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对人民币屠杀(转载)

异域游弋 收藏 0 213
导读:   中国经济开始陷入通胀的漩涡,粮价之后,猪肉的价格正在成为新的问题,通胀似乎变得不可避免甚至有加快的趋势,而这与长期以来的美国美元政策有剪不断的关系。   2000年以来,我多次强烈呼吁中国建立“次级金本位”,即以黄金、石油、铜、煤炭、土地等资源构建的人民币货币支付体系。当时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崩溃》,意在让国家避免可能发生的“美元陷阱”。   黄金至少3000美金/盎司   在此前的1944年-1971年,全球货币体系是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汇兑本位制),即美元与黄金挂钩。1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经济开始陷入通胀的漩涡,粮价之后,猪肉的价格正在成为新的问题,通胀似乎变得不可避免甚至有加快的趋势,而这与长期以来的美国美元政策有剪不断的关系。 2000年以来,我多次强烈呼吁中国建立“次级金本位”,即以黄金、石油、铜、煤炭、土地等资源构建的人民币货币支付体系。当时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崩溃》,意在让国家避免可能发生的“美元陷阱”。 黄金至少3000美金/盎司 在此前的1944年-1971年,全球货币体系是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汇兑本位制),即美元与黄金挂钩。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解除美元与黄金挂钩的机制,并提议建立“美元本位制”的全球货币体系,遭德、法、日等国极力反对,于是,“二十国集团”在1972年至1974年,开始协商以一种“特别提款权”来建立新的国际货币支付体系。 巧合的是,1973年以色列发动了赎罪日战争,导致当年石油价格至秋天上涨了四倍,第二年,尼克松解除了对进出口美国资金流动的管制。这时的华尔街则迅速把巨量石油美元分销到拉美及中东、欧洲等广大地区。德、法、日等国面对既成事实,只能是默认“美元本位制”的诞生。与此同时,弗里德曼的“浮动汇率”成了最前沿的市场学说, 而另一个重要的事情是尼克松基辛格于1972年来到了中国,36年以后的今天,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美元持有者。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里根与前美联储主密集,是嘈杂的闹市。如果有时间,哪怕你走马观花也能淘到一些像样的玩意,我就常去逛,这是个人的职业习惯。巷子里叶席迈克尔的一场“美元秀”,让拉美地区成了美元债务的重灾国。1985年冷战的继续以及“广场协议”的签定,分别使前苏联解体与日本陷入大通缩,而这时的华尔街同样又是迅速地把“休克疗法”与巨量美元债务送到了前苏联地区各国手里。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凭借着新自由主义胜利的浪潮,在全球大力推行金融与经济全球化,各国管制的争相解除、金融市场的美元标准、全球关税的整体大幅下降以及发展中国家资源的大量廉价私有化等等的推进,再随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日本框架协议、全球电信、金融服务、信息技术产品以及免税电子空间的高技术协定、还有大量的主要贸易立法与次要贸易立法的通过,以及与越南、中国等的协定,为美元开创了最繁忙与最繁荣的一个年代。 二十一世纪,美元进入了收获的年代。过去10年,美元货币印刷总量超过过去四十年印刷总量,全球官方储备增长更是达到了惊人的2倍之多,中国的官方储备由2000年1656亿美元上升到目前的1.3万亿美元。 美元化的金融与经济的全球化,本来就是一场为食利者合法掠夺财富的运动。未来二十年,全球官方储备将达到30万亿美元规模,这笔巨量官方储备的增加并不是美国贸易盈余积累的财富,而是通过新兴市场的打开以及非洲石油美元的创造为美国财政部提供的货币权的收益。同时,未来全球结构性通胀的出现,也将大幅削减各国官方储备的价格。请注意,黄金价格至少3000美元/盎司的“至少”两个字;还有,请记住,黄金的价格就是美元利润的体现。 美国赤字与中国房价 让我们先弄清美国与亚洲贸易、储备的循环:美国政府赤字必定造成美国国内储蓄下降,这必定要通过国外以贸易的方式,以国外储蓄填补美国储蓄。这本来是一种很正常的循环模式,可问题实质是:亚洲储蓄在填补美国储蓄时,亚洲储蓄的计价标准是美元。 2001年小布什与美国国会达成美国最大一笔1.35万亿美元减税计划。如果考虑进美元减税造成的少收利息及通胀成本,那么,十年后美国财政部的税收损失将至少达到4万亿美元。 按照中国现在金融教科书的理论解释:美国要破产了。但问题的本质是:亚洲储蓄以美元计价的标准来购买了美元赤字,所以,中国官方储备由2000年1656亿美元上升到今天的1.3万亿美元的同时,中国储蓄对应的中国房价与粮食等价格都在上涨。这意味着你今天比以前更有钱却越来越买不起房子,粮食价格也越来越贵。 未来二十年,小布什的减税计划将为美国带来近二十万亿美元赤字,以最繁荣的中国上海楼市推算,如果以中国GDP成长速度、美国赤字、全球通胀因素、中国低劳动生产率的人民币贬值等因素为基础,那么,目前任何再夸张地推算,二十年后都将被证明是太保守,房价将无法抑制的节节上涨。 如果黄金价格是体现美元利润,那么,中国房价则是美元巨大利润的源泉。因为未来越来越高的房价,必定给中国带来越来越巨量的储蓄。为了维持贸易增长,美国今后20万亿美元的赤字,大部分可能仍然被中国巨量的储蓄以美元计价的方式购买,未来中国的房价可能继续上涨,而美国也会继续享有因货币主导权而带来的更多财富。 美元全球化是美联储、美国财政部与华尔街制定的游戏规则,我举一个几年来常讲的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位皇帝命令大臣们都必须穿丝制衣服,但国内只准种粮食而不准种桑树。这个国家丝价就猛涨,其它小国就纷纷不种粮食种桑树,卖丝赚银子,不亦乐乎。过了几年,这个皇帝又命令大臣们只准穿布衣,而不准卖粮食给其它小国。这导致了小国的人纷纷饿死,而这位皇帝就轻易获取了这些小国。现实中,2005年,小布什推出了《生物能源计划》,到2008年,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玉米( 1636,-10,-0.61%)出口国将可能不会再有一粒玉米流到中国。 美元全球化的游戏,本来就是食利者的天堂。未来财富的贫富分化必定是越来越加速,华尔街与美国跨国公司的膨胀必定是全球无处不在,美元的货币权必定是集权垄断。国与国的较量,无非是比教育、比福利、比环境与资源,在今天我们拥有全球头号美元储备时,我们的环境、资源、教育、医疗与房价如何?今后美国还会印刷出更巨量的美元送到我们手中,那么我们的未来将是什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