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正当卢卡斯陷入苦思冥想之际,齐楚雄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官邸门前,他小心翼翼的抱着路易斯走出车厢,冲着官邸大声喊道:“弗兰茨!快出来帮我一把!”

“我来了!”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路德维希飞快的冲出了官邸,当他看到爱伯斯塔克和怀特兄弟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不禁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看到了躺在齐楚雄怀里的路易斯。

“哦!上帝啊!”当路易斯身上那一道道伤疤和缠在头上的厚厚的绷带映入路德维希的眼帘时,他整个人都愤怒了,“太残忍了!怎么可以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这种毒手呢!”

“好了弗兰茨,你还是把自己的火气先压一压吧,”齐楚雄说,“来,快点去整理房间,从今以后他们就要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好的,我这就去。”路德维希扭头跑回官邸,拉着汉娜一道整理房间。弗兰克和约翰被这些人的到来所惊动,两个人跑出房间,围着齐楚雄,开始打量在他怀中不停颤抖的路易斯。

“这孩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弗兰克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他看上去好像很害怕的模样?”

“对不起,我现在暂时没有时间和您解释这些事情,来,您先认识一下。”齐楚雄把爱伯斯塔克和怀特兄弟拉到身边,“这是列维·爱伯斯塔克先生,他是一位很好的裁缝,这是埃里克和梅克,他们兄弟俩和爱伯斯塔克先生一样,都是我从集中营里带出来的。”

“他们都是犹太人吗?”弗兰克有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这三个人。

“是的,我们都是犹太人。”梅克推着轮椅来到弗兰克面前,用英语告诉他们说,“如果不是齐医生好心救了我们,我们早就变成了几具硬梆梆的尸体了。”

“你是哪国人?”约翰好奇的插了一句。

“我的父亲是丹麦犹太人,母亲是英国犹太人,我们被德国人抓到雅利安城已经有好些年了。”梅克说到这里对齐楚雄投去一缕感激的目光,“尽管生活在一个见不到阳光的地下世界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我依然要感谢上帝,因为他并没有忘记我们的存在。”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弗兰克觉得梅克其实话中有话。

“他们刚从医院里出来,现在还很疲劳,我看还是让他们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吧。”齐楚雄担心官邸里仍然藏有窃听器,所以就没让梅克继续说下去。

弗兰克看出齐楚雄似乎是有些难以道明的顾虑,于是他也没有再问下去,而是帮着齐楚雄把梅克抬到了三楼。路德维希和汉娜这时已经打扫好了两个房间,埃里克一看到那些干净的床铺和琳琅满目的艺术品,立刻激动地喊道:“哥哥,你看啊!这里可真漂亮!”紧接着他又拉住齐楚雄的手问道:“齐医生,您的家可真美,我看恐怕就连艾德斯瓦尔宫都无法与这里相比。”

“傻孩子,艾德斯瓦尔宫可比这里壮观多了。”齐楚雄乐呵呵的拍着埃里克的脑袋,“你知道吗,光是里面的一个宴会厅就要比我的官邸大上十倍。”

“天哪!这么大!”埃里克羡慕的喊道:“要是我也有机会去看看就好了。”

“一定会有机会的,不过你现在要先去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会为你们的到来举办一场丰盛的晚宴,到时候让你敞开肚皮吃个饱。”

“哇!夜晚快点来到吧!”埃里克兴奋地在房间里跳来跳去,齐楚雄站在房间门口好笑的摇着头,这温馨的一幕令弗兰克和约翰感到非常好奇,他们实在想不通这些犹太人为什么会和一个德国人的“走狗”保持如此良好的关系。

雅利安城的夜晚很快就降临了,汉娜在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除了路易斯由于伤病的原因没有参加之外,住在这座官邸里的人们都来到了餐厅,准备享用一顿美妙的晚餐。

齐楚雄走到主人的座位前,端起一杯葡萄酒,热情的说道:“诸位,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因为我们的这个大家庭今天又添加了四位新的成员,让我们为他们的到来干一杯!”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一点,我可不是你们中的一员。”阿金霍夫虽然也参加了晚宴,但是他的口气却依然令人难以忍受。

“你要是不愿意和我们呆在一起,那就趁早离开这里,反正我们也不喜欢你。”路德维希没好气的顶了他一句。

“谢谢你的提醒,我本来就没有兴趣和一群为了活命而弯下腰的人呆在一起。”阿金霍夫站起身就朝楼上走去。

“等一等!少尉先生!”齐楚雄急忙扑过去拉住他的手,“请您别生气,相信我,其实我们都想成为您的朋友……”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阿金霍夫一把打开了齐楚雄的手,“谁稀罕和你这种厚颜无耻的人交朋友!你的所作所为真让人恶心,滚到你的德国主子身边去吧,那里才是你这条癞皮狗的家!”

“阿金霍夫少尉!您可以看不起我们,但是您不能侮辱齐医生!”爱伯斯塔克从餐桌后面冲了过来,他眼中噙满泪光,激动地大声喊道:“您知道齐医生在来到雅利安城之前曾经经历过多少痛苦吗?盖世太保杀死了他的妻子,他年幼的女儿至今下落不明,他只要一想到这些事情就会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但是他为了让我们活得更有尊严,却选择了把这些痛苦都藏在自己心里,如果不是他在施特莱纳面前替我们说情,很多囚犯就会饿死在两年前的那场饥荒里,如果不是他坚持保护我们,我、路易斯、埃里克、梅克还有成千上万至今仍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囚犯永远都不可能燃起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您怎么可以用这种无礼的言论攻击他,请您马上对他道歉,否则我们将永远无法原谅您的做法!”

爱伯斯塔克这番发自肺腑的吼声令整间餐厅顿时静了下来,弗兰克和约翰将探寻的目光投向齐楚雄,心想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他穿着党卫军的黑色制服,可是却能让一群犹太人对他感恩戴德。

“哇!”一阵凄厉的哭泣声突然撕破了官邸内的寂静。

“是路易斯!”齐楚雄二话不说就扭头跑上了三楼,他猛地冲进爱伯斯塔克的卧室,一把抱起正在拼命挣扎的路易斯,“快醒醒!路易斯,别害怕!是我!”

“救救我!齐医生!”路易斯死死抱住齐楚雄的脖子,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我刚才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玛格达又来了,她手里拿着一把刀,她要杀了我……我想跑……可是腿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别害怕,我的孩子。”齐楚雄紧紧抱住路易斯,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后背,“我发誓除非有一天我失去生命,否则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

齐楚雄温暖的怀抱给路易斯带来了生存的希望,他渐渐地停止了哭泣,而那张已经被恐惧笼罩了很长时间的脸庞上也终于出现了一丝久违的平静。

“睡吧,孩子,有我在你身边,你什么也不用害怕。”齐楚雄轻轻晃动着路易斯的身躯。不知不觉中,他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从前,那时他的女儿刚刚出生,小家伙最喜欢躺在父亲的怀里进入梦乡,而妻子也会依偎在他肩头,用温柔的语调倾诉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希望。

卧室的门前此刻挤满了人,但是大家谁也没有去打扰他们,无论是路德维希夫妇,还是爱伯斯塔克和怀特兄弟,他们的眼睛里都噙着泪花,就连弗兰克和约翰都不由自主的感到鼻子一阵发酸。

阿金霍夫在这一刻显得有些孤独,他从人缝中望着齐楚雄脸上那种慈祥的表情,原本冷漠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和困惑,甚至还有一点点令人难以想象的自责,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这种怪异的眼神。

“当、当、当!”正当人们都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气氛中不能自拔时,官邸的大门却突然响起了一连串令人心悸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