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之治 VS 咸平之治 宋真宗25年发展胜过唐朝最快七八十年的业绩。

禁军名将 收藏 119 10270

北宋前四代明君户口数看待北宋前期文治发展。对比一下唐朝盛世的“文治”,看一下唐宋社会繁荣方面是怎么拉开差距的。


公元960年,北宋户口96万7千,平定南方各国之后大约有250万户口左右,而唐朝统一国内时,也大约有250万户口-280万户口左右。李世民贞观之治20年,使得唐朝户口达到380万,增加了大约100万。通过380万减去增加的这100万,唐朝统一国内事,户口大致为250-280万。唐朝和宋朝在统一国内时期,人口起跑点基本是相当的。然后看一下唐宋两朝各年户口的记载。


960年,北宋户口96万7千

976年,北宋户口309万(平定南方各国,获得了大约160万户,)

实际人口增长,为256万增长到309万户,16年,增加了53万户

996年,北宋户口451万

1021年,北宋户口867万7千

1042年,北宋户口1030万

1063年,北宋户口1246万


北宋四代明君户口增加幅度评价:

太祖时代执政的16年,人口幅度增加缓慢,16年仅仅增加了53万户口,平均一年增加3万5千户

太宗时代,因为内部完成了统一,20年,增加了户口142万户,平均一年增加7万1千户

真宗时代,真宗前期整顿吏治,完善国防,25年,增加了户口416万户,平均一年增加16万6千户

仁宗时代,前21年,(刘太后大权在手的十多年),因为主少寡母的缘故,这一时期没出什么乱子,增加了167万户,平均一年增加8万户。

仁宗时代,后21年,增加了216万户,平均一年增加了10万3千户,


数据表明:北宋发展最快速的时代,是宋真宗时代。北宋文治成就最高的皇帝,也是历代王朝文治水平最高的皇帝。


唐朝统一国内为250-280万户

唐朝初年,全国不满300万户,史书称唐太宗在位20多年,增加了约1百万户,以此反推,唐朝统一国内之时,应该有250万户-280万户之间

650年,全国有380万户

705年,615万户(武则天执政的第一年)

726年,唐玄宗开元14年,706万9千户

732年,开元20年,户786万

740年,开元28年,户841万

754年,唐朝户口颠峰,906万9千


看一下唐宋文治对比:

唐太宗20余年,户口发展了约100万户——————后人鼓吹的“贞观之治”,也不过如此,

宋太宗20年,(976-996),和唐朝类似的基础和家底,户口发展增加了142万户。

唐朝280万 ,唐太宗20多年“贞观之治” 发展至380万户,户口增加100万户。

宋朝309万,宋太宗20年,人口发展到451万户。户口增加142万户,

宋太宗时期,发展速度快过唐太宗时期。底子之相差不到十分之一,发展幅度却相差42%,贞观之治在数字化面前,是经不起比较的。



之后,唐宋第二个时期比较(宋真宗25年成绩,超越了唐朝前期55年‘盛世’)

650年,唐朝建立已经有了32年,

996年,宋朝建立已经有了36年


唐朝

650年-705年,唐朝这55年,(所谓的高宗时代,和武则天掌权时代)

唐朝户口增加了235万户,由380万户,增加到了615万户

宋朝

996-1021年,宋朝这25年,(宋真宗25年)

宋朝户口增加了416万户,由451万户,增加到了867万7千户。


点评:唐太宗时代与宋太宗时代对比,差距还不明显,但是一到了唐宋第三位皇帝,第四位掌权者,的时候,差距就逐渐拉开了。

唐朝650年,人口基础380万户,与宋朝996年的451万户相比,差距仅仅相差18.68%.

但是北宋宋真宗发展25年,唐朝发展55年,此时唐朝距离立国已经有了87年,北宋距离立国已经有了61年,唐宋人口差距拉大到了41%


宋真宗时代,VS 唐朝高宗武则天时代,是拉开唐宋经济差距的最重要时期。所谓的"贞观遗风"远不如宋朝的"咸平之治"


唐宋第三时期发展比较。

705年-754,(唐朝武则天,唐玄宗等人)开元盛世的最高峰.

49年,唐朝人口增加了291万户,发展到了唐朝的颠峰,906万9千户


1042-1063(宋仁宗时代的42年)

42年,宋朝人口增加了383万户,人口发展到了1246万户



点评,唐宋立国时期。国内户口基本相当,

754年,距离唐朝立国已经有了136年,发展到了唐朝人口颠峰906万户

1063年,距离宋朝立国已经有了103年,发展到了1246万户.

唐朝用了136年,把大约250-280万户变成了906万9千户.而完成这个人口数目的增加,北宋由250万户变成907万7千户,仅仅用了66年。速度是唐朝的一倍.(1021-1042年,宋朝平均每年增加8万户,此前已经说明,因此在1026年左右,北宋人口应该是907万7千户左右。)


尤其是在宋真宗执政的25年,北宋经济和人口突飞猛进,平均每年人口增加幅度为16万6千户,

对比唐太宗"贞观之治"20余年增加的100万户,平均每年人口增加5万户,对比唐玄宗每年增加的4-5万户,宋朝文治水平,为历代王朝第一。


唐宋五个皇帝的文治对比:

唐高祖VS宋太祖: 统一国内时期,唐朝统一国内约250-280万户口,宋朝统一国内约255万户, 唐宋统一国内时,起步点基本相当。


唐太宗VS宋太宗: 唐太宗20余年贞观之治,户口发展了约100万户,宋太宗20年把户口发展了142万户,这一时期,唐宋人口差距拉大到了18.68%,

唐太宗280万基础上发展到380万户,增加幅度为35.71%

宋太宗在309万户的基础上发展到451万户,增加幅度为45.95% 略高于唐太宗取得的成就。


唐高宗(包含武则天)时期 VS 宋真宗时代. 唐朝650-705年,发展了55年,竟然远不如宋真宗发展25年。

唐朝55年,户口由380万户发展到615万户,户口增加幅度为61.8%.花了55年,

宋朝25年,户口由451万户发展到了867.7万户,户口增加幅度为92.39% 仅仅花了25年,就取得了比唐朝55年更大的成就,进一步把唐朝与宋朝的差距拉大到了41%.


唐朝开元盛世VS宋仁宗时代。

705年-754年,期间49年,唐朝人口增加了291万户,发展到了唐朝的颠峰,906万9千户,增加幅度为47.46%

1042-1063(宋仁宗时代的42年) 宋朝人口增加了383万户,人口发展到了1246万户 ,增加幅度为 43.59%.

因为北宋仅仅算了42年,而唐朝算了49年,应次不能说明这一时期唐朝的发展速度快于北宋.

而北宋42年发展,增加幅度为43.59%,平均每年超过1%. 唐朝这49年,增加幅度为47.46%,平均每年不到1%.因此每年的发展,宋朝这一时期以微弱的优势领先唐朝。


以上数据分析,得出

唐朝统一国内户口为250-280万户,宋朝统一国内获得的户口与之基本相当,约250万户左右。本土太祖发展,到去世时为309万户.


唐宋, 唐太宗VS宋太宗, 唐高宗(武则天) VS 宋真宗(刘皇后), 唐玄宗VS宋仁宗 这三个时代的户口增长.


唐太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35.71%

宋太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45.95%


唐高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22.47%

宋真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73.91%


唐玄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19.37%

宋仁宗时代,户口每20年增长率大致为20.76%


宋朝太宗时代,北宋财富收入仅仅是唐朝的两倍.

而经过宋真宗的"咸平之治"后,北宋的财富收入差距与唐朝拉大,其中工商业税收为唐朝的13倍。

禧(真宗年号)之末,所入又增至二千六百五十余万缗,唐朝极盛时玄宗时最高的货币岁入只有二百万缗.

宋真宗时代,北宋的工商业繁荣是唐朝最繁荣时期的13倍.

宋都汴梁达到150万人口,超过了唐朝时代长安50万居民的3倍。


对比一下唐,宋货币的购买力。宋真宗时代,米价为300-500文一石,一宋石为92.5宋斤,等于341汉斤,一汉斤大致相当于今天250克,一宋石大致等于今天85KG.

按照300文一石的米价,一斤米2元人民币,1KG大米4元人民币,那北宋300文相当于今340块钱左右,1贯大致相当于今天1000-1100元左右。


北宋一禁军一年开销大致为50贯,一厢军军饷大致为30贯,而且还能养家,相当于今天大约3万RMB一年的薪水,养家不成问题。

北宋禁军的军饷,大致与汴梁的居民人均财富获得持平.


而唐朝的货币价格怎么算呢?

速来相见钦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杜浦》————一斗酒300铜钱,17斤300文,大致相当于一斤17-18文钱一斤,如果按照今天的酒价,一般的黄酒,米酒之类的,唐朝的货币价值未必高过宋朝,按照宋朝1000文钱大致等于今天1000元的话,唐朝十七八块钱一斤的酒有点贵。“不要说那个时代有什么XO,茅台”。

唐朝时代的货币未必比宋朝时代的货币值钱,而侧面一个反映是,宋朝最高一年铸造506万贯的铜钱,还不够用,还要出现纸币。唐朝最高一年才32万。相比之下,宋朝是开支票才够用的时代,而唐朝则是零花现金已经充裕的王朝。宋真宗时代,北宋工商业并没有后期的繁荣,因为工商业的繁荣需要资本的逐渐积累,但是却已经为后面的逐渐积累繁荣创造了好的条件和基础。


我想一个铸钱是唐朝接近16倍的王朝,一个需要开支票解决货币交易数目过大的王朝,谁富谁穷,不用多说吧。如果有人认为一个拿点小钱就够花的王朝,比一个需要拿支票交易的王朝更富裕,我就彻底无语了。而北宋纸币,最早出现早宋真宗时代。

汴都数百万户,尽仰石炭,无一家燃薪者————————汴梁大规模使用煤炭,也是宋真宗时代的事。只不过到了仁宗时代,加以发展而已。


此时北宋铸币约有200万-300万左右。北宋开始在世界上形成强大的向心力,西面吐蕃部落还是归附宋朝,六谷吐蕃首领接受宋朝的封官,并且愿意为了宋朝的一个官爵,而进攻党项,成为替宋朝流血卖命最忠实的“番军”

南方侬志高要求归顺宋朝,想把广西归入宋朝的版图之内,宋朝没答应“可能是那地方穷酸了,不好治理”,侬志高反,结果宋军出击,打的此人不知逃亡去向。越南人调皮,被宋军打的差点亡国,被迫求和。

东面高丽向宋朝进贡,日本女人来宋朝“度种”,西北的回鹘女人以出嫁前和宋朝的男人同居为荣,背面后来辽国的皇帝有了“愿来世为宋人”的历史记载。宋都汴梁守城士兵和百姓开始了“丝履为鞋”,而此时的欧洲各国君主穿不起丝履,印度人则是打赤脚,周边异族,北方人穿草鞋,皮靴,南方宋朝以外的越南人估计是赤脚。



唐宋真正拉开差距的,是宋真宗时代的"咸平之治",也可以称的上中国乃至世界第一盛世.而且宋代的社会繁荣,并非单纯的历史技术进步,而是宋王朝历代皇帝重视工商业,重视藏富于民,重视兴修水利,重视发展经济造成的.可以在百度里面输入"宋代农业政策"查看一下宋朝修建的水利工程,输入"宋代工商业政策"看一下宋朝经济繁荣的政策作用。


仅举一例:

唐朝时代,政府向民间要货物,伸手便拿,价格自己说了算,完全是合法抢劫民间财物.“一车炭,千余斤……半匹红绡一长绫,系在牛头充碳值”————卖炭翁。

注:宋朝时代,一匹上好的绢在京师附近大约值400钱左右,这是上好的,而且是一匹,红绡并非丝绢,价格根本不能和丝绢对比,打一个对折,200钱,如果是半匹,再打一个对折,100钱。唐朝官吏将卖炭翁辛苦烧来的一车碳以区区100钱的价格强买了,掠夺民财无法无天


宋朝时代,府令行会商人承担科买,在原则上并不是要无偿地掠夺行户商人的资财,而是为了保证官需物品保质保量的及时供应。因而官府科买的物品按规定都是要付钱的,其价格称作“时估”。所谓“时估”,就是根据现行市场价估计、预测的未来价。大致自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年起,逐步建立了一套较完整的时估申报和稽察制度,由中央的三司主管,其制定则由各地政府负责,在京师是开封府,在地方是州县。京城制定时估的部门是开封府司录司。具体的操作程序是,每旬的最后一天,司录司把各行会应役的行户招集起来,与司录司官员一同商定下旬供纳物品的价格,即时估,并将商定的各行物价写成表状,在下旬的第一天用公文的形式,分别报送供办宫廷物品的杂买务和负责国家物资储备仓库的提举诸司库务司。无论是杂买务还是提举诸司库务司需要物品,都不必再与行户讨价还价,只要命当差的行户把所需物品送到,由官员当面根据时估计价还钱即可。由于时估是依据现行市价预测的未来价,又每十天评定一次,因而时估与市价有着密切的关系,尽管不能完全与市价吻合,却终究相差不远。更由于时估是由行会商人和政府官员共同商定的,就必然使得商人在定价上拥有了较大的权力,商人有可能在评定时估的过程中反映自己的意见并保护其利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官吏的敲榨勒索。这与唐代以前定价权完全掌握在官府手中有了很大的不同,充分体现了宋代政策上的宽



唐朝时代,日本尚且还想学习中国,派遣"谴唐使"

宋朝时代,宋真宗已经让日本已经完全绝望了,把美丽的女人乘船来中国,寻找宋朝俊美的男人帮他们"度种"希望以此改良日本后代人种问题。



北宋"咸平之治"

赵恒是宋太宗第三子,初名赵元侃。登基前曾被封为韩王、襄王和寿王,公元997年登基,在位25年治理有方,国家日臻昌盛,史称「咸平之治」。历数两代三百年间,尤其北宋,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高度发展的巅峰时期,中原在工业化、商业化、货币化和城市化方面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地方,国都汴京(又称汴梁,即现今开封)更成为当时全球最繁华最著名的国际化大都会。

当时的汴京城常住人口150万,比唐朝首都长安更加繁华,《东京梦华录》描述汴梁「东华门外,市井最盛……举凡南北饮食、时新花果、鱼虾鳖蟹、鹑兔脯腊、金玉珍玩、衣著服饰,无非天下之奇……」真乃一幅繁荣景象。「汴京富丽甲天下」、「八荒争凑,万国咸通」、「人口逾百万,货物集南北」,「万国舟车会,中天象魏雄」、「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等诗句,便是当时汴京城的真实写照。由於宋朝强力推进「对外开放」政策,来华的外国人无论是国别还是数量都超过唐朝,开封成为全球拥有外国侨民最多的国都。这些外来新移民有来自西域、阿拉伯和朝鲜、日本等国,还有的从非洲、欧洲等地远道而来,他们的身份包括驻华使臣、武士、僧侣、教徒、商贾、猎手、艺人、奴婢和留学生各色人等,生动展示了文化交流与中外融合促成的文明进程。也有不少宋朝官员和商人「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读《中国古代经济简史》得知:「当时(宋代)我国的船只已经航行於印度洋各地,包括锡兰(斯里兰卡)、印度次大陆波斯湾和阿拉伯半岛,甚至达到非洲的索马里。」

宋朝的新移民中有不少是穆斯林,他们在汴梁一住就是几年、几十年,甚至在此传宗接代繁衍生息,於是就有了「土生蕃客」、「五世蕃客」之说,开封和其他一些沿海城市,还纷纷设立了蕃客的子弟学校—「蕃学」。开放的大宋不搞种族歧视,允许穆斯林子弟参加科举考试,成绩优秀者照样可以与汉人一样获取功名,封官进爵。连一些讲究诚信的穆斯林商人由於经商有道,对发展宋朝的国际贸易做出贡献,也被朝廷「破格」录用,授予官职。为此,当时开封城还兴建了很多规模不小和穆斯林公共墓地。

当时汴京还生活著一支庞大的犹太人群体。他们自称「一赐乐业」教徒,这可能是以色列Israel)的音译。汴梁老百姓因为对犹太人不甚了解,鉴於他们在宰杀牛羊时有剔除脚筋的习俗,就称其为「挑筋教」,也有人叫他们「蓝帽回回」、「天竺人」。在民族大融合的宋代,开封的犹太人享受到与汉人一样的自由,不少人还通过科举考试升为官员。犹太人很乐於在开封世代繁衍,以至到19世纪后期开封还保留著犹太会堂。犹太人能在以儒家文化为主导的宋朝繁衍生息,是犹太文明史上一个独特的现象,也从侧面证明了当时中国对外开放程度之高。宋时宁波一跃成为全国三大口岸之一,开封的不少犹太人也常常奔波於汴甬之间,甚至选择在风光秀丽的宁波落户。所以甬城也有犹太人的后裔,一千年后的今天,甬汴两地的渊源仍很密切。

由於国势强盛,当时宋朝在「老外」心目中是「天国」,每年有大量的「洋人」涌入宋朝,到中原朝拜、经商或定居,宋人在世界各地也受到热烈欢迎。读《清波杂志》,有如下一段记载:「倭国(日本)一舟飘泊在(宋朝)境上,一行凡三、二十人。(日本)妇女悉被发,遇中州(中国)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名曰『度种』」。此文叙述了日本妇女乘船来中国,遇到宋朝健美(端丽)男子就会主动献身,目的是生下后代。在国都汴梁,日本女子向宋朝帅哥「度种」的事也屡见不鲜,虽然官方文件语焉不详,但一些野史和宋人笔记对此均有描述。

宋人洪皓在《松漠纪闻》中也说:「回鹘自唐末浸微,本朝盛时,有入居秦川为熟户者。女未嫁者先与汉人通,有生数子年近三十始能配其种类。媒妁来议者,父母则曰,吾女尝与某人某人昵,以多为胜,风俗皆然。今亦有目微深而髯不虬者,盖与汉儿通而生也。」说当时西域的回鹘族女子有出嫁前先与汉人「同居」的传统。回鹘女人还以此为荣,出嫁时新娘父母们会对外宣称:其女儿曾和某某汉人同居过。现在看来,这种风气未免太过愚昧和荒谬,却也说明宋朝时老外们「爱屋及乌」,以至於对宋朝的男士也刮目相看了!


辽兴宗耶律隆基曾经说:"愿意来世为宋人"皇帝不想做,想做宋朝的百姓。









唐朝的“贞观之治”李世民20多年发展户口100万户左右,

宋真宗“咸平之治”25年,发展户口416万户 岁入由5000万增加到15000万(明朝最高1500万)

与唐朝的财政差距,由最初唐朝的3倍,一下子扩大到了七倍以上。


而且历代皇帝,


宋真宗是最会“廉政建设”的皇帝,治理国家,户口发展成就最高的皇帝,经济发展最强劲的皇帝。



历代皇帝,发展经济,治理国家,没有比宋真宗成绩更好的了。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