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不悔 正文 第三十九节 心灵沐浴

潭城隐士 收藏 21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size][/URL] 正当雷疾群低着头在主席遗像前哀思时,饶国平推门进来。 疾群见他的到来感觉有点奇怪,哥哥又不在家,他来干什么呢?自从哥哥下乡后饶国平就很少来家里了,就因为这个雷疾群还颇有些失落感呢,他是希望这个象哥哥一样关心自己的人多来家里坐坐。因为哥哥姐姐都出去了,觉得家里多了几分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5.html




正当雷疾群低着头在主席遗像前哀思时,饶国平推门进来。

疾群见他的到来感觉有点奇怪,哥哥又不在家,他来干什么呢?自从哥哥下乡后饶国平就很少来家里了,就因为这个雷疾群还颇有些失落感呢,他是希望这个象哥哥一样关心自己的人多来家里坐坐。因为哥哥姐姐都出去了,觉得家里多了几分冷清。

他连忙让座、沏茶,一边问:“平哥,我哥不在家,你有什么事吗?你们今天也不上课呀?”

饶国平说:“啊,群弟,我是来请你妈妈踩一下帏布的,这不班上要搭灵台吗,我家又没有缝纫机,只好麻烦雷妈妈了!”

雷疾群这才注意到饶国平手上夹着一大捆白布,因为他和哥哥关系特别好,又很讨家里人喜欢,雷家对饶国平来说是一点也不分生的。雷疾群甚至感觉他和亲哥哥没两样,也确实是把自己当弟弟一样看待的。有什么话他都愿意和国平哥讲讲,倒是哥哥还不一定听他的唠叨呢。不论是学习上还是为人处世等方面,饶国平都是以一个兄长的角度关心、爱护他,对雷疾群的帮助很大。本来就想找他谈话的,这不正好来到家里了,真是天遂人愿呀。

“国平哥,毛主席逝世了,我们会不会打仗呀?”雷疾群轻声地问道。看着小心谨慎的雷疾群,饶国平微微咧了咧嘴,拍了一下雷疾群的肩膀说:“你就老想着打仗,不会的,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早已把所有的敌人都打怕了,即使是他老人家不在了,我看也没有哪个不知死活的敢跟中国人民较量,你别瞎操心了!”

雷妈妈还没有回来,正常情况下她要快到中午时才会回家的,可能还要等一会儿吧。

屋子里静了下来,雷疾群压低嗓门问饶国平:“平哥,我是你的弟弟吧,有个问题我是很早就想问你了,但又怕你不高兴或者不愿意讲。”

“哦?你还学会了藏着掖着呀,说!有什么事?”饶国平宽厚地笑着回答。

“你能告诉我,你一点都不怪毛主席吗?出身问题可没让你们家少受过委屈吧,你还真心愿意为他搭灵台?”说罢,又一脸严肃地加了一句:“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饶国平怔怔地望了雷疾群一下,转过头来望着毛主席的画像,默不作声地注视着,疾群的问话就象触电一般触动他内心深处,眼里分明噙着泪水,雷疾群觉得自己过分了,忙说:“平哥,是我不懂事,你就当我什么也没问吧!”

见雷疾群这样说,饶国平转过头郑重地对雷疾群说:“群弟,我从来就是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弟弟会害哥哥吗?今天早晨我是被我妈妈的嚎啕大哭闹醒的。我爹已拉不动板车,在家里摆个修皮鞋的摊子,他也是坐在摊子边老泪纵横,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我们不是装给别人看的……”说着,饶国平开始哽咽起来。

“站在个人角度,这些年我们是受了委屈,特别是社会地位给我家造成的压力。但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团结奋斗,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国家,从一穷二白、任人欺凌的烂摊子中靠老一辈共产党人和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创业,使中国人民在世界上站立起来,没有任何国家敢轻视我们。国家的建设蒸蒸日上,这个功绩是比天都高的。

我很小的时候就问过父亲,我们怎么那样不平等,我做得不比人家差,为什么国家待我们如同犯人。父亲在那时就告诉了我:毛主席、共产党是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要让所有的人都平等。当官的只能是人民的仆人,天下是劳动人民的。我们是没有做错事,只是我们祖上是地主,可能剥削过劳动人民吧,我们是在替祖上还债,怨不得别人的。再说共产党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当官的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人民群众积极为国家建设作贡献,向心力和感招力达到最好的状态,可以说国运昌盛。我们家虽是地主成份,但还是中国人,难道在这样强盛的中国不应该骄傲吗?旧社会我祖上虽说是锦衣玉食,但官僚压榨、土匪抢劫。我们富裕家庭过日子尚且提心吊胆,贫穷的人家只有受压迫和剥削才能维持生活,难道这样的世道好吗?

当然在那时我家还是好过的,大多数人就别想过好日子,这样的政府会有人民支持吗?如遇外敌入侵,政府组织的抵抗是那样的无力,我哥哥不是抵抗日寇战死了吗?那时他还不到十七岁呢,我还有两个兄姐都在战乱时失踪,虽然是异母兄姐,我还是很痛心的。也正因为我们家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父亲才真正体会到,还是共产党好,争取做到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和压迫,而国家在一步一步的强盛,这些都是毛主席带领共产党人做到了,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啊!”

饶国平喝了口茶,擦了擦眼泪意味深长地说道:“就拿我来说吧,通过我自己的思想改造和努力,我没有受什么迫害呀,任何人都要努力工作和学习,才会有好报。我小学是红小兵,中学加入共青团,只是政审太严格了点,但因为我的好表现不都有了吗?只能说对我的要求过高了点,但表现好不能是装积极吧,一个人面临严格的考验不是什么坏事,你以后会明白的。

你虽然是贫下中农的成份,国家和政府给了你们很高的地位,这是你们的幸运。既然有了这个社会地位,那就更应该好好学习,将来更好地报效国家报效中国共产党。切不可持着这个身份胡闹呀!”

“胡闹?你是说我……”疾群听了,觉得有些疑惑不解。

“不是!你那是顽皮捣蛋,我是说有些人虽然成份好,但内心未必光明磊落。他们依仗着好成份、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干的却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点我是有深刻认识的。群弟呀,你记住哥的话,一个人不管身处逆境还是顺泰的时候,做人都要诚信仁义,虽然暂时可能会不顺心,但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说到过里他苦笑了一下说“这可是我娘教我的哟。”

“是的”雷疾群赶忙笑着附和,这悲伤的气氛是该调整一下了。

饶国平大概也意识到了这点,又说出了另一个话题:“哦,群伢子,我还要提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雷疾群起来赶紧用笑脸来询问,以冲淡这个严肃的气氛。

“我可能毕业考试后参军呢,学校里推荐的。”正常情况下学校推荐的一般都是没问题的,一定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这也是那次救火后,学校根据副市长的讲话后对他特殊的关爱吧。

“那可太好了!”这确实是雷疾群感兴趣的,“平哥,再过几年我一定参军的,你可在部队搞好点,我将来到你所在的部队去。”

“哈哈,八字刚有一撇,你就当真了,真要是你去了部队,说不定是个好兵呢,好好学习,锻炼身体吧!”

饶国平就是有水平,本来是一件沉痛的事,被他最后一说,气氛马上缓过来了,和往常一样,饶国平谈完话后总有一种清新的感觉,至少让他轻松了许多。

这时,妈妈回家了,饶国平和妈妈说踩帏布的事,雷疾群便出门等杨涛去了,陆陆续续有七中的同学回家,就是不见杨涛,不过和饶国平说话后,他已没有那么急切要跟杨涛讲话的冲动了。

正好熊辉走过来,雷疾群高兴地迎了上去,向他打听杨涛的情况。

熊辉已出落成大姑娘了,可能学习过如用功,居然配上了眼镜,俨然有了知识分了的风韵,更加成熟稳重多了。她说话还是那样温声细语,婉转如莺。

她告诉雷疾群,杨涛正忙着学校举办的哀悼活动,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的,要不告诉他晚上来找你?。

雷疾群一想,大家都忙不赢,那就要她转告杨涛吧,晚上再和杨涛在江边柳林会面。不过他还是真诚地邀请熊辉升学考试后去河滩上和几个小学同学玩,因为小学毕业后的那次在河滩分别聚会,给他们班留下的美好回忆,熊辉很高兴地应承,说到时一定叫杨春桃她们一起去。初中毕业无论如何要聚一聚的,因为那不象小学毕业,有很多同学面临升学或下乡的命运,郊区的同学初中毕业后务农的也不在少数,有的直接读中专、中技就面临参加工作,继续读高中的基本都是学习尖子了。

可以说,初中毕业是这一代人的人生转折点,肯定是要为学生时代的年华畅说一番的,雷疾群憧憬着那一天,今天就算和熊辉约好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