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名妇幼医院职工围殴死亡患儿家属

15日下午,株洲市妇幼保健医院门诊大厅内,因为医患纠纷引发院方对患方大打出手,几十人戴白手套把死者父亲打成右脚粉碎性骨折,患方还有多人被打伤住院治疗。


死者父亲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15日下午4点多钟,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接到爆料赶到株洲市一医院时,该医院急诊科内已经收治多名被他人打伤的急诊患者,当班护士说120急救车接了几趟接受伤病人。


在急诊科病床上,潇湘晨报记者看到一位女性患者满身血迹,呼吸困难,已经不省人事。很快,医护人员把她用拖床拖走,进行紧急救治去了。


患方亲戚夏三喜介绍说,死者亲人和亲戚有七、八个人被打伤,具体人数还要统计,伤者被送到不同科室检查和紧急救治去了。“医院救护车去了几趟,才把全部伤员拖到一医院来的。”夏三喜说,伤势最为严重的是死者的父亲张孟月,右脚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全身被血浸透。其次是死者的姨妈董素芬,被打得神志不清、精神错乱。其他人员也都不同程度受伤。


株洲县姚家坝乡同化村村支书张勇进,和该乡领导一起到株洲市妇幼保健医院参与协调处理医患纠纷,其头部和腰部也被打伤住院治疗。


院方施暴者统一戴着白手套


夏三喜告诉记者,7月12日,张孟月不到2岁的女儿,因为发烧和手发抖,从姚家坝乡同化村赶到株洲市妇幼医院看病。吊水过程中,家属发现小孩全身发抖,3次去叫医生,第3次医生来看了说是发烧引起的,家属提出要为小孩做一次全身检查,下午医生开了几天吊水药要其回家吊水。当晚7点多钟,回到家中的小孩再次全身发抖,家属拨打120后,途中小孩在救护车上不治夭折。


13日,患方10多位亲戚到株洲市妇幼保健医院讨说法,乡村干部也来了一起协调,一直医患双方都在协商处理这个事情。


“患者方从来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为,既没有殴打围攻医护人员,也没有损坏任何医疗设备和医院的设施。”夏三喜说,昨天上午医患双方还在协调。


“一次性了结,医院只答应出5万元钱,患者不同意,中午患方亲属一人趟在医院门诊楼的门口,两人坐在门口,还有一半门可以通行。”患方亲戚袁力群说,1点半左右,医院的保安来劝,患方亲属没有走,后来院方就叫来了几十人,每人发一付白手套。


“这些人戴着白手套,冲到门诊大厅内,称无关紧要的人员全部退场,然后就把患者家属拖进门诊大厅内,把大门锁上,几十人围着患者亲属一顿暴打。”夏三喜心有余悸的说,“那场面真是血溅门诊楼,惨无人道,那些戴白手套的人把死者父亲打倒在地上后,群人用脚用力去踩,导致其右脚最终粉碎性骨折,患者其他亲人要么被打得满身是血,要么就倒在地上任其殴打。”


有患者亲属拿手机拍照和报警时,结果在场的患者亲属所有手机都被这些人强行抢走。株洲县姚家坝乡同化村村支书张勇进也是接到院方电话后,赶到现场,发现打人场面后去劝阻,结果也被多人从其背后用拳头打倒在地,打伤住院。后来是外面的患者亲戚,跑到几百米远的一个市场,用公用电话报警。


卫生和司法部门正在调查处理


株洲市妇幼保健医院一位何姓副院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鉴定结果没有出来前无法判断医院有无责任。他称这些戴白手套的人都是医院的职工,都是自发组织起来维护医院的秩序。当记者问到该医院没有那么多男性职工时,他又说不清楚这些人的来源。他承认患方确实没有殴打医护人员,也没有损坏医院的设备设施。“有这样的行为,拿茶杯要打,被我们阻止了。”何副院长最后表示卫生和司法部门正在调查和处理此事。


潇湘晨报记者在医院采访时,就看到株洲市卫生局医政科和芦淞区司法部门的人员在场调查和处理这个事件。司法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司法和卫生部门一直在参与协调和处理这个事情,已经有几天了,昨天上午正在协调中,中午患方堵了医院的门,医院护卫队和患方家属发生冲突,最后发生打斗,村支书来协调的也被打伤住院。


目前,株洲卫生、司法部门正在全面调查和处理此事,警方也一直在医院维护秩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