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取消的词条被取消了zt

蓝色征衣 收藏 4 220
导读: 不该取消的词条被取消了 ——评2009年修订版《辞海》(彩图本)编者对有关词条的取消(之八) 陈守礼 《辞海》负责人说2009年修订版又取消 、“淘汰”“约七千个词条”。笔者已发现修订版编者把许多不该取消的词条取消了。错误之严重,令人吃惊。编者竟然把[共产主义世界观]、[共产主义人生观]、[人民军队]、[人民武装]、[革命根据地]、[西沙自卫反击战]、[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等等,许多绝对不应取消的重要词条都取消了。现在,笔者先举出被取消、“淘汰”的如下三十四个词条为例提出



不该取消的词条被取消了


——评2009年修订版《辞海》(彩图本)编者对有关词条的取消(之八)


陈守礼




《辞海》负责人说2009年修订版又取消 、“淘汰”“约七千个词条”。笔者已发现修订版编者把许多不该取消的词条取消了。错误之严重,令人吃惊。编者竟然把[共产主义世界观]、[共产主义人生观]、[人民军队]、[人民武装]、[革命根据地]、[西沙自卫反击战]、[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等等,许多绝对不应取消的重要词条都取消了。现在,笔者先举出被取消、“淘汰”的如下三十四个词条为例提出批评:




一看,修订版编者把关于共产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一组五个词条取消、“淘汰”:


(一)取消[共产主义世界观]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无产者阶级对世界的根本看法。‘共产主义的宇宙观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8年版第649页)它如实地反映世界的本来面目和发展规律,指导人们能动地改造世界,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崇高目标。它是自有人类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科学的世界观。”


(二)取消[共产主义人生观]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即‘无产阶级人生观’。共产主义世界观的组成部分。它主张从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集体利益出发,大公无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把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作为人生的最高目的。它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最高尚的人生观。”


《辞海》2009年修订版编者刚刚在[毛泽东思想]词条中纠错、补写进了“关于思想政治工作和文化工作。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要不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进行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逐步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如果这是真心纠错、真正肯定“毛泽东思想”的正确,那么,为什么又在《辞海》中把“共产主义世界观、共产主义人生观”词条取消、“淘汰”掉呢?难道“共产主义世界观、人生观”都已“过时”“无用”了吗?显然,编者是自相矛盾,暴露了纠错毫无诚意。


(三)取消[共产主义道德]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即无产阶级的道德。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根本的利益和要求的反映,是人类历史上最高尚的道德。同一切剥削阶级道德相对立。它的本质特征是集体主义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它要求人们具有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意志,把个人利益服从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利益,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使别人同享幸福的基础上;致力于全人类的解放斗争,并在斗争中解放自己,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私有制度。它要求人们在实现共产主义事业的过程中,具有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热爱劳动和劳动人民的高贵品质,具有彻底的革命精神和严格的科学态度。培养和提高全体人民的共产主义道德品质,是发展社会主义事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的一个重要条件。”


(四)取消[共产主义劳动]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指导自觉地为社会而劳动。以不计报酬、不讲条件等为特点。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劳动人民成为社会的主人。在无产阶级政党的教育下,劳动人民的政治思想觉悟不断提高,在集体劳动中发挥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在某些先进者的身上开始出现共产主义劳动态度。随着社会产品的极大丰富和全体人民共产主义思想觉悟和道德品质的极大提高,过渡到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时,劳动将成为生活第一需要,这种劳动态度将具有普遍性。”


(以上四个词条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240页和1999年版第1499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730页)


这四个词条是敢冒“砍头”危险的1999年版编者还未敢取消的,竟被2009年修订版编者“大胆”取消、“淘汰”了。


(五)取消[嘉兴南湖革命纪念船]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在浙江省嘉兴县南湖中。为纪念党的‘一大’而设置。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后期,由上海转移到嘉兴南湖的游船上举行。1959年建有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展出仿制的革命纪念船。”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548页和1999年版第672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051页)


以上关于共产主义世界观和有关建党史等五个重要词条,修订版编者如果再作“字斟句酌”的修改未尝不可,为什么全部都取消、“淘汰”?而且还在[中国共产党]词条中删除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删除党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删除党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制度”;还在[武装力量]词条中删除“它的根本任务是,保卫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还在[无产阶级专政]词条中删除这是“对反对社会主义革命、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敌对阶级的专政”(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660页与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402页),这些能不令人震惊?能不使人想到下一步再修订是不是要取消“中国共产党”和取消中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


近来,已有人在造舆论,要共产党改名,所谓“改名”,实际上即是取消共产党或取消党的原有性质,使共产党变成别种性质的党!


共产党“改名”,实质上是以取消原来的“共产党”或使之“变质”为前提的。那是不是有人想在中国建立一个不要“共产主义世界观”、不要“共产主义人生观”、不要“共产主义道德”、不以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为最终目的”的什么党呢?


笔者是一个入党七十年的共产党员,始终坚信毛泽东缔造的中国共产党是不能和不应变质的,是不能和不应“改名”的。在此郑重向党中央和7799万5千位共产党员提出上述问题。希望全党来关注《辞海》和造这种舆论者,并希望问题能得到正确解答和解决。


现在,让我们回顾邓小平《讲话》中的一段符合党的历史事实的至理名言,在改革开放初期,在1980年2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说:“所谓精神文明,不但是指教育、科学、文化(这是完全必要的),而且是指共产主义的思想、理想、信念、道德、纪律,革命的立场和原则,人与人的同志式关系,等等。……没有这种精神文明,没有共产主义思想,没有共产主义道德,怎么能建设社会主义?党和政府愈是实行各项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政策,党员尤其是党的高级负责干部,就愈要高度重视、愈要身体力行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主义道德。否则,我们自己在精神上解除了武装,还怎么能教育青年,还怎么能领导国家和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我们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就已经坚持用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指导整个工作;用共产主义道德约束共产党员和先进分子的言行;提倡和表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个人服从组织’,‘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现在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期,有人居然对这些庄严的革命口号进行‘批判’,而这种荒唐的‘批判’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抵制,居然还得到我们队伍中一些人的同情和支持。每一个有党性、有革命性的共产党员,难道能够容忍这种状况继续下去吗?”(《邓选》第2卷第367页)


《辞海》2009年修订版编者这样取消和删改词条,岂不是完全同我国的宪法、同四项基本原则、同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邓小平的上述至理名言背道而驰吗?




二看,修订版编者把反映有关人民军队、人民革命的一组七个词条取消、“淘汰”:


(六)取消[人民军队]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人民军队,来自人民,属于人民,为人民的利益,为全民族的利益而战斗的军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军队。”


这个词条是写得对的。人民要革命、要做国家的主人,关键是要有一个自己的军认。


照例,2009年修订版在1884页上,应有此词条,却不见了,是编者把[人民军队]词条取消、“淘汰”掉了。


(七)取消[人民武装]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属于人民和保护人民利益的武装力量。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武装包括人民解放军和民兵等武装组织。有时专指民兵等群众性武装组织。”


照例,2009年修订版在1884页上也应有此词条,却不见了,也是编者把[人民武装]词条取消、“淘汰”了。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305页与1999年版第372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884页)


显然,“人民军队”、“人民武装”这两个词条虽只简括地写了几行文字,却写出了人民军队、人民武装与古今中外一切旧军队旧武装力量的不同本质。过去的旧军队,一般都是统治阶级手中的工具,除了防御国外之敌或侵略别国之外,都是统治阶级用来对付或镇压本国人民的;可是,人民军队、人民武装的性质就与旧军队相反,它始终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自己的军队和武装。


请问2009年修订版编者:


难道“人民军队”、“人民武装”都已“过时”“无用”了吗?


难道毛泽东的名言:“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这个真理已经“过时”“无用”了吗?


(八)取消[政治工作三大原则]词条。1999年版全文是:


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即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官兵一致是:上下级之间,干部和战士之间,政治平等,团结友爱,同甘共苦,实行有领导的民主,建立自觉的纪律。军民一致是:军队爱护人民,保护人民利益,遵守政策法令,尊重地方干部,建立秋毫无犯的群众纪律,宣传、组织和武装群众,支援和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瓦解敌军是:对敌军进行政治宣传和组织瓦解,以动摇其军心士气,瓦解其战斗意志,争取其投诚、起义,对放下武器的敌军官兵,实行宽待政策。政治工作三大原则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467页与1999年版第177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928页)


试问:如果取消了这“三大原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优越品质和制胜因素还能体现在哪里呢?


(九)取消[革命根据地]词条。1999年版全文是


“[革命根据地]革命武装力量赖以坚持长期武装斗争的地方。在山地、平原、河湖港汊地均可建立,但需具备以下条件:革命政党的正确领导,相当的革命武装力量,坚实的群众基础,一定的经济实力,利于作战与回旋的幅员和地形等。中国革命战争的各个时期,都曾建立过根据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亦称苏区。抗日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称为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习称解放区。”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99年版第2436页和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698页)


笔者曾批评1999年版编者不该错误地取消[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这两个词条。但1999年版还写了一个[革命根据地]词条。竟然又被2009年修订版编者取消、“淘汰”。这岂不意味着把党的全部革命历史取消了吗?


(十)取消[反革命战争]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反动阶级为维护其统治和实行民族压迫而进行的战争。如帝国主义国家、社会帝国主义国家侵犯社会主义国家,侵犯独立的民族主义国家和镇压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革命运动的战争,资产阶级镇压本国人民革命运动和进行反革命复辟的战争,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等。一切反革命战争都是非正义的战争。”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67页与1999年版第323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566页)


取消这个词条,意味着编者不承认有“反革命战争”。根据逻辑的铁的必然性,既然不存在“反革命战争”,也就不存在“革命战争”。实际上,这也等于同时取消了“革命战争”。


然而,在我国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的五次“围剿”,直至发动全面内战,正是典型的“反革命战争”,红军的 “反‘围剿’”,解放军的自卫反击则是“革命战争”。编者把“反革命战争”连同“革命根据地”词条一概取消、“淘汰”否定,那么又怎样解释历史呢?


假使说国民党反动派对“革命根据地”的五次“围剿”、打内战不属于“反革命战争”,那只能是属于“平定叛乱”了。果然,编者就是这么做的,编者在[蒋介石]词条中把原写他五次“围剿”红军、掀起“三次反共高潮”等都删除掉了,并在有关词条中为蒋介石颁布的《戡乱条例》恢复名誉,同时特为之增写一个新词条[戡乱],并把“戡乱”解释为就是“平定叛乱”。(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601、1352页,1989年版第1524页,1999年版第1634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915页[胡适]词条、第1217页[戡乱]词条)


(十一)取消[志愿军]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一国或数国人民为了帮助他国抵御外来的武装侵略,在自愿基础上组成的武装部队。如1936年各国人民为了帮助西班牙人民反击佛朗哥法西斯军队和抵抗德意法西斯武装侵略所组成的*国际纵队;1950年中国人民为了援助朝鲜人民抵抗美国侵略、保卫祖国所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志愿军同样享受国际法上*战争法所规定的权利。”(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529页与1999年版第649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949页)


取消、“淘汰”这个词条,也意味编者不承认有“反侵略战争”。


(十二)取消[土豪劣绅]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旧中国地主阶级和封建宗法势力的政治代表之一。他们一贯勾结反动官府,凭借权势,欺压劳动人民。有的还直接操纵地方政权,拥有一定的武装力量,任意对农民敲诈勒索,肆行逮捕、监禁、审问、处罚。是地主中特别凶恶者(富农中亦常有小的土豪劣绅),是帝国主义、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统治人民的支柱。”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513页与1999年版第629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294页)


既然编者把“人民军队”、“革命根据地”等等词条都取消了,于是,就连同把革命对象“土豪劣绅”这个词条也取消了。


在中国,竟然也有为2009年修订版这种“取消”作辩护的。有一家受到美国赞赏的《南方周末》报,笔者不知它是同2009年修订版编者、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属于一种“偶然的巧合”还是“巧妙的配合”?在《辞海》预告九月份与读者见面后,该报在九月十日即发表长篇大论:《60年消逝词典的政治词语》的文章,为取消[人民军队]、[人民武装]等词条作辩解。文章写道:“忽视现代社会分工的‘人民战争’不可持续。当社会重新走向正轨时,人民军队也要开始‘职业化、正规化’,而民兵,也逐渐被更现代化的‘预备役’所取代。当改革开放使得全社会褪去军事化色彩时候,国人再想找到过去的‘人民战争’,只有去依然奉行着‘先军政治’的朝鲜。”


该文章还说什么“‘革命’和‘反革命’都一样,本来都是中性词汇。”也不知这话是否针对取消[革命根据地]和[反革命战争]而言。这是不是说,现在再要区分“革命”与“反革命”、“革命战争”与“反革命战争”等等的谁是谁非也就没有意义了?


该文章就是认为“人民战争”、“人民军队”、“人民武装”、“反革命战争”、“志愿军”等等都已“过时”了,赞同修订版编者取消这些词条。


似乎只有这样“取消”后,才算“社会重新走向正轨”,才算达到“与国际接轨”的标准。在《南方周末》这文章发表不久之后,该报的总编辑、记者就受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接见。这也是只有主张“与国际接轨”论者才能获得的一种“殊荣”。


(所引该文章原话见《南方周末》2009年9月10日F34版)


显然,2009年修订版编者取消、“淘汰”这一组七个词条,就把革命和反革命的历史连同其是非全抹杀了。笔者相信中国共产党的绝大多数党员和一切正直的中国人,绝不允许《辞海》编者这样否定历史、颠倒是非地取消这些词条。




三看,修订版编者把反映有关维护国家主权或出卖主权的“卖国”行为的如下一组十个词条的取消:


(十三)取消[关税自主]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一个国家独立自主制定本国关税制度、管理本国海关和处理海关收支的权力。1842年(道光二十二年)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南京条约》,并于次年议定《中英五口通商章程》和海关税则,规定基本上值百抽五的关税税率,中国即丧失了制定关税税则的自主权。以后,清政府又陆续与美、法、日、意、俄等国家签订片面关税协定或最惠国条款的条约,非得这些国家同意,不能修改税则。1859年帝国主义进一步夺取了全中国海关管理权。辛亥革命后,又进一步攫取中国海关收支权。这样,中国海关就成为帝国主义侵华的工具。为了收回关税自主权,中国人民进行了长期的斗争。1929年,帝国主义者被迫在表面上放弃控制中国关税的特权,但实际上关税的制定仍受英、美、日等国的约束。解放后,才真正结束了这种关税不自主的状态。参见‘税务司’、‘关余’。”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85页与1999年版第347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760页)


(十四)取消[税务司]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旧中国各口岸主管海关税务官员的职称。始于1854年(咸丰四年)。1853年帝国主义乘小刀会起义之机,篡夺上海海关行政权。1854年6月,英、美、法三国领事强迫清政府海关关员吴健彰订立关于上海海关协定九款,并由三国各派一人为税务司,于1854年7月组织海关税务管理委员会。其后英国为了独揽中国海关大权,于1859年9月迫使清政府撤销了上海海关美、法籍税务司,并委任英人李泰国为总税务司,统管全国海关。自此以后的九十年间,总税务司一职始终为帝国主义分子把持,操纵了中国海关管理权。解放后,中国人民自己掌握了海关,取消了税务司。”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754页与1999年版第2118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122页)


(十五)取消[关余]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旧中国关税中扣除偿付外债、赔款及海关经费等所剩的余额。我国海关关税,自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作赔英军费的担保后,陆续作为各种外债、赔款的担保。每年关税收入,在尽先归还外债、赔款以及海关经费后,所余之款由中国政府收用,称‘关余’。辛亥革命后,帝国主义攫取中国关税保管权,成立各种保管委员会,由总税务司全权保管税款并偿付外债、赔款,税款存汇丰等银行,同时规定‘关余’非经驻北京的外国公使团同意,中国政府无权动用。从此帝国主义进一步控制了中国的财政,直到1929年实行新的海关进口税税则为止。”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84页与1999年版第34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761页)


(十六)取消[李泰国]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李泰国(Horatio Nelson Lay,1832-1898)英国人,1855年任上海江海关税务司。1858年随英法侵略军到天津,出谋划策,参与起草《中英天津条约》。1859年出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从此中国海关完全为英国侵略者所控制。1863年为镇压太平军,代清政府赴英购买军舰,后组成舰队带来中国,强行要求由英人阿司本指挥。清政府被迫付与偿金,将舰队退还。同年清政府解除其总税务司职务,改由赫德继任。”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268页与1999年版第1532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341页)


(十七)取消[长江各口通商暂订章程]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1861年(咸丰十一年)清政府和英国签订。规定英国船只欲过镇江口沿长江至汉口各地者,可由驻上海英国领事向江海关领照通航。由于这一章程和1858年《天津条约》的签订,遂使长江内河航行权为帝国主义所劫夺。”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72页与1999年版第87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247页)


(十八)取消[上海英法美租界租地章程]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英、法、美三国驻上海领事趁上海小刀会起义之机,擅改原订的《上海租地章程》拟出本章程,1854年(咸丰四年)7月5日公布,事后移文通知上海道台。共十四款。规定在租界内设置巡捕、征集税收,并成立工部局。这个章程严重侵害了中国的主权,使租界逐渐成为国中之国。”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73页与1999年版第207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976页)


为什么要取消以上这两个反映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国家的词条?


(十九)取消[汇丰银行]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英国资本对旧中国进行经济侵略并控制旧中国金融市场的机构。1854年设总行于香港,1856年开始营业,同年设分行于上海。后又在天津、北京、汉口、重庆等地以及伦敦、里昂、汉堡、纽约和东南亚各地设分支机构。并同英格兰银行等有联系。英商怡和、太古、老沙逊等都是该行的董事和主要投资者。该行在旧中国发行纸币,垄断外汇市场。1911年后取得关盐两税的存款权,又领导对华贷款的帝国主义银行团,提供侵略性的政治借款和铁路矿山等经济借款。解放后,在中国各地的分支机构除上海分行由中国政府指定经营外汇业务外,其余先后结束。”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885页与1999年版第1053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976页)


(二十)取消[卖国贼]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通常指勾结、投靠外国侵略者,出卖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分子。”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33页与1999年版第16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632页)


显然,原来“关税自主”、“关余”、“税务司”、“李泰国”等等七个词条写得都是正确的,这些词条准确反映了旧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地位的真实历史面貌。然而,2009年修订版编者赞同西方国家立场,认为与别国签订放弃“关税自主”等“主权”的“条约”,既然双方都签了字,就是法律行为,谈不上“强迫”、“不平等”,或“卖国”,所以,把这些连同“卖国贼”等八个密切相关的词条一并取消了。但是,我们认为这是否定客观历史事实、抹杀帝国主义对当年“半殖民地半封建”旧中国的侵略历史和封建统治者的卖国历史。


在取消这一组词条问题上,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竟然不如台湾1980年出版的《辞海》,台湾的《辞海》没有取消[关税自主]、[税务司]、[关余]等词条。而且在[关税自主]词条中态度鲜明地写道:“1853年帝国主义复夺取我国海关管理权,辛亥革命后又攫取我国海关收支权。抗战胜利后此项不平等条约已废除,关税也恢复自主。”(见下册第4612页),在[税务司]词条中也明确写道:“全国各口之税务司皆属外籍,全国海关行政权尽落于外人之手。……民国三十一年一月十一日,中美中英废除不平等条约,关税收回自主。”(见中册第3286页),在[关余]词条中也如实写了帝国主义侵华的历史(见下册第4611页)。


使人感到震惊的是,为什么2009修订版编者连“爱国主义”观念也不要了!取消这些词条岂不就是否定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封建统治者卖国的历史吗?由于修订版坚持1999年版否定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的这个错误不改,也在[中国共产党]词条中删除中国共产党的“反帝反封建”革命纲领和新民主主义革命总路线,不承认旧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这就必然要否定帝国主义对华侵略的历史和中国封建统治者卖国的历史。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835页与1999年版第221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447页)


(二十一)取消[西沙自卫反击战]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中国军民捍卫领土主权,反击南越阮文绍伪军侵略的战斗。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历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南越西贡伪政权于1974年1月武装侵占西沙永乐群岛的甘泉、金银等岛屿,打死打伤中国渔民、民兵多人。中国军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1月19日、20日进行自卫反击,给来犯之敌以歼灭性打击,保卫了中国的领土主权。战后,将俘获的阮文绍伪军四十八名予以遣返。”(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838页与1999年版第2219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447页)


按编者的逻辑,捍卫“关税自主”的“主权”不对,用“自卫反击”来“保卫了中国的领土主权”,当然也不对了,于是,这个词条也就被取消、“淘汰”。


(二十二)取消[美蒋共同防御条约]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指美国同台湾国民党当局于1954年12月2日在华盛顿签订的‘防御条约’。其内容是:美国帮助国民党当局发展武装力量;国民党则向美国提供在台湾、澎湖及其附近部署海陆空军的权利。条约并宣称它们将采取行动对付‘共同危险’;甚至规定条约适用的范围经双方协议还可扩大到‘其它领土’。同年12月8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这个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建交。美国政府宣布,该条约将按规定于一年后终止。”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922页与1999年版第2314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548页)


以上这两个词条,显然也都属于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问题,2009年修订版编者为什么把这两个词条都取消、“淘汰”?这应该给读者一个合理的、令人信服的说法。




四看,修订版编者把中国共产党为准备夺取全国胜利、建立新中国而召开的一个重要会议的词条取消:


(二十三)取消[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1947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在陕北米脂杨家沟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外,还有陕甘宁和晋绥两个解放区的负责干部。毛泽东在会上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在报告中分析了形势,指出: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动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报告总结了人民军队的作战经验,提出了十大军事原则。报告进一步阐明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政治纲领、经济纲领和各项方针政策。会议讨论和通过了毛泽东的这个报告和他所写的《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这次会议为党在新的革命形势下,领导人民夺取全国范围的胜利作好了准备。”(可对比《辞海》1979年版第1420页与1999年版第1715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2962页)


1979年版写的上述词条,基本上是正确的。这次会议是“党为……领导人民夺取全国范围的胜利作好了准备。”


1999年版编者己开始贬低[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


1、1999年版编者删除“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动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2、1999年版编者还删除“会议讨论和通过了毛泽东的这个报告和他所写的《关于目前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


删除、否定以上两个关键性内容是错误的,是贬低、否定这次会议的重大意义和贬低、否定毛泽东: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1420页与1999年版第1715页,2009年版彩图本第2962页)


2009年版彩图本修订版编者却走得更远,竟然既不顾笔者对1999年版编者所作错误删改的批评,拒不认错、纠错,也不顾2007年10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是《永远的丰碑》文章,重申和强调这个会议的重要,而是错上加错,把[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这个词条取消。这岂不是同“真理”、同党中央对着干吗?


笔者认为如果我们认真对比,认真想一想:《辞海》为什么与我们党对党史上的这次重大“会议”的评价如此不同?一方是高度评价它;另一方却是逐步淡化、贬低直至完全否定它,把它从《辞海》中清除掉。显然,这是同2009年修订版《辞海》编者继续坚持搞“非毛化”,搞意识形态“与国际接轨”分不开的。




五看,修订版编者把反映工人不应忘记旧社会之苦的一组五个词条取消:


(二十四)取消[包身工]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旧中国纺织工厂中,受资本家和包工头双重剥削并失去人身自由的工人。包身工多系农村贫苦少女,通过包身契包给‘带工’的工头,由包工头付给女工家庭以低微的包身费。包身契期限一般约三年。在此期间,女工全部工资收入,均归包工头所有,包工头仅给女工极低的生活需要。包身工在厂内受资本家和工头的欺压,劳动繁重;在厂外的一切行动,均受包工头的严密监视,绝无人身自由。”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329页1999年版第40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0099页)


“包身工”是进了中学教科书的。它反映工人无人身自由、受剥削之苦,同不久之前在山西省出现的“黑砖窑”中的窑奴相似。请问编者:你们是否认为同“窑奴”相比“包身工”还不算苦、不具有典型意义而取消掉[包身工]词条?


(二十五)取消[拿摩温]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英文number one的音译。意即‘第一号’。旧中国工厂中工头的别称。原先只用于帝国主义在上海设立的工厂中,以后上海的华商工厂中也有沿用此名称的。”


(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323页与1999年版第396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623页)


在旧社会中的工人,听到“拿摩温”(工头)这个词是“谈虎色变”的,因为“奴才”有时比主人更凶,编者是否认为现在有了狼狗、高科技监管工人,要今天的工人都忘记这些而听天由命?


(二十六)取消[贫民窟]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资本主义国家、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城市中贫苦劳动人民聚居的地段。房屋简陋,居住拥挤,缺乏公用设施,环境卫生恶劣。是剥削制度的产物。”(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92页与1999年版第355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1736页)


(二十七)取消[反劳工法]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资本主义国家为加强对工人阶级的剥削,镇压工人运动而颁布的反动法案的通称。如美国的《塔夫脱——哈特莱法》等。”(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266页与1999年版第322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567页)


(二十八)取消[塔夫脱·哈特莱法]词条。1979年版全文是: “《即劳资关系法》。美国反劳工立法之一。1947年6月23日国会通过,同年8月23日施行。因参议员塔夫脱(Robert.Alphonso Taft,1889-1953)和众议员哈特莱(Fred A.Hartley,1903-)提出而得名。目的在于压制迅速扩大的工会运动,进一步奴役工人。它规定法院有权下令禁止罢工,并禁止在集体合同中订立只许雇用工会会员的协议。还规定因‘政治目的’而使用工会基金为非法;工会职员必须用书面声明他不是共产党员等。”(可对比《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第544页与1999年版第668页,2009年修订版彩图本第2187页)


现在,我国有许多外资企业,连工会也不许成立。岂不是比这类“反劳工法”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以上五个词条是旧社会工人受资本家剥削、工头奴役以及统治阶级的国家压迫的悲惨处境的典型反映。这是历史事实(改开后又出现了),新中国建立,原来过着奴隶般生活的工农翻身作了主人,本不应该忘记“包身工”、“贫民窟”中人过的那种生活。然而,《辞海》编者却取消这类词条,既为剥削阶级掩盖剥削罪行的真相,又搞“愚民政策”,妄图使被剥削者“忘记”这一切剥削、压迫的苦难。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