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足球开始垃圾革命 白衣少年一去不回

世界王牌 收藏 1 281
导读:不是斯托伊科维奇说的,就是斯托伊奇科夫说的——没有马拉多纳,足球就是婊子养的!诗人俞心焦曾有一句名诗——灵魂大面积降临。然而,在全球功利化的今天,灵魂已无法大面积降临,而是功利大面积降临。世界足球进入21世纪,越发显得功利,那令人神往的白衣飘飘年代,早已一去不回。马拉多纳1979年日本世青赛3比1击败前苏联捧杯的那一刻,被尘封已久,却鲜活地映在眼前。足球跟人生一样,无法摆脱功利,但不能没有优美的抒情、温婉的吟唱,灵魂必须在高处,思想必须在风中,否则就是一堆功利主义的垃圾,有时候越成功就越垃圾,世界足球已进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不是斯托伊科维奇说的,就是斯托伊奇科夫说的——没有马拉多纳,足球就是婊子养的!诗人俞心焦曾有一句名诗——灵魂大面积降临。然而,在全球功利化的今天,灵魂已无法大面积降临,而是功利大面积降临。世界足球进入21世纪,越发显得功利,那令人神往的白衣飘飘年代,早已一去不回。马拉多纳1979年日本世青赛3比1击败前苏联捧杯的那一刻,被尘封已久,却鲜活地映在眼前。足球跟人生一样,无法摆脱功利,但不能没有优美的抒情、温婉的吟唱,灵魂必须在高处,思想必须在风中,否则就是一堆功利主义的垃圾,有时候越成功就越垃圾,世界足球已进入到“垃圾革命”的时代。

1977年美国宇宙队访华,球王贝利和凯撒大帝贝肯鲍尔来到刚结束十年动乱的中国,在工人体育场威武亮相,让中国球迷知道了什么叫足球。在漫长的闭关锁国、全世界基本都不带咱玩的年代,我们只知道前苏联足球和匈牙利足球,后来知道了朝鲜足球,再后来搞了一些亚非地区的邀请赛和双边赛,知道了越南足球、缅甸足球和是非洲足球。当年,我们基本跟非洲的第三世界国家踢遍了友谊赛,由此知道了毛里塔尼亚足球、赤道几内亚足球、塞舌尔群岛足球以及毛里求斯足球。那时候整个中国都是一副农民气质,根本就不知道足球的真谛在殖民主义的拉丁美洲和资本主义的欧洲,剩下的连个毛都不是。

宇宙队访华的次年,1978年世界杯在阿根廷举行,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两场半决赛和季军争夺战、冠军争夺战四场比赛,特别是阿根廷与荷兰在河床体育场进行的决赛,使中国球迷在现代足球的意识中觉醒。从此,冠军成员肯佩斯、贝托尼、卢克、帕萨雷拉、阿迪莱斯、塔兰蒂尼、菲洛尔在中国骨灰级球迷的心目中不可磨灭。在这些英雄的身后,隐藏着一位18岁的少年,他就是后来世界足坛枭雄迭戈-马拉多纳。阿根廷足球教父梅诺蒂听从队长帕萨雷拉的建议,没有把天才少年马拉多纳带到世界杯赛场,将他遗弃在街头踢野球。从这一刻,年轻的马拉多纳就树立起与全世界为敌的信念,决心以他的左脚神功踏碎这个地球。

1979年,老资格的中国球迷都爱去北京八面槽的利生体育用品商店,不是去买体育用品,而是买一本瘦小开本的《足球世界》,当时还是试刊,上面介绍的世界足球风云,成为中国球迷最早认识和理解国际足球的指南,一大批世界足球明星,在我们的心中铭记。,采取压迫式打法,紧锁对手的咽喉,这一新浪潮打法为足球带来了空前的活力。进入20世纪八十年代,马拉多纳用他的左脚至尊统治世界;济科、苏格拉底为首的巴西人成为足球艺术的表演家,普拉蒂尼率领“四驾马车”,在欧洲拉丁派的宫殿里傲游;然后就是荷兰三剑客的橙色写意时期以及以罗伯特-巴乔命名的亚平宁蓝色抒情时期。 总之,世界足球从普斯卡斯到巴乔,经历了40年的华丽烟云,创造了无数悦人的篇章,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留下阵阵激动。直到1994年,“伪巴西”率先颠覆足球美学,撕碎了足球的华丽外衣,功利足球声势浩大,实用主义变本加厉,而艺术足球就像一位美丽的弃妇,在冷宫啜泣。 世界足球的白衣少年时代一去不回,每当策马扬鞭或是倚马斜桥,看到的已不是山河,而是奈何。待招来,已不是,旧沙鸥,而是一堆疯狂的不靠谱。

在大张旗鼓的功利主义的今天,让我们回到白衣飘飘的年代,回到历史尘埃的最深处,那些足球的老灵魂仍在幽幽发光。1954年瑞士世界杯,世界足球进攻鼻祖匈牙利人创造了“四前锋”战术,尤其是“魔鬼双煞”普斯卡斯、柯奇士攻击无极限的气势摧枯拉朽。后来,左脚王普斯卡斯与金箭头斯蒂法诺共主皇马,为银河战舰连夺五届欧洲冠军杯。1958年瑞典世界杯,17岁的贝利横空出世,从此开始了桑巴足球的癫狂时代,巴西人三度染指桂冠终将雷米特杯据为己有。1974年,世界杯进入大力神杯时代,全攻全守应运而生,除了全攻全守楷模荷兰队之外,联邦德国和波兰也加入到全攻全守浪潮中。全攻全守要求每一位球员都具有长距离跑动能力和全面的技战术执行力,采取压迫式打法,紧锁对手的咽喉,这一新浪潮打法为足球带来了空前的活力。进入20世纪八十年代,马拉多纳用他的左脚至尊统治世界;济科、苏格拉底为首的巴西人成为足球艺术的表演家,普拉蒂尼率领“四驾马车”,在欧洲拉丁派的宫殿里傲游;然后就是荷兰三剑客的橙色写意时期以及以罗伯特-巴乔命名的亚平宁蓝色抒情时期。

总之,世界足球从普斯卡斯到巴乔,经历了40年的华丽烟云,创造了无数悦人的篇章,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留下阵阵激动。直到1994年,“伪巴西”率先颠覆足球美学,撕碎了足球的华丽外衣,功利足球声势浩大,实用主义变本加厉,而艺术足球就像一位美丽的弃妇,在冷宫啜泣。

世界足球的白衣少年时代一去不回,每当策马扬鞭或是倚马斜桥,看到的已不是山河,而是奈何。待招来,已不是,旧沙鸥,而是一堆疯狂的不靠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