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未,帝亲录系囚,见应死者,悯之,纵使归家,期以来秋来就死。仍敕天下死囚,皆纵遣,使至期来诣京师。去岁所纵天下死囚凡三百九十人,无人督帅,皆如期自诣朝堂,无一人亡匿者;上皆赦之。


说的是公元632年,唐太宗李世民亲自审查复核全国死囚案件,看到应判死刑的有390人,这些人面黄肌瘦,很是可怜,于是下了一道让全国震惊的圣旨:全体已决定执行死刑的囚犯,一律放回家,与家人团聚,一年之后的秋天再来京城执行死刑.

这道圣旨,没有附条件,也没有任何保障措施,也就是说,没有警察跟着,也没有当地派出所监视,这390号国家级的罪犯,个个都是杀人越货,无恶不做的亡命之徒,现在居然可以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回家里去家里享受一年的“最后时光”。


于是乎,这390个死囚就在家好好的养了一年。


以上是贞观六年的事,读到这里,历史记载的秀该做完了。然而在贞观七年,也就是公元633年,有这样的记载:去年放回去的全国死囚390人,没有人带领,也没有人监督,居然都按时从全国各地来到长安准备接受集体斩杀,没有一个逃跑或隐藏的。结果呢:"上皆赦之" - 皇帝把他们全部都赦免了.


这样的一个淹没在滔滔的历史长河中的一件小事,放在今天这个人性荒芜,信任崩溃的社会里,却显得格外让人唏嘘不已.

首先,这个泱泱大国的皇帝还能坚持亲自审阅区区390个犯人的档案,这就说明了这个皇帝的勤政,贤明与人性的关怀;接着下旨无条件解放囚犯一年回家,则显示出皇帝的宽大胸怀与胸有成竹的信心,这390个国家级的死囚,按道理应该是穷凶极恶的社会祸害,就这样放走,天下能安宁吗?然而,这390人居然无人监督,按时归队,接受斩杀.这种来自囚犯的本身的回去按时受死的心理压力,我想,在享受了一整年的自由幸福的生活后,应该更加强大,不比当时皇帝落笔批示时的顾虑与压力小,甚至心里挣扎更激烈,需要更巨大的信念.结果,将心比心,他们都得到了大赦.


一念之差,就可以成佛.这个道理,在这里体现得很鲜明.


生活里,我们原是都可以自己选择的.但是因为懦弱,因为猜忌,因为妒恨,因为贪婪,我们都会在一瞬间做出错误的选择,接着就很容易推搪到这是命运.看看这 390个奇迹,就明白了,这不是命运.先前,他们选择做恶,结果要受死;而后,他们选择回报,结果他们得到恩赦.


信任这种品质,是需要花代价来建立,更需要意志来维护的.来自皇帝与死囚这两个最极端的社会阶级,不禁让1500年后的我们都感到不可思议.


从赶回长安开始,这390个死囚,就变成了390个血性的阶级兄弟.


想想我们今天的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每天都有巨富,高官,大鳄,宗师,名流.....一批批地倒下,沦为阶下囚,那些耀眼的光环,有几个是真实的?还有几个甚至是你或我都曾经膜拜过,向往过的?


盛唐,只有盛唐,才有这样的泱泱帝国,才有这样的大气皇帝,才有这样的情意死囚,贞观之治,不盛世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