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末品小吏”武汉假酒探访记

[原创]“末品小吏”武汉假酒探访记

末品小吏


不惑之年蹉跎已久

闲来就好喝点小酒

杯中之物真假难辨

扑朔迷离谁能探究

……


我如今也算是“奔5”的人了,在汉口一家清水衙门里面做个不入流的“末品小吏”,无钱无势却胜在悠闲自在不操心。家里妻贤女孝,需要我烦心的事情也不多,也算是知足常乐吧。

平常里我不喜欢打麻将斗地主什么的,这末品小吏的也没什么人来“腐败”你,那些迎来送往的应酬也老是忘了来请我,呵呵。空闲下来,除了偶尔和人下下棋,就主要是喝点小酒了。“革命的小酒天天有”嘛!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后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嗯,看来唐伯虎那小子也是深得酒中三味的嘛,啥时候去找这“伙计”喝两杯去。

说起喝酒,我平生最大的憾事,便是十几年来一直没把家里的一把手给“拉拢腐蚀”掉。我女儿她娘“防腐拒变”的能力竟然这么强,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算了,那与自家媳妇儿一起喝酒谈情的美事儿估计与我今生无缘了,自己炒盘鸡蛋,拍根黄瓜,弄点花生米,再满上二两白酒,一个人自斟自饮自乐,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嘛。


醉酒乱拍胸 逼出个“神探亨特

当然最开心的,还是几个酒友凑成一桌,那“铁哥们”、“老伙计”的在一块儿推杯换盏,说笑打闹。喝到脸红脖子粗时,还能说说心事,发发牢骚,一杯清酒解千愁……

这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国计民生的都说完了,酒鬼们自然要侃侃这杯中之物。什么“酒要满,茶要浅”、“无酒不成宴”,什么“陈醋老酒,味道独有”、“姜为老辣,酒乃陈香”,什么“牌越打越薄,酒越喝越厚”、“一天不喝酒,头晕眼花脖子疼”,什么“刘项斗智鸿门宴”、“曹操煮酒论英雄”……

本来聊得很开心的,可不知谁加了一句,“喝了二两天旋地转,原来是那假酒作怪”,这酒桌上的风向顿时一变,从“品酒论道”改成了“假酒声讨大会”。从假酒的危害,到当年震惊全国的山西假酒案,再到去喝喜酒却喝到了假酒的“倒霉蛋”……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为武汉现在到底还有没有假酒的事情争了起来,有喝多了的马上提议谁去实地调查调查,然后估计是又有好事的在旁不断怂恿激将,我就借着酒劲拍着胸脯把这事情全包了下来……

第二天酒醒了,马上懊悔不已,不是怕疼都想打自己耳光了:“我这不是没事找事做吗?真是‘生得贱’!”

算了,我官再小也是个国家干部嘛,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官再小也是要取信于民的嘛。再说,想当年我也是个侦探迷啊,以我的本事,当不了“福尔摩斯”,难道还成不了“神探亨特”?据说汉口这边的沿河大道就有卖假酒的,好,沿河边,就是这儿了。


一探沿河边 迷路人铩羽而归

人多,路窄,车堵。都说现在的武汉是个“大堵城”,而集家嘴到利济路这一带就是“堵城里的大迷宫”。这话看来还真是有道理。本来就是老城区,人流、车流与扁担、板车还有理货的打货的上下货的全都挤成了一堆。那么窄的路,好吧,我不过你也别想过……

说这一带是迷宫,这还真不假,又大又杂又乱……这不,我去看酒的,结果跑到什么服装城轻纺城这里来了,这路给迷的。看来像我老婆她们那样天天逛街还是有好处的,起码路熟不容易迷路嘛,呵呵。

在迷宫里逛得头昏眼花,人困马乏,而且这里灰大,白吃了不少灰。迷迷糊糊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正叹倒霉又要生事,定睛一看却是几年没见的一个酒友,然后半推半就之下被他拉着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酒馆……

酒到浓时,易醉人。酒桌上,这位曾在汉口打拼了几年的酒友,半醉半醒,半真半假的给我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专门做名酒批发的店,坚守着不卖假酒的底线。几年下来虽然做出了诚信,却由于他代理的名酒价格透明度太高,卖不出价,而生意也一般,没赚到什么钱。老板心灰意冷想关门改行,最后破罐子破摔的终于进了一大批假酒,转手一批出去,却一下子就是十几万到了手,比以前几年赚的还多……

这故事我不知道是他听来的还是看来的,也不知道故事里的老板是不是就是他本人。看他语气沧桑,不时苦笑,说完就低头喝闷酒的样子,也不好去问……

第二天,这酒友就去了外地。这事让我感慨良多,一有空,酒友那低头喝闷酒的样子就老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这人啊,就贵在坚持与坚守。哪怕是这卖假酒的,也有的只是没坚守住,没坚守住自己心中的那片蓝天净土而已……


二探沿河边 遵妻命半途而废

上回迷路铩羽而归,这回我事先把路给打听清楚了,等到又一个休息日再踏征程。

堵车终于堵到了江汉一桥底下,车上人挤人,下车还是人挤人。走过好大一片卖喜糖的,终于见到了门口堆着一箱箱白酒的一排副食店。只见理货的理货,上网的上网,谈生意的谈生意,斗地主斗地主……忙的忙,闲的闲,什么样的都有。而我则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东逛西逛,左看右看,一时不知该如何下手。

难道我直接跑过去,问你们这里有没有假酒卖?

老婆大人老说我,“一杯茶两份报纸混一天”是典型的官僚作风,现在看来还是有点道理的,呵呵。

不知不觉间,走上了沿河大道,这里卖酒的店面好像更多了。这时我的目光被一家卖礼品酒的吸引了过去。

其实像我们这样常喝酒的都知道,所谓的礼品酒都是些卖包装的“绣花枕头”、“样子货”,也就礼尚往来的时候送过去送过来的瞎折腾,喝起来那就一般的很了。

话是这样说,可那货架上花花绿绿的倒很是吸引人。许是见我在货架前徘徊,店老板过来热情的向我推荐着茅台和五粮液等名酒的礼盒。

我心中一动,就谎称要去看望老朋友,想送个两百多块的,撑点门面。老板从货架上取下了一盒茅台的“富贵万年”还是“富贵一生”的,包装的确是大气上档次,但那盒子总感觉有点脏有点旧,老板解释是在货架上放的时间长了点。打开一看,里面送的那两个白色的杯子感觉也有点脏了。

老板见我不大满意,又从货架上拿下来一盒五粮液的,直接打开给我看。谁知一打开,一阵酒香味顿时扑面而来。我不住地抽着鼻子,顺口问了句,那老板连忙转移话题,关上盒子收了回去,神色略显慌张……

有门!!

我正想乘胜追击,谁知手机响了,老婆大人亲自发话,说我的老泰山晚上要来,要我赶紧买菜回家帮忙去。

唉,妻命难违啊!!结果我的第二次“侦探”大业,就只好半途而废了。


三探沿河边 昏沉沉疑问丛生

沿河边我已经跑了两回了,收获却不多。不行,一定要准备充分了再去。

我一个人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一个一起喝过两回酒的“老油条”。这个老家伙,早年工商税务什么的都干过,下海后去南边混了几年,回武汉又在汉正街摸爬滚打了十来年,胆子大脑子活,服装、家电、酒……什么赚钱倒什么,其间亏亏赚赚的几起几落,如今弄了几套房子当起了收租金的大房东。

打定主意,咬咬牙,拎起家藏的两瓶好酒,登门拜访而去……


话这中国人啊,就是该在酒桌上谈事情。被我灌了几杯之后,“老油条”同志红光满面的打开了话匣子。

这武汉人啊,对价格最敏感,做过家电的人都知道,武汉这边家电的价格常常是全国的各大城市里面最低的。服装贵了也不好卖。因为武汉人买东西最喜欢占便宜,所以武汉“水货”多,假酒也多。把酒精啊,糖精啊,还有那个葡萄香精加水一兑,就成了“红酒”;把那成桶成桶很便宜的四川大曲、绵竹大曲往好酒瓶子里面一灌,就成了“茅台”、“五粮液”;把散装白酒和饮料、色素、香精什么的一兑,就成了“轩尼诗”、“人头马”……做得大的,干脆自己搞条生产线,一年最少就是一个百万富翁……

“老油条”肚子里的确有货,但我越听心里面却越是沉重,这酒也不知不觉越喝越多……


星期天,准备就绪,我三探沿河边。这回,重点就在武汉卖得最好也造假最多的白云边9年身上了。

42度白云边9年陈酿,湖北白云边集团手里的王牌产品,在武汉市各大超市的售价是每瓶65元左右,在武汉中档白酒市场上份额遥遥领先,在普通消费者中拥有非常好的口碑,武汉人结婚摆宴席也习惯用9年陈宴请宾客。不过这卖的越好的,假的也就越多,鱼目混珠,让人防不胜防。

我前天打电话给了个在家大超市当经理的老同学,他跟我说,9年陈这两年价格涨了点,武汉这边正常批发价应该就是每箱350元左右的样子。6瓶一箱,一箱350元,那一瓶就是58元左右,和我在别的地方打听到的也差不多。

沿河大道,我在进的第一家副食店打听到的是每箱330元。

330?每箱便宜了20元,怎么回事?

带着疑问,我去了下一家,磨了半天嘴皮子,说是亲戚家要大办婚酒,快60桌。那老板犹豫了下,左右看看,低声给我报了个“底价”——320!

320?我已经懒得去想了,索性继续去打听。

330、320、320、315、330、320、310 ……

在沿河大道一栋大楼一楼的市场里面,看店的小伙子在打电话请示了半天之后,把我拉到了角落里,又问了我一遍是不是可能一次要个七、八十箱……确认再三之后,拿过计算器按了几个数字,神秘兮兮的让我看了眼后,又马上按了归零键。一眼,只是这一眼,就足以叫我心惊肉跳,触目惊心——“300”……

300??!每箱便宜了整整50元,这到底是真酒还是假酒?

真酒的话,满市场都是,这么低的价格这么大的量,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

假酒的话,是谁生产的?他们这样成箱成箱的往外面批发,就没人喝出来?也没人查,没人管?

老油条说过,不少酒是低档酒甚至是散酒装进了好酒的瓶子里。这话是真的假的?那些瓶子又是真的假的?真的话,瓶子又是怎么来的?

……

昏昏沉沉的往回走,到家已是傍晚。家人都走亲戚去了,正好,随便弄了点吃的,倒头大睡。


顺藤摸瓜忙 痴迷人苦笑连连

其实到了现在,我先前在酒桌上拍着胸脯答应调查的事情,大致上可以去交差了。可如今的我,早没了去向那帮酒鬼报功吹牛的心情,那么多的疑问老在我脑海里阴魂不散,好奇心或别的什么驱使着我去继续探究。这,就像抽烟喝酒一样让人上瘾。

那么多疑问,怎么着手呢?嗯,先易后难,先查下酒瓶的事情吧。

先前喝酒时,老油条告诉过我,假酒的空瓶是喝完的真瓶,由贩子们回收过去的。这让我想起了,在菜场、市场和其他人流密集地方的角落里,确实都有挂着木牌或者硬纸板回收酒及酒瓶的,酒瓶以茅台和五粮液的收的价格最高,到了几十元甚至上百元。价格让人心动啊,我就曾动过把家里藏的那几个好酒瓶子拿去换酒钱的念头,呵呵。


按照记忆到菜场周围闲逛了两圈,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收酒瓶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精瘦汉子。一起抽了根烟,聊了两句。

原来他们主要在酒店、餐厅、酒楼等地方回收空酒瓶,他自己是以收酒为主,酒瓶只是顺带着收。至于收的空酒瓶做什么用,他说是卖给搞收藏的,然后就笑而不答了。

收藏?如今收藏热方兴未艾,收藏酒瓶的人的确不少,我酒友里面就有几个。

电话打过去,讨价还价了半天,那伙计把我收藏的几个好酒瓶子全“敲诈”了过去,这才跟我交了底。

按照他说的,我去把汉口泰宁街旧货市场,和崇仁路、香港路之类的收藏市场全逛了一遍,的确有些摊贩在回收、贩卖空酒瓶,按酒的名气、价格以及酒瓶本身的品相来论价,还有就是年份越早价格越高。

我问他们,是不是贩子们回收来的空酒瓶子都到了他们手上?

“哄”的一下,周围的人全笑了。

原来现在玩酒瓶收藏的人还不是很多,大都还只是把自己和亲友喝空的酒瓶收集起来,来市场上淘换的并不多见。他们也多是把自己收集来的,搭着卖,贩子手上的要价太高,他们收不起,收了也卖不了那么多。

我又看了看他们的摊子,果然,他们售卖的以古玩、瓷器、书籍之类的为主,酒瓶大多只占了摊位一角。

看来还是老油条说得对,回收酒瓶的,大都是为了造假酒。

那白云边9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又拨了老油条的电话。尤其是便宜酒灌好酒瓶子的事,那天喝酒的时候我也喝多了没问清楚,这假酒一般不都是用那会喝死人的工业酒精兑水兑出来的吗?

“扑哧”,老油条的笑声我这头都听得很清楚:

“现在都是21世纪了,那用工业酒精兑出来的假酒都是老黄历了……像白云边的酒,就是拿3年的白云边灌在9年的瓶子里面,9年的60块,3年的才15块16块的样子,这就是暴利啊……这样的酒,就算是你这样老喝酒的,你喝的出来……你不信?好,把成箱的酒从箱底打开,换个两瓶三瓶的,再原样封起来。你看得出来?那结婚请客的,把真酒喝个两杯三杯,你还能喝出来……3年的、5年的、9年的本来口感都差不多,喝两杯舌头再麻点,晓得个鬼哦……还有要是把一百多的习酒灌在七百多的茅台里面,那两个厂子本来都是挨在一起的,都是酱香型的酒,口感又都差不多,几个人喝得出来哦……”

后来,老油条被我问得不耐烦了,要我自己找办事处消协酒专局什么的查去,然后就挂了。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呀,有消费者协会和酒类专卖管理局啊!还有白云边的武汉办事处啊!不问他们,我自己瞎折腾什么啊?还真当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福尔摩斯了?

九转十八弯,总算拿到了一个白云边武汉办事处工作人员的电话。

我事先找人问过,确实有种“经销商蓄意向自己辖区外的市场倾销商品”的行为叫做“串货”。于是便把在沿河边打听到的价格告诉了他,问有没有可能是大规模串货的。说得含糊了点,只是说听人说过。

那工作人员马上说,他可以拍着胸脯向我保证,白云边这几年来对其市场进行了严格的整顿,串货等不规范行为根本不可能大规模出现。而且按我说的价格,经销商只有亏的,这还没算上仓储、运费等相关成本……明知道亏本还运过来卖,学雷锋啊?

大概是觉得自己说得幽默,他最后大笑不止。爽朗的笑声也让我阴郁的心情变得好了些。

接下来通过熟人帮忙,我又在消协酒专局等地拿到了一些报纸资料的复印件,上面开始就是今年过年期间荆州警方破获的1700多万元的假酒大案。

从假酒包装供应,到假酒制造、假酒运输、假酒批发、假酒零售等各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涉及到了武汉、襄樊、荆州甚至北京,分工明确、组织合理,看着就像是个正规大企业。用漏斗输液管灌装到回收来并洗干净的高档酒瓶里面,再加上足以以假乱真的包装,3分钟左右一瓶瓶“真酒”就出炉了。造假窝点在武汉、襄樊、北京都有。武汉这边是在汉阳归元寺附近一民房里,以小作坊的方式造假,“货”给一位主要在汉正街活动的“省级代理”,“省级代理”再交给武汉这边的7位“下线”……

苦笑,还是苦笑。

我在网上查了下,像这种“真瓶灌假酒”的,就是现在常说的能以假乱真的“高仿酒”,造茅台五粮液水井坊等名贵酒时,有的还会掺入少量真酒调味,来补足口感上可能的漏洞……

唉!这世道乱的……

太累了,太累了,先睡觉吧。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何方呢?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就在我敲打着这些文字的时候,在《中国质量报》上,又刊登了一则《武汉挖出假酒“地下工厂”》的新闻,网上也能见到不少转载的。和先前荆州警方破获的很相似,也是民房内作坊式的造假,也是产销一条龙,不过这回的造假窝点到了汉口火车站附近,造的也成了以供应武汉本地的酒吧、酒店为主的洋酒……

唉,假酒这么猖獗,这么真假难辨,那么以后我们这些酒鬼们怎么办呢?花茅台五粮液的价格,喝到口的却是几块钱的“四川大曲”、“绵竹大曲”、“山东烧刀子”?碰到这种事情,那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喝了多少年酒的老酒鬼?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都。

还有,请客吃饭,请的是心情,要的是面子。你自己可能弄不清楚酒的真假好坏,或贪便宜,或怕麻烦的,而心存侥幸,可难保客人也弄不清楚真假好坏啊。要是请人喝的是假酒,那什么心情面子的就全没了,喝出问题来更是害人又害己。至于新人的婚宴上弄出假酒来,那更是喜事成悲剧,后悔一辈子。

唉,一说又说多了。妻子和朋友们老是说我“书生气太重”,“书生气太重”!可我就是不明白,我们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去正规渠道买酒呢?怕麻烦贪便宜心存侥幸,可酒不是普通日用品啊,是要由口而入,穿肠而过的啊,是要直接和我们自己甚至亲戚朋友的身体健康息息相关的啊!毛主席都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敷衍啊敷衍,敷衍自己,敷衍亲友,敷衍身体,敷衍健康……只怕到头来,你的身体、你的亲友也会同样来敷衍你了……

还有,怎么会有那么多造假酒卖假酒的呢?我们武汉自古就是九省通衢的商业中心,商业繁华万商云集,怎么就没有真正讲诚信的商家来将卖真酒的事业、卖真酒的承诺坚守到底呢?我相信,还是有好多的商家想卖真酒,和坚持卖过真酒的,不过就是像我前面提到的,那个做名酒批发,关门前卖了假酒的老板那样,只是没坚守到底而已……

真酒啊真酒,是商家的良心,是市场的承诺,是社会的呼唤,也是我们喝酒人爱酒人的祈求……


前几天在一个朋友家里,偶然碰到了一个红光满面、精神矍铄的小老头儿,酒量很好,很健谈,也很低调。只是说是做酒这一行的,做了有些年头了,其他的却不愿多谈。私下问朋友,朋友也是神秘的笑笑,避而不答。

在酒桌上,我们聊起了这事,却是越聊越投机,心头那多日的阴霾几乎一扫而光。

其实我们湖北好酒很多。枝江润舌,石花滋嗓;白云浩瀚白云边,黄鹤楼上黄鹤楼;劲牌有劲数劲酒,稻花飞扬稻花香……当然,还有被毛主席评价为“味好酒美”的孝感米酒……

而武汉人更是喜欢喝酒。平常人家日常的二两小酒,宵夜时的啤酒烧烤,商务婚宴上的交际应酬……拥有上千万人口的武汉,酒类消费量很大,光白酒一年恐怕就能卖出三十个亿左右,这还没算啤酒、红酒……

至于买酒的渠道,批发市场与街头小店自然是鱼龙混杂,真假难辨,有的甚至就是假酒泛滥之地。至于大酒店大商场等,也没有以前那样保险了,全国各地的大酒店、名酒专卖店等最近都有与假酒有关的负面新闻见于报端网络……

其实目前很多城市,包括武汉都有这样那样敢于当众承诺只卖真酒,只卖放心酒的商家企业……我们应该多多支持讲诚信守诚信的商家,多多支持敢于承诺只卖真酒的商家……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抵制假酒,这样假酒才不会像现在到处泛滥、横行无忌……当然,也要呼吁更多卖真酒讲诚信的商家出现,让武汉的天更蓝,草更绿,酒更纯……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小老头儿的话,却比任何醇香美酒更醉人……


好吧,就到这里吧。为这个,我先后投入时间精力无数,心情几起几落,人情也欠下来不少,还人情都不知道会还到猴年马月去……那么我得到了什么呢?得到的或许是一份经验与体验,或许就是上面的这些文字吧……

唉,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到现在我才知道了那些侦探们,那些打假人员的不容易,也知道了一个我这样基层机关人员的局限性。就到这里吧,就到这里吧,也许还是喝喝茶看看报纸的日子更适合我,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0-7-16 14:35:45 被末品小吏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