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派出所长被暴打五分钟 口吐鲜血住院”一文后与网友聊天

长江岸柳 收藏 8 650

看“派出所长被暴打五分钟 口吐鲜血住院”一文后与网友聊天

“派出所长被暴打五分钟 口吐鲜血住院”看来你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又不开心,下面给你讲一个开心的故事。

那年,我受命侦破一起发生在地区办的一家石材厂里的盗窃案,派出所派一名民警协助我。我住在厂里,吃在厂里一个多星期不敢回家。

一天,队里小李到另一家地区办的化工厂办事,该厂保卫科干事是我武警战友,便约我去他厂里陪小李,晚上就在蓝球场看露天电影。那时,农村看不要钱的电影是件很兴奋的事,便接受了邀请。

傍晚,我准备去化工厂,派出所小张说回所里家中,那时民警大多以所为家,家属在派出所所在地供销社工作,这种形式对稳定派出所建设很有作用。小张回所了,我也就去战友的厂陪同事小李吃晚饭。

吃完晚饭,我们在厂保卫科休聊,战友搬了几把椅子在蓝球场最佳处占了位子。战友说:工厂周边村子多,老百姓又野蛮,晚上来看电影不花钱还捣乱打人,工人们都害怕社员。

天黑尽了,电影开幕了,我们也去坐位子,最后也只我和小李及战友在看电影,什么电影名已记住了。我坐中间一把椅子,战友坐我右边一把椅子,小李坐在我左边一把椅子。电影放了后,我们在夜色中很安静地观看电影,电影精采的故事情节吸引得电影场里鸦崖雀无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澎、澎、澎三声震响从身边的小李的背上传来,小李被突然袭击打晕了。我连忙扶住小李,战友一下子窜起来察看原因。我们看见小李身边一个农村妇女带一个几岁男孩子,小李坐的椅子旁倚叠着几十公分高的红砖,那妇女指责小李挪椅子吓了他儿子,是他丈夫袭击打人跑了。这一闹放影员仃了机拉亮了电影灯,现场一片吵闹,很多工人和农民都过来看热闹,见到此情景都指责那妇女和她丈夫不应该无故下毒手打人。面对这种难堪的局面,我对战友说不看电影了回保卫科。

在保卫科,我们查看了小李的伤情,背部三块红肿。好在小李是跑龙套演员出身,自幼练过顶得住几下子。大家坐在保卫科乘凉,厂里的厂长和保卫科长听说情况后也赶来察看,一再表示来厂里办事还挨打,真是过意不去。战友和厂领导接着又诉说厂周边社员太坏,经常无故闹事,打厂里人,偷厂里东西。

小李无故被殴打,而且打的是公安刑警,这个心里别扭劲太难受了。我对战友说出去透口气,就离开保卫科来到电影场,此时正放第二场更好看的电影。

我出来透气是借口,想侦察打人者才是心想的。我独自一人在电影场上四处走动,当我走到电影场西南角一处时,有几个男人正围蹲在地上和一个脸上包扎有纱布的人正在说着什么?我慢步走近便听到一个男人说:“唉,听厂里人说你打的那个人是下午到厂里来的派出所的公安?”另一个男人也说:“是的,我也听说你打的是派出所的公安。”那个脸上包扎有纱布的男人突然大声说:“怕么事,别说是派出所的,就是公安局的也不怕,我一拳一脚打倒他好几个。”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已猜出那个脸上有纱布的人就是殴打小李,又口出狂言的凶手。我悄悄地回到保卫科拉上战友去查认,战友查看后告诉我说,那人是厂里工人,名叫某某某,是从丹江口工程调回来的,爱打架,曾在原单位因殴打工人受到处分才调回老家。他家就在厂旁边的那个大一些的村子里,家里人多是这一带的恶势力。

第二天早上,我用厂里电话向公安局领导汇报了小李被无故殴打以及我侦知的情况,那位领导听我汇报时一句话也不说,最后说了句“敢打公安局的人!”那领导指示:你和小李现在就去派出所向余所长汇报,去医院验伤取证,一切听从余所长指挥。至于这位领导是怎么交待余所长的我不得而知。余所长后来提拔为市政府办副主任,已去世。那位局领导后来升到省委里一个部门领导。

在派出听吃罢早饭,余所长便带我们去工厂,他先把工厂里书记、厂长、保卫科长们找来开会,他大声地说:“我公安干警到你们工厂因公办事,无故地被你们厂工人毒打成伤,你们这是个什么厂?打我派出所的人不算,还要打公安局的人,难道这是台湾的工厂?”余所长几句话和那说话地气势,让工厂头头们抓耳挠腮,面露惭色,让我心里暖洋洋的。

我们一进厂,就引起了全厂工人的热议,此时厂办公楼外有好些转班的工人在观看。

余所长说完后,厂领导一个劲地检讨说对不起,自我批评工人没教育好,治安没管好。

余所长又说:“把打人的工人叫来,让我见识一下。”

过了一会儿,厂保卫科长和车间主任把那个脸上有纱布的工人领来一楼的一间办公室等着,余所长带我们几个人走进了那间办公室。

那个脸上有纱布的工人坐在椅子上,见我们几个人进来,脸上颜色马上变了。

“你脸上包的么事?”余所长突然大声地喝问那人。

那人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忙回答说:“是生长一个疖子。”

“你姓什名谁?自我报上来。”余所长又开腔了。

那个人立马自报姓名。

余所长又问:“找你来为了什么事?”

“我打了派出所的人。”那人连忙承认殴打小李的事实。

余所长问完,背上双手离开了,剩下的就是我和派出所小张他们了。

小张身高一米八十五,我一米七十五,其它几个稍矮些。小张取出手铐,我立即上前抓住那人的手,大家给那人来了一个“苏秦背剑”外加一个“猴子捞月”从背后提起手铐,那人额头上的汗立马往下滚落,不到一分钟一团团硬大便从那人的裤裆里往下掉落,声如杀猪。

窗外围观的工人齐声说:还狂吗?也有人收捡你呀!还有工人说:打人者必被打。

过了一会儿,余所长又进了办公室说:“把他送到公安局。”我们把那人手铐改成“童子拜佛”,坐在厂里的车带到公安局刑警大队部,随后派出所又同厂保卫科把那人的一个帮凶,那一带的恶人,他的堂弟抓到公安局,在刑警大队兄弟们把打小李的俩家伙很好地修理了一顿,这种修理是没有伤的,是不哭的,有时会大笑起来。修理后又拘留15天。

从那以后,化工厂再也没有人敢去捣乱,更没人敢打人了,太平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