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研究帖之:北宋那点破事儿

夜行黄沙 收藏 4 1234
导读:历史研究帖之:北宋那点破事儿 老上坛子灌水,军坛去的勤快,大凡军坛都有历史版,读西方史有种说法叫“读史言必称希腊”,《新宋》一热,宋史有关的帖子一下就火了起来,似乎“读史言必称宋”,也快成潮流啦。 我也随大流,码一篇有关北宋的帖子,时间段偏向末年一点,靖康嘛!所以只说破事儿,其他的就不提了。 基本是想到什么码什么,不一定有章法,不过我想整篇文章看完,大家对北宋为啥败亡应该会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这也是我的想法,所以文字尽量会跳tone一点,不会又臭又长,最讨厌古板的考究文了。 1.杯酒释

历史研究帖之:北宋那点破事儿


老上坛子灌水,军坛去的勤快,大凡军坛都有历史版,读西方史有种说法叫“读史言必称希腊”,《新宋》一热,宋史有关的帖子一下就火了起来,似乎“读史言必称宋”,也快成潮流啦。


我也随大流,码一篇有关北宋的帖子,时间段偏向末年一点,靖康嘛!所以只说破事儿,其他的就不提了。


基本是想到什么码什么,不一定有章法,不过我想整篇文章看完,大家对北宋为啥败亡应该会有一个初步的了解,这也是我的想法,所以文字尽量会跳tone一点,不会又臭又长,最讨厌古板的考究文了。


1.杯酒释兵权


唐代之所以灭亡,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后期藩镇割据节度使执掌军政大权,手下有地有粮有兵,俗话说的好,饱暖思淫欲,这人的欲望没个止进,一旦有了实力,就会谋求更多的东西,再加上朝廷积弱,唐灭在所难免。


虽然唐王朝是没了,但是想当皇帝的节度使那是格外的多,大家谁都不鸟谁,先各自称帝,然后就是混战,基本不是东风压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大家打来打去,打出了十几个政权,争了快六十年才争出了结果,当然期间还出了个没骨气的石敬瑭,把卢龙道和雁门关以北的燕云十六州送给了契丹爸爸,埋下了其后数百年间河北一线激战不休的导火索。


军阀混战的资本就是兵,所以各政权对好兵尤其的看重,又因为各家主公基本都是藩镇造反出身,对手下的藩镇那是警惕的很,所以好兵统统都招到中央军里,直接由天子掌控,是为禁军,打到五代末期,各政权的主力都变成禁军了。


所以,后周禁军殿前都点检赵匡胤作为后周禁军统帅,头上只有个7岁的小皇帝,假托陈桥黄袍加身,“不得已”成了大宋皇帝,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老赵是禁军大统领夺权出身,对这种一夜醒来旧貌换新颜的做法那是恐惧的很,所以天下已定,大家喝杯分手酒,你们都是好人,跟我也累了这么久,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禁军就不要带了,我得好好琢磨琢磨以后大宋的禁军是怎么个带法。


于是一杯酒,一张好人卡,掌兵的老将们就回家了,老赵的这种做法是相当文明的,大家好说好散和平分手,当然,如果有拒绝收卡的,是否还有鸠酒一杯,咱们就不知道了。


禁军兵权收回来怎么办呢,老赵挠了好久的脑袋,能当开国皇帝的肯定没有笨蛋,丫整啊整,居然在故唐军制的基础上,整出了个粗糙的总参谋部和作训指挥出来:枢密院和两司。


虽然名字和故唐类似,但是骨子里大不一样了,老赵把调兵权和作训权、指挥权分开,调兵权在枢密院,指挥权、训练权归两司,把“发兵之权”和“握兵之重”拆分,再不会出现一将练兵统兵一肩挑之事,禁军变成天子手中的军队,而不是五代时候一个将领的军队了。


当然,最保险的做法,是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去当枢密使,就更完美了:文官自古就瞧不起老大粗,懂个蛋的兵,当然是皇帝叫干嘛,枢密使就干嘛。


不过老赵毕竟是武将出身,这人到了一定的位置就好面子,既然老部下们都识趣回家了,赤裸裸撕老将脸皮的事老赵还是干不出来的。所以宋太祖一朝,枢密使基本还是文武并立的。


等到老赵稀里糊涂一死,他弟弟赵光义不清不楚的当上了皇帝,这位吃相就有点难看啦。斧声烛影的故事多见于野史,咱们只能在侧面揣测,不过这丫的上台就开始默默继续大力打压武将,明显是心里有鬼的。


宋真宗的时候,官家嫌两司还不够保险,把两司又活生生分成了三衙,文官基本垄断了枢密使的位置。


至此,北宋独特的禁军军制便形成了,西府管发兵,三衙管整军,出战时,以指挥为单位组军,这抽一个指挥那调一个指挥,保管统兵大将连手下的指挥名字都叫不全,更不可能造反了,行军打仗发阵图,太监监军,也没办法半路把部队拉上山。


2.厢军制度


武将造反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但是故秦之事还历历在目,大凡天下无道民不聊生的时候,就会有两个人蹦出来,老百姓盼着呢!虽然有宋一朝,连徽宗个死不要脸都敢自人,但是官家们心里还是忐忑的:万一有妖人蛊惑,百姓揭竿而起怎么办?


而且宋朝早期皇帝似乎都是完美主义者,禁军精锐入班直——真正意义上的天子卫军,其次入上四军,常驻京城,那么禁军自然也是要不断更新新血,裁汰劣等的,新血哪来?裁汰的不合格禁军去哪?


所以厢军应运而生。


厢军,本质上是将地方的壮丁补入中央军籍,优良之壮丁入禁军专司作战,劣等则在地方专司劳役杂役,实质上剥夺了地方军的作战功能,把地方军变成了城管、保安、脚夫、后勤等等。


同时,地方有灾,灾民中的壮年也被大量募入厢军,吃国家饭,中国老百姓自古以来都是最逆来顺受的,但凡有口饭吃,是绝不会选择去造反的,作为历来农民起义主力的壮年灾民都有饭吃,自然也无反可造。


所以,北宋独特军制中的厢军也逐渐成形了,北宋近三百年内没有武将作反,基本没有灾民作乱,不得不说,其禁军与厢军结合的正兵制度有绝大部分功劳。


3.西军


然而,将兵分离这套,对付自己人好使,对付外敌就不够看了。


禁军由于防地不同,逐渐演变成京营、河北军和西军三大体系,京营几乎不上前线,河北一线和辽国在檀渊之后再无大仗,除了大名府基本捞不着仗打。


唯有西军,面对的是党项人的精锐,西军诸军在和西夏的连年交战中,把将兵分离制度磨成了废纸,到后期,西军已经俨然是世代相传的严密军户制职业军队,子替父,弟替兄,枢密院基本无法插手西军人事,到徽宗末年,平方腊,联金灭辽,大宋唯一能拿出来看的野战军,也就剩西军了。


当然,西军军纪是个严重的问题,平方腊平得江南百姓恨方腊一样恨西军,这是后话了。


4.冗官,冗兵,冗费


前面说了,北宋一朝,武将地位不断被打压降低,相应的,文官地位就被无限的拔高,刑不上士大夫,不兴文字狱,你要是个知识分子,在北宋过的别提有多滋润了。


北宋的科举和唐代区别大发了,殿试没了淘汰制,只要进了殿试就可以当官,就算不能封府,当个起居郎照样领工资,可谓是满朝朱紫衣,皆是读书人。


光吃饭不干事儿的公务员数量持续暴增,几乎每三十年就翻一倍,北宋公务员待遇之好,也是前朝所不可想象的,发钱,发粮食,日常需要什么就发什么,翻翻史书就生气,擦,连马桶都发。


禁军和厢军制度是北宋承平三百年的基础,同样也是北宋败亡的重要原因:


禁军和厢军规模无休止的扩大,这个军费支出早就超越了北宋能承受的限度,关键是增加的冗兵基本还不能打仗,甚至连杂役都做不好,到了宋神宗的时候,厢军已经崩坏到虽然养兵数十万,但有需要时仍然要征发民夫的地步,可以说北宋末年攻辽不利,金军南下无兵可挡,这种防自己人如防贼的军制是罪魁祸首。


这个时候又出来个倒霉孩子王安石,瞎折腾十五年,差点没把北宋给折腾背过气去:丫空有变法纲领,却没有看人的眼光,错用曾布、吕惠卿这种上了《宋史奸臣列传》的人物,最后变法成果被司马缸用光全给砸掉了,新旧党争十五年,什么结果没有,反倒把好好一个刑不上士大夫的北宋政坛风气全给败坏掉了——王安石对待政敌,那叫一个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呀。


然后呢,神奇的徽宗皇帝横空出世了。


徽宗一朝的奸臣们,几乎代表了古今奸臣的最高水平,看看: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李彦、朱勔、高俅,随便撂出一个来,都是一笑倾国的水平,徽宗朝摊上七个。


在这帮高素质的奸臣们的循循善诱下,道君皇帝大兴土木,修寿山艮岳,铸当十钱,发交子、钱引,搜刮江南,滥加赋税,冗费之盛已经达到了北宋三百年的巅峰,给脆弱如薄纸的北宋财政上捅了最后一刀,也把自己捅进了五国城。


5.童贯和北宋灭亡


童贯是个很有意思的太监:身为太监居然身材高大健壮,黑脸,相貌堂堂,甚至还长胡子!声音洪壮,上能骑马弯弓,下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这和大家印象中阴柔的太监形象可是大相径庭了,论外在条件,在中华太监史中,唯有洪武朝的知名太监马和才能与他一拼——马公公先祖是胡人,能挥刀能打仗,靖难的时候立下战功,被赐姓郑,对,他就是鼎鼎大名下西洋的三宝太监郑和。


为什么我在前文称童贯是高素质的奸臣呢?因为丫不仅知道拍皇帝马屁哄皇帝开心帮皇帝当鹰犬,丫还有政治抱负:


丫想封王。


太监怎么封王?


其他朝不可能,北宋可能,因为宋神宗这皇帝一辈子的梦想就是收复汉家故地燕云十六州,到死事儿也没成,不甘心啊,所以临死之前放了句话,凡收复燕云者,虽异姓亦得以封王!


于是童公公心思就活泛了,韦小宝说的好:太监没了那话儿,所图无非财权名三字,童公公也不例外,财权对于有为有位的太监来说都不难,唯有名垂青史才有挑战,所以名这个字,看不破的就是看不破啊。


童公公说干就干,先凑到蔡京身边变成蔡党,然后捞到个西北监军的职位,拨马就往西北去了。


童公公素质的确就是高,要想复燕云,首先得有强军,徽宗年间大宋唯有西军能打,高俅在京营搞得那套蹴鞠花架子鸟用没有,自古以来指望靠搞中国足球功成名就的都是傻逼。


前文说了,西军已经演变为一个独立的军阀,但凡京师来人,西军诸好汉们都要琢磨着把他球囊给捏开看看,看看筋到底有几根,等闲文官遇到西军这帮泼皮都是抱头鼠窜,实在是西军名声太响,也太坏。


但是童公公有胆识,有决断,童贯深知身为一个监军,要想笼络西军,就得有担当,不夺功,顺着这帮泼皮的毛捋,满足他们打仗多军功的愿望,更重要一点,还得能带兵打胜仗。


童公公身材魁梧,能打能吃能赌能喝,性格豪爽大方,除了下面没球囊,实在不像个阉人,正和西军好汉的胃口。


积石军和洮州的数场大胜,一下子就为童公公在西军中奠定了不小的声望,童公公把西夏和吐蕃收拾惨了,腾出手来,顺手就把在背后不停打黑枪的老战友蔡京给赶到杭州去了——虽然童公公带兵打了个胜仗,但是丫还是个奸臣,奸臣都是属狗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军队支持有了(当然,童公公这种拉拢行为也会引起一些希望紧守西军门户的老将世家的方案,西军大佬如种家和辛家是不可能投到童贯手下的,能投过去的只有马扩、高世宣、杨可世这样的年轻将领,还有刘延庆父子这样的草包马屁精,这也为日后宋军的两次北伐失败埋下伏笔),朝堂上的大敌也扫除了,下面童公公就该着手进行复幽云大计了,于是童公公就出使大辽侦察去了。


俗话说得好,想睡觉总会有人送枕头,童公公出使大辽侦察敌情,星夜遇知名辽奸赵良嗣来投,马良嗣带来好消息:辽国腹地有支女真人声势越来越大,辽国内部已经朽掉了,就差星星之火便可以燎原啦!


童贯小队长和马翻译官秉烛夜谈,定下了联女真灭辽的计策。


于是童贯欣欣然回国去给徽宗复命了,一面和被徽宗召回来的蔡京重修于好,一面继续怂恿徽宗大修寿山艮岳,皇帝越荒淫,越不会注意军国大事,要不然以徽宗那倦怠的性格,哪里耐得住卧底这种高难度行动漫长的等待呀。


完颜阿骨打不负大家对他的期待,两年之后就起兵反辽,不愧是白山黑水走出来的拿大棒子砸了一辈子鱼的游牧民族,吃苦耐操,大棒子使得那叫出神入化,护步达岗一战把大辽主力砸的他妈妈都不敢认他们了。


童公公苦心等待的连金灭辽的时机终于成熟。


经过完颜家和老赵家的外交人员的长期的不懈努力,与契丹敌对势力的外交人员在外交战线上进行了一场又一场无声不见血的殊死搏斗之后,老赵家和完颜家达成了瓜分大辽的“海上之盟”,宣和四年四月十日,徽宗下旨拜童贯为陕西河东河北路宣抚使,领兵十万,出兵北上,目标直指燕云失地。


结果呢,西军投靠童公公的一部冒进,传统老西军军阀把持的另外一部则冷眼旁观,在白沟活活吃到一个超级大败仗,要知道,辽兵是耶律大石带领的残兵,宋军却是西军精锐十万,北宋末年军队混乱的状况终于让童公公尝到了苦涩的滋味,连号称宋军野战第一的西军也败了!第一次北伐就此而止。


童公公想封王,但是越到关键时刻,得失心越重,自然是不肯再进,等到郭药师投宋,才壮了童公公底气:这个时候患得患失的童贯,早已不是当年带领西军大破铁鹞子的宣帅了!封王成败就在眼前的煎熬已经磨平了童贯最后的一丝胆气。


俗话说的好,将熊熊一窝,宋军虽然增兵到二十万,但是上有已经沦为大熊熊的童公公,下有知名草包刘延庆,已然是军心涣散,郭药师、高世宣、杨可世三将带六千人突入燕京城,居然也能因为草包刘延庆的儿子刘光世救援不到,而被四军大王萧干的三千皮氏按钵军活活给打了出去,刘延庆这蠢卵见对岸火光一起,立刻烧营撤退,被辽军顺势掩杀,宋军全军崩溃,溃军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宋军二次北伐再次失败!


北宋这个时候已经把脸都丢光了,军事上再无寸进,陷入了和女真人长久的扯皮之中,童公公为了封王什么都不顾了:完颜家你要燕京之民就带走吧!大宋只要燕京之地!要多少钱只管开口!


金国也看出了北宋的虚弱,故意拿捏谈判的分寸,几来几往折腾了好久,终于达成协议,宣和五年四月,童贯带兵进入了一片瓦砾已经被女真人掳空的燕京城,宣和七年六月,童贯因复燕云故地得封广阳郡王。


宣和七年十二月,金兵南下,战事两年止,西军河北京营诸军皆灭,种师中、张叔夜等名将战死,长江以北再无汉歌,北宋灭亡。


靖康元年七月,童贯被斩,首级挂于汴京城门,唾者何止万计。


6.南宋织毛衣


岳爷爷韩爷爷宗爷爷的故事就没什么可以赘述的了,无非是看一遍气一边,大家一起怒发冲冠而已。


最近有首歌很红,叫做《织毛衣》,歌词写得粗俗,但是很入味:你爱上一个傻逼,那个傻逼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喔……你还给傻逼织毛衣。


我读南宋史,脑海里经常浮现的就是这首歌,歌词一直在脑海里缭绕。


北宋联金灭辽,北宋灭亡,这种错误南宋居然还可以再犯一次:屁颠颠贴到蒙古人的屁股上面去,联元灭金,然后南宋亡了。


南宋妹妹痴痴的爱着蒙古哥哥,蒙古哥哥想的却是怎么推倒她,真可谓比傻逼还傻逼,还给蒙古织毛衣。


=================================================================================


三点啦,后面想到什么再码吧,虽然以前喜欢编造扯淡战史,但是我保证,本文绝对不是扯淡,欢迎拍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