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虎啸南疆》之四 战前动员 树立敢战必胜信心 应急训练 突出丛林作战特点 (二)

巴夫 收藏 21 85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二)

战争是死人流血的事情,决定战场胜负不能只靠决心和忠心。血书代替不了流血!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是高度的政治觉悟和过硬的军事技术有机结合的战斗集体。不怕死不等于不会死,不能死。只有不怕死而又训练有素的部队才能打胜仗。我们在见缝插针搞好政治动员的同时,把绝大部分时间用在搞好应急训练上。当时连队新兵41人,入伍一年的78年兵25人,入伍二年的77年兵34人,真正入伍在三年以上的战士只有14人,其中76年兵12人,75年兵1人,73年兵1人。两年以下的战士刚好100人,占整个出征战士总人数的87.7%。一位伟人说,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但当时我们这支担任统帅部战略预备队作战任务的“锤子部队”,除了师以上的指挥员打过仗外,其他都是没有经过战争的和平兵,还没有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机会。从老百姓到一个合格的军人有一个过程,虽然这个过程有长有短,而在这个过程中严格而全面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事实证明把没有经过训练的战士直接送上战场,是战争发动者的罪过,是对人权最直接践踏。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明确的,除了使这些年轻战士勇敢地走上战场外,还必须掌握最基本的杀敌技能。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就是争分夺秒,超越常规、超强度地训练。所谓争分夺秒,就是除了吃饭,睡觉和必要的集中政治动员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军事训练上。所谓超越常规,就是针对当时新老兵的不同情况,把新老兵分开训练,因兵施教,因人施教。按照常规,新兵入伍,基础训练是队列。现在队列除了早操进行必要的立正稍息外,其他科目基本上不能进行了。重点是教会新兵基本的作战技能,射击、投弹、单兵战术是基础的基础,重点中的重点,必须抓住分分秒秒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

由于我们部队一直担任战备值班任务,军事训练一直是全训,射击训练,进行了一至五练习。战术训练进行了单兵到连的攻防科目,每年都进行过实弹投掷。正副班长和部分老兵基本都参加过团集训队轮训,时间都在三个月以上。但大量的骨干被抽走,补充来的新兵几乎占了整个战士人数的一半,即使补充来的老兵,因为是机关或者是其他兵种,不是步兵连的,他们也没有经过严格的步兵训练,个人军事技术急待提高。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将新老兵分开训练,分类施教,因人训练。

步兵连的射击分一至五练习。一练习是基础训练,一百米胸环靶,打精度。主要目的就是让战士熟悉手中武器,掌握基本的射击要领。二练习是卧、跪、立三种姿势,距离是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的半身靶,算命中发数而不计环数。目的是让战士掌握不同距离不同姿势的射击动作要领,提高射击技能。三练习是夜间射击,距离一百米,在没有光照的情况下打模仿机枪射击的闪光靶。训练目的主要是掌握夜间射击的动作要领,提高夜战本领。四练习是运动靶,对二百米以外的人形运动靶进行射击。目的就是掌握远距离上对运动目标的射击本领。五练习是山地丛林不同地形多种目标的抵近射击。训练目的就是让战士掌握在复杂地形、突然条件下与敌相遇,抢先开枪消灭敌人的本领。一个战士训打完一至五练习,对射击技术也就比较娴熟了,但训练时间起码也要半年以上。

在应急训练中,我连对新兵主要进行了一、二次射击训练,让新兵重点掌握基本射击要领,会使用手中武器。老兵着重针对越南的地理条件,进行了山地丛林多种目标的射击训练。

要想在战斗中消灭敌人保存自己,战术训练是非常重要的。双方在武装对抗中,不会利用地形地物,蛮干死拼,只会增大伤亡,甚至白白地送死,那不是训练有素的表现。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在战场上,伤亡的可能性很大,偶然性因素很多,但善于利用一草一木,一树一石,有可能就减少了牺牲,保存了性命。因此我们对新兵战术训练重点抓了利用地形地物和构筑单兵掩体的训练。单兵战术重点是使战士学会灵活利用有限的地形地物,选择运动路线,良好的运动姿势。根据战斗中的实际需要,我们还进行了土工作业训练,让战士学会挖单兵掩体,会挖猫耳洞。掩体是供射击、观察和隐蔽身体用的露天工事。掩体的位置根据敌情、地形、任务,选择在便于发扬火力和隐蔽身体的地方,尽量避开独立、明显、容易倒塌的物体。在进攻中要便于机动和前进;在防御中能组织交叉火网,互相支援和消灭死角。为了减少作业量,赢得时间,要善于利用和改造地形地物。单兵掩体分为立跪卧三种形状,同时根据不同的兵器又有不同的形体和大小。应急训练中我们主要进行的是单兵近迫作业。近迫作业,是在敌火力威胁下进行的土工作业。作业时必须充分利用地形地物,动作要快,姿势要低,并要不断地观察敌情,随时准备战斗和前进。

新兵投弹训练主要进行了基本动作要领和实弹投掷。部队装备的手榴弹主要是木柄拉发式,是一种非常普通的爆炸杀伤性武器手榴弹构造简单,使用方便,特别是在居民地和壕沟内以及在近战中,更具杀伤作用。我军目前使用的木柄手榴弹,全重0.56—0.63公斤,从拉火到爆炸的时间是3—3.7秒,爆炸后产生一克以上的杀伤破片约70片,平均密集杀伤半径在7米以上。使用时拧开后盖,戳破木柄上的护纸,将拉环套在无名指上,按照要领投向目标,当时连队新兵都进行了实弹投掷。在重点进行单兵技、战术训练的情况下,连队还抓了共同科目的训练,主要是进行了步哨、班哨、排哨、连哨的训练。加强了夜间紧急集合,急行军,传递口令,口令问答、判定方位、潜伏与观察等内容的训练。此外还进行了“三防”就是防空、防化学、防细菌的训练。因为听说越南会使用飞机和化学武器。部队必须学会在飞机扫射情况下保存自己和对空射击。还根据战场情况的实际需要,进行了战场自救互救训练,让战士学会用一根绷带对全身可能受伤的所有部位,特别是头部进行包扎。这是一项重要而有效的训练,在战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挽救了一些战士的生命。连队还进行了野炊训练,训练战士用军用战备盆在很短时间内挖出避烟避光灶煮熟大米饭,或者可以吃的东西。进行了越语喊话训练,学习了一些越语短句,诸如“举起手来!缴枪不杀!”“出来,跟我走!”“我们宽贷俘虏!”等等。为了使我连尽快掌握一些基本越语喊话,上级专门给我们连队派了一个越语教员,他们直接属于武汉军区作训部管理。来我连的是一个白白胖胖毕业于外国语学院的军人大学生,来连队进行了集中讲课和分班练习,为了检验学习效果,还对干部战士进行了测试。在应急训练中,还进行了战场简易通讯,包括军号、喇叭、哨音、旗语、灯光、信号弹以及有线无线信号的联络训练。

在抓好连队战士应急训练的同时,突出了干部训练,干部训练重点是抓了军事地形学的学习。结合越南地形特点,掌握识图用途技能,除了连队自己组织学习外,以营为单位进行了培训,并进行了识图找点的练习。识图用图太重要了,我军过去对识图用图重视不够,相当连排干部不会识图用图。认为那是通讯员的事情,或者是专业部队的事情。我因为是文书出身,又干过一段时间炮兵,所以对识图用图有一定基础,在应急训练中下了一番功夫,因此在战斗中得益匪浅。在战场上我连多次担任全团尖兵任务,而我在前面带路的时间较多。除了上述内容外,部队还进行了上下汽车、火车的登车训练,进行了乘车开进过程中的知识教育。

在对部队进行政治动员、军事突训的同时,连队进行了大量的物资准备。对武器弹药进行了检查又检查。由于当时所有的武器弹药都发放到了班排,发放到战士手中,全部是实枪实弹,对武器弹药的保管到位特别突出。大到炮弹、火箭弹、手榴弹,小到弹匣、子弹袋、手榴弹袋、通条头、穿针(一种擦枪用的专用工具),包括擦枪油在内的东西都要准备周全。由于补充的新战士多,而且又不是同时到达连队,而是分期分批到达的,因此对他们的训练和管理特别费心,加上天天打靶投弹,弹药消耗也较大,必须保证全额补充。除了武器弹药外,还有战备粮,每个战士必须自带三天的大米。在战场上发的几快压缩饼干,是部队到了中越前线后才发到战士手中的,从驻地出发时战士身背的是大米。战士个人的基本装备,诸如水壶、雨衣、军装、胶鞋、皮带等等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到位。新装备是每个班发了一至二把砍刀,因为估计到越南后要用。每个参战的人都发了一双钢板胶鞋,还发了一个急救包。卫生队和营部的医生到连队给每个人检查了血型,要求大家把自己的血型写在领章和帽子里边。当时部队的军装最好就是的确良,领章是红色的,帽徽是五角星。在领章的后面和帽子的里面印有姓名、部队番号、血型几项内容,便于战士牺牲、受伤后进行登记和抢救。

在物资准备时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对个人物资的分装,打包和登记。除了带上前线的物资外,其他东西都要求捆好,写上邮寄地址,收件人,统一存放在驻地仓库,也就是说,留下的就是可能牺牲后成为遗物的东西。其实,我们部队可以说是一支真正“无产者”军队,干部战士基本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无数次战备精简了又精简,轻装了又轻装。战士既没有木箱也没有提包,就是一个小包袱捆着发放的几件衣服,里面包的冬天是夏装,夏天是冬装。干部最多就是一个木箱子,里面的东西基本与战士一样,最多多几套半新不旧的衣服。

随着战备的深入,战争之弦越绷越紧,工作越来越多,压力也越来越大。战士不仅精神高度紧张,而且训练强度也越来越大,体力透支非常严重。搞好连队生活,改善战士伙食,保证战士吃饱吃好非常重要。我们连队平时训练强度就大,又没有什么油水,因此每个战士至少一天要二斤四两粮食,配发的一斤半粮食根本不够吃,完全靠师团补助。进入战备,我们把连队养的猪能杀的都杀了,一方面是为了增加战士的体力,另方面也让战士们走上战场前吃几顿好饭。

当时我们连队的司务长是我的老乡郭生贵同志,他对这项工作有一个回忆,他是这样写到:

“记得1979年春节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美国访问回国,我们部队接到命令,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当时正值春节期间,部队官兵停止休假,凡已休假的都陆续返回部队,除排以上干部参加一次动员会外,没有什么会议。各连都紧张地进行战备物资准备。其中包括每天学习越语,什么“缴枪不杀”、“举起手来”、“跟我走”……和战地救护。怎样包扎伤员,怎么临时止血等。进入战备后,连队把可杀的猪都杀了,改善伙食,总觉得打完仗不知还能吃得上这些猪肉不。很多战士把存下来的津贴基本上都吃光了。我不能象他们一样,我是成家的人了,还有小孩,人到了这个时候想得最多的是自己的孩子,总想多留点什么给他。我当时任486团7连司务长,就更忙了。所缺的物资要向团后勤打报告领回,并发到战士手中,战备粮也发至每个战士手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