“铁狼”和金成相两个人下山了,临走的时候张铁鸥还给他们配备了一个电台和一个通信兵,再三地叫嘱咐他们,随时注意日本人的动静,有什么情况要马上通报。

三天以后,张铁鸥和众人商量了一下,带着凌啸天、何元彪还有烈风向着藏宝的那个山谷进发,他们先去考察一下,以确定下一步怎么去取那些宝藏。

他们换上了便装,带好了应用的一些东西,特别是枪械,在原始森林里走路,说不上会遇到什么样的猛兽,带上防身的家伙也是以防万一。

烈风故地重游,一路上欢快地在前面跑着,对这一段路,烈风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它从小就生活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处沟壑,它甚至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

前面就是张铁鸥从山里出来时和那几个猎人相遇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山间的草木青翠,流水淙淙,空气中弥漫着野花的芳香,还夹杂着一阵阵那些参天的古树散发出的清香,耳边响着阵阵的鸟鸣,远处偶尔还能传来虎啸之声,行走在这如同仙境般的山林间,令人几乎忘却了尘世的烦扰。

进入了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之后,烈风忽然停下了脚步,双耳转动着,一双深褐色的眼睛紧紧盯住了一片低矮的灌木丛,它的神态明确地告诉张铁鸥,树丛中有什么东西。

果然,树丛中钻出了一头毛色青黑的野狼,那头野狼的双眼中闪动着凶光,当它看见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烈风时,野狼发出一声狂嚎,猛地向烈风扑了过来。

凌啸天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腰间的手枪,被张铁鸥拦住了。

烈风根本没把这头野狼放在眼里,不过它也很奇怪,这头狼似乎并不是这山里特有的那种野狼,也许是“外来户”吧。

因为这山里的野狼对烈风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那些野狼的毛色比这头狼的毛色要浅一些,也没有这头狼的个头大,最主要的一点是,野狼山里的狼很少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向烈风叫阵的,因为烈风当时俨然就是这野狼山里群狼之首,即便有个别的野狼敢向烈风挑战,都已经被烈风咬得死的死逃的逃了,大多数的野狼听到烈风的叫声,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而面前这头野狼的举动已经让烈风愤怒了,它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疾如闪电地扑向了这头敢于向它挑战的野狼。

但是那头野狼却似乎并不想和烈风交手,或许是胆怯了,它见烈风扑了过去,猛地一扭身,撒开腿就跑。

烈风哪里肯放过它,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那头野狼奔跑的速度很快,丝毫也不逊于烈风,张铁鸥一愣,连忙叫住了烈风。

烈风追得正起劲,马上就要撵上那头野狼了,听到张铁鸥的叫声,它不甘心地停了下来站在原地,转头看着张铁鸥,似乎在说:“你叫住我干嘛啊?没看见这个家伙就要被我追上了吗?”

凌啸天也不解地问道:“队长,叫住烈风干嘛啊?怎么不让它追了?”

张铁鸥扬了扬下巴,道:“你看那头狼!它也停下了!”

果然,那头狼见烈风停下了,它也停下来不跑了。

何元彪奇怪地说道:“是啊,它怎么停下了呢?”

张铁鸥冷冷一笑,道:“根据我的经验来看,这头狼很有可能是这山里的新狼王,你们注意了吗?它奔跑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回头张望,这说明什么?”

凌啸天想了想,道:“它是怕烈风追上它,在它背后来一口,所以它才会不时地回头张望,准备随时反咬一口。”

张铁鸥点了点头,道:“老哥,您只说对了一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是故意在引烈风,也许它的那些狼兵狼将正在前面某个地方等着烈风送上门去呢!”

凌啸天和何元彪都张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张铁鸥笑了笑,从腰里抽出双枪,道:“不信咱们就看一看,这头狼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走吧,到前面看看就知道了。”

凌啸天两人也拔出了手枪,张铁鸥对烈风叫道:“小伙子!追!”

烈风早就憋足了劲,就等着张铁鸥这句话呢,此刻听到张铁鸥的口令,再一次向那头野狼扑了过去。

那头野狼见烈风又开始了追赶,它也不敢再逗留了,连忙转身撒腿就跑。

这一次,烈风使出了全力,象一阵旋风一样向那头野狼扑了过去。

张铁鸥等三人哪里跑得过它们,转眼间烈风和那头里狼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凌啸天喘着粗气,停下了脚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跑……跑不动……了!这个家……家伙跑得……太快了!”

张铁鸥笑了笑,停下脚步,说道:“老哥,你跟何参谋长在后面慢慢地跑吧!我还行,就不等你们了,咱们在前面见吧!”说完,张铁鸥已经蹿了出去。

又向前跑了一会儿,凌啸天苦笑着看了一眼和他一样跑得气喘吁吁的何元彪,无奈地放慢了脚步。

何元彪摇了摇头,道:“凌……队长,我……我是跑不动了!我得歇……歇一会儿……了!哎呀妈呀,累死……累死我了!”

凌啸天和何元彪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在后面走着,走了好半天,也没见着烈风和张铁鸥的影子。

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四处张望,只见四周都是参天大树,最粗的树干要好几个才能合围过来,在这茂密的树林中要想找到张铁鸥和烈风,谈何容易?

正在两个人犯愁的时候,隐隐约约地从前面传来了一阵犬吠夹杂着一阵阵的咆哮之声,凌啸天面露喜色,道:“你听见了吗?那准是烈风的叫声,也只有它才能发出这沉如闷雷的叫声!快走,他们就在前面!”

等他们穿过一片红松林,来到一片空地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