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肆无忌惮迫使中国寻求建立军事结盟

美日韩等十四国联合举行的“2010环太平洋军演”(RIMPAC 2010)目前正在夏威夷外海如火如荼展开;韩美借口应对“天安”舰事件最终确定将在黄海和日本海同时开始有核动力航母参加的联合军演计划;美海军现役的4艘“俄亥俄”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同时出现在了亚太地区;在靠近中国的新加坡海域,美国海军与东盟国家定期举办的“卡拉特2010”联合海上演习也正在进行;与此同时,美印、美日、美澳等军事演习也时有所闻。此外,根据美国海军的战略调整计划,在未来几年内,60%的核动力攻击型潜艇和航母将部署太平洋舰队,力争把中国的军事力量堵截在第一岛链内并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计划。看来,美国一直宣称的要将防卫中心从大西洋变成太平洋、增加太平洋地区军事力量的计划已经在付诸实施了。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战略围堵和防范中国!这也就是未来数十年内,美国军事战略的重中之重!


新中国刚建国时,第一代党的领导集体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历史性地提出不结盟主张,是建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的,其核心是希望与一些国家都能建立良好的外交关系,相互尊重领土和主权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那时,一切都百废待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采取全面封锁政策,中国只有采取这种政策才能多交朋友,才能打破封锁和冷战铁幕,进而实现国家的发展。正是在不结盟的政策指导下,中国通过与一些国家深化双边关系,互利合作,在互不干涉内政的情况下,先后与大多数国家建立了良好的外交关系和经贸合作关系。而且在当时东西方冷战的巨大背景下,中国坚持不结盟政策无疑是有利和有效的,并通过游刃有余的外交政策重返了联合国安理会,并迅速与很多国家特别是世界大国建立和恢复了中断数十年的外交关系。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的日渐崛起和国际环境的风云变幻,已经国力强大和军事实力持续增长的中国,已经逐渐成为西方国家的众矢之的,也逐渐被西方国家描述为一个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存在战略竞争的大国。而对中国来说,现阶段继续坚持不结盟政策,虽然仍旧能够占据我们自认为的道义高地,但相对于很多国家利益和发展战略来说,却是得不偿失。而如果放弃不结盟政策,无疑是一项重大的外交战略选择,也可能暂时会失去些眼前利益,但是对于我们国家的长远大政方针来说,却是很值得的!


自古以来,很多部落或者国家都是依靠军事结盟来实现自己的发展抱负的,很少有例外。以目前的美国来说,可谓是世界最为强大的军事政治力量,但是,它并没有单枪匹马的进行军事行动,纵观其发动的历次战争,无一不是借助盟国强大的联合力量,并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的。所谓和平崛起,不但历史上没有过,现在或者将来也不可能有,没有哪一个国家会毫无来由得承认另一个国家比自己强,也很难臣服与一个没有打过交道的国家。何况,中国要想通过和平崛起成为下一个世界大国,美国不会答应,西方国家不会答应,中国的一些近邻小国也不会答应。历史经验证明:没有战争,所有国家都是平等的;有了战争,世界才会排座次!


如果我们继续坚持“不结盟”的政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会逐渐把军事战略调整到亚太地区,进而逐步组建“亚洲小北约”,在陆地推进建立“C”型包围圈,在海上筑牢三条岛链封锁线,直至把中国围死困死在自己有限的国境线内,失去发展和崛起的机会!在因为我们继续坐视不管而最终失去紧邻的几个最值得发展的盟友之后,如朝鲜、巴基斯坦、伊朗、缅甸等,我们就会发现世界已经都与我们背心离德,再去醒悟忏悔之时,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们最终只有也只能对美国俯首听命。


但是要想主动放弃“不结盟”的政策,在目前的国际战略格局下,以我国的政治、经济以及军事潜力和影响力,我们很可能就会被西方国家立刻立为战略对手,虽然我们面临的压力和要付出的代价必然会很大,但是旗帜鲜明,很多长期受西方国家打压的中小国家会立刻积极响应(也许是我过于乐观)。但面临的现实却是西方国家立刻变脸,制裁、封锁、冷战等会首当其冲,即使是能够与一个大国结盟(俄罗斯,还要看其愿意不愿意)实现强强结盟,也要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如果不公开放弃不结盟政策,也就是基本维持现状,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慢慢的把战略围堵绳索捆紧了,虽然我们也在极力挣脱,但是却很难彻底打破锁链,到时也许只有束手就擒了!从现在来看,不管是与我们有领土或者领海争端的邻国还是没有任何歧议的邻国,大多数都与我们离心离德,甚至主动从遥远的地方把美国拉来制衡我们,比如菲律宾、新加坡、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这些国家虽然历史上都曾经是中国的番薯,却不甘于听命于老主人,而是沉沦于屁颠屁颠的围着远方的新主人撒欢,即使这个国家曾经奴役过他们,而老主人却从没有敲打过他们!其原因为何?就是这些国家深受西方文化宣传的影响,自认为美国等西方式的价值观就是真理,而中国独特的“集体领导式”国家模式就是独裁,一旦发展了就会侵略扩张,真是一些不打不会叫爹的“二赖子”。难道这些国家轻易就忘记了,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是说抛弃了他们?又是谁拯救了他们?试想,即使是在世界历史上十分强盛的时期,中国受儒家思想的影响,也几乎从没有去主动侵略东南亚的这些邻国。他们应该相信,中国如果强大了,就会保护本地区的所有邻国以抵抗来自遥远的大陆的威胁!


中国要想打造军事同盟,现实的最佳选择自然是以运行近十年的“上海合作组织”为主体,再加入一些南亚和西亚国家,组建集体安全为主旨的军事联盟。但是,现实是“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日起,就声明是以地区反恐为主的组织,不谋求建立军事联盟,而且,中俄两国都属于未来可能崛起的世界超级大国,可以说一山难容二虎。虽然可以以共同都面临来自美国的打压为目的暂时建立起同盟,但是也很难承受西方国家的离间,而且中俄两国互相作为邻近大国,之间本就存在各种历史的和现实的矛盾,要使相互彼此十分信任,也是十分困难的,除非俄罗斯再次分裂或者俄罗斯自甘居于次位,否则,这样的军事联盟只能是十分松散的架构,而这样松散的组织是绝对经不起推敲的!同时,如果中国要打造的军事联盟没有俄罗斯的参与,其实力自然会大打折扣,至少在短时间内无法与老到成熟的美国为首的西方联盟相抗衡,也可能中国组建的这个联盟还会受到俄罗斯的打压,也即要同时面对来自两方面的对抗!但是,如果不从现在开始积极谋划组织成立新的军事联盟,我们就会坐视美国逐渐逼迫上来,在依靠自身的力量对付本就远远超过我们的美国本就捉襟见肘,何况其后美国还有强大的联合组织在支撑。虽然我们并不提倡新冷战,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阴险而又逼迫的驱使,使得我们不得不迎战!因此,时不我待,舍我其谁!


在认清世界发展大局的情况之下,在保持国民经济稳定运行的情况下,在保持现在的政治和经济体制之下,中国必须倡导建立以自己为主的新的军事联盟,而且要积极做到如下几条:


第一,选择合适的国家。上文说了,组建新的军事联盟以“上海合作组织”为基础最好,这样只要征得各成员国同意,正式宣布就OK了。但必须以中俄两国为首,然后各国都分任各机构和司令部职务,秘书长各国轮流担任,并且共同协调处理内部事务。成员国除了原上合组织成员和部分观察员国,还要选择一批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参与。此外,要甄别其它欲参与的国家,不如印、巴、阿富汗就暂时不能参加,而朝鲜、蒙古、缅甸、伊朗、苏丹、古巴、委内瑞拉、乌克兰、纳米比亚、坦桑尼亚等国家,都是第一批候选对象。特别是那些本没有参加北约组织,也不被西方价值观所容忍的国家,只要他们提出申请并自愿遵守新的军事同盟章程,就可以根据需要把它们纳入进来。这里面的关键和基础就是:中俄互信,消除歧见!如果俄罗斯不愿意与美国为敌,还在继续做着和美国和平发展的美梦,则中国只有另起炉灶联合上述国家,但是难度和过程可能会更加复杂,但这是必需的,而将来的结果会是喜人的!


第二,为联盟提供集体核保护伞。由于参加的联盟国家,大部分都没有核能力,而他们自身又时常受核大国的核威慑,因而,加入联盟过后,由中俄两国为他们提供核保护伞。俄罗斯的核实力众所周知,而中国因为历史的原因核机密长期不为人所知,在建立联盟后,就可以把核实力大胆的公布出来(这可能是惊人的),而且指明正在发展的方向,给大家以信心,这样,才能为所有盟国提供安全感。


第三,设立海外军事基地并驻军。联盟建立后,要根据各成员国面临的威胁程度,在威胁比较集中的地区,如伊朗、苏丹、朝鲜、缅甸等国派驻联军,以维护那里的地区安全。此外,要公开在各联盟国家建立海军和导弹基地,战略核潜艇可以适时部署到哪里,从而最终实现联合巡逻。这样,我们也就不再受所谓岛链的限制,部署在西非、中南美和东非等地的潜基或陆基核导弹,就会随时对敌发动核打击。


第四,调整三军军力比例。随着中国海外实力的拓展,中国海空军势必要建立远程打击能力,现有的陆海空三军比例60:20:20十分不合理。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应顺应时局发展的需要,在裁撤陆军规模的同时壮大其作战能力,并适度增大海空军的规模,将最终比例定为40:30:30,从而形成三军平衡各有侧重的发展局面。此外,下一届的中央军委组成人员中,要增加海空军的委员数。如果我们看到中央军委副主席或者总参谋长有一位海空军的将军时,我们就会认为这种趋势正在形成,也即变相扩大了海空军在军委内部的话语权,而这对于海空军的发展极为重要。现在总参首长中,副总参谋长马晓天空军中将时常代表军方出面,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第五,开展联合军事演习,积累联合行动经验。组建了军事联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是自然而然的事,这既可增加成员的自信心,也是真正实现联盟的基础。而通过联盟内部的联合军演,既可增加成员内部的信任,增进彼此的友谊,又可促进大家的团结,还能尽快形成所需的战斗力。


虽然人民解放军不得不寻求建立联盟来阻止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紧逼,但并不是要与其展开新冷战,更不想与北约组织相抗衡(中国组建的联盟不会与西欧国家发生冲突),但是,这仍然会引起西方国家的共同警惕,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就看欧洲国家的理解如何了!在成功组建起新的军事联盟之后,中国独自承担阻截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霸权和对世界的颐指气使的任务,就会转化到新成立的组织内部,由大家来共同承担。而且,因为新组织的分散性,也会变相打破美国对中国的围堵战略,迫使美国重新调整其既定重新部署太平洋的军力战略。而且,中俄正式结盟,无论对于哪个国家那个组织来说,都不会是个美梦,而这一切都是美国逼迫的结果。


希望国家有关机构和军方认清形势,不要再异想天开期待美国会网开一面,找准时机大胆发动,组建符合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新的军事联盟,以求应对我们面临的严峻局势


(cgw316于2010.07.15)

本文内容于 2010-7-16 11:13:50 被简氏平可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