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峰雪鹰 正文 二(2)

殇蠡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size][/URL] “嘟嘟嘟嘟”铃声再次急促地响起,陈军打开手机,是局长高长平打来的。 “高局,什么事?” “陈军,你在那里,立即来我办公室一下。” 穿过宽敞的过道.左首第三间便是高长平的办公室.陈军在门前沉思了两分钟.若有所思.他不怕丢官去职.他真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0.html


“嘟嘟嘟嘟”铃声再次急促地响起,陈军打开手机,是局长高长平打来的。

“高局,什么事?”

“陈军,你在那里,立即来我办公室一下。”


穿过宽敞的过道.左首第三间便是高长平的办公室.陈军在门前沉思了两分钟.若有所思.他不怕丢官去职.他真正感到不安的,是他想知到这一切的始末.作为一名刑警.真相是他最高的追求.但他同时又感觉到,这个真相,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他想放弃.但对于一个刑警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他不想放弃.能够么.又能做什么.


高长平递过一支香烟:"0八式枪案有什么进展"陈军摇头:"没什么收获,死者身份.枪支来源都无法确定,"

"那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扩大调查枪支范围.涉及一些敏感部门,正打算向高局请示"

高长平深深地凝视着陈军:"刚才来的那两人你看到了?"

陈军心中一紧:"看到了"

高长平缓缓地收回目光.缓缓地说:"他们不是第一批来找我的人"陈军真正吃了一惊:"还有人找过你"

"昨晚,国家安全部的"

"安全部的"陈军心中更是一惊"这里边还有他们的事,他们要把案子接过去?"

高长平点燃了香烟,却并不抽吸,在手中把玩着:"如果是那样就好了,省了好多麻烦,安全部要求我们加大力量,尽快破案,但他们却并不参与,刚才来的两位第四军区的情报部军官却要求我们把案子移交给他们,并要求我们不要插手此案,停止调查.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做?"

陈军苦笑了一下:"我现在就象一待宰的羔羊.两边都惹不起."

高长平也苦笑了一下:"我们是一条船上的"顿了一下又说:"我看这样,暂时中止0八式枪案的调查.等着国安局或第四军区情报部来接手."

陈军一怔:"这么做合适吗?"高长平笑笑:"我有什么办法.人家树大根深,我们小胳膊小腿.和他们闹什么."他略略停顿了一下,又问:“听说鑫都大酒店发生命案了,又是怎么回事?”

陈军沉默了一下:"没事,医院证明了,正常自然死亡,我们正在做进一步的核查。"

高长平站起来拍拍他的肩头:“幸好他们自己要上门来,不然这种牵涉军事安全的案子办起来可太复杂了。”

陈军也笑了起来:“高局这下不怕市长大人臭骂了。”

高长平也哈哈一笑:“让他到军区骂去。”


从高长平办公室出来,陈军一路小跑到了尸检室,陆平正在那具死尸苦苦思索,陈军轻轻咳嗽了一声,差点吓了陆平一跳:“陈队,是你啊,你可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

陆平不安地看了陈军一眼,指向死尸:“陈队,有人动过尸体了。”陈军一怔:“是不是局里的人。”陆平摇了摇头:“不会,局里任务人动过尸体都必须有相关的记录。”他俯下身来,抬起死尸的左臂:“你看,陈队,这里被开了一个口子,我敢保证,死尸运回来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个口子。”陈军俯身细细打量,死者左臂上的确被开了一个口子,伤口不大,不过两厘米左右,但却很深,从伤口上判断,应该是极其锋利的利器造成的。

“我仔细看过了,伤口宽1点7厘米,深四厘米,伤口平整,主要肌肉组织是一刀切断,我觉得应该是很锋利的利器造成的,准确的说,是手术刀。”陆平进一步地介绍。

陈军慢慢直起身来,不由苦笑了一下:“真是见鬼了,堂堂公安局进了贼。”陆平沉默了一下,慢慢开口:“陈队,局里监视系统可能有相关记录,要不要先查一下。”

陈军作了一个停的手势:“这件事你不要让其它人知道。”他看了一下疑惑不解的陆平:“这件案子军区情报部正要接手,我们无权过问。”

陆平睁大了双眼,半响才吐出一句:“原来是一桩间谍案啊,我就说谁有有那么准的枪法。”


到视频分析室,楚可正在那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陈军苦笑摇了摇头:“我就知道你闲不住。”楚可得意地笑了一笑:“我从鑫都大酒店那要来了他们那几天的视频资料,看了一晚上了。”

“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外人不知道还说我把这么一个美女折磨成了一只大熊猫。”陈军一边说一边坐下。

“发现什么了。”

楚可介绍:“三天内,到过阳台的一共有113人,其中重复两次以上的60人,重复三次的11人,重复四次以上的1人,而且三次接近过我们那天到的位置。”她手指一按鼠标,指向画面:“就是她。”

陈军定睛望去,不由一怔,大脑中浮现出了一个背影,一名身淡黄色阿玛妮的女孩正聚精会神地弄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

楚可再快进,再定格,定住那名女孩正面的一个特写,陈军再次仔细望去,不由呆在那一动不动。

良久,楚可慢慢开口:“太美丽了,如果不是清眼看到,我都不相信这个世界有这么完美的人。”

陈军慢慢回过神来。

他第一次感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眼前这名己几近完美的女孩子,无疑就是落入这个世界的精灵。

陈军与楚可对望了一眼,彼此自对方的眼光中看到了那由衷的惊奇与赞叹。

良久,楚可竟不由流下泪来:“听说女娲造人的时候,她的血液不小心融入了泥土,那些融入了她血液的生命便拥有与她一样美丽的容颜,而那些没有她血液的,都只能成为凡人。”

陈军轻轻掠起她眼前的流海,笑了笑:“原来你是女娲的直系亲属。”楚可不由破涕为笑,又看了视频一眼,轻声说:“我不是,她才是呢。”

陈军慢慢地说:“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就像平静的湖水,虽然是案件嫌疑人,但我竟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尘世的罪恶与纷扰,相反,感到更多的是平静,就像什么来着。。。。。”

楚可接口:“她就像一把琴,一把流敞着生命音符的琴。”

陈军急忙点点头:“对对,你说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么一个贴切的词。”

“你相信她是凶手么?”楚可轻轻地问,不待陈军回答她己自己抢先回答:“反正我不信,即便她与这起案件有关系,也一定有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陈军猛然拍了拍脑门:“调一下昨晚验尸间的监视视频。”楚可看了他一眼:“怎么了,验尸间出事了。”陈军点了点头:“昨晚进贼了,尸体让人动过了。”

楚可不由睁大了双眼,声音致少提高了两个八度:“我们这里进贼了?”

陈军苦笑了一下:“我也不信,验证一下。”他起身拍了拍楚可的肩头:“你再幸苦一下,我去看下小光他们有什么进展没有。”

楚可点了点头:“你去吧,这有我就行了。”


雷小光正忙得一踏糊涂,见到陈军过来,立即自案头上取来一大叠文件 ".已经发出协查通报.据现在收到的消息.本市最近的失踪人数为三十五人.其中年龄接近的有六人经过排查.其中四人已经排除.另外两人正在排查.这两人分别是.卢飞羽.男.二十九岁.大华电脑公司营销部主任.五天前失踪.由于他的亲人不在这里.所以关于识别的事由他的公司派人来.现在还未到.第二名林志强.男三十岁.全民运动俱乐部经理.常年从事户外运动.比较符合受害者特征三天前失踪.但据调查.此人关系颇为复杂.他老婆一直认为他是和某一个情妇去那里逍遥去了.还是个俱乐部的人觉得不对报的案.明天早晨结果可以出来.另外邻近省市也发来了相关资料.一共有五十八人.我已叫排查组的人抓紧时间排查."

陈军取过一份文件,翻开看了一下,突然换了个话题:“对了,城北那件电缆盗窃案有什么进展没有。”

雷小光一怔,随后打开抽屉,取出两份文件:“我己经派了两名人手在那里盯着,这段时间风声正紧,他们可能会收敛一点,但我们己经掌握黑市情况,只要他们出手,肯定被我们逮个正着。”

陈军点了点头:“把排查组的人员抽调过去,加大人手,争取早日破案。”雷小光有些不解:“那陈队,这边怎么办,这可是枪案!”陈军把他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这不归我们管了,等着军区情报部的人接手得了。”

雷小光睁大了双眼,看了一下四周,声音压低了两个八度:“真的是一桩间谍案?”陈军点了点头:“军区情报官己经来过了,可能就会接手这个案件。”雷小光心有不甘地咬了咬牙:“奶奶的,当警察快六年了,第一次碰上间谍案,还不能查。”

陈军看了他一眼,不屑地一笑:“六年?高局三十年了都是第一次碰到呢。”


中午时分,医院的不名死尸运到,虽然陈军认定他与枪击案一定有关联,但那毕竟只是他的猜测,在警察面前最好的证人便是死尸,一切事实与真相都会写在他们身上,尽管是深藏于表相之下。

好的警察就善于一丝一丝地剥去这层表相,一点一点地接近真相,而陈军,无疑是他们其中的姣姣者。

楚可小心翼翼地跟在陈军后面.尽管她作为一名职业警察已近两年,但她一直很不情原面对已经死去的人.现在也是一样.尽管死者的面容很安祥.但对于她来说.生命的逝去.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今人心悸的事.她也曾经想过换一个职业.但一天见不到陈军,她便觉得不踏实.

陆平慢慢地为死者盖上白布.苦笑了一下:"我当法医近五年了.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离奇的事情"

陈军的目光闪烁着:"他是怎么死的?"

陆平摇了摇头:"死者 男性,年龄二十七岁至三十一岁.身高.一米七三.体重.五十八公斤.死亡时间,三天零六小时左右.血型O型,全身外部没有发现任何伤痕.血液正常.没有异样物质.骨格正常.没有任何断裂与外力打击痕迹.内脏及各部位器官均为正常.没有任何异样及病变迹象.我分析了他的DNA构成,不会存在任何先天性遗传疾病,还抽测了不同部位的血液,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也不存在中毒致死的可能。作过全身细微扫描,没有发生任何针口以及异样。"

陈军掩饰不住脸上的惊异:"那他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也许是....老死的."

"老死的.他最多也才三十一岁"楚可睁大了双眼.

"也不对.他的各部位器官都还年轻.也不是老死的.不是病变.不是猝死.不是凶杀.不是中毒.不是......."陆平喃喃自语.似乎在想什么.


陈军缓缓地走出停尸房.脚步异常沉重.楚可默默地跟在后面,不发一语.

一个最多三十一岁的人.不是病变.不是猝死,不是凶杀,不是中毒.也不是老死.不是......可是他竟然死了.


两起案件的死亡是如此的差距巨大,但却又如此的类似,前者是不可思议,后者也是不可思议,前者的不可思议在于常人无法达到的精准以及迅捷,而后者的不可思议更是无法解释。

陈军是一名直觉感非常强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相信并依赖自己的第一直觉,也正是因此他才得以在常人最不起眼的细节找到通往事实真相途径。而这一次,他的第一直觉同样一直在告诉他,这两起命案当中一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找到它们之间的那个连接点,而这个连结点,一定就在这具无法确定死因的尸体上。

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而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莫非,真像医院所下达的结论,自然死亡?

良久,陈军慢慢地摇了摇头。


由于高长平己经下达了停办枪击案的命令,陈军不好再从枪击案上直接下手,留给他的,只有眼前这具死因不明的死尸。

幽蓝色的无影灯下,陈军一动不动是凝视着渐己发白的尸体,多少年来,他己经记不清曾经多少次这样一动不动地与死者对话,警察这个职业注定是与死亡打交道最多的职业之一,也正是因此,使陈军对死亡更多了一分理解与尊重,这份理解与尊重,是源于死者,也源于生者。而他们的结合点,正是陈军所执着追求的:真相。

只有真相,才能告慰死者,只有真相,才能尊重生者。


陈军倒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当他睁开双眼时.新鲜的阳光已透过冰冷的玻璃窗射进他的双眼.感到有些刺目.却又有些许温暧.这些年来,每当他陷入困境中时,他总是默默地相信一句话:只要明天有新的太阳.生命便有新的希望.

每当他看见新的太阳时,全身就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