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巨鹿鏖兵宴鸿门 第三章 满城尽屠

一枝秃笔 收藏 0 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项羽替周殷吸吮出创口的毒血,那医官用金创药为周殷敷了。看看周殷昏昏沉沉睡了过去,项羽起身走出帐外。

他刚才一边吸吮毒血,一边吐出,口腔内还残有毒血,只觉腥臭欲呕。便见虞芷雅提裙走了过来,手中挽着一篮。举止轻盈如清风拂柳,姿态曼妙如仙子凌波。项羽睁大眼望着虞芷雅那飘忽若神罗袜生尘的谪仙模样,一阵意乱神迷。

虞芷雅看着项羽那痴迷的模样,微微一笑。这些时日与项羽相处得多了,这种神态项羽时常流露,看得久了,虞芷雅也就习以为常。

虞芷雅走到项羽身边,从篮中取出一钵,里面盛了清水,递给项羽,娓娓说道:“少将军,你刚刚替我师兄吸毒,想必口中腥臭。快用这清水漱漱口,可小心别染上毒了。”项羽正口中不爽,接过那钵提起来向喉中咕噜咕噜一倒,“噗”地一大口喷出,道一声:“好痛快!”

虞芷雅看着项羽那略显调皮如孩童般的神态,脑中忆起与他在大漠初次见面时他死缠烂打的往事,恍如梦中。

那时的项羽还是一个楞头楞脑的浑小子,对自己一味纠缠。而一年之后,项羽已成了手提重兵,名震诸侯的大豪杰。

对于虞芷雅这个怀有救天下与苍生理想的奇女子更令人难以视而不见的是,项羽身上笼罩了一层舍我其谁的王霸之气。若不是她芳心系着韩信,此刻便会情不自禁地接受项羽的那一腔痴情。

虞芷雅又从提篮中端出一盅,说道:“少将军,赶紧将这喝了。”项羽揭开盅盖,只见盅内用水泡了两颗不知是什么的纺锤形果子,果子泡胀化开蓬松一团如同海绵,水作褐色。

项羽惑问:“这是什么?”虞芷雅笑道:“这是从海外传进的药国,名叫安南子。”项羽道声:“是么?”将那盅中水一口饮下,只觉位道甘而淡。又问:“虞姑娘从何处知道这果子的?”

虞芷雅便道:“《纲目拾遗》云,安南子者,清热润肺,利咽解毒,可解急性咽喉中毒。”

只听身后一人斥骂道:“羽儿,叫你多读点书你偏不读,看看人家虞姑娘,博览群书,学识渊博。你与人家一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也不惭愧么?”

项羽转头一看,只见亚父范增驻着龙头拐杖慢慢踱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责骂。

项羽暗自吐了吐舌,辨白道:“羽儿军务繁忙,哪有时间看书?”

原来那项羽是史上出了名的不喜欢读书。除了兵书之外,其他诸子百家的典籍连半本都没读完过。对他这儿子未来有什么出息,项羽老爹项少龙早就心如明镜,也不闻不问,听之任之。

范增责骂道:“休得狡辩,古人凿壁偷光,悬梁刺股,要想读书还怕抽不出时间?为将者须见识广博,不能只读几本兵书便罢。”他忽看了虞芷雅一眼,话语一转,说道:“老夫知道,你不喜欢跟着我这糟老头一起啃那些霉涩难懂的书本。你今后不如与虞姑娘多亲近亲近,让她教你。”

项羽满怀期望地望了虞芷雅一眼,憨憨一笑,

虞芷雅落落大方道:“若是少将军想要读书,芷雅愿倾平生所学相授。”

范增简简单单一句话,又给项羽创造了无限的亲近佳人的机会。项羽心中大喜,只想抱着范增亲上几口。

范增一通教训完毕,问道:“羽儿,那襄城的安民告示贴出来了没有?”项羽道:“我急着来看周殷兄弟,一时还没有贴出。”范增道:“还是按从前办法,首恶者除之,从者愿意归降我义军则收纳,百姓中宣扬我军替天除暴宗旨,招纳四方豪杰。”项羽点头道:“羽儿知道。”

项羽便欲回城,虞芷雅又拿出十几颗安南子给他,说道:“你若觉得咽喉不适,便用此果冲水服下。项羽乐滋滋收下了。


项羽回到县署,想起虞芷雅今日好像对他比往日热情,不禁呆呆地坐着憨笑。

有佳人在身边,就算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甘心,何况只是啃一些令人饶头的书本。他便想着今后可借向虞芷雅请教学问多与她亲近的好事,心中澎湃起来。

只听屋内悬着的一个金丝鸟笼中,一个小巧的鹦鹉在“将军”“将军”地叫个不停。

这鹦鹉是那死去的襄城守将高句饲养的。项羽见那鸟叫得十分讨人喜欢,不由走过去多看了几眼。

项羽观赏完鹦鹉,一回头,忽见案上摆放了一卷画。

项羽大奇,“先头来县署时这案上还没有这画,何时多出这卷画来?”不由走到那画前,将画展开。

瞬时那画中万千冤魂如同活了一般,呼啸而出,在项羽眼前展现了一幅活生生的血战长平的战场图景。项羽一见,便如着魔一般,张开口呆呆地望着血淋淋屠杀的场面。

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杀人盈野,命如草芥!积尸成莽,流血漂橹!项羽望着这数十万人集体被坑杀的场面,脸上露出了震撼万分的神情。

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重瞳中迸中如雄狮般的怒火烈焰,伸出手,一把打开身前那金丝鸟笼的笼门。

那鹦鹉“扑棱”一声窜出笼门,便要穿窗飞走。项羽高喝一声:“哪里走!”手一伸,那鹦鹉被一股大力一卷,倒飞入他的手心。

项羽将鹦鹉一把塞到口中,咀嚼了一下。一团鸟毛和着淋漓的鲜血,从他口角吐了出来。

只听走廊内一阵脚步之声。那画忽自行卷起,穿窗逸去,倏尔不见。

一将走了进来,却是唇如敷漆的龙且。

项羽兀自还在咀嚼那嘴中的鹦鹉,见了龙且也不说话。龙且便问:“少将军,那些擒来的俘虏如何处置?”

项羽不答,走到案边,提起朱笔,在案桌上写下两个大字:屠城!

龙且凑前一看,吃了一惊,诧问道:“少将军你没弄错吧?这般残忍的事情吾等怎做得?”项羽将鹦鹉吞下肚,瞠目龙且,厉声咆哮: “我项羽发兵灭秦为天下除暴,四方闻风来降。只有这襄城敢逆天而行,不顾大义,使我军损兵折将,耗时一月。若不尽行坑之,各处争先效仿,天下何日可定?若不立威名,以何撼动秦朝根基?”

龙且见项羽盛怒的样子,也不敢多劝,走出门颁下军令,满城尽屠!

那项羽只觉神智有点恍惚,走到榻前,倒头睡去了。

这一日,襄城中老幼哭喊之声,悸天动地,百里之外,亦闻悲号之声。整个襄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后宋人陈普有《咏史上项羽》诗叹道:试手襄城意未怡,赤城稍觉味如饴。必亡定死终无救,断自朱殷海岱时。


却说那申公豹用一卷罗生噬灵图催谷出项羽的魔性,诱他颁下屠城之令,便在襄城上空,用那图收摄刚死不久,飘散在空中的生魂。

他将那罗生噬灵图抖起,化为一张无形大网,罩在襄城之上。便有万千冤魂,撞到网上被那图收了去。真个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空中跌跌撞撞,从申公豹背后来了一黑一白两人,长袖飘飘,皆头戴高帽,白的那位手持一根哭丧棒,黑的那位手持铁钩镣铐,正是地府的拘魂使者——黑白无常。

那黑无常面色凶恶,满眼尽是狠毒之色;百无常满脸诡异,看一眼便令人背脊发凉。

黑无常高喝一声:“何方妖魔,敢抢我地府生魂?”举起哭丧棒,对着申公豹便是一记闷砸!

申公豹头也不回,反手一挥。那黑无常只觉一股大力掀来,哭丧棒把握不住脱手而去,直向云下跌落。

白无常眼尖,认出了申公豹,骇得倒退出一丈,惊道:“申公豹,你竟然从北海走脱!”

申公豹回过头,笑嘻嘻道:“二位既知贫道在此,怎还敢在此撒野?”

黑白无常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在地府虽然神气,也只能吓唬一下那些不入流的小鬼。遇到有道行的鬼王,也要折腰结交笑脸相迎。这申公豹乃是截教第二代弟子,法力高强堪比大罗金仙,弹指之间便可以打得他俩灰飞烟灭。有这等高人在此,哪里还敢与他叫板。

只是他俩奉上峰差遣要来拘拿生魂,却被申公豹平白全收了去,回去如何交差。

白无常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尖一笑:“原来是上仙在此。上仙,你怎么做了我兄弟的买卖?这可坏了大家的规矩。”

申公豹嗤笑一声:“狗屁规矩!那规矩还不是太上老君,原始天尊几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定出来匡人的。如今贫道反出仙界入了魔界,这规矩在吾眼里一钱不值。”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竟从申公豹口中说出,两无常同时震动。想到不久前接到天庭发出的四海贴,云群魔聚集将与仙界对抗,却不想这申公豹也入了魔道。

看来今日这差事是干不成,只有回禀阎王由他定夺。黑无常便说场面话道:“申道长,你法力高强,吾兄弟奈何你不得。你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自有人来拿你治罪。”

申公豹满脸不屑,眼一瞪,道声:“是么?”

白无常见情形不对,拉着黑无常道:“大哥不要再说,咱们兄弟走!”

二无常生恐激恼了申公豹惹祸上身,转过头一溜烟去得老远。


再说项羽正在榻上睡觉,忽然身上吃了一拐杖。睁开眼,只见亚父范增正向自己怒目而视。

范增厉声斥喝:“羽儿,你干的好事!”

项羽搔了搔脑门,纳闷道:“我作了什么?亚父,你怎生这么大的气?”

范增气得直发抖,怒道:“这襄城一城五万军民,都被你下令屠杀了,你还当不知道?”

项羽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竟有这等事!”范增指着案上两个大字道:“你自己去看看,这可是你写的?”项羽一望那“屠城”两个大字,顿时楞住了。

只听范增数落道:“我们兴义师,是为了替天除暴。你干下如此暴行,与那暴秦有何区别?天下仁人义士,如何肯归附于你?你这简直是自掘坟墓!项公把你交托给我,让我好好教导与你,可老夫一时不慎,你便犯下如此大错!如今你必受天下人万夫所指,遗臭万年,老夫对你的期望都将化为泡影,如何能成大器?气煞老夫也!“

范增骂到兴起,身躯疾颤,连连咳嗽。

项羽先是被范增骂得抬不起头,后被他一顿劈头盖脑骂得太过难堪,也激起了血性,辩解道:“亚父,这事没有你这么想像的糟糕吧。说不定我这屠城之举,令那秦人心存震慑,今后攻城摧寨,再不敢拼死顽抗。”

范增闻言怔了一怔,只觉项羽之言也颇有几分道理,神情便缓了很多。说道:“凡事有利有弊,屠城嘛也不无好处。今错已铸成,再难挽回,说什么也没有了。这事便到此为止,今后不得再犯下如此大罪。”

项羽连连点头,唯唯称是。范增便离室而去。

走到门口,却见屋外盈盈婷立着一人,神色苍白极是难看,却是墨家钜子虞芷雅。范增诧问:“虞姑娘,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要对羽儿说吗?”

项羽听见这话,连忙跑出,喜道:“虞姑娘来了,快请进来。”

虞芷雅却淡淡摇了一下头,说道:“不必进去了。芷雅本想看看少将军吸吮我师兄毒血后有什么不良反应,见将军无恙,也就放心了。”

范增那锐利的目光盯了虞芷雅一眼,说道:“既是如此,虞姑娘便陪老夫回营去吧。”虞芷雅便上前搀着范增,一同向外走去。

项羽心中明白,虞芷雅刚才皆是托词,也是来责难他屠城之举的,却不知她人已到此,却为何又不说话了。望着二人背影在走廊中越去越远,愣愣的出神。

只听到一声幽幽的叹息,从走廊尽头传来。随即二人消失在视野之中。

项羽忽觉得脑袋巨痛,好似要炸裂一般。回到屋子里,“呼”的一掌拍出,将那空空的金丝鸟笼拍了个粉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