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的青春在这里迷醉,

然后走上熙攘的路程,

朦胧的是你的怠倦,云光,如水,

他们的自己丢失了随着就遗忘;


多少次了你的园门开启,

你的美繁复,你的心变冷,

尽管四季歌喉唱得多好,

当无翼而来的夜露凝重──


等你老了,独自对着炉火,

就会知道有一个灵魂也静静的,

他曾经爱过你的变化无尽,

旅梦碎了,他爱你的愁绪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