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女人和我的钱——“走秀男”创业史

liunsishui 收藏 1 359
导读:我,男性!26岁! 由于我是酒吧的走秀男,尽管我长得一身帅气,在酒吧的同事和捧我的女人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名字,都叫我“8号”。 2010年元旦,由于在节日里的一场走秀我表现出色,就弄得桃花运降临。我不贪心,就要了两个女人。 一个是苏姐,36岁,已婚,是一个熟透得象树上最圆最红的那颗樱桃,谁见了都想摘自己嘴里的那种女人; 另一个是艺莹,常来酒吧玩的富二代公主。 我不否认,我从小无母,有恋母情节。和苏姐这个慈母般的情人在一起,我有享不尽的

我,男性!26岁!


由于我是酒吧的走秀男,尽管我长得一身帅气,在酒吧的同事和捧我的女人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名字,都叫我“8号”。


2010年元旦,由于在节日里的一场走秀我表现出色,就弄得桃花运降临。我不贪心,就要了两个女人。


一个是苏姐,36岁,已婚,是一个熟透得象树上最圆最红的那颗樱桃,谁见了都想摘自己嘴里的那种女人;


另一个是艺莹,常来酒吧玩的富二代公主。


我不否认,我从小无母,有恋母情节。和苏姐这个慈母般的情人在一起,我有享不尽的优越感,就拿她给我的零花钱来说吧,就比我自己赚的工资多几倍。


艺莹很爱我,总担心哪一天我会被人抢走,和她在一起,我有纯爷们的威风,她对我百依百顺。


从此,我在酒吧里走秀,被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争着捧,她俩自己都不知道,她俩都是我的!再加上一些好色的、暗恋我的女人,一时间我在酒吧里红透了。


两个月后的3月3日之夜,令我终生难忘!


约22:00,我和苏姐正在床上,他那总是月底才回家一次的老公,竟突然回家,开门竟直进了卧室。


我二话不说,好汉做事好汉当,就说自己是苏姐的朋友,是我强迫她的。


苏姐得救了,而我却被这个“拳击教练”赌在卧室里,足足打了两小时!还好,他象是喝得有点醉,打起来有点轻飘飘的,要不,估计就被打死了。

他打一阵、停一阵,就是不让我出卧室门。


他终于打累了,就叫苏姐帮忙一起把我拖出门外!真他奶奶的狠!连衣服都不扔给我!


我一身的内外伤,痛!拼命地爬了起来,只能穿着个裤叉去找艺莹。


象个疯子一样,我在人行道上步行约四十分钟后,到了艺莹的门前。敲开门,我便窜了进去。


艺莹没认出鼻青脸肿的我,当时尖叫一声,或许是把我当什么逃犯进屋了吧,拿着熨斗就向我盖过来!我惨叫!


她发现是我之后,自然是一番审问,我招架不住,就从实招供了。这回她不但没心疼我,还一气之下把我踹出了门!


可怜的我,只能强忍着痛,又步行约80多分钟,回到上班的酒吧,往后门进去,找同事求助。


从此,我一个女人也没有了!也失业了!内伤加外伤的谁要?焦急中、、、


3月8日,伤已经不太疼了,那晚我在步行街某网吧过夜。


在网上瞎逛,逛到瑞森特。瑞森特的“台式杀菌灯”吸引了我的眼球,或许是物以稀为鲜,从前我没见过,我对这个东西产生了兴趣。


哇!这个东西,也太猛了——只需几分钟时间,就能杀灭键盘、毛巾、牙刷、办公桌、鼠标、笔筒、文件夹、钱包、鞋子、衣服、奶瓶、茶具、被褥、玩具等家居用品上面99.9%的细菌、霉菌、滤过性病毒等。同时能预防各种传染病,如流感、乙肝、SRAS(非典)、、、


这让我想起那两个已经不要我了的女人,主要是想起她们家里每天都在用的“滴露消毒液”和马桶冲水箱里的“蓝洁灵”。


别看我一身的伤,脑子却好使!


我深度分析良久:这个“杀菌灯”比起消毒液和放冲水马桶里的那玩艺儿,自然是方便多了!“杀菌灯”使用寿命又很长,而消毒液、蓝洁灵全一次性的!并且都不便宜,滴露的消毒液,俺自己也买过,一瓶40多元。


如果我把“杀菌灯”送进“看重健康生活”的千家万户,送给那些娇滴滴的女白领、帅气的男白领们,那我岂不是有利可图?!


本来当年学市场营销的我,却没公司要我!我何不把瑞森特的“杀菌灯”这么好的东西,拿来过把瘾?就算给自己一个实习市场总监的机会。


心动不如行动,第二天,我打算一番之后,就直接在网上找瑞森特洽谈,并询问了服务保障,得知所有售出货品均有专人追踪质量,出现品质问题可予退换,并可对用户进行免费UV技术指导。


哈哈、、那我还担心个啥?!


第三天早上,我啥也不犹豫,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3.8万。


这还得感谢我那慈母般的情人苏姐,要不是她给我许多的零花钱,我靠酒吧走秀的那点工资,是攒不下来钱的。


我又有点想她了!我亲爱的苏姐、你好吗?几次想去找你,又怕你那拳击教练的老公啊。等我有了钱,有了闲心,我真想把你那不心疼你的老公给狠扁一顿!你等着。


我已来到工行窗口,直接打款至瑞森特一个叫“杨宝森”的工行帐户。


我首批订的这些“台式杀菌灯”由天津快递派送至我的手上,很快就到了!


我先自己从快递箱里取出一个,进行学习和操作,看完所有的说明和使用方法,我就直接试着使用,原来象台灯一样使用很简便,还可以把灯罩取下来,多角度杀菌,正好,我的脚老爱出汗,鞋子里老是臭臭的,于是我去掉灯罩,把灯头伸进鞋子里,开了灯照了5分钟,一种太阳晒过的味道散去以后,鞋子里的臭味没了,真不错。


很快,我就熟悉了,其实很简单!


我叫了几个混 的不太好的兄弟,由我做领导,开我的两个女人和我的钱——“走秀男”创业史会进行培训。指导他们往专业型的各大家具店、厨卫店、灯具店、五金店等地方,统统去跑。


所到之处,各留下样本5个算是铺底,并跟店家约法三章:铺底的“台式杀菌灯”售完后,第二批货到各店时,必须现款现货。


没想到的是各店家,比我预期的动静要快,三周之后,80%的合作店家,都已再次送货去了。妙哉!


我来了干劲,开始启动我的第二方案:聘了一批比较能干的社会青年,男女各10个,给他们男女搭配,积极性高些。


培训他们之后,指导这二十人全去扫楼销售。


有三个女孩,特优秀,扫一天楼,就能售出人均20个。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概念?!简直不敢相信这三个我看得不起眼的女孩,可能是在酒吧美女看多了哈。


合作店家终端和扫楼零售,我两头抓,我比之前应付两个女人还要累!


接下来,正赶上快到五一劳动节,我准备启动第三方案——大型企业单位攻略:我的“台式杀菌灯”如果能作为众多企业单位当福利发给员工,那我岂不赚得更严重?!


一转眼就到了6月30号,我翻起我的借贷记帐本,开始盘点数字。总收入减去总支出的余额是:50.39万。


4月——6月份,虽然一月还没赚到净额20万。但我已确定,我已经迈向成功了!


看着本季度我帐本上的50.39万,看着我从来都不曾看到过的这么多钱,我欣喜、我自豪,我!这才算纯爷们。再不用花女人的钱!


说起钱,我又不禁想苏姐,我有钱了,却很忙,对于要不要狠扁一顿她老公,我矛盾!想起我从前的那两个女人,我重感情!但想起曾经同时要了两个女人,我惭愧!苏姐、艺莹,对不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