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口决堤始末:为何与台儿庄大捷仅隔一个半月(凤凰网专稿)

shoutink 收藏 0 130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1938年到今天已经时隔72年了,而关于“黄河决堤”的这种种谜团,其实却依然弥漫在花园口上空,细心的人们会发现。1938年6月,距离时年4月中旬,那场全国人民为之振奋的“台儿庄大捷”,仅仅时隔一个半月的时间。那为何就在全军士气高涨,誓与日军一决雌雄的时候,豫东战场却一败再败呢?


凤凰卫视7月12日《凤凰大视野》节目播出“大河上下:花园口事件实录(一)”,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在上世纪的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部国产电影《大河奔流》成为当年最火的影片,故事讲述了1938年6月,日军侵占开封,逼近郑州,为阻止日军西进,蒋介石下令在黄河南岸的花园口,炸开了黄河大堤。黄河水就此一泻千里,黄水所到之处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这就是当年震惊中外的“花园口决堤事件”。


1938年到今天已经时隔72年了,而关于“黄河决堤”的这种种谜团,其实却依然弥漫在花园口上空,细心的人们会发现。1938年6月,距离时年4月中旬,那场全国人民为之振奋的“台儿庄大捷”,仅仅时隔一个半月的时间。那为何就在全军士气高涨,誓与日军一决雌雄的时候,豫东战场却一败再败呢?


为什么明知危害甚巨,蒋介石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掘开黄河大堤?


李老道(京水镇村民、花园口事件亲历者):他们家整个八九口人都饿死了,就逃出来一个。整个我家都塌了,我们整个我家都塌了,他家也塌了一半。


陈晓楠:在学术界曾经有一段时期,谈论起“花园口事件”的时候,海峡两岸的学者各执一词,一方称洪水泛滥,祸国殃民,一方呢说洪水阻击了日军的西进,为之后的武汉保卫战赢得了时间。如今随着研究的深入,当人们回归理性和客观的时候,虽然争议和分歧依旧存在,但也一定程度达成了某些共识,称之为是“功罪千秋”。


那么黄河决堤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泛滥的洪水在给我们的老百姓带来巨大灾难的同时,到底能对日军造成多大的危害呢?又能对之后的抗战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就让我们一起回到1938年吧。


解说:1938年5月12日下午5时许,一架小型客机在七架战斗机的掩护下,从汉口机场起飞,向北飞去,当飞机飞过鄂豫地区,在田间耕作的百姓并未表现惊慌,因为飞机自南方飞来,他们知道这是中国的飞机。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架受战斗机群保护的客机上,正坐着国民政府元首,陆海空三军最高统帅蒋介石。


他们更不知道,这位统帅不久之后所做的决定,即将改变他们的命运。


抗战前期蒋介石众望所归


李东朗(国民党史研究专家):从1937年七七事变,到1938年10月武汉失守,这一段时间,这叫战略防御阶段,而这一段国民党抗战是积极的,蒋介石在全国的威望应该是最高的,调动各方面力量参加抗战,这个时候他的号令应该是最有效的,再有像当年许多人,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都反蒋,但是抗战以后都表示拥戴蒋介石,都承认拥戴蒋介石,原来那种割据的局面没有了。


解说:此时坐在机中的蒋介石神情阴郁,就在当天上午,他突然接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的急电,日军土肥原第十四师团主力,已于午前4时左右,由蒲县以西渡过黄河,此时正向菏泽迫近。土肥原一旦攻陷菏泽,就等于打开了通往豫东平原的大门,陇海铁路随时可能被敌切断,徐州也将陷入敌军彻底包围之中。


戚厚杰(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徐州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在徐州来讲,它属于五省通衢,就是说,苏、鲁、皖、豫、冀。这五个省基本上在那个地方交叉,而且交通非常方便。而且在这个中原的位置上呢?处于举足轻重的位置。要知道,在中国历史上来讲,占中原者得天下。比如说楚汉相争的垓下之战。然后呢,解放战争的淮海大战,都是在那进行的,这样呢,日本就调整了部署,它撤销原来在淞沪战役作战的一些部队,成立了华东派遣军进入徐州。北边呢,以西尾寿造为首的(部队)成立了第二军,它基本上的作战方向,就是沿津浦铁路南北对进占领徐州。


解说:机群不多时便越过湖北边界,飞临河南上空,蒋介石俯瞰下方,尚未被战火燃及的土地,思绪飘回两个月前他亲往视察过的徐州,那时日军矶谷第十师团沿台潍公路南下,企图一举攻克位于徐州东北大运河北岸的台儿庄。然后南下赵墩,沿铁路西进,攻取徐州。


荣维木(抗战史专家):南京沦陷以后,国民政府主要的机关,都迁到武汉去了,武汉当时是一个抗战的中心。武汉它是一个中原地区,也是一个战略地位非常重要的一个地区,为了保卫武汉,中国军队有一百多万人,就是在武汉这个地区,包括外围,江西、江苏、安徽,等等包括外围,甚至有的就是从广东调兵向武汉去。非常重视武汉,保卫武汉。


1938年初的时候,日本大本营就有这种设想,就认为只要打下武**广州,那么就可以战胜中国了,中国就会屈服了,是这么一个设想。


解说:自1937年底南京陷落以来,抗战的军事局面已经发生变化,为了适应这种新的局面,中日双方均对其作战方针,与军队部署做了调整。在1937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确定的作战计划中,确定了以保卫武汉为核心,持久抗战,发动扩大游击战的作战方针,而在日本方面,自攻占南京后,他们认识到这场战争必是一场持久战。

台儿庄大捷促蒋增兵 欲与日决战徐州


在日本军部内,主张“不扩大侵华战争”的势力抬头,并制定了以“不扩大”方针指导的作战计划。然而,中日双方的持久战方针,都在4月下旬的台儿庄大捷后,双双改变。


嘉宾:那么在台儿庄本身呢,进行阵地战,另外国民政府的中国部队呢,在台儿庄周围进行运动战,就是阵地战和运动战结合的,最好的一次战役。这次战役的话呢,消灭了日军一万一千多人。


解说:1938年4月,在台儿庄的战败使日军蒙受了极大的耻辱,他们决定必须对徐州方面之敌予以打击,以挽回“皇军”的面子,更重要的是,日军认为在台儿庄附近有大量的中国军队,这是给蒋介石军队主力一大打击,挫伤敌人抗战意志的好时机,而中国方面则因台儿庄的胜利,而变得急于求成。


戚厚杰:在台儿庄取得胜利以后,在全国有两个影响,一个就是全国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大增。另一方面呢,也促成了国民党内部的速胜论,有个速胜论。认为日本人不值得一打,不过如此。从蒋介石心里上来讲,他认为日军也好打,最明显的表现是,就是台儿庄取得胜利之后,大约是4月23日,蒋介石呢就继续向徐州方面调动部队,对鲁南的军队,日军进行进攻。从后方调出了大批部队,趋于攻势。


解说:为了力图在徐州扩大战果,蒋介石将大量精锐部队调往徐州,至1938年5月初,徐州附近的中国军队已达到64个师,有3个旅,共计60余万人。同时,蒋介石又将胡宗南、黄杰、桂永清、俞济时、宋希濂、李汉魂等中央军主力置于河南东部的归德、兰封一线,作为徐州的后援力量,保护陇海线,摆出决战的架势。


蒋失算 徐州守军几欲被日合围


陈晓楠:就在蒋介石极度自信,决心和日军在徐州地区一决雌雄的时候,日军也开始了他们下一步的战略部署。在台儿庄受到重挫之后,日军统帅部制定了一个,会攻徐州的作战计划。从4月下旬,日军从北平、天津、河北、江苏、安徽一带增调了13个军团,共30多万人,配备了各种重武器和数百架飞机分数路向徐州做轴心包围,要知道徐州一带是平原,正是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和空军能够发挥威力的地区。


面对这种局势,如果中国军队不迅速的采取反包围或者是脱出包围圈的措施,这60万大军就有在徐州地区遭遇全歼的危险,危机关头,一直主张在徐州地区和日军决战的蒋介石,也深感情况不妙,然而这时坏消息还在后头。五月11号的晚间,日军的土肥原十四师团强渡了黄河,并且向菏泽进发,一旦十四师团攻陷菏泽的话,就会切断徐州以西的陇海路,切断60万中国军队的给养供应和他们的退路。


解说:土肥原贤二,日军十四师团师团长,师从坂西这个日本驻中国第二代特务头子,达五年之久,是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第三代特务头目。1928年3月,土肥原曾应聘出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顾问,主要任务是指导奉军以日军为典范进行训练,以便一旦有事为日军所用。与关东军及奉系军阀所辖范围内的帝国官宦、陆军武官等保持密切联系,大力搜集奉军所辖范围内的有关军事、内政、交通、财经及资源等情报。


戚厚杰:土肥原有个很大的特长是什么呢?第一个,它对各地的语言掌握的好,北京话、上海话、山西话他都会讲,可以说他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到什么地方讲什么地方话他都能达到这点。第二个土肥原对中国的社会非常了解,他在中国也经常拜把子、称兄道弟,也进行吃吃喝喝、拉拉扯扯,他都搞。甚至穿上中国的长袍马褂四处游荡。他对中国的社会非常了解,由于这个特长,因此他和各地的军阀,各地的土匪,各地的黑社会,他都有交往。因此呢,他制造了好多事件。


解说:1927年,土肥原任日本在沈阳的特务机关长,是九一八事变的积极策划者,此后土肥原又把溥仪从天津诱拐到长春,建立“满洲国”并参与制定了“满洲国”的基本政纲。1935年,土肥原策反在华北掌握兵权的宋哲元、阎锡山、韩复榘、商震四人,建立华北新政权,但未获成功。有人说,如果以土肥原作为一条线索的话,可以穿起不少中国的历史大事件。


戚厚杰:因此可以肯定的说,土肥原对豫东这带的地理形势和社会民情是非常了解的。作为第14师团师团长,而且从鲁西南穿插到豫东,这手是非常狠的,这一个呢,是一个穿插行动,所谓穿插呢,就是在你不防备的地方,或者是在你的侧翼插一刀,你想想这是很厉害的,比如说中国军队集中在徐州周围的地方。特别是徐州以东和东北方向,台儿庄方向很多。而且还有不少部队,从后方往徐州方面集中。


那这个时候呢,是4月2号左右到4月30号左右的时间,部队往这移动。那么土肥原呢?从鲁西、菏泽那个方向,然后呢,到兰封方向一下子截断了陇海铁路,这手很厉害的,这样呢几乎堵住了,中国军队向西运动的生命线。


日军渡过黄河 蒋策划决口黄河


解说:位于黄河南岸、鲁西边界的董口,是个不起眼的小村落,自数十万中国军队云集徐州地区,准备与日军决战以来,黄河便成为组织日军南下的天然防线,而董口也成为这条防线的重要据点。5月11日夜,天空月朗星稀,黄河南岸一片几宁,偶尔自董口村传来几声犬,然而在董口对岸却一片喧嚣,日军土肥原14师团的装甲运兵车穿梭往返,坦克、装甲车拖着大炮的牵引车正向河岸运动。


100多只折叠船及汽艇、帆布船,已分数路陈列岸边,数千名渡河先遣部队官兵正听命待发。第十四师团的司令部设在距北岸河堤不到5公里的一个村落里,这是一所砖墙瓦顶的四合院,午夜过后,屋内仍然灯火通明。土肥原身着戎装、反剪双手,站在八仙桌旁,听取参谋长报告渡河的准备情况。


这一年土肥原已经55岁了,他肩膀宽阔、体格健壮,长大微胖的脸庞红润而有光泽,当听完参谋长的报告后,那看了下手表,用低沉的音调说,很好,一切按计划进行,记住,我们一定要以最小的代价渡过黄河。


梅桑榆(《血战与洪祸、花园口事件》作者):当时防守黄河一线的只有一个团的兵力,那大概有一百多华里,这样一个战线非常长,一个团也就是一千多人,就是非常薄弱,土肥原所以说他在那一天晚上,就是强渡黄河,一开始是空袭,空袭过以后是大炮,往中国军队的阵地上面轰,然后坐着橡皮艇什么东西,这样子强渡过来。只死了八个人他们,就是很轻易的渡过来了。


解说:在接到日军强渡黄河的消息后,蒋介石深感情况严重,立即决定飞赴郑州,亲自指挥作战。此时,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的陈果夫,从黄河和抗战关系的角度,向蒋介石递上一呈,但蒋介石并未给予太多注意,他在批注上写下,“随时可以决口反攻”的字样,但最终又用笔划去。与此同时,已经渡河的日军在稍事整顿之后,以一部向临浦前进。掩护其右翼,主力则直趋合作。


蒋介石亲赴中原部署兰封会战 准备围歼土肥原


陈晓楠:鲁南之敌尚未歼灭,土肥原师团竟已渡过黄河,兵临菏泽城下,战局迅速变化之下,蒋介石不得不做下一步的考虑,在离开武汉之前,蒋介石心里面已经有一个歼灭土肥原师团的一个腹案,这便是数日之后在豫东平原展开,有中国十余万大军参加的“兰封会战”。当然这一腹案的实施,需要更多的兵力和成熟的时机。当下蒋介石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撤出汇集在徐州附近的这60万大军,使其免遭被全部歼灭的危险,一场气势汹汹的徐州会战,尚未打响,眼见就要结束了。


解说:当蒋介石的“美龄号”座机与七架护航的战斗机,在郑州机场次第降落时,已是黄昏十分。停机坪前,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已率众幕僚恭候多时,跟随在蒋介石身后的是素有“百战名将”之称的薛岳。薛岳,字伯陵,绰号“老虎仔”,生于广东乐昌县一个农民家庭,其戎马生涯的经历却颇为复杂。他当过孙中山总统府警卫团营长。参加过讨伐叛军陈炯明的战斗。


1926年他升任第一师师长,率部为先遣队,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曾奉命追击过贺龙、朱德、叶挺的八一南昌起义部队,也镇压过张太雷、叶挺等人领导的广州起义。后来,他又参加了汪精卫、陈公博等人的反蒋活动,并两次参加反蒋作战。


1933年薛岳参加了对江西共产党中央根据地的第五次围剿,红军长征后,薛岳奉蒋介石之命跟踪追击,红军入湘后,蒋介石任命何键任追剿军统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率部从江西到大西南,转战西南数省,与红军作战,可以说红军走了两万五千里,他也追了两万里。毛泽东曾开玩笑说“有劳伯陵兄远送”。


梅桑榆:这个薛岳在“反蒋”失败以后,他在广东,在香港的九龙闲居了一段时间,后来又为蒋介石起用,起用过后呢,这是指挥了很多战役。他从淞沪会战一直到后来的长沙会战。四战长沙,都是薛岳指挥的,号称“百战名将”,外号叫“老虎仔”。


这次蒋介石也对他抱着很大希望,因为徐州会战的战局比较紧张,希望他能够扭转这个局面。


李宗仁成功从徐州战略撤退


解说:薛岳兵团抵达豫东之后,沿陇海铁路驻起多道战线与日军对峙,他们身后便是被称为“兵家必争之地”的开封和郑州,那里囤积了大批中国军队随时待命。就在薛岳严阵以待之际,距郑州300公里外的徐州,驻守徐州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已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开始部署如何将60万大军安全撤离徐州。


李东朗:徐州会战最后撤退这个评价,毫无疑问是应该对的,因为在敌情,敌我力量悬殊这种情况下,采取一个积极的、主动的撤退,对于后续战争是有益的,就保存了有生力量,为后来的武汉会战保存了实力。分四面撤退,所以应该说李宗仁指挥的比较好的,就是没有像南京,南京战役时候被围以后,军队没有。大家都一窝蜂都挤到一个路线上撤退,最后撤不出去。而他是分散的,向四面八方去撤,向山区撤,主要就是平原地区日军机械化部队,不是充分能发挥力量吗?往四面八方撤退,总的来讲,应该是成功的。


解说:李宗仁命令将徐州周围的60万大军,分成若干小支队、穿行在皖北豫东的麦田之中,一批在豫东周口、淮阳集中,一批在潢川集中,李宗仁自率一支2000多人的队伍,自己也换上士兵服装,规定部队任何人不得骑马,除病号需坐皖北的小土车外,其余的人一律徒步行军。李宗仁自己乘一辆小土车,选了几个精壮的士兵轮流推车,他有时躺在车上,有时下车步行,队伍完全行进在一片麦海之中的农村小道上,晚上也不去打扰县政府或乡公所,就住在村镇的饭店。


戚厚杰:我曾经访问了一些国民党的起义人员,我们电影上放的,比如说撤退的时候,这个马上的伤兵,汽车乱七八糟喇叭叫,地上乱七八糟的屋子,是不是这样?他说是这样的,一点不夸张。因为它失去建制了,战士找不到班长,班长找不到排长。一个马路上跑的,可能有几个军,几个师的番号的部队。用我们现在的话讲就是我们不是一个单位的,不是一个单位的要重新认识,还要重新,不是一伙的。所谓伙就是一块做饭,伙食的伙啊。你吃饭都找不到单位,那部队就不好收拾了。因为啥,到时候他那个,可能呢,传达到某一级,到某一个方向集合,比如我们这个部队到河南南阳集合,大家知道往南阳跑。那五花八门跑那个地方去了,到那个地方然后再找长官。


菏泽守将李必蕃以死殉国


解说:此时的豫东战场也陷入激战之中,5月13日晚7时20分,日军先头部队联合步兵、骑兵、炮兵,两千余人进至菏泽城外,向驻守菏泽的我军第二十三师护城阵地发动进攻,二十三师的师长李必蕃是湖南人,1914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参加过北伐。七七事变后率部出师抗日,李必蕃指挥官兵与敌激战数小时,近午夜时分,菏泽郊外战况才趋于沉积。


14日拂晓,日军十四师团主力赶到,即时对菏泽城进行三面包围,凌晨5时许,日军集中炮火向护城堤外围阵地轰击,继而又向城内进行散射。菏泽城内,被敌炮击中的房屋熊熊起火,两军激战至中午时分,李必蕃所率一旅之众,伤亡近半。下午五时许,护城堤阵地终被日军突破,李必蕃与数百名官兵陷入敌军包围。


戚厚杰:这时候被包围以后,李必蕃部就是把城门都堵死了,准备决一死战,最后就是在反复的争夺以后,日军把城墙用大炮给轰出缺口,然后就杀到城内,进行一街一巷的这种拼杀、血战。后来呢,因为城门都被堵死了,像集团军的参谋长傅立平,还有一个旅长,叫林作桢,从这个城头上跳下去,当时林作桢也是腰部负伤,差点被打死。这个李必蕃,当时这个部队已经所剩不多了,就是几百人的掩护下,也是杀出重围杀出重围以后呢,逃到一个村庄里面,在这个村庄里面,李必蕃也身受重伤。把这个卫兵、还有参谋,当时是晚上,点着小油灯,把他们让他们出去,说我想安静一会。


解说:副官和卫兵走后,李必蕃忍住伤痛,拿过一张军用地图,在空白处写下,误国之罪,一死尤轻。愿我同胞,努力杀贼。然后躺在木板上,用手枪抵住太阳穴,扣动扳机,自杀殉国。至14日夜11时左右,重镇菏泽被日军全部占领。


陈晓楠:话说土肥原贤二,本来一旦占领菏泽城,他们第十四师团的任务就算是胜利完成了,因为按照规定,他土肥原的作战范围就是在山东,此次临时渡河只不过是来做个支援,但是还没容他喘口气,司令部新的任务就下达了。命他即刻放弃菏泽,立即向南转进,切断陇海铁路,我们之前提到过,驻守陇海铁路沿线的是薛老虎、薛岳兵团,而土肥原师团此行的目的,就是要从侧背长途偷袭中原地区,来切断陇海铁路。堵住薛岳兵团的退路。得知此令,土肥原不由得一阵气紧,他明白一旦此举成功,中国军队北方战线将名存实亡,日军夺取开封郑州就如是囊中取物了。


但是这需要土肥原师团孤军深入数百里,单独来对抗十倍以上中国大军,而对于蒋介石而言,他酝酿已久的围歼土肥原的计划,似乎也就等着土肥原的到来了,“兰封会战”拉开序幕,战况将会如何,明天请继续收看,《1938年花园口决堤事件始末》之《兰封鏖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